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杨家将之我!杨延嗣反了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qwertyt1221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维瓦尔第在魏玛的威廉·弗里德曼先生家打工已经有两周了。

弗里德曼先生的住所是栋魏玛地区常见的二层独栋公寓,外观和内饰都上了年头。维瓦尔第见到弗里德曼先生的那一天,弗里德曼戴着顶黑色毛毡帽,坐在客厅的扶手椅里,手里抓着瓶酒,一身酒气。他很年轻,约摸二十五岁(而维瓦尔第的表观年龄则三十出头……维瓦尔第不禁感到了悲伤),典型的德国青年长相,肤色白皙、面色红润、面容英俊,脸上带着冷漠的笑容。不过这种高贵冷艳的形象随着弗里德曼先生一开口就崩坏了。“维……见鬼,这意大利名字太难念了!”弗里德曼先生突然把帽子一摔,“好的,你终于来了,行李先放下——别放那里!见鬼,你听得懂德语吗!对对,放那里……好的,现在去做饭扫地洗衣服,我要牛排黑啤烤土豆和香肠……”维瓦尔第被这一连串的指令震惊了,他畏畏缩缩地问道:“全部是现在做么……?”“当然!”弗里德曼先生显然是再想摔一次帽子,不过他发现帽子已经在之前被摔到地上了。

其实除了这一次经历之外,弗里德曼先生还是很好相处的。归根到底,他是个快活随意的家伙,只是嗜酒如命害得他不太遭人待见。他一个人居住在这栋老房子里,天天夜不归宿,清晨则醉醺醺地回到家中,往他的床上就是一躺。中午,吃完维瓦尔第做好的午餐(“不错!真不错!有你一手!”弗列德曼夸奖道),弗里德曼就出门不知所踪。开始的几天,他不回来吃晚饭,但之后维瓦尔第的厨艺似乎折服了这个浪子,弗里德曼回来吃晚餐了,并且非常愿意尝试意大利菜(“番茄也不错!好!”他一般这么说)。吃完晚饭后,他又消失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回到家中。

由于大部分时间弗里德曼先生都不在家中,维瓦尔第有了充分自由的时间探索这栋住宅。这栋住宅的二楼有一个主卧和几个小卧室,再加上书房,维瓦尔第估算这栋两层住宅最多可以居住六人;奇怪的是,弗里德曼居住在其中的一个小卧室里,并且慷慨地让维瓦尔第住到主卧室的双人床上。再谈谈一楼。一楼客厅边上的房间一直上锁,维瓦尔第对其中的内容不得而知(“或许都是弗里德曼先生的成年老酒”);客厅的侧厅,正对着那间上锁的房间,摆着一件维瓦尔第喜爱的物件,一架大键琴。德国式的大键琴比法国式的笨重许多,并且这架琴的年头也不少了。维瓦尔第如此地喜爱它以至于他忘记了这并不是在协会,但弗里德曼的怒吼总是让他远离它。为何?弗里德曼从来没有演奏过它,琴上的灰尘这么多让维瓦尔第看着非常心痛,即使是传家宝也不应该这么对待。几天前,维瓦尔第终于趁主人不在将大键琴清洁干净(如果不是缺乏工具,他甚至会为它校音),天天晕乎乎的弗里德曼先生竟然没有发现。

这天晚间,维瓦尔第又趁弗里德曼先生晚饭后外出的时段练习小提琴,考虑到弗里德曼先生从不归来休息,维瓦尔第可以一直拉下去。他完全地沉浸其中……忽然门锁响了。维瓦尔第慌忙间想把琴藏起来,但弗里德曼先生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我……我已经将家务都收拾完毕……”维瓦尔第语无伦次,“请求您的原谅,我……”

弗里德曼提着一袋啤酒,面对着维瓦尔第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翘着脚,他从袋里掏出一罐黑啤。啜口酒,忽然他笑了起来,“来来,继续继续!你刚才拉的那是什么曲子?”

维瓦尔第被弗里德曼忽然的友好诧异了。他看着弗里德曼笑呵呵的样子,这表情好面熟,让他想起了……不行,他怎么能在想巴赫!可是维瓦尔第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弗里德曼的问题,因为那曲子是他自己的德累斯顿协奏曲……“我……”

“没事没事,”弗里德曼摆摆手,易拉罐里的酒瞬间已空。“我去洗个澡。你先到我房间去。”

维瓦尔第放下小提琴。“去整理您的房间?”

“混蛋!”弗里德曼叉着腰说道,“当然是暖床啦!你的求职信息上不是写着么!”

