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三拜入棺之第九章

作者:妖言和众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惊蛰稍稍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宽松的烟灰色家居服。

头发长又多,她明显懒得吹,用一块白色的大毛巾包好就放任不管了。

屋里暖气开得大,所以她赤着脚,大喇喇的坐在江立的床上,抱着膝盖发呆,又像在醒酒。

美丽的女人之所以致命,就是因为她们每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让人产生压力,那种浑然天成的变成屋子里焦点的气场。

但是沈惊蛰显然毫无所觉,她盯着江立在键盘上来回敲击的手,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你带了几台笔记本过来?”刚才那台报销之后,江立一秒钟都没有犹疑直接从行李箱里拆了一台新的。

全新的,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撕掉外面的塑料包装,打开插上电源,然后开始云同步。

“四台。”江立眼睛没离开屏幕。

……

大少爷仍然是大少爷,她有些不知道该夸他心思缜密还是该骂他铺张浪费。

“对于记者来说笔记本很重要。”江立解释,仍然盯着进度条。

他不敢看近在咫尺的沈惊蛰。

晚上喝多了,沈惊蛰身上带着水汽的沐浴露香味让他心跳加速。

他迷迷瞪瞪的居然想不起来这沐浴露到底是属于哪种香,只是觉得这若有似无的味道变成了看不到形态的丝线,绕得他呼吸困难。

于是他拿着笔记本挪了几下,远离沈惊蛰。

“好了。”同步完成后江立把笔记本递给沈惊蛰,“再确认一下。”

照片里的女人坐在公园里巧笑倩兮,不知道他从哪里扒来的。

她刚才看过他和沈宏峻之间所有的电子邮件,很确定沈宏峻根本没提他老婆是谁也没提在哪里工作。

“怎么查的?”沈惊蛰又把笔记本还给他,“不用确认了,我对这老师印象很深。”

四年前第一次去幼儿园接严卉的时候严卉正在哭,四岁的小女孩,哭得时候居然不是嚎啕大哭只是是低头啜泣,动作幅度不大,害怕被人看到哭得伤心了就两手握拳冷静一下,然后偷偷的擦掉眼泪。

她当时初来乍到欠了老严不少人情,又因为严卉看着实在可怜,冷着脸就找了班主任要求见领导。

“孩子哭成这样了,你做老师的都不管么?”她应该很咄咄逼人。

那位班主任愣了很久,才带着疑惑和莫名激动的语气问:“您是?”

“她妈妈,亲妈。”沈惊蛰记得自己应该是这样回答的。

然后这位看起来特别温柔的班主任居然噗嗤一声笑了,眉眼弯弯的解释:“小卉只是闹别扭了,她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严警官,下午的时候严警官又说自己要加班,所以才哭的。”

现在回想起这段,班主任发愣的时间和表情都有些异常,解释完之后她看她的眼神也熟络的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她和沈宏峻长得挺像,如果这班主任最后和沈宏峻结婚了,那么这些异常就全都能解释通了。

“我看了你给我的邮箱资料,宏峻根本没提过他老婆的事情,你怎么查的?”沈惊蛰又问了一遍。

她觉得江立有点迟钝,晚上女儿红喝多上头的原因么?

“给你的邮箱资料不是全部的,有很小一部分涉及到我个人隐私的我删了。”江立转头,“都是你没有兴趣的跟我个人有关系的隐私,很少,最多两三封邮件,对找他没有任何影响。”

……

堵死她的后路么,她总不能说她对江立的隐私也有兴趣吧……

“如果放到资料里作为寻找他的举证,我可能会需要你把剩下的邮件也给我。”沈惊蛰并不打算上当。

“举证的时候我会提供私服登录账号和密码,里面有全部内容,数据库有所有更新的记录,我做不了假。”江立又一次特别配合。

沈惊蛰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心。

他配合的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严卉这位班主任两年前辞职了。”因为这种不舒服,沈惊蛰下意识的打断了自己一个晚上像是刑警拷问的节奏,“文物案案发之前两个月就辞职了。”

