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荷生白莲灭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藜子 来源:17K小说网

仿佛在寒冷的冰窖里苦苦挣扎,仿佛在沉重的石块下喘不过气,又仿佛炼狱般的千针万刺。

深影在扑扑的柴火燃烧声中,悠悠地睁开眼睛。劫后重生,恍若隔世。

天色已暗。没有月亮的天空,几颗残星微微地闪着,像快要熄灭的烟火。火光照耀下,深影认出这里是沙丘小镇里的一处破房,天花板早已失去踪影,只有那摇摇欲坠的墙壁无声地诉说着过去的岁月。

一阵阵热气不断地盖过来,让他终于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火堆旁,坐着一个青衣女子。黑漆般的头发遮去了她大半边脸,眉目低垂,透过抖动的火光,一时竟看不清她的容貌。

“嗨。”深影聚集力气想说话,最后却只无力地吐出一个字。

女子头一抬:“呀,你醒了。”她声音干哑,女性当中很少见。那一下下深影有种错觉,这个说话的人是个男子。

女子捧着一个水袋来到深影身边,蹲下来。她的裙角拂着他的脸,轻柔舒服。

“你要多喝点水啊,这样身体才能造出更多的血。”女子扶起他的头,喂他喝水。

深影咕咕地喝掉半袋子水,稍稍感觉清爽。他目光落在女子脸上。她的眼睛又细又长,脸上满满的小雀斑。老实说,她决不属于美女。

但此时这并不算是一个问题。

“请问,这是怎么回事?”深影手撑地,艰难地坐起来,“我不是……死了吗?怎么……”

女子旋上水袋的盖子,递给他一些肉干,起身坐回原来的地方:“是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的确已经死了。”

看看他满含疑问的眼睛,女子继续说:“我骑马经过这小镇时,探水仪显示附近有水。于是我便一路找过来。谁知,竟看到……”

女子脸别向一边,不再说话。

“看到什么?”深影想起自己的队伍,着急地问。

“看到……”女子欲言又止,并不想说。

“快说呀!”深影愈发急了。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自己是被一个女子救的,而不是队友……

“看到,”女子终于说下去,“很多尸体,血。准确地说,还有很多只是肢体。”

她回想起一地的残肢断骸,胃部一阵痉挛。

“很多……尸体?”深影哆嗦地问。

“是的。”女子并不顾及他的感情,毫不委婉地说。尽管她猜出那些是他的战友。

深影肩背上的伤口传来剧痛。他咬着嘴唇,压抑着心中的汹涌巨浪。

他模糊地记得,他躺着冰冷的水中,他的血,带着他的生命,汩汩地流出身体。

“流那么多血,我怎么没死了好呢。”他喃喃道。和他出生入死的战友都牺牲了,为什么要他一个人留在这世上?!那一个人,不知道是否也……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水潭,水里却那么多血。”女子淡淡道,“没办法,还是只有喝了。水潭边上就只有你,那估计也就是你的血了。发现你还有口气,心想,既然喝了你的血,就还给你呗。”

深影恍恍地抬眼看她。

“喏,就是这个东西。”女子从袖子里摸出一只小针筒,“我用它,抽了整整十筒血给你。”

深影挽起衣袖,果然,两臂上各有五个针眼。

他的体内,流淌着面前这个女人的血。真是件奇异的事情。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偶然地赐予他第二次生命。

“对了,你能告诉我你名字吗?”女子嘴角难得有了丝笑意。

“我叫……深影。”提到“深”字,他的心就如千刀万剐般地痛。

“深浅的深,影子的影?”女子竟一下猜出这两个字。

深影点头。

“我,叫青梦。”

“青梦。青色的梦?”深影一听便想到这两个字。

“呵呵。你可以这样想。”女子笑了,“梦有颜色吗?”

深影望着她微含笑意的布满雀斑的脸,忽然觉得一道明亮的阳光刺进他暗郁的心里。

“对了,当时你身边不远的地方,有半只断手。”青梦若有所思地说,“很奇怪,我看着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深影盯着她。

“嗯,也许是掌心那道弧形的划痕比较特别吧。”青梦歪歪头。

“你说什么?”深影扑过去紧紧抓住她,“弧形的划痕?”

青梦一吓:“嗯……是啊。”

深影的眼球都要凸出来了:“快带我去水潭!”

