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真不想当第一呀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小天才可儿本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起大早商队就上路向下一个城镇去了,因为吴法保说最近东逐这边闹强盗,就这条路上最严重。

张德笑了笑说:“根本不用怕,我一个人就对付的了。”

孔祎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早走好了,尽快到下一个镇子,强盗总不至于强大到能冲到镇子里面去吧!”

终于很安全的在傍晚时分走到了安音镇上,镇子不大,吴法保这种大商人经常顺道给这些镇子带来生活物资,不过孔祎很好奇为何吴法保从著城买来又带过来,却赔钱卖给这里的人。

吴法保说:“我是安音镇的人!”一下孔祎便明白了何为,“衣锦还乡”,商人即使不还乡,却始终思念乡,为家里人做贡献的。

吴法保自然很受这里人欢迎,很多人都来问长问短,尤其是一些住着拐杖的老人把吴法保围在中间嘘寒问暖,孔祎突然就起了思念家人、父母的感觉。

常常在一起,自然会有各种相互不乐意,导致也许和父母关系不好,就比如母亲看孔祎长假无聊给他找送快递的工作一样,现在一想真的是件好事。

真的长时间离开了,总能想起别人的好,尤其是父母的血脉之情。

孔祎因为这有些心情失落,自己一个人默默坐在巨大的落地窗户边上,看着太阳向西南方落下,金黄的霞光照在脸上很是舒坦。

程艾苕看孔祎的门没有关上,就自己走了进来,似乎看出了孔祎的悲伤。

“哥哥看着西南方,可是想在并国的家了?”程艾苕很是善解人意,柔柔的说。

“艾苕来了?”孔祎反应了过来,“唉!我真是想家了。”说着自己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艾苕啊,你过来!”孔祎招了招手。程艾苕拿起了一个小板凳,坐到孔祎身边,把头放在了孔祎的腿上,双眼看着孔祎:“哥哥你说!”

孔祎用手摸着程艾苕的脸:“我要真有个比我小五岁你这样的妹妹多好啊!”

程艾苕似乎很享受孔祎的抚摸:“哥哥,我就是你的妹妹,你救下了我。”

孔祎摇了摇头:“我都不知道我去到利国要流落的什么地方,我其实真的很担心你。你是失忆的,也许比我更惨,我还有对家人的思念,你连这个都没有了。但也许你比我幸福得多,你重获记忆后也许会发现你家人全在,有个很美好的家啊!我连家都没有。”

“哥哥,不要这么说,我永远是你的家人。”

孔祎又是摇了摇头,从怀中把所有的银票都掏了出来,放在了程艾苕手里:“艾苕啊,这些钱你带着吧!我要它们没用,放我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丢了,你替我保管好了。万一我有什么不测,你可以用这一笔钱过很好的生活。”

程艾苕欲言又止,停顿了几秒,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把钱收了下去。

“你觉得张德怎么样?”孔祎突然就问了。

“阿德他人很好啊,又会武功,会关心我,又会…还会…”

“行了,行了不要你夸他了,你喜欢他么?”孔祎很是认真的表情问。

“喜欢!”程艾苕很干脆的就跟孔祎回答。

“我知道了!”孔祎点了点头,“你先出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再静一静。”程艾苕就起了身,孔祎又向夕阳方向看去。程艾苕出门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对孔祎说:“哥哥,我记得我大姐说过,若是思念已经看不到了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寻找各种和这个人去过的地方,干在一起做过的事情,甚至你可以唱几段曲子。呵呵~”银铃般的笑声伴随着人影消失。

“思念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孔祎真的哼哼起来。丝毫没意识到程艾苕刚才似乎无意识的回忆到了“我大姐”。

———————

孔祎晚上也没吃饭,看着太阳落下,又看着月亮升起,直到不知何时自己坐在窗边也睡了过去。

程艾苕则在对面屋子一直看着孔祎的屋里的烛光,半夜没有灭。程艾苕终于忍不住,穿上了衣服走到孔祎的房间,看到孔祎已经熟睡在了窗边,静静的站了很久。

抱过来孔祎的被子,轻轻给孔祎铺上了,擦了擦眼角的泪:“哥哥,对不起!”

