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拐个仙界男神当老公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池有荷华 来源:红袖添香

未笼灯罩的蜡盏置于桌案一角,是这间屋里唯一的光源。

没关严实的窗缝透进丝丝初秋夜晚的凉风,烛火轻微跳动着,忽闪着照出案上黑白错落的围棋盘,也将案边人的影子颤颤巍巍投射在他身侧墙面上,烧融的蜡泪顺着烛身滴落,在烛脚盏托上凝结小坨。

孤舟的屋子进门并不直接是床卧,而是个方便做事和接待客人的小厅。孤舟坐在桌案旁,被烛光映亮了完好的半张脸,有烧伤的那半边恰好背光隐没在黑暗中,这叫他一眼看去像是个容貌无损的人。

他手中握着枚黑子反复摩挲,垂眸望着面前的围棋盘,入了神。

围棋盘很旧了,细看边缘还有受过焚烧的焦黑痕迹,是年轻时林初送给他的,送了他一张,林初自己留了同样的一张。

当日平王府火海中,他拼命护住,却还是叫火燎着了部分,留下这些没法去掉的焦痕,只不知林初的那张,如今可是也同样老旧,旧到不忍取出一观。

那时孤舟还非孤舟,他是顺风顺水的齐行舟,当朝太子,春风得意,林初还是十四岁的小姑娘,尚未及笄,受封将军,官高众多朝臣,同样春风得意。领了封赏的第一时间,林初便差人特制了两张一模一样的围棋盘,赠了她的“行舟哥哥”其中一张。

她打马而来,将棋盘抛给齐舸,齐舸一手握缰绳,一手接住,笑问:“给我这个干什么?”

林初也笑,声若黄鹂:“齐叔父封我做了威骑将军,人逢喜事,赠你个玩意同乐。”

那时齐栋已然从殷家手中夺得帝位,被几家长辈宠大的林初无甚顾忌,仍敢将其唤作叔父。

齐舸打趣她:“围棋将军?父皇是想让你整日去下棋,在棋盘上排兵布阵?”

“是威骑!威骑!威风的威,骑射的骑。”林初纠正他,坐马背上笑如春花,“齐叔父说是他新设的,独我一人的军职,与镇海哥哥的骠骑将军同级呢!你看,我就觉得与‘围棋’念起来很像,所以赠围棋盘给你,你一见着这个,不就想起我来了!”

齐舸心知是自己父皇疼林家丫头,特意增设个军职多半是为哄她玩,却也大笑称好,边驱马前行边捧她的场:“我们阿初现在可厉害啊,大将军女巾帼,名头放出去能叫人抖三抖,也不知谁家的好儿郎才配得上。”

林初驱马跟在他身后:“齐家的好儿郎不想娶吗?”

齐舸兀自笑着,故意不回答她,待她急眼了,大笑道:“娶,当然娶,不娶还不得被我们威骑将军打趴下。”

奈何情深,奈何缘浅,当年她想嫁他也想娶的姑娘,如今为人妻、为人母,那扬着一脸狐狸笑的少年模样很像他母亲,算起来今岁开春便已过了十六岁,他与林初十七个年头未见了。

十七年前差不多这个时节,烈阳暖风,流水潺潺,他与今日一般无二的行头,在洵水岸边垂钓,素衣女子立于身后,一张略带异域眼眸湛蓝的面容,不甚常见的茶棕色秀发挽了个寻常妇人的发髻,神色沉静,丝毫没有携来经年出入战场的杀伐之气。

当初高祖本意哄她玩的名头,到底实实在在被她打拼得家喻户晓。

“旧伤复发了够你受的,莫要饮酒过甚。”她道。

那红衣少年脾性不大像他母亲,却说得出与他母亲当日差不多的言语。

林初是来向他道别的。她朝政联姻嫁与秦镇海后,与其默契地相敬如宾,偶会离京与齐舸相见于洵水之岸,却也分寸有度,直到与秦镇海有了夫妻之实,便是连仅余的分寸也再留不得,世俗礼度总是不能罔顾,此生与齐舸终是断了缘分。

