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驭龙问天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古誉思音 来源:纵横中文网

“鬼泣,你下山以后莫要告知你是我的弟子,你我二人也再无相见之日……”

深夜,鬼泣和豚丸借宿在一家废弃的寺庙里,泥胎菩萨长得比许多鬼还要可怕,鬼泣躺在佛像下面的香案上,睡在虎皮睡袋里,眼皮不停地抽动,像是做了噩梦。

梦中他在人类世界历练数年回到大江山,大江山却早没了记忆中的模样,树全部枯萎,山洞挂满了蜘蛛网,只剩下骨架的松鼠和猴子们挤在一起,恐惧地等待死亡。

吓得他一下子惊醒了。

“咳咳咳!”他这是代入了养父讲过的猴子的故事。

起因要从他们训练猴子变态开始,差不多有六七年了,鬼泣不小心闯入了猴子的地盘,其实哪有什么猴子的地盘,大江山的父亲大人的,他是少主,其余的生物只是租客,收税前还是免费入住的。那天的猴子分成两伙,拿着果子石头树枝粪便互相丢对方,拍着胸脯上蹿下跳,很是凶猛。

从小就是个干净孩子的鬼泣很不理解为什么养父说猴子可以变态成为人,难到他的祖先是这样子的?太可怕了。

于是养父就给他讲了什么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一只有勇有谋的猴子带领他的小弟从树上爬了下来,靠着双手劳动慢慢的变成了人。

养父说,这叫天道酬勤。

一个人什么都可以有,但不能有懒。

虽然天色还没亮,但鬼泣估计现在差不多是他每天起床的时间了。勤劳的人每天太阳升起前就起床了,还得闻鸡起舞。

养父还说过,他最欣赏的人类,大蛇丸有个同乡,叫玛达拉的,从3岁起便闻鸡起舞,百年来从未有一日懈怠,口头禅也变成了“你也想起舞吗”,当他开始起舞时,没有人能从他的BGM里活下来。

而且每日日出前后正是紫气东来之时。

鬼泣看了几千天日出,从来就没看到过什么鸿蒙紫气,应该是他肉眼凡胎的缘故吧。

对着东方盘膝坐在,妖力沿着残缺不全的筋脉运行数个大周天数个小周天,排出污秽的气体。接着,鬼泣从墙根底下拿起一百八十多斤重的面点棍,解开缠绕的布条,白皙修长的手指握住漆黑的面点棍,耍起了鬼泣蛇转炼的基础招式,只是如何将耍棍搞的像起舞,一时半刻还没有头绪。

不过,天道酬勤,终有一日,他也会起舞的。

某个睡得哈欠连天的豚就没这么好的作息习惯了,被大老板派出来陪太子历练江湖,对豚来说是多么为难的事,明明他只想好吃好喝无所事事的过日子,每天欺负下猴子,勾搭一下附近的野猪,每年生两窝猪仔,等到猪仔长大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就和老婆离婚,开始新的人生。

直到日上三竿豚丸才起来,闻到香味才醒,他随意撸了两下秃的差不多的头顶,佝偻着腰走出了寺庙,鬼泣正在煮山菌肉汤,旁边的火架上还烤着大型动物。

“怎么能让少主亲自做饭呢,太太太羞煞老臣了。”这位被恶鬼定位成储备粮的导游奸猾地自称老臣,虽然他不觉得会被鬼泣吃掉,但万一呢。

鬼泣无神的大眼睛盯着锅子,锅子是豚丸背在背上的,不仅能丢出去杀敌还能挡住一些袭击,下雨了还能顶在头上,更别说还是多功能炒锅了。看在这口锅上,鬼泣煮了豚丸的早餐。而且他早晨打猎的路上看见了头膘肥体壮的野猪都没有下手。

豚丸搓着前蹄坐了下来,“那老臣就不客气了。”

唏哩呼噜地吃完饭,鬼泣略有嫌弃地坐的稍远了点,豚丸吃饭的声音太大了点。

“少主,你想去哪里历练呢。”

“从前我只去过人类的一个城市,这次我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不同的风景。”鬼泣文艺地说到。

“哦……哦。”豚丸头一次听到妖怪说话这样的,总觉得画风不对啊,在少主面前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擦干净脸,豚丸说到:“那我们不如去人类最大的城池京都好了,我也有五六十年没有去过了,不知道那里有没有太大的变化。”

京都!