———————

第二天还是为了赶路,比前一天还早就起来了。孔祎知道吴法保选择这么早,其实是为了不再见乡亲们,有时候太过的热情不好拒绝也不好接受。

同之前不太一样,张德也弃马和孔祎、程艾苕、吴法保一起坐在马车里,吴法保一直对着张德笑,反而搞得张德特别不好意思。

大约到了中午的样子,行车到了一片竹子林,程艾苕无意间说起想吃竹笋,导致张德叫停了整个车队休息,自己一个人去找竹笋。

于是众人就在竹林里面找了一片比较空的地生火做饭,这就能看出吴法保对伙计很好,准备着炊具而不是拿点干粮就解决了。

这火刚刚升起,因为柴火比较湿冒了大量的白烟,于是吴法保和孔祎就走到上风坡的马车旁,老周正在喂马,看见孔祎对着孔祎嘿嘿一笑。

程艾苕则留在火堆边上做饭,孔祎看了看附近的竹子,倒也有些刚刚冒尖的竹子:“吴老板,现在不是秋天么?怎么还有竹笋?”

“孔祎,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咱们过了安音镇其实是往西南方走了,我稍微折了折道,因为最近西逐关外的贝城要举行五年一度的拍卖会,我其实也积攒了些宝贝打算赚这一笔,也许这次是我最后一回做个周转商人了。”说着掏出了贴身的一个小包,递给了孔祎,“这个给你吧!”

孔祎也没推辞,接了过来就打开,从里面又掏出来了一个小一点的黄布袋,打开一看一个特别特别浅的绿的玉佩,上面就写了一个字“淡”。

孔祎看了看吴法保,吴法保闭眼慢慢点头,孔祎当即就挂在了腰上。

“孔祎啊!你此去利国要是访亲不成你就回来吧,以我和胡煊的交情,让你在南逐关当个文官是很轻松的,一点也不累,还吃喝不愁。而且我想见你也能见到你。”吴法保满脸慈祥对孔祎说。

孔祎因为昨天的长思对这更是感动,差一点就哭了出来:“吴老板,哦不吴伯父,我孔祎以后若是真的能飞黄腾达必不忘您的恩情!”说着就行了一个大礼。

“这又是何必!”说着吴法保就要扶起来孔祎。

突然就听到旁边的老周大叫:“孔公子,吴老板,快跑!快跑!”

孔祎起身和吴法保一起看向了身后的火堆,就见几个凶神恶霸一样的人,拿着大刀正砍断竹子向那边走。

“强人!”吴法保和孔祎同时吃惊的喊了出来!

“艾苕,快点回来。”孔祎对着那边大喊。蹲着的程艾苕反应了过来,向背后看了看,突然就发现了,叫着周围的伙计一起向马车这边跑过来,还没跑到。就停了下来,同样对孔祎喊:“哥!小心后面!”

孔祎下意识向前了几步才回头一看,一个特别精壮的男人,腰间插着一对板斧,一只手臂把老周横抱在一旁,正要抓向吴法保,突然一只脚过来踢开这这个手。

“张德!”孔祎也看见了。

“妈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想出来一招两侧包抄的伎俩,想不到还能碰见个练家子!”说着把老周扔在了一旁,向手心吐了吐口水,抓出了双板斧。张德趁这个时候,落地稳了稳,一拳出手就要打向这壮汉的额头,壮汉不快不慢把板斧立在了面前,张德不得已收招。

横出一脚就要取壮汉的下盘,壮汉还是不快不慢把另一把板斧放到了张德腿前。张德又是不得已收招,连虚三拳,顺带一脚踢向肚子,大汉也是舞了三下,最后侧过身去躲开了张德的脚。

板斧“唰”一下就要将张德连腰斩断了,张德反应快一下就闪开了,轻功向后飞到了孔祎、吴法保面前,这时候后面的伙计和程艾苕也过来了。可是却被两侧围击的样子。

“行啦,行啦,都别鬼哭狼嚎的了!”前面的壮汉把斧子又插回了腰间,似乎看一群小伙计哭哭啼啼的不开心,“还不如那个女娃子!”说着一指程艾苕。

“敢问大王何名啊?”张德以行武人的样子向他问道。

可是壮汉不理他,嗓门巨大的说:“老子是这一片的土匪,呸!强子,呸!老大,对就是老大。”自己好玩的连“呸”自己两下,孔祎都笑了。

“你,笑什么笑!”壮汉指着孔祎问。

“你连你自己名号都不敢告诉这位兄弟,是怕了吗?还自称自己为老大,干脆让给我这位弟兄的了!”孔祎真的是不怕死,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直接就敢对着强盗说。其实孔祎是有算计的,张德看样子是打不过他的,何况自己这边形势绝对恶劣,不如等会让张德跑去找官府,自己想办法保全这些人的性命,以后再计议。