几分钟后,当维瓦尔第躺在弗里德曼的被窝里时(弗里德曼正在洗浴),他特别特别特别地想质问佩尔戈莱西究竟在求职贴上写了什么……当弗里德曼穿着浴袍一脸邪恶地出现在维瓦尔第面前时,维瓦尔第在温暖的被窝里紧张得一动不动,生怕弗里德曼先生要他提供什么奇怪的服务。弗里德曼咧开嘴……不,身为神父,他不能……不,正常人也不能……

“回去你房间去!这几天要有大事发生,恐怕你得多多辛苦。”幸好,弗里德曼仅仅说了这个。

“会打扫会做饭会洗衣会暖床吃得少不挑食脾气好”。

第二天早晨维瓦尔第在给弗里德曼做早餐的时候,头脑中一直回荡着这句话。佩尔戈莱西,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写什么!维瓦尔第回头看了看客厅里的弗里德曼,后者已经换上便服,似乎吃完早饭就要外出。弗里德曼看起来心情很好,正在愉悦地打着电话。天,被这样可怕广告吸引过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维瓦尔第手颤抖着,刚好很适合给他烹饪的熏肉洒胡椒粉——对,还是以切分节奏进行的。他想起了魏玛城的标志:魏玛国家剧院广场上的歌德与席勒雕像——两人肩并肩异常友好地站在一起,充满期望与默契地向往未来……不,歌德先生和席勒先生才不是那种关系!不,难道他们是那种关系?不,难道弗里德曼好那种关系?哦,不,他不想这样!

维瓦尔第差点把肉给煎糊了。

当维瓦尔第把早餐颤颤巍巍地端给主人的时候,弗里德曼充满爱意地瞟了他一眼,“来,维维,去把楼上那间里面挂着柏林风景画的小卧室打扫一下,晚上有人来”,接着又继续讲电话了。

维瓦尔第不寒而栗地上楼去了。维维,不……

弗里德曼的声音洪亮,在二楼也听得清晰。他的语调时而调侃时而严谨紧张,变化之快令人捉摸不透:“天啊!你说……大家都知道了?……老头子也知道了?……哦,不……不过这样老头子更愿意过来过节了是不?……哈哈哈!是的!……你说他?……他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老弟!今天晚上来不来?”

看来来客是弗里德曼先生的弟弟。抖着被子,维瓦尔第不知是喜是忧,千万不要再是一个肉麻地喊他“维维”并且要他暖床的人了……

“老弟,你说你很愧疚?……别!好的,我们是在骗老头子……噗!这是为了他的幸福好不好!你竟然说你只是完全听你教父的命令……哈哈哈哈哈!……来吧来吧,我们一起……哈哈哈……老头子敢来打我们……他来打啊来打啊……”

打?维瓦尔第忽然想到自己曾经看到的关于萨德主义的可怕的材料……不,他不能想这个,这是渎神……他画了个十字。

弗列德曼煲电话粥的能力是惊人的,他滔滔不绝却又毫无逻辑。最后,他吼了起来,“啥!你马上到站了!这么快!别动!哥哥来了!”

当天晚些时候,弗里德曼回来了(照例一大袋啤酒),一同回来的还有他的弟弟。

弗里德曼拥有一头深褐色的乱发,但他的弟弟却有着银白色的长发,整齐地梳在脑后——银白色的头发,嗯?维瓦尔第非常知道银白色的头发是18世纪的回忆录实体化个体的首要标志……如果他现在回忆录不是还在修复阶段的话,他一定可以察觉出附近所有的回忆录实体化个体的,这是他们的本能……不,他可能想太多了,21世纪的年轻人喜欢奇怪的染发颜色;再说,怎么会有像弗里德曼这么可怕的回忆录实体化个体……?

弗里德曼的弟弟长得和哥哥很像,年轻却稍微健壮一些,可能是由于较为健康的生活习惯。他看了看赶来提行李的维瓦尔第,礼貌而紧张地感谢了他。“不用谢,”维瓦尔第回复道,这个年轻人的优雅与礼貌让他松了一口气。

当维瓦尔第从楼上下来时,弗里德曼又喊了起来:“维维!主人出门前吩咐的晚饭做好了么?”接着是他那知书达理的弟弟:“哥哥!你怎么这么叫前辈!”