酒这种东西本就狡猾得很,何况是加了料的,成年人也难免被它算计得手。林初与秦镇海成婚多年分房异梦,貌不合神亦离,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孤舟身子未动,仅有的那只眼睛被粼粼波光刺得生疼,口中却道:“其实如此也是好的,你嫁作人妇多年,早不该时时挂念我,我如今孑然一身,来去皆如尘,从今往后,便是无牵无挂打发余生了。”

二人间沉默许久,久到孤舟以为林初已经离去,忽闻身后重物坠地声响,惊愕回头,见女子双目紧闭晕倒在地,惨白的脸上冷汗涔涔,他慌忙扔掉钓具,将林初一把抱起,一路跌跌撞撞送去最近的医馆。

医馆的老大夫絮絮叨叨责备他:“令夫人已怀身孕近两月,你这是怎么当孩子爹的,都不护着你妻儿些,怎能叫女人家在日头下昏倒过去……”

孤舟压低了斗笠将脸遮住,心下五味杂陈,口中却平静回道:“并非我夫人,我只是渡口那一个普通鱼贩,这位不知是谁家的夫人,来我摊上买鱼昏倒过去,我不敢叫人在我面前出事,才将这位夫人送了来。”

老大夫疑虑地打量了一番孤舟,心道也是,这昏迷的年轻女子与眼前男子的衣着打扮显然不是一个层次,是他方才见这男子焦急担忧得不似寻常,这才有了如此错觉,想来约莫是这鱼贩生怕这位怀孕的女子出了什么事,会被她家里找麻烦吧。

孤舟掏出身上全部银两,放在林初昏睡的榻边:“我一个鱼贩,做着小本生意养家糊口,身上没多少钱,这些银两垫付夫人此番的药钱,劳大夫好生照顾她,她既没有大碍,想必很快便会醒来,待她醒来自有归处。我摊子还在那,不便久离,先行告辞了。”

行至门口,孤舟回过头,斗笠遮掩下的目光不舍地望向床榻上女子睡容,却状似意为同老大夫交代,“对了大夫,我一介草民身份低微,从来谨慎过活,很怕招惹麻烦,往后若有人向大夫问起今日之事,还望大夫行个方便,莫要过多提起我来。”

从此后会无期,余生各自珍重。

林初到底还是不够果决,何必给这孩子起名洵。

孤舟叹了一声,半阖起目,又思忖起秦洵的表字。

这孩子父为镇国公嫡子,母为定国公嫡女,生来天之骄子,林初却唤他字作微之,是怕他太过娇矜,木秀风摧,想要掩而微之,蔽其于众吗?

曾经那样意气风发的少年女将,竟也早早生出诸多战兢惕厉的心思,朝堂之上,真是半点不由人。

长安真不是个好地方。

齐璟进门时带了一小阵风,烛光欢快地跳跃了一下,孤舟闻声睁眼,还留有几分未从回忆抽离的惘色。

是了,方才孙伯来收拾碗筷时,他让其唤了这少年来。

孤舟抬眼看向面前身形颀长挺拔的少年,烛火映眸,平添了几分迫人。

“坐。”他复又垂下目光,沙哑着声音开口。

齐璟见了礼,在他对面坐下,抬手便要拿棋。

“今日不下棋。”孤舟声音里带了点困倦。

齐璟闻言收回手:“叨扰先生。”

孤舟家里一直休息得很早,这个时辰若不是他们二人来此,他应该已经休息了。

孤舟疲懒地冷笑一声,将手中黑子扔回棋盘,黑子落盘碰乱周围几颗棋,发出清脆声响。

“客套话就不必说了,你回回踏我这门槛,何曾不带着事。”

他这样说了,齐璟噙着笑,开门见山:“先生以为,微之如何?”