“我和她只有在接送严卉的时候有些交集,要了解她这个人还需要去幼儿园找院长要资料。”沈惊蛰包在浴巾里的头发因为她说话的动作变得有些松,几缕头发散了下来,贴着她精致魅惑的下颚曲线。

发梢的水珠顺着蜜色皮肤滑落,流连她的颈脖,消失在让江立心头跳得更厉害的深处。

“睡吧。”他突然觉得口渴,啪得一声合上笔记本。

沈惊蛰黑黝黝的眸子盯着他。

“明天我去趟幼儿园。”江立不自在的别过脸,拍拍床上的枕头开始赶人。

“你打算怕我怕到什么时候?”窝在他床上的沈惊蛰一动不动,“我是他姐姐,他是为了我离家出走的,照你这种逻辑,我现在应该都不用抬头做人了。”

……她误会了。

或者说,她根本不觉得自己在深夜刚洗完澡窝在男人的床上孤男寡女的有什么不妥。

江立苦笑。

沈惊蛰居然还是这样,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迟钝的不像是个直立行走的高等生物。

其实是有原因的。

沈家重男轻女,沈家沈奶奶重男轻女还封建迷信,是那种看到女孩子被强|奸的新闻会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指指点点的说女孩子就应该多穿点,穿成这样真的是自作自受的可怕妇女。

所以沈惊蛰在十几岁叛逆的时候穿的很少,身边的男性朋友很多。

他也是成年很久之后才发现,沈惊蛰那时候的叛逆行为其实也是被沈奶奶洗了脑的。

物极必反,沈惊蛰更喜欢和男人称兄道弟,心底深处排斥男女有别。

没想到八年后她仍然是这样。

身处在都是男人的刑警大队,对男女之防仍然无可救药的粗神经。

这样很好……

起码说明沈惊蛰没有他和沈宏峻这两块狗皮膏药,身边也仍然没有不安好心的人。

“不是怕你,我二十六岁了,男女有别。”江立实话实说。

何况他还一直都喜欢着她。

虽然他非常清楚,沈惊蛰把他的喜欢归到了青春荷尔蒙太多,看到母鸡都是双眼皮这一类上。

沈惊蛰眯眼。

如果不是突然响起的手机,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揍他。

记忆中穿着开裆裤天天耍酷的小屁孩居然一本正经的跟她提男女有别。

她都还记得这家伙变声期时候的嗓音,还有青春期额头上冒出来的痘。

一个哪怕脱光了在她面前,她也只会觉得这娃最近吃的不错的男人,男女有别什么?多的那三两肉么?

***

电话是老姚打来的,高速闸口发生车祸,幸运的是双方都只是轻伤,不幸的是其中一方很有钱,要求做活体损伤鉴定。

她住的地方离公安局很近,这种半夜接到任务的事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挂了电话居家服都没换,只是在外面套上那件巨无霸黑色羽绒服,然后拿了一顶很丑的毛毡帽子戴好,怕自己半干的头发在夜色中冻成冰。

“我和你一起过去。”江立也跟在她后面穿衣服换鞋子,手里拿着一块快干布。

“采新闻?”沈惊蛰的脸都藏在了毛毡帽子里,披散的头发遮住视线,她吹了两口没吹开,直接皱着眉忽略,开始和脚上的雪地靴作斗争,“我记得春节你们台安排了记者在局里值班。”