维瓦尔第感到面红耳赤……“我知道我比两位先生都年长,但真的不必叫我前辈……晚饭做好了,这就给您们端上。是弗里德曼先生吩咐的烤猪肘……”

维瓦尔第把菜一道道端上。“很棒很棒,你果然又多做了几个意大利风味……弟弟会喜欢的。”弗里德曼笑得特别荡漾,跟旁边一脸纠结的弟弟形成了鲜明对比,“维维,现在去拿你的小提琴,给爷来个小曲助助兴。”弗里德曼的弟弟好像要说些什么,但被弗里德曼一手捂住了嘴。

维瓦尔第拿来了小提琴。拉个什么好呢?他揣摩着德国人民的口味。嗯,巴赫的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混蛋!给我停!”维瓦尔第刚拉出那饱满的三个音,弗里德曼就吼道,“带点意大利口味!”维瓦尔第想想,换了一首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混蛋!”弗里德曼又吼道,“你能不能换个人!啊!诶,你有没有听过那个什么……”

“快让前辈一起来吃晚饭吧。”弗里德曼的弟弟无奈地说,“爸爸后天就过来,我看你还能闹到什么时候。”

“这么快?!”弗里德曼惊讶地说道(维瓦尔第已经随意地拉起了自己的协奏曲)。

“那当然,今天都已经12月20日了……”弗里德曼的弟弟说道,忽然他转向维瓦尔第,“你圣诞节不回意大利么,维维?”

维瓦尔第尴尬地停下了演奏。维维……“不,我继续在这里。”

“不回家?”弗里德曼砸吧砸吧嘴,“你的家人不会想念你么?你们圣诞吃啥?烤意大利面?烤披萨?”

维瓦尔第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哪里还有家人,他的家人只是一份两个世纪前文件上的冰冷的名字。甚至,由于他自己的过失,他在死后寂寞世界有幸结识的朋友也不再相信他了。多年来的圣诞节,他参与教堂工作;当他从灯火辉煌的教堂离开后,当他回到他冰冷孤独的小屋时,他只能祈求他可以在睡梦中完成他的痴心妄想。

“他们在***都还好。”维瓦尔第笑着说,“反正平时也可以常常见到,倒不差圣诞节这一会了。你们的酒喝得差不多了吧?我再去厨房里开几瓶。”

维瓦尔第迅速地走向厨房,在他控制不住他的悲伤之前。

“诶!你还没说意大利人圣诞节吃不吃烤意大利面呢!”弗里德曼失望地喊道。

在厨房,拿着开瓶器,维瓦尔第潸然泪下,因为他已然没有任何家人,也没有任何人愿意相信他了。而这些都是他自己的错误。

延伸阅读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之会在他家里  http://www.uscdc.cn/gvcc.shtml
6.会在他家里洗澡?失衡的瞬间,晨曦已经在心中哀叫起来。他家是原木地板,就算是屁股先

金木君的金木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uscdc.cn/n8ej.shtml
看着面前齐刷刷的朝臣,和身后面色坦然的熙禄帝。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记让她安守本分,莫管

青史鸿烈工业区  http://www.uscdc.cn/dhx6.shtml
三天很快过去李承乾在这三天里,一直在练习自己的脑电波和适应自己的身体,随着时间的推移

[文豪野犬]此后再无双黑特殊的情报(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http://www.uscdc.cn/nbqx.shtml
福音的新书,请各位读者能够以行动来给予福音各种方面的支持,在这里求鲜花,求收藏,求评

你们把我当替身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uscdc.cn/gbyy.shtml
托尼·史塔克最后的记忆是一场嗨爆了的Party,准备采访他的记者露出了挑逗的表情,他

明月天涯路在线阅读思念你们  http://www.uscdc.cn/uyt6.shtml
一路杀了几条蛇,此外没其他发现,安然出了树洞口。虽然出了洞口,但还是看不见光。眼前和

深宫风月录之曲辕神犁,一年两收!(求收藏,鲜花,评价!)(8)  http://www.uscdc.cn/p526.shtml
“殿下,此人就是永安村村长了。”福伯指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对萧元时说道。萧元时看着

我是反派咋滴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uscdc.cn/gvev.shtml
第七章《只是一场梦》“李文超,和你说个事儿呗。”筱如洗完脸对着正在吃早餐的李文超说。

开局邂逅江达琳之第四章 顾晚晴警局“接驾”(3)  http://www.uscdc.cn/sgvu.shtml
顾晚晴一路疾奔的坐上汽车,心里还想着——宝,你等我。这样的言语,就像是分别很久的情侣

[刀剑乱舞]堀川国广他不在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uscdc.cn/6ybs.shtml
任飞看着镜子里年轻了几岁的自己觉得一切都在做梦一样,略带青涩的脸庞,十分阳光的短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浮城难安在线阅读第八章