鬼泣眼睛猛地亮了起来,记得养父提起过京都,有一个叫安倍晴明的大阴阳师,和姓源的一家阴阳师,很不好惹,就是他们在维护魑魅魍魉横行的平安京。

“京都……从前叫做平安京吗?”

“是的,少主。”

“决定了,我们就去京都!”

赶路是枯燥的,很长时间数天都看不到人类的城市,本以为人类数量很多,但现在看来真不算多。

转瞬间,从没出过远门的鬼泣已经离开老家大江山十天了,餐风露宿的日子让他反复想念家的美好。

“还是我才能太平庸了,竟然连木遁·五室三厅之术都没学会。”鬼泣恨恨地抓了一把杂草。

这门秘术养父亲自讲解了数遍,他都没有领会其中的精髓,养父退而求其次地教了他土遁·潘大星之术,就是造一个锅一样的半圆将自己扣起来,他练了半年,竟然也没学会。

“看来你没有学习遁术的天份。”养父惋惜的目光犹在眼前,每每想到那一幕鬼泣就觉得无地自容,他这样才能平庸之人也配做父亲的孩子吗?

这些年父亲也没提过从前捡到的那百八十个孩子去哪了,莫非,是吃掉了,不,父亲不会做那种事。

该不会是扔掉了。

一想到有一天他会因为不够优秀被父亲扔掉鬼泣的心就像玻璃摔在了地上,碎成片片。

会不会像梦中预示的,再回去后找不到大江山的踪迹?

豚丸听说鬼泣的担忧后摸了摸秃头,猪嘛,头顶没有毛才是合格的猪,“少主多虑了,那么大一个大江山怎么会说没就没呢。”

“我不是说它没了,父亲会不会把大江山藏起来啊?”

豚丸:“恶鬼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想让我回去。”

这个回答真叫豚窒息。

豚丸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把那句“少主您可真把自己当回事”咽进肚子里。

“少主,我记得前面不远有家行脚店,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我们快一点过去看看,那家的酸梅饮很好喝呀。”

“我们是出来修行的,岂可贪恋口腹之欲。”鬼泣严肃地批评了导游。

我他妈是被迫跟你出来的!

豚丸心里痛骂少主是个人渣,大江山那么多妖怪恶鬼为什么偏偏对他恩宠有加,“少主说的是。”

鬼泣站起啦,拿起面点棍,沉甸甸的棍子能轻易打碎豚丸的头,“既然你这么想喝,我们就过去吧。”

妈的,要不是打不过你——

“老臣给少主引路。”

不久后二妖便来到了一处茅草搭建的行脚店,因在大路边上,客人有寥寥几个,大约都是挑担子到附近村落售卖的货郎,鬼泣穿着不俗还跟着个明显是下人的老头瞬间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老板是个中年人,想来不可能见过五六十年前光顾的豚丸。这么说,这家破店说不定还真是个正了八经的百年老字号。

“我小时候在这喝过酸梅饮,这么多年难以忘怀,不知道还有没有在做?”

一听到居然是爷爷辈的熟客,老板顿时热情了起来,“有,有的,马上上来!”

等待的功夫,励志将行走人间的时间充分利用好,他打量起店里的客人来,衣衫打着补丁的青年、少年、中年……好了,没有再看的必要。

酸梅饮果真味道不凡,鬼泣僵硬着脸肌肉快速抽搐了地笑了下,怕被人发现似的又恢复了原状,“老板,可以打包吗?”