“你打的什么主意?”孤舟脸色不大好看,冷冷盯住他。

谁都知道平王齐舸与林家阿初的过往,齐璟把林初的儿子带来见孤舟,孤舟不得不防他是想与自己加这感情筹码,或是以此威胁自己。

齐璟直视他眼,沉默半晌,诚恳地唤了一声:“伯父。”

孤舟一怔,冷笑出声:“真是奇了,两年多,今日还是第一回听你叫我这个。”

“猜想伯父不喜,便从未称过。”

“既知我不喜,又何必叫出口。”

自然是不喜的,从昔日的平亲王沦为如今的孤舟先生,他哪里会喜欢被齐璟唤作伯父。

孤舟早知道这个侄子野心很大,从来冲的都是九五之尊的位子,当日他寻得孤舟请求指点,孤舟自认一个藏居巷中的废人,齐璟也自有信得过孤舟的理,之后二人便从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有事说事。

孤舟对他不冷不热,齐璟也从不在意他的态度,这两年齐璟派亲信暗卫随身护他们周全,这处弯弯绕绕少有人家的巷子里就住了几户,伪作普通百姓的模样,甚至还来“巷子浅”借过两回酱油,孤舟装瞎,任孙婶笑呵呵地拿酱油给人家,懒得管这些个敬业暗卫装得跟真的一样。

虽说孤舟自己压根不惜命,但孙伯夫妻、他们的儿子儿媳小孙子,还有……惊鸿医馆的沈家孩子,个个戳中孤舟软肋,孤舟在时不时骂齐璟“小兔崽子年纪轻轻就会抓人七寸”的同时,总归会因着齐璟维护他们的人情摆在那,多少卖齐璟些面子。

原本也就齐璟护一护他们,孤舟卖一卖面子,齐璟一直客客气气将孤舟称作“先生”,今日唤声“伯父”,齐璟给出了不小的承诺,定然是有要事相求。

新帝的亲伯父,这样的身份,真是好大的诱惑与海口。

罢了,伯父就伯父吧,反正本就是这小子的亲伯父,他爱孝敬随他去。

“有话就说。”孤舟道。

“伯父虽经年不问长安事,可我相信,当今大齐的朝堂,伯父心中定还是有掂量的。”齐璟低眸扫了眼棋盘上错落的黑白棋子,排布无甚机妙,大概只是孤舟随意丢的,“林秦与我共进退,微之自然也是。不过,皇权之争,变数良多,我并不敢说十足把握,微之与我走得太近,日后若我有不测,他定会受牵连。他自小被好生护着,没吃过苦,也吃不得苦,我若成,自会护他一世安平,我若无用,请求伯父护他一护,带他从这些争斗中抽离,从此与长安诸事再无瓜葛,我一力当之。”

孤舟冷笑:“没吃过苦,吃不得苦,那小子被你们养得这么娇,对他有什么好处?你还能娇惯他一辈子?”

齐璟一双眼在烛光下沉了沉:“我想。”

他不像在开玩笑,孤舟愕然,继而颇觉有趣地勾起笑:“你既这么想那小子无灾无难,何必费这么大劲来求我,你早早与他撇清,别让他掺和进你的事,不是最能护他周全。”

齐璟低轻地一笑,摇了摇头。

孤舟盯紧了他的神情,良久,他一舒气,叹道:“年轻人啊,可别后悔。”

“不会。”齐璟斩钉截铁。

孤舟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死都死过了一回,什么样的世事没见过,眼光不知有多毒辣,怎会看不出这两个小子之间的暧昧不清。也正是看透世事,他并没有过多惊诧,只望小兔崽子们不是年少意气,往后别为自己今日的选择后悔。

齐璟如何听不出,又如何不知秦洵与自己撇得越清越好,可是他不舍得,当他自负也好,自私也罢,在他还有本事将秦洵好生护着时,他绝不会放秦洵离开自己身边,能贪一晌是一晌。