所谓的值班就是在休息室里待着,看到民警值班室里闹腾了就冲进去瞅两眼有没有新闻点。

江立没回答她,他正低头把沈惊蛰的毛毡帽子摘下来,用快干布很迅速的揉擦了几下。

他手大,擦了两三下沈惊蛰半干的头发就接近全干,然后江立又顺手梳了两下,熟练地扎了一个发髻,再帮她戴好毛毡帽。

沈惊蛰喜欢长头发,原因是懒。

短发需要定期去理发店修理,不然就得经历不长不短的尴尬期,她向来烦一动不动坐在理发店里这件事。

这算沈惊蛰为数不多的和女人娇气相关的习性了,江立很乐意纵着。

只是纵得太久了,沈惊蛰已经习惯。

此刻也只是怀念的扬了扬嘴角,就没心没肺的出了门。

留下身后的江立偷偷的把手放到了外衣口袋里,他手指上仍然残存着沈惊蛰头发微凉的触感。

这件事情,不太妙。

江立皱眉。

从意外遇到沈惊蛰开始,他压抑了很久很久的情绪似乎每时每刻都有喷涌而出的迹象。

他到X县不是做记者的。

也不是,来圆自己年少的女神梦想的。

他看着前面这个一直往前走的女人,她绝对不会回头看他,哪怕看他,也是目光坦然毫无绮丽念头的那种。

十八岁到二十六岁,八年的光阴,在沈惊蛰身上似乎没有构成任何困扰。

她甚至没把他当男人。

一如既往地没心没肺勇往直前。

***

公安局大院里停了一辆拖车,拖着一辆残破了的出租车和一辆车尾灯报销了的阿斯顿马丁DB9,

市价三百多万,007的坐骑,被刷成了苹果树绿。

沈惊蛰和江立在彼此眼底都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嫌弃。

民警值班室里面坐了四五个人,其中一个身形魁梧穿着夹克外套的男人正坐没坐相的仰着脖子大放厥词。

“你们这儿居然还有法医?屁点大的地方公安局居然还禁止吸烟,你们逗我玩儿呢?欺负我没见过世面?”嗓门很大。

一眼就能看出是那辆苹果绿的车主。

因为这人,头上染了一头绿毛。

延伸阅读

鹏城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ykpw.shtml
鹏城装饰装潢以建筑室内外装饰、设计施工、主要从事厂房装饰、写字楼装饰、居家装饰、办公

首尔美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gyn6.shtml
尔美尔美时尚时尚时尚时尚时尚尔美尔美尔美[img=1]http://www.semc

川峰生物醇油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srhs.shtml
川峰生物醇油加盟_公司简介山西川峰科技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可再生能源应用领域研发、

璨玉樽琥珀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swhu.shtml
北京璨玉樽商贸有限公司主营天然琥珀。原材料主要包括波罗地海琥珀、缅甸琥珀、多米尼加蓝

国内外所有品牌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nnmu.shtml
经营代理项目:1一站式缴费服务a,联通、移动、电信、小灵通、固定电话支持各省市号码块

朵诗妮9元女装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s1m4.shtml
朵诗妮以宠爱女人为核心品牌,宠爱女人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中国社会创造力的中产阶级时尚、活

雅居廊十字绣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s87y.shtml
雅居廊十字绣加盟_公司简介雅居廊成立于1997年,是国内最早引进法国dmc十字绣的专

煜康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d185.shtml
煜康卫浴总部实力雄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则,赢

星雨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xc4i.shtml
星雨节能设备总部是小型农机、养殖机械、建筑机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荥阳市荥阳市星

奥尼克斯加盟  http://www.sonsistemsanayi.com/yks5.shtml
奥尼克斯门窗,门窗品牌,不断的推陈出新,为消费者带来了满意的产品!奥尼克斯门窗支持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帘幽梦之一念余生在线阅读第2章

    客厅。丰盛晚餐过后,楚风仍是对**仓的来源念念不忘,当下又追问起来。刘清影知道他的性子,憋着不告诉他,估计他连睡觉都不安稳,这不是刘清影希望看到的。当下,便坐到楚风对面,解释道:“老公,那是我的‘优秀员工’奖励!”“优秀员工奖励?你们公司的?”楚风不解。用手点了点楚风鼻子,刘清影笑着说道:“傻样!你

  • 穿越成女主角(快)第八章

    无论如何,白薇可算从那间房间里跑出来了,她和舟哥继续分开探索其他房间,当然两个人的距离并不远,以免再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况。白薇走进一个房间,没有装修,白色的墙壁上全是血迹,触目惊心。她拿着手电,读出墙壁上的字,“过不去的,会在盘踞在原处不动。”什么鬼。在白薇念完这句话的下一秒,这个房间就被水淹没了,看