马蹄踩在沙地上发出的沙沙声,就像幽静的小镇熟睡中的梦呓。

“到了。”青梦下了马,将还很虚弱的深影扶下来。

夜色中,深影喘着粗气,趴在水潭边扒找着。突然,他不动了。他摸到一只断手。微弱的星光下,掌心那弧形疤痕像一轮黑色的弯月,鲜明地刺激着他的眼球。

“深雨……”他将断手捂在胸前,半张着嘴,泪水大颗大颗地落下。

青梦久久地注视着他,忽然说:“我知道了,那奇怪的感觉。好像,它,要去拉你,把你从某个深渊救出来一样。”

他的心就像一只肿胀的皮球,撑得五脏六腑都发痛。

空气中的血的味道,和在风中,一丝一丝地飘入两人鼻中。

深影瘫坐在桥下,背靠桥壁。青梦挨着他坐下,手轻放在他肩上,默默凝望着他。这样的悲痛她只在情侣间看到过。男人之间,还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和情感?

深邃的夜空,稀疏的星辰暗暗亮亮,像幼小的孩童眼里闪动的微光。

大街的某一角,一个瘦小的孩子蜷着腿,缩在墙边。旁边的垃圾堆被他仔细地搜罗了一遍,可以吃的东西一点也没有了。西边的夕阳黄色的光,将少许暖意送到他赤露在外的皮肤上。

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发着呆。肚子已经填饱了,他便开始茫然。在这流浪的一年多里,每天,他像条小狗,除了寻找吃的,并不知道还可以干什么。

直到那个白衣小童再次出现在大街上。那个身上脏兮兮的,却掩饰不住他举止间的不凡气派的小男孩。

这个小童来这条街已经三天了。他那身质地上乘的衣服显示他应该来自一个富有的家庭;而现在他却不得不和那些流浪小孩一起,在垃圾堆里寻觅食物。头一天,他翻到了不少吃的,菜叶渣,馊掉的肉。他放到鼻前一闻,立马皱眉扔掉。第二天,他大约实在饿急了,将一个发黑的硬馒头两口吃了下去。

今天不太幸运。垃圾里几乎没什么食物。他找了一天,从邻区街道一路找过来,也没什么收获。天马上就要黑了。他两眼开始发花。

墙边的小孩目光跟随着他,看着他一次次怀着希望俯下身去翻动一个新的垃圾堆,又一次次失望地站直身子,在夕阳的黄光中微微晃动。

最后,他似乎没有力气了,一屁股坐到地上,一脸绝望。

小孩抚着自己瘦峋的胳膊,犹豫了一会儿,从沾了泥土的衣兜里摸出一小块硬梆梆的肉干,向白衣小童走过去。

白衣小童两眼微合,听到面前的脚步声,费力睁开他沮丧的眼睛。

一个脏兮兮的,黑黑的,瘦瘦的小孩站在他前面,深棕色的眼瞳看起来很呆滞。他伸出右手,缓缓摊开手掌。

一丝神采回到了白衣小童眼里。他感激地向瘦小孩咧咧嘴,伸手去拿肉干。忽然,一只大手从后面伸过来,抢先拿走了肉干。两人惊讶地看到,一个比他们高出不少的少年,正霸道地看着他俩。

“街霸……”瘦小孩小声叫道。在这一带街区的流浪孩子中,这个少年横行惯了,经常向比他小的孩子拳脚相加,抢他们的食物,被称为街霸。

街霸满意地捏了捏肉干。今天食物奇少,他还没吃饱呢。

瘦小孩张大嘴望着那块肉。他不是没被街霸抢过食物,但今天……他再望望白衣小童。得而又失使他失去了理智,小小的单眼皮眼睛此刻瞪得老大,透出一股怒火。

瘦小孩下意识地去拦他,可他已经扑上去了。

“啊!”一声惨叫,他跌落地上。

街霸拍拍裤子,转转脚踝,就要将肉送进嘴里。

“等等。”一个脆脆的童音响起。

“啊,是你。”瘦小孩又一惊。

一个比他还小的小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边。他一头黑发,额头前却是一缕紫色的刘海,略显奇特。

街霸瞟瞟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完全不在意,继续要吃肉干。

“喔!”街霸惊叫起来。肉干快要进入他嘴里的时候,一个影子一闪,肉干竟没了!