“屁!老子就是懒得理这个小崽子,看样子是华国的招式,似乎还是华国的皇族功夫。”

“皇族功夫,果然张德肯定不是他说的那样的普通人!”孔祎心想。

“说的不错,我是学的华国招式,我家和皇族也是有点渊源的。”张德惊讶于这个强盗的见多识广,不过很快就镇静下来,“大汉,看你也不是普通人,为何行强人伎俩?若你愿意从官府,我能保你在东逐混迹很好。”

张德抛出了“权”的诱惑。

“屁!老子不跟你们这么多废话,兄弟们上!”说着向后边的强盗一招手,“女的放走,不抵抗的不杀,抵抗的没命。”说着就冲了上来。

“孔祎,我这老命也没什么了,你们快走,别管我!”吴法保使劲推了一把孔祎。

不过孔祎可一动没动,特别大喊一声,“慢!”这一下这个强盗和其余的强盗还真都停下来了。

“我们都不抵抗,你要什么给你什么!”孔祎为了保全所有人的命大叫,却小声说:“张德,带着艾苕走!艾苕若能再见,我还想听你叫我哥哥,我在这了想办法周全,你们快跑!”

程艾苕被强盗追赶都没哭出来,现在却泪一下涌了出来,“哥哥!”

“张德,我把妹妹放心交给你了!艾苕听张德话,快走吧!”

说着轻轻抚了抚程艾苕头。张德一下抱起来程艾苕,高挑起,轻功就飞走了。“孔兄弟,保重!”声音夹着风从头顶的竹林传来。

“保重!”孔祎这句话生生咽在了肚子里。

延伸阅读

梭曼钻石画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sjdb.shtml
钻石画是在中国书画市场空前繁荣,新房装饰的需求扩大,民众对于精神消费品需求欲望强烈的

凡学教育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6u8g.shtml
凡学教育秉承立足于中国,放眼全球的教育情怀,致力于整合全球优质教育资源,并将资源引入

小木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aq0q.shtml
小木婴儿用品总部所经销批发的婴儿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且

沐嘉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djjp.shtml
沐嘉床上用品经销批发品牌重量级简约床上用品,公司与国内外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

欢歌KTV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bf2f.shtml
欢歌KTV加盟详情欢歌KTV广大作为资深合作投资顾问公司,欢歌KTV公司亦有运营管理

安琪尔家纺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sa5t.shtml
安琪尔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山东安琪尔家饰用品有限公司隶属于山东泰鹏集团,创立于2002

丽苑大酒店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utqr.shtml
丽苑大酒店加盟简介重庆丽苑大酒店是一家四星级涉外商务会议型酒店,2000年开业,坐落

聚店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slg0.shtml
聚店网上商城拥有强大的核心技术力量、推广团队、采购团队。营销策划团队。在整个企业中这

豁飘米线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b5h0.shtml
重庆豁飘餐饮管理股份公司是一家按照标准股份制模式,由餐饮管理精英、餐饮技术精英、互联

犟福牛排牛骨煲加盟  http://www.cwg4kids.com/bzfd.shtml
犟福牛排牛骨煲加盟详情犟福牛排牛骨煲总部多年精心打造的品牌特点,将牛骨头的香味烹调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女神超凶哒在线阅读忙里偷闲(求收藏,求鲜花)

    惨淡的乌云遮住月光,暴雨更加肆无忌惮,雨越下越大。罗战chuan着粗气愣愣的出神,刚才疯狂的攻击几乎用尽了所有力量,疯狂过后,巨大的疲惫感袭上心头。“治疗术!”柳飘飘温柔坚定的声音响起,一缕圣光落在罗战的身上,罗战精神一振,回头看去,柳飘飘、桔梗和灰太狼一个个都面白无色,剧烈的chuan着粗气,刚才