“可以啊。”老板利索地拿出了几个陶土容器。

容器比酸梅饮还贵。

鬼泣打包了几份,大瓶装进行囊里,小瓶得给养父送去当手信啊。

出来前就和养父商量好了,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得给养父送去一份。

鬼泣冲着天空吹了声口哨,一只黑漆漆的乌鸦盘旋着飞了下来。

这是大江山的乌鸦一族,偶尔被恶鬼叫做尸舞鸦,偶尔被叫做淦鸦。

黑漆漆的羽毛,三只眼睛错落有致地排列在脑袋上,血红血红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乌鸦。

此刻,血红的三只眼正盯着鬼泣。

鬼泣给它背上绑了几圈布条,把瓶子稳稳缠住,“去吧,快给父亲大人送过去,迟了可不行哦。”

“嘎!”

乌鸦尖叫一声,煽动翅膀,猛地蹿上天空。

不远处,一个得了白内障的僧人正无言地望着天空,他从那只飞走的鸟类身上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阿弥陀佛。”

白内障僧人双手合十冲着鬼泣念了声佛号,眼盲之人的其他五感总是较旁人更敏锐些,悲鸣屿行冥的“视野”里,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白色和绿色的“气”构成的人形,若不是头顶太阳如此灼热,他早就砍了过去。

鬼泣的第一反应:真高大。

仰的他脖子都有点酸了。

这样的身高大约是人类的极限了吧。

他也好像有这副钢铁似的身躯。

胡思乱想了一通,鬼泣重新把目光投在白内障僧人身上,忽然脸色一变,语气也飘忽了起来,“ ……你是父亲的第九个孩子,盲僧李青吗?”

鬼泣无神的眼中涌现出见到了亲人般的光芒,没错,听养父说过这位跟他一样眼盲但仍凭借天道酬勤闯出了一番天地。

鬼泣从未流过泪水的眼眶湿润了,颤抖着喊了声:“九哥。”

悲鸣屿行冥两米二的铁塔身躯猛地一抖,觉得出门之前好像忘了什么。

对了,是卜算。

这边鬼泣已经扑了过去牢牢地抱住了九哥粗壮的腰身,啊,这和父亲大人如此相似的手感!

“九哥,我叫鬼泣!是老幺!”

悲鸣屿行冥努力地想把小老弟从身上扯下去,但是失败了,这是什么孩子怎么力气连他这个岩柱都感到诧异。

抱了九哥一会儿鬼泣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手,“九哥,这么多年你怎么不回家里看看,是不是还埋怨父亲当初抛弃你的事?”

抛弃这个词刺到了悲鸣屿行冥的某段糟糕的回忆,他也不挣扎了,任鬼泣拉着说话。

“唉,像九哥你这么强大的人都被父亲抛弃了,如果我不能达到父亲大人的要求,是不是也不能回去了。”

悲鸣屿行冥觉得这个孩子的是非观好像出了问题,哪怕是养父子觉得孩子满足不了期待就抛弃的行为……枉为人!养不教父之过,孩子总是无辜的。

济世救人的悲鸣屿大师傅决定要帮助这个迷途的羔羊,不妨先冒充他的九哥,李青。

“幺儿?我们还没见过呐。”

“嗯啊。”

鬼泣一副有哥万事足的样子,腾空的修行路一下子就啪叽一下掉到了地上,顿时有了主心骨。他拉着悲鸣屿行冥坐到店里,指着豚丸介绍:“这是父亲让我带上的导游,豚丸……老先生,九哥应该见过他吧。”

悲鸣屿行冥:没见过,不认识。

豚丸:呵呵哒。

豚丸一言不发,看着鬼泣一个人津津有味地演。他在大江山二百多年了,没听说过恶鬼大人还捡了其他人类养大。

少主怕真是个傻的,听说他的器官被父母卖给了鬼神,怕是连脑子一起卖了。

鬼泣一口大哥一口大哥叫的甜,虽然是捧读的语气,那也很甜啊。

就是有点诡异。

悲鸣屿行冥可不自在了,如果他更社会一点就会发现他现在的心情是:骗子都同情地不想骗他。

鬼泣点了两个热菜,这地方没有好吃的,先凑活一下,“九哥,你真要尝尝我的手艺,我继承了父亲的白案厨艺,虽然只学到了一点皮毛……”