再一看,紫发小孩将肉干放进了还倒地上的白衣小童嘴里。

“你!”街霸恼羞成怒。他竟被一个点大的小屁孩玩弄!他跳过去就要抓住小孩一顿暴打。

哧——他低头一看,天,他的裤子,从臀部起齐齐脱落,掉在地上。他惶恐地捂着自己光光的屁股,看到紫发小童小手中晃动的尖刀。

“啊——”街霸大叫着,顾不得没穿裤子,落荒而逃。

紫发小孩对还未回过神的瘦小孩说:“现在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瘦小孩的心脏很久没有这么咚咚地跳过了。他怔怔地看着紫发小孩。几天前,他在一棵树下嚼树皮时,这个紫发小孩不知从哪冒出来,对他说:“你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很多吃的,还教你好本领。”他打量一番这个还没他大的小孩,没有理睬。后来,这小孩又出现两次。他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孩无聊,诓他玩。

“走吧。你学了本领,就可以像我一样打坏人。还可以,”紫发小孩朝白衣小童一指,“保护他。”

瘦小孩和刚爬起来的白衣小童四目相对。小童吃了肉干,在开心地笑,脸颊上隐隐两个小酒窝。

瘦小孩轻轻地点点头。

“好,那我们走吧。”紫发小孩转身要走。

“等等。”瘦小孩看看小童,“他,一起去行吗?”

三人穿过荒原,森林,来到一座陡峭的山上。山上的一个大房子里,住了几十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紫发小孩把他俩带到一个脸庞黝黑的中年人前,说:“这是黑尊大人。以后你们要听他的。”

中年人目光陡峻,瘦小孩和白衣小童不禁打了个哆嗦。

“你们叫什么名字?”中年人问。

“我……我……我叫小荭。”瘦小孩头也不敢抬,随口而出。其实他早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因为他记事以来就没有人叫过他名字。

“我叫星雨。”白衣小童觉得很怕,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嗯。”中年人眼角皱纹牵动,像一只黑网在蠕动,“从现在开始,你们跟着他,好好学本领。”

两人望向紫发小孩。

紫发小孩浑身流露出一股刀光剑影的气息。他仰头看着他俩:“我叫罗兰紫光。”

延伸阅读

妙邻学堂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oy8.shtml
妙邻学堂采用线下运营一站式、多学科的教育环境,让孩子免于奔波之苦;同时为家长提供舒适

艾洛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gwln.shtml
银谷集团是集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医药研发生产与销售、科技农业、文化产业四大业务板块于一

衣之恋干洗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s7u0.shtml
各省市妇女“半边天”创业工程衣之恋干洗连锁项目,针对年龄在20-50岁的生活态度积很

宏宇螺纹连接套筒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g4sb.shtml
宏宇螺纹连接套筒主营锥螺纹套筒、钢筋连接套筒、套丝机、钢筋连接套丝机等。在建筑建材-

贝维诗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x06d.shtml
暂无

天语情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gmnl.shtml
天语情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多位业内的导师和有识之士的支持下成立的,核心层也大多毕业于

湖北威德利化学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pt4u.shtml
湖北威德利化学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植物提取物、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精细化工、

考拉大冒险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sm78.shtml
在当今时代什么项目才能不受电商的冲击?什么产业才是永远的朝阳产业?——“考拉大冒险”

能匠世家品护理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s7vz.shtml
能匠世家皮具护理研发拥有清洗、烘干、杀菌、除臭、定型、加香6大功能的清洗烘干一体香薰

汇华玉器加盟  http://www.chocolate-dreams.com/b7y.shtml
汇华玉器以“重质量、讲原则、守诚信”为经营理念,标准化、系列化、规范化为开发产品的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师尊,你徒弟又入魔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宜神居内竹林随风摇曳着,传来沙~沙~的声音。在竹林的中心,有一个高台,你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少年盘曲坐在上面屏气凝神,他的呼吸仿佛与这竹林有着同样的节奏。忽然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少年双手一抬。一道紫色的气体通道的双手射出,离他几米远的一棵竹子便拦腰截断。“瑧气九层了,修玄你等着吧!”那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少