但他也并不想因自己这些私心让秦洵被他牵连,便又要做最坏的打算,假若到了最糟的地步为秦洵划出个归处,若他齐璟成,他自然就是秦洵的归处,若他齐璟败,也能让秦洵安然脱身。

平王齐舸,孤舟先生,齐璟不怀疑他有保下秦洵的本事。

“我看先生挺喜欢微之的。”齐璟道。

孤舟不爱与人交谈,往回跟齐璟说话都爱搭不理,今日能跟秦洵说那么多,还记着秦洵的喜好特意供食少刺的鳜鱼,秦洵的性子十之八九是对他胃口。

孤舟冷哼:“那小子被你们惯得一身臭毛病,根本不讨喜。”

齐璟莞尔,没拆穿长辈难得的嘴硬。

“我离长安甚早,齐端的几个儿子,从前我一个都没印象,不清楚各个都是什么德行,也就近些年见着了你。”孤舟直呼当朝皇帝的名讳,当着人家儿子的面,半点没有敬畏之意。

齐璟没说话,知道他还有下文。

孤舟闲敲着棋盘,像挑拣白菜一样点评着当朝皇子们:“如今皇子有六,一个残疾一个年幼姑且不谈,余下四个,除了你,他们三个都是皇后所出,包括嫡长的那个。”孤舟瞟了对面少年一眼,见对方面上波澜不惊,“归城,非嫡非长,却抱着这样的野心,你的担子可要比他们三个重得多。”

“先生以为,除我之外,其余三子如何?”该求的事情求过了,齐璟也没滥用这份亲缘人情,对孤舟的称呼又换了回来。

“如何?”孤舟从隐在黑暗的桌角处摸了酒葫芦上手,刚习惯性送至嘴边,不知想起什么手上一顿,晃了晃又放回桌角,“这些年我距长安甚远,听到的风声多是市井之言。长子齐孟宣中规中矩,平庸无奇,次子齐若愚耽于酒色,烂泥扶不上墙,曲折芳生了三个儿子,我看能指望的只有最小的那个,今年才十四吧?听闻很有些机灵。看样子,曲折芳是胜在多,白绛却胜在精。”

孤舟说到最后一句已含调侃之意。淑妃白绛只育一子一女,儿子齐璟却是六位皇子中最得皇帝器重的那个,确是在精不在多。

孤舟说起朝堂凭的是早年阅历,说起他没见过的几个皇子侄儿们,则是多听的市井闲谈,难免有误,齐璟既向他请教,有时免不了替他纠些错:“先生误会,齐若愚其人,其实心思剔透,他才是皇后三子中最能指望的那个,只是若愚皇兄志不在此,故而常作耽于酒色之态,不涉纷争。”

孤舟低低笑出声来,竟含了些幸灾乐祸的味道:“这般,曲伯庸那老匹夫没给气出病来?”

齐璟含笑轻轻摇头:“曲家家事,我等外人自是不宜过问。”

“你啊,脑子很够用。”孤舟往椅背上一靠,声音疲了几分,“很聪明,但也别太聪明,精明过头不一定是个好事。齐端既然看重你,自然也存了同等的戒心,偶尔在他跟前装装傻,别让他防你过甚。你老子喜欢聪明的,却更喜欢识趣的,白绛就很识趣,还有以前那个丫头,曲佩兰,她也识趣。”

曲佩兰是今上的第一任皇后,右丞相曲伯庸的嫡长女,可惜红颜薄命,当年生第一胎时不幸难产而薨,谥号孝惠皇后。如今的继任皇后曲折芳是她的庶妹,孝惠皇后三年孝期满后,皇帝道是思念非常,越过了当时后宫位分最高的白淑妃,将孝惠皇后之妹曲折芳直接从贤妃位晋了皇后。