原来是厨师世家吗?悲鸣屿行冥想到。

鬼泣不停地吹他的厨艺有多么好,还拉上豚丸作证。

老豚没啥诚意地点头,“是,少主厨力惊人。”

“老幺。”悲鸣屿行冥不知为何下意识地这么称呼鬼泣。

“哎!”鬼泣乐呵呵地抽搐地笑了下,毕竟他的皮肤是妖力构成的不够灵敏。

“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是下山历练来着,本想去京都来着,不过既然碰到了九哥,自然是哥哥去哪我就去哪!”顺便跟李青哥讨论下长高增肌的秘笈,父亲大人的身材是天生的,没法教他。

悲鸣屿行冥看了眼低头吃个不停的豚丸,怪不得这么大的孩子能结婚的年纪还要带着老仆人出门,若是自己出来怕是门口还没走出多远就让人骗了。要是长得好看点说不定被卖了。

真是造孽。

悲天悯人但是打起架来比谁都狠的猛男僧人想,把孩子养的这么不经世事,又放出来,说不定还是被骗了其实是被赶出来的,真不是人啊。

远在大江山的恶鬼:……

悲鸣屿行冥完全不知道他的一时不忍将会给自己带来怎么样的变化。

“既然你这么说了,以后我们就结伴同行。”

延伸阅读

诺贝奇健康洗衣所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63fr.shtml
**奇健康洗衣所是上海汉存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奇健康洗衣崇尚健康舒适环保洁净

乐轩坊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a1il.shtml
乐轩坊床上用品总部是夏凉被、床上用品、被子、四件套、包装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通州

曼凡家纺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bohv.shtml
曼凡家纺加盟详情南通曼凡纺织品有限公司是被子、枕芯、蚊帐、婚庆多件套、毛毯、四件套、

奥福莱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nom7.shtml
奥福莱汽车服务项目介绍:奥福莱汽车服务汽车美容养护服务,汽车美容、特色修复、洗护服务

HICHEON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pud7.shtml
HICHEON玻璃工艺品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玻璃类工艺品的加工制作,具有非常丰

广东上好便利店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ga9r.shtml
广东上好便利店是2002年成立的商务部特许经营的中国城镇社区便利店品牌;公司以特许加

淳优名品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gghj.shtml
淳优名品,淳正进口,好生活!企业使命:打造优闲、好、便利轻奢生活方式!公司奉行的理念

安啾迪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dxr0.shtml
安啾迪男裤,经销批发的男装牛仔裤、男装休闲裤、男式牛仔中裤、男式休闲中裤、一件代发、

乐可茶饮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bkvi.shtml
福州市仓山区鲜果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集奶茶品牌加盟、奶茶技术培

白蝶管业加盟  http://www.hairstylesezine.com/y03d.shtml
上海白蝶管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由上海建筑材料(集团)总公司主要控股的高新技术企业,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路在线阅读第一节

    灰色的天空中闪电雷鸣,狂风卷起来满天的碎屑。那一声声雷电的轰鸣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响,在每个人的心尖激荡。真的要灭亡了吗?难道人类的传承要在此中断吗?大地上到处是断垣残壁,一栋栋高楼东倒西歪。好似从天空斜插下来的墓碑,在每栋楼里面的普通人都露出绝望的神情。有的人扑在地上嚎啕大哭,有的人神色麻木的看着灰暗

  • 我才不想和你做朋友在线阅读第10章

    紫色的电镀漆车身在灯光下闪烁着流光,这是一辆崭新的四驱车。“好漂亮啊!”真理奈看着手里这辆名叫妖姬的四驱车发出阵阵赞叹,随后又问:“为什么今天下午在公园的时候你没有拿出来,而是用那辆很旧的车子呢?”被真理奈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武轼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个嘛……嘿嘿……”当然,武轼不能说实话,这辆车其