    [卷一第八章]夏日“也就是说,上学的时候我不会被所有人盯着看了,是吗?”听了西弗勒斯所说的救世主换人了的事情,哈利第一反应是自己爸爸妈妈的牺牲被掩盖了。可想了一会儿他又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他真的不喜欢当什么救世主,也不希望总是有人提起这个,那只会让他想起爸爸妈妈是为了自己而死的。“鸣人爸爸说他当了火

  • 武林外传:我在同福客栈对哭了千万江湖大佬第五章在线阅读

    “天武大会是我们南十二盟举行的进入九魂极剑宗的魂斗盛会。”大长老接着说到。“也许你们的地位在这片小天地中已然可以安生立命了,但想不想去看看那不一样的魂道世界,想不想成为主宰众生命运的魂者大能,全看你们自己的选择。”大长老接着说。“今天的你们有着近似相同的起点,未来的抉择决定你们自己的命运,机会已经给

  • 火影之寒月婚约(上)

    辰天看着辰风,没有说话,毕竟要他去叫一个对于他来说基本上没见过的人父亲实在是开不了那个口,虽然辰风就是他的亲生父亲!辰风倒是不以为意,毕竟在他看来辰天昨天才进行一场生死决斗,心里可能比较疲惫了,所以第二天看着没什么精神自是正常。辰天夜里想要熔炼出一个熔炉来,但是失败了,体内的神力消耗过大,虽然神力已

  • 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 [参赛作品]扑朔迷离的穿越(一)

    收回了心神,冷映雪低头才看见那桌上的药草,这可是她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看到它们突兀的躺在哪里,心里多少有些难受,心想:这家伙不懂药草干嘛还要动手,真是暴殄天物。不过仔细一想,他好像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又想到刚才自己那一棒可是用了不少的力气,可能那家伙要好好躺会儿了。冷映雪小心翼翼的走到叶尘跟前,叶

  • 玄幻之超神熊孩子第1章在线阅读

    雷峰塔倒,西湖水干,桃花林开。紫宣终究没有归来,那一日,小妖遍寻人间,白夭夭痴守苦等,等来的终究是大雨倾空,西湖水复,桃花林败。不是说好的,会等她归来?不是说好的,从今以后长相守?可,人呢?为什么独留她一人,独留她在这断桥守着一场空。可她不愿,她不愿再过没有他的日子,不想再暗无天日的独思一人,不管是

  • 神界齿轮在线阅读第八章

    王明明掏出水壶灌了几口水后,很随性地用袖口抹了抹嘴角。她想去洗手间,但现在明显是一层女厕所的使用高峰期。她并不热衷参与女生们的卫生间密谈,即使那里是最容易获得校园一手信息的渠道。她算好了时间,打算在上课铃声再次响起的两分钟前,再去。那时基本上不用等待,也不用为如何与不认识的女生聊天而烦恼。发呆的时候

  • 吞噬魔神在线阅读第4节

    ————————————女孩虫虫————————————“这又是什么情况!?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叫出了声,那面目可憎的少女也尖叫着摔碎了手中端着的杯子.整个大厅里陷入了黑暗之中,所有人都不知所措,而那小孩不知是吓呆了还是怎么,突然大声呼喊起来.“你们要带付爷爷去哪!?你们……声音戛然而止.“小桐!?

  • 向往的生活之天才食神之第四章

    不知道吻了有多久,李梦澜才堪堪找回自己的神智。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她两腿有些发软,不自觉地靠在他胸前,两手无力地攀住他。他的呼吸有些粗重,在她耳鬓若有似无地厮磨着,勾得她心里痒痒的。大概思考了两秒钟,李梦澜把眼一闭,觉得她愿意。于是她越发靠近他的身体,紧紧搂住他。温热湿润的水幕好像一重天然的屏障,将

  • 走进仙界在线阅读第1章

    今天是云凰帝国灭国之日。没有人会想到,屹立了数千年的云凰帝国就这样完了。天色反常的昏暗,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一样,大雨疯狂的从天而降,甚至让地面都出现了很多积水,整个天地都处于雨水之中。云凰帝国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诡异的天气了。灯火通明的宫殿里,金碧辉煌,雕墙峻宇。大殿左右两侧泾渭分明,已经有着许多的人

  • 千金(男尊女贵)之第二章

    墓地。松田站在自己好友的墓前,背影虽然依旧是那么笔直,好似永远都不会弯曲,但还是透着几分孤独寂寥,脚边还放着一束白色的菊花和一木桶的水。“研二,你已经走了两年了,这两年我利用拆炸弹拆完的时间到处寻找那个把你害死的家伙,寻找可能看见过他的目击者,可惜到现在他还是没有踪迹,是我太没用。不过,听说总厅这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