“还有。”孤舟又道,“老匹夫身子骨健朗,还有的是活头,听说他挑中的是他大外孙齐孟宣,齐孟宣自己是个草包,但有曲伯庸在,你想动他也不容易,自个儿琢磨,我不与你多费口舌。”

齐璟轻轻颔首。

孤舟忽而叹息:“归城,你看着我。”他端过蜡盏将自己伤残的面容映得分明,“你自己心里头清楚,那个位子不是好争的,你非嫡非长,日后难免遭人说名不正言不顺,况且储君非君,你若要争,争的便不是太子之位,而是那把龙椅,必须为君,而非储君。历来从储君之位跌下来的人,轻则遍体鳞伤,重则尸骨无存。你面前就有个前车之鉴,你可要掂量好了。”

这段话后二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齐璟知道今日的一番谈话将要收尾,含笑道:“多谢先生提点。”

他起身,揖礼道了声告辞,不在意孤舟作不作回应,转身打算推门离开。

刚碰上门,背后的孤舟忽又出声问他:“我心中有一疑问,寻思着还是问一问你。”

齐璟手上动作顿住:“先生请讲。”

“以你的本事,若是依照常理受封个普通亲王,食一块封地,你与齐孟宣也从未有过不和,安度此生绝非难事,为何偏要去争这位子?”

齐璟低垂着头,面容隐没在黑暗中瞧不分明:“这位子本应是我的。”

“你模样不像白绛。”孤舟突然折了个弯。

齐璟一默:“先生以为呢?”

“你自己以为呢?”

齐璟唇角似乎勾了勾:“皇城皆道,三皇子肖似圣上。”

“兴许吧。”孤舟含混笑了声。

齐璟推门而出,回身给孤舟带上了门。

延伸阅读

智能学堂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aoj3.shtml
《智能学堂》是一款适用于国内小学阶段学生使用的智能学习辅导系统。学堂内有强大的“动画

丝绨化妆品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sqr.shtml
丝绨品牌8大优势①品牌历史:秉承“用世界品质,让国人受惠”的理念,结合30年专业彩妆

24K国际酒店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uslv.shtml
24K国际连锁酒店于2004年创立,是由上海明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的经济型酒店品牌

临安天目山绿色食品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n920.shtml
临安天目山绿色食品地处古都杭州36公里处的各地生态市,中国竹子之乡,中国山核桃之乡—

威浪连锁干洗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xia7.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堡斯莱电热水器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bmpf.shtml
深圳市堡斯莱电器有限公司是集电器产品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实业型企业,即热式

鹏鳌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a280.shtml
鹏鳌自动化技术以科技为先导、不断创新、为客户提供高性价比、高可靠性的产品和满意的服务

德瑞美肤品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dgoe.shtml
德瑞美肤品是化妆品、半成品、原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口神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pfgx.shtml
口神牙骨锤是一家由集体企业转制而来的民营企业,转制前曾长期与上海国有齿科手术生产企业

艾兰洁洗衣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taf.shtml
艾兰洁洗衣行业的知名品牌,作爲家采用特许运营的洗衣企业,历经20年市场磨砺,见证了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斩龙神话之第七章

    【1】去。按照王欣所说,你现在一个人去精神病院找他。虽然你想留下来继续追查包裹来源,但你更想知道王欣所说的“不要相信ta”究竟是谁。你甚至觉得,有可能这是一切诡异的根源所在。你决定按照王欣所说,一个人去精神病院找她。于是,你向男朋友撒谎,你告诉他,你现在已经在回H大的路上,不用他过来接。男朋友没再坚

  • 洪荒:吾,时间魔神!你喜欢我

    到程回家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蒋妤同走进单元楼,声控灯没亮,心里有些慌,手脚开始发汗。试探性地拍拍手,周围还是一片漆黑。她叹了口气,看来是灯坏了。走出来给程回打电话。一个,没接。两个,没接。蒋妤同放下手机,心里明白这是少爷生气了。手机震动,她看也没看一眼就接通——“楼下傻站着干嘛,还不上来?”“灯坏