  • 大秦:我真不是麒麟儿在线阅读第一回合(1)

    两个白色粉笔写的‘自习’字体横亘在黑板上,然而a班吵闹一片,完全没有自习的氛围,以田中秋为首的几个少年坐在一起,把日向松刚围在中间。“喂,日向,今天放学要不要去**厅?”“听说好像有出了新的**。”“欸?真的?我也要去!”日向松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安的道:“我、我放学还要去补习班,这有点……”田

  • 她是无人区玫瑰第八章在线阅读

    二短暂的午休时间早已结束,京立下午的第一堂上课铃声迟迟未到。不过这个时间点,校园中的旷道和交叉在各栋建筑周围的短径里依旧空无一人。“喂,秋水。这京立的高中部是真的大啊,都快赶上人家的大学了。”说话便是周国韦。细腰宽肩,校服的包裹下也能依稀看出流畅的肌肉线条,看来平时不乏锻炼。开学新理的寸头根根针立,

  • 玩命直播:这个主播无人敌在线阅读第八节

    凤鸾殿内,皇后召集各宫嫔妃来商议今晚的活动。“回皇后娘娘,民间的戏团已经安排妥当了,”坐在一侧的嘉妃拿着今晚活动流程的小册子递给皇后过目,“今晚,宫廷乐队先演奏几首,然后民间的戏班压轴上演,”皇后点了点头,随后问道:“各妃嫔可还有什么助兴节目?”“回皇后娘娘,早听闻太子剑术了得,不知可否让太子在众人

  • 新笑傲江湖之我的王妃你别跑第7章在线阅读

    卓霂看了看自己身上厚重的羽绒服,在地上找了一块儿尖锐的石头,横竖比划了两下,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拉开拉锁,冷风一吹,身上的汗毛直接站立起来,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扯出温暖柔软的贴身小背心,唯一一点热气也散的干干净净。男孩抽了抽鼻子,鼻尖凉凉的,清秀的眉毛皱了皱,他看了一眼地上有出气没进气的小狗崽。一狠心。滋

  • 战神联盟之奇幻爱恋第六章

    当一棵大树轰然倒塌的时候,奥莉薇亚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大树残骸的身边,果然这些天的努力还是有的,不过她是不是过分了点,竟然把大树给砍了。额角流下一滴冷汗,奥莉薇亚表情极度的郁闷,嘛嘛,算了,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事吧,想到这里,奥莉薇亚起身离开了这里。听到前方有轰塌的声音,路飞、艾斯和萨波忙赶过去看了看,可是

  • 亲爱的客栈之超级技能第4章在线阅读

    张年想着天色是不了,就说:“那我们赶紧出发吧,下一个可以休息的城镇还是有远,要争取在天黑前赶到,秦方,你安排一下大家,抓紧时间出发。”“没问题。”一如继往利落的回答。秦方现在是他们家的管家,很年轻,虽然只有20岁,可是很负责任且非常有能力,这么多年,和张宇张夏的感情也还不错。他在这儿当管家还是因为张

  • 无魔不尊在线阅读第9章

    “田虫虫,出来”陈翰翰大声喊道。“出来”淘气虽然声音稚嫩,但她人小志气高,小手插着腰随时要打架的姿态。“咦?”淘气虽然以前是二队的,但她没来过田虫虫家,这才发现旁边关着一老母鸡,一个男人正在给鸡喂食。想起来了,淘气还记得那天放老母鸡和她抢粮食而且还啄了她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位。“你们两个找虫虫干嘛?”

  • [HP]汤姆持续坑妈中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两人说了几句话的时间里,会场内就有修炼者动起了手。先动手的人都想的很清楚,不管怎么说,如果不信那人的话,让斗笠男出手,他们在场的人都必死无疑,如果那人说的都是真的,那还有一丝活着的希望,毕竟没有谁是想死的。此时数千平方的拍卖会场一片混乱,到处都在厮杀,就犹如罗马斗兽场一般。这时的普通人变成了吃瓜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