  • 超神学院之我能穿越在线阅读第1章

    安娜是一个玩家操纵的剑3虚拟角色,从她诞生之初,她就知道这一点。玩家为她选择了五毒作为门派,带着她从一个刚出稻香村的14级小角色磕磕绊绊地成为了95级的大号。玩家并不是一个敢于表达的人,她一直知道,在她刚满级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做完每天的大战日常,因为不仅是她现在的装备差,玩家的网还非常渣,

  • 大城市小青年在线阅读第9节

    “梦想要丫鬟的话只管跟管事说,我叫他给你备了银子,足够你买几百个丫鬟。”月若的声音不轻不淡,那个叫梦的男子轻声笑道:“月若,你似乎很在乎她。”似乎是被说中了的月若皱了一下眉头道:“做好你自己的事,后天是王的庆典,你好好准备吧。”“王的庆典么……呵呵……”那个美丽的男子轻轻重复了一句,手指上悬起一股紫

  • 我的天赋宝箱小算计!!

    姜小江和吴河被安排在这片建筑第三进的小别院中,院子不大,大约有三间厢房,倒也别致静雅。第二日姜小江刚起床不久,安排他们住宿的二师兄萧天就满面含笑的进来了,“姜师弟,晚上睡得可好?”“多谢二师兄关心,这里比住在我们太平村更是舒服,床也够大,师弟睡得差点过了时辰!”“师父让我今日把师门一些事情规矩告诉你

  • 火蓝刀锋:我能一键回收!之逗鱼tv主播聚会(3)

    第二天的时候,王小龙早早的就起床了,把自己好好的打理了一番,穿上自认为最好看的一套衣服,早早的就去了聚会地点。之所以去这么早,是因为王小龙想早一点到达现场,给大家留一个好印象。毕竟他只是一个小主播,能够参加这次聚会也是来之不易的,必须得好好表现才行。不过当王小龙到达聚会地点的时候,却被拦在了门外。门

  • 职场小白挑战记第4章在线阅读

    江月一天都没出门,中午梅姨做好饭喊上他一起吃的。梅姨跟他说了,三天内伙食免费。到了晚上,房客陆续下班回来,他们晚饭都在梅姨这里吃。梅姨做了四个菜,但份量都比较大。加上梅姨七个人吃饭,菜愣是没吃完,非常实惠。江月住在上铺,他的下铺住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的工作是做快递员。临铺的两个都是年轻人,江月没问他们

  • 一蓑烟雨半世清欢在线阅读第七节

    除了徽商和闽商,还有后起之秀的粤商。崛起于广州的粤商先天不足,从广州走陆路进入长江黄河距离太远,水路又被闽徽占据了先机,因此这些粤商为了生计,不得已虎口夺食。他们的口号就是:“看到狠的,就要比他更狠,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把你欺负得更厉害,甚至见一次打一次,把你吃的死死的,让你每次看到我,都要退避三舍

  • 第九特区卷入富二代感情漩涡【9,求收藏鲜花】

    南城警员的调查在灵者一中掀起了不小的风波,但很快就被遗忘。灵者是没有所谓的九年义务教育的,国家只培养少年灵者三年时间,就是高中三年,也就是说有很多人是在上高中后才算是真正的踏入灵者修炼一途。这就导致了,高中的第一年,会是很多灵者学生们的发力期、快速成长期。所以,灵者高一学生的时间安排都会紧促,差不多

  • 医生,其实我有病第4章在线阅读

    是夜,纵横歌厅洗手间。林易挠了挠耳朵:“这些人都没有自知之明么?唱歌都那么难听了还一个个抢着麦,唱的那么大声。”上午上课时,林易说是看闺蜜看闺蜜,其实就是打着这样的幌子,来保护魏梦涵。歌厅里,也难免有些眼瞎的看上大猛汉,图谋不轨。毕竟,自己输给了魏老头,还是要尽职尽责一些。轻轻洗把脸,林易便推门而进

  • 画皮同人之念念浮生在线阅读第4节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又是一年明月夜,两兄弟也迎来了自己的十六岁生辰。这日夜晚,与村长一家吃过中秋团圆饭后,两兄弟与吴月一齐来到生肖石桥上赏月。三人靠着护岸,清风徐来,皓月当空。吴太平望着天上亮如玉盘的圆月,随口问道:“长安,马上十六岁了,以后想去哪,做什么?”赵长安想也不想答道:“走最远的路,喝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