  • 论宠妃的自我修养被穿越,被炉鼎

    九州之地。云州。镜湖郡。云州九郡,镜湖郡以镜湖为名。镜湖基本上算镜湖郡的内湖,天高水阔,不知其大小;鱼虾鼋鼍,不知其多少。镜湖所属区域原本是蛮荒地域,三百年前,被云州人皇征讨,成为云州地界。成为人族势力,荒凉的百里镜湖也变得繁华起来。可毕竟年轻,比起云州其他几郡还是显得荒凉。无论是人口数量,还是高端

  • 为你折腰在线阅读第8节

    此时,凯瑟正想着艾泽拉斯世界的事情想得出奇,突然听到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歪头一看,原来是干完活的玲琳架着梯子爬了上来。这不看没事,一看却把凯瑟看呆了。刚干完活的玲琳先是洗了一个澡,才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湿淋淋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晾干,微风轻轻吹过,拂动着玲琳飘逸的长发,点点星光洒在玲琳的身上,仿佛仙女

  • 龙与少年在线阅读第四章

    热情高涨类型:状态效果:特定情况下,属民自发进行护卫、生产和建设,并且生产、建设的效率增加百分之一百。众人忽然就起身,各自寻找事情做了,有人拿着剑盾弓箭锻炼,有的人尝试修复压倒的篱笆和茅屋,还有人在清理环境。不远处,圆月之下,王宽坐在青石上目瞪口呆,这些家伙怎么比我还积极,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装模作

  • 带着商店去联盟五区风云

    韩星与骑天大圣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对骂起来,直到双方觉得口干舌燥,骑天大圣扬了扬手上的斧子,叹了口气,道:“有本事你出来,躲在安全区算什么能耐,你刚才杀人的时候不是很威风的吗,难道你是属王八的。”韩星注意到了刑天斧,心头一颤,根本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脸皮的厚度到了极致,回敬道:“靠,你当我傻,与你单

  • 离圣第一章

    早有人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经济战。由于各大经济圈相互倾轧,那一年全球经济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长的寒冬。这场动荡养活了不少能说会道的人,他们活跃在各大报纸杂志、网络媒体,他们分析楼市、预测股价、推荐买金。有他们在,市场看上去并没有死寂,但这不能改变人们心中隐藏的不安。人们喜欢安逸,畏惧变化,却又

  • 哥,听说我是你媳妇?在线阅读第6章

    一路上,胖子和叶长风有说有笑,一扫之前的阴翳,此时此刻,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人还能笑的出来,两个人都不是悲观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很难愁眉苦脸。不多时,有人攀爬上土坡,眺望远方,明亮的光亮像是流星在闪动,穿透暮沉的黄昏,映入众众人的眼帘。那点光源十分明亮,叶长风却知道,那是考古队特有的工作灯,这个发现像是

  • 性情蒂落第五章在线阅读

    荒野看着面前脐橙,部落里除了吃肉,也会吃一些果子,但荒野对这种黄果子不感兴趣,主要是又苦又涩,他还是更喜欢吃酸甜又脆的红果子。荒芜兴奋比划手:这是它发现得。荒芜比划完,就开始剥脐橙,有了几次经验,她已经可以很熟练,在不破坏果肉情况下剥掉皮。荒野不明白荒芜在干嘛,直到荒芜把多汁果肉送他面前,示意他吃。

  • 撞进你的世界只会勾引男人

    破旧的小院里,女子披散着长发,长长的发遮住了她的脸庞,蜷缩着白皙的手指轻敲桌面,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一般。“嘭!”一声巨响,破旧的木门被狠狠踹开,女子手上的动作随之戛然而止。“曲衣湘,你个不要脸的贱蹄子!”一粉衣女子喘着粗气破口大骂,尖利的声音直逼人耳膜。“狗又跑出来乱吠了……”曲衣湘缓缓抬起头,漂亮

  • 厄日天择之盘古血脉,潜力无限(求鲜花,评价)

    ?“是我做的!是我偷偷上岸想要偷只狗尝尝鲜,结果遇到了那小女孩,感觉她更好吃,就把她给抓了。”在哪吒的眼神示意之下,海夜叉很是自觉的将事情竹筒倒豆子抖了个干净。“真的是这样么?是这妖怪抓了囡囡,哪吒是去救人?”“可为什么虎子会说是哪吒抓了囡囡呢?该不会是这哪吒找个妖怪来顶罪,为他自己开脱吧?”“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