  • 穿越之傻王哑妃之进京遇险

    陈葶棠见荣安冉软硬不吃,挑眉一副头疼的模样,荣安冉却不在理会他,只坐在一边不说话。见她坐着一言不发,大有任风雨来袭,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陈葶棠抓耳挠腮起来:“姑娘,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一提,交易嘛。”荣安冉挑眉,让她提条件?陈葶棠见她挑了下眉,知道还有讨价还价的空间,睁着一双桃花眼盯着荣安冉。荣安

  • 清穿之王妃不好惹第六章在线阅读

    南海龙王意识到这是一个局。他望向天帝,见天帝毫无惊讶之色,一颗心不由沉到了底。敖彬率南海精锐抢在敖光回后阵前与南海龙王汇合。眼见自己最勇武过人的儿子守在身旁,南海龙王不禁安慰。东海军和南海军为敖光让开了一条路。威风凛凛的红色杀神先站到了天帝面前。她收起海皇戟,伸手将一颗闪烁着黑光的珍珠递给天帝。“邪

  • 群穿火影搞建设重返童年

    清晨六点半,仁王零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她微微眯起眼,仍然非常抗拒自己现在被刷成粉红色的房间。作为一名心理年龄至少二十六岁的商界精英,仁王零表示自己非常受不了这种粉红粉红的氛围,毕竟她已经不是真正的六岁小孩了。“我六岁的时候难道真的这么喜欢粉色吗?”她嫌弃地回忆自己六岁的经历,但是对于粉红色的房间却

  • 从BE到HE(快穿)第二章在线阅读

    匪徒和我不一样,我不是匪徒。匪徒不会像我一样在这样的天气和道路上行走、劫掠,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一定是另有所图。有匪徒说:“我们也和普通百姓一样,遭今天的罪,享明天的福。也算是在刀尖上添血,随时也可能人头落地。”这几天的天气都是这个样子。天空暗淡,原本应该灿烂的东西,蒙上了阴影,失去了色彩。一

  • 重生之郡主撩夫记在线阅读第2节

    段何一家人的遭遇让古清目瞪口呆,与段何家里人相比,他被未婚妻毒死一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一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出轨,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低声痛骂了几句。古清至此才真正明白七块木牌位上的“志”、“尘”、“文”、“武”是什么意思了,那最后一块刻着“裳”字的定是段何母亲的灵位。站在小院中,他望着蓝蓝的天空心里道:“

  • 穿成长公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嗯……”“哈嗬哈……”吕不悠一下子坐起来,用手拍了拍后脑勺,再摸摸额头,发现整个手都湿了,一脑门子冷汗“什么鬼……”吕不悠起身后才发现自己全身都被冷汗浸湿了,衣服紧紧地贴在背上,甚是难受“哈哈哈,小娃,你好啊”只得吕不悠一人所在的环境,突然出现一个其他人的声音,还是个老头子的声音,虽说声音听起来是

  • 反派成了我的童养夫(穿书)在线阅读晋升筑基的契机

    杨氏父子的座驾,开进京郊的一处庭院,进入大堂之后,老者一边脱下外套递给佣人一边说道“战场里到底有什么,竟然这么吸引你,连命都不要了,也要再去。你年龄也不小了,公司的事儿,我知道你志不在此,你不想管我答应了,以后会由你弟弟继承,你是死了心想要入修真界?”顿了顿又道,“就为了那个人鱼?,行了我也不问你了

  • 魔炉炼心第九节 美好终结

    转眼从家里逃出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家里一定找我找到疯了吧!这些天心里一直慌慌的一点底也没有!还有两天我就成功了千万别出任何纰漏。我掰着手指计算着的同时也暗暗祈祷。再算什么?尹志赫走过来。哦!没什么!我摇头。把你手机号码给我吧!以后联系方便一些也免得我找不到将你的时候干着急。不行!我手机不能开机。我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