  • 鸡飞蛋打之我的本丸[综漫刀剑乱舞]之乳猪(7)

    宁王爷本就相貌俊朗,他脸色苍白,眼中的惶恐,一点也做不得假。他做出这样一副真情实感担心的样子,让一旁的相爷看了,心里酸水直冒。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他这个当爹的,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和王爷深情凝望,却只能憋屈的在一旁看着。“王爷不愧是秦王朝第一美男子,就连现在焦急的样子,也这样让人心碎。真帅呀

  • 最强神医混都市第2章在线阅读

    一路低头走来,自己穿得朴素,所以没有人注意自己。站在楚家大门前,楚天歌无奈叹气,如此大的门和石狮子,真是叹为观止啊,还有楚家后山,那壮阔的山峰之上有一片广阔的场地,专供楚家族人修炼之用。走进门内,看门的小厮也没有恭敬地叫自己,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谁叫自己顶了一个愚笨之名呢,这在现在这个地方,无论哪个家

  • 我家后院通仙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啥?”忽然听到脑中的系统声音陈飞还有些不敢相信。传说中的金手指出现了?和所有穿越者一样他竟然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系统!问题是这个‘最强背景’系统是个什么鬼?为啥不是最强天赋,十倍爆率,或者捡属性的系统?最强背景有个屌用!1亿字神级小说存稿有个毛用?用来爆更?还有那个20万忠实粉丝是什么鬼?5万水军又是

  • 元素化神在线阅读第7节

    这诡异古镇中仍然埋藏着危机,现在还放松下来还为时过早。就连贝凡额头上的符文,与这口棺材之间的联系,都是未知的变数。退路尚未可知,前路仍不明晰。但事情总是要一件一件的来处理。邙明在这种时候,总是能格外保持冷静镇定。邙明见血泥娃娃已经差不多被打老实了,才有些冷淡的开了口:“其实我第一眼见你,就看穿了你的

  • 我有特别的卧底技巧第2章在线阅读

    李益跟赵家夫妇说完之后,就背着涯角枪出门。赵家夫妇虽然担心李益的安危,但是他们知道这是李益自己的选择,所以也没有阻拦。赵家夫妇以为李益要去刺杀李世民,但是实际上他们是想错了。李益这次并不是要去杀李世民,相反却是要去救李世民。当然了,李益并不是圣母婊,他救李世民不是为了什么家国大义,他之所以救李世民,

  • 遇魔第二章在线阅读

    最近苏寒回到家的心情非常微异,从从前的一尘不染的地面到现在已经沾上了灰尘的地面,这种落差看上去还真有些不适应。一连这几天,放置在茶几之上的小甜饼再也没有被动过,原封不动被放在那里。苏寒冷着脸走过去将已经僵硬的甜饼端起来,倒进垃圾桶。走到客厅沙发之上坐下,开始思考这些奇怪的事情。似乎自从他打开了家中的

  • 重生:我有技能熟练度!之第五章

    江心屿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一张小脸上明显的写着“你说什么”几个大字。见她这样,顾叙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直起身子从兜里面掏出摩托车钥匙,在江心屿面前扬了扬,“走吧,我送你回去。”摩托车停在马路边,两人一前一后到了车边上。顾叙从车上面拿下来一定头盔递给她,“小矮子,戴上帽子。”江心屿皱皱鼻子一副不情愿的模

  • 我都市修仙大亨在线阅读第6节

    “嗯!接下来就剩李青还有我没选择武器了,李青过来吧!”李青走到了易大师面前,易大师这次拿的不是武器,而是一双靴子,蓝绿颜色变幻多端,看来,也不是一双平凡的靴子。“李青,这个靴子叫水银之靴,穿上它犹如极速一般,而且速度犹如蜻蜓点水一般,悄无声息!”易大师详细的讲解道。虽然这只是一双靴子,非比武器,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