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不秀恩爱就得死她心疼

作者:珊瑚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办公室里一大堆人闹哄哄的说话,听到小姑娘清亮的声音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季家人登时都是一愣。

“忻忻?”季东城被眼前这一团乱麻弄的烦躁不堪,额上都见汗了。他忙问:“你怎么来了?”

季家的几个男孩见到汪忻都是眼前一亮,奈何班主任在背后不敢造次,只好眼巴巴的看着穿着校服白净可爱的小姑娘,她细嫩的声线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站在门口脆生生的说:“三叔叔五叔叔,我来找明言哥哥!”

所有人都在看她,除了嘴角破了脸上有血迹的季明玦。汪忻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阻止自己不要去给季明玦擦脸的,她知道自己现在更应该做的是把季明言他们带走。

季家这些哥哥不在这里恶语相向的话,季明玦肯定会好一点。之前那个初二的女生都说了,明玦哥哥的成绩好,老师不舍得为难他的。

“汪忻啊,你找人怎么找到老师办公室来了?”岑老师皱眉看她。

“忻忻是我们的小妹妹!”季家的人最为护犊子,季明尘带着几个弟弟嘻嘻哈哈的就跑到门口去了,扬声喊道:“老师,我们先吃口饭去,一会儿上课了!”

——这一群混小子!岑老师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心想着富二代家庭出身的孩子就是这般桀骜,成天惹事儿!一个个的还不如季明玦这个学习好也不爱咋呼的私生子呢!

岑老师想着,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唯一没有跑出去的男孩,然而他诧异的发现,季明玦的脸色却不知道为什么比刚刚那几个熊孩子在这儿的时候还要难看。一双漆黑的眼睛里仿佛凝聚着烈火冰河般的怒意一般,阴沉的瞪着刚刚他们跑走的方向。

“呃,老师。”自家儿子走了,季东擎连忙开口给三哥季东城一个台阶下:“都是孩子们之间的打打闹闹,就这么算了吧。”

“对,老师,你多担待一些。”季东城说着,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面无表情站在原地的季明玦。感觉心里更恼了,他忍不住大骂道:“你他妈的上初中以来都跟你弟弟打了多少次了?能不能有点大小?!”

弟弟?季明玦听到这个称呼,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

他这眉梢眼角都写着讽刺的态度更是激怒了季东城,心想着自己这辈子造了什么孽弄了这么个野种出来,当即大喊道:“你不服气是不是?!你这个小畜生!从上初中开始我和你五叔都因为你跑了学校多少趟了?!”

季明玦一向如同顽石一样的心情在汪忻出现后就像着了魔似的烦躁不堪,几乎连最起码的冷静都保持不住了,他忍不住冷冷的反击季东城:“我没让你来。”

“你、你说什么?”季东城一愣,随即重重的一拍桌子:“反了你了是不是?!你给我再说一遍!”

“我说,你可以不来。”少年漆黑的眼睛里是毫无温度的冷,扫过季东城和季东擎的视线居然让两个中年人都怔了一下:“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

“另外,叫季家那几个少爷少惹我。”季明玦轻笑了一声,定定的看着季东城:“要不然下次戳在他们身上的就不是圆规了。”

“未成年人杀人不犯法,我可不在乎你们季家的面子。”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季明玦此时此刻,宁可违背自己母亲的遗愿跟季家鱼死网破,也不愿意在低着背脊苟且偷生的窝囊做人。

他做错什么了?他到底做错什么了呢?他不过就是有一个人渣一样的父亲罢了。

“呵,三哥,你这儿子倒真是伶牙俐齿。”两个季家的男人和岑老师都被少年这一席话惊到了,哑然半天季东擎才抱肩冷笑着开口:“以前真没看出来。”

以前的季明玦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偶尔被季东城带到季家大院,也从来不会被允许进门。他从来都只能站在门外,一言不发,像只用沉默自保的小兽一样,唯有一双漆黑的眼睛是凶狠且不屑的。

就是因为他的这种眼神,季家的那些少爷们才最乐意欺负他,乐此不疲的仗着人多打他。一个私生子,凭什么有这样的眼神?难不成还是这个世界欠了你么?

季家的所有人,从小辈到长辈都是这么想的。没人关心季明玦作为一个人的思想,因为季明玦是一个污点,谁会关心一个污点的心路历程呢。

直至今日,季东城才第一次发现,他完完全全不了解他这个儿子,这个私生子。

“季明玦,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岑老师连忙心惊胆战的接过话茬,皱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什么杀不杀的,你还是个学生,怎么会有这么激进的想法?赶紧回去上课吧!”

岑老师瞄了一眼季家的两个男人面色不善,随便说两句话就连忙把季明玦打发走了——反正打架的两个孩子家长是兄弟,又互相不追究,那这件事本来就很容易解决。

季明玦是第一次在季家人面前流露出浑身的锋芒,他一眼都没看季东城,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季东城气的脸色发白,直到回去的一路都没缓过来,尤其是季东擎还在他耳边一直絮絮叨叨的抱怨:“三哥,我说那杂种是怎么回事儿?打人还有理了?”

“呵,就应该让他转学,跟明言在一个班级天天对着看,能不打起来才怪!”

“我说三哥,明言和明贺被那野种可打了不少次了,下次三叔再问起来,我可不能......”

“闭嘴!你他妈别火上浇油了?”季东城忍无可忍的打断他,声音带着无法压制的愤怒。

“我火上浇油?”季东擎也来气了。冷笑道:“三哥,你知道你家那野种也在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应该帮他转学,要不然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

“行了别说了!”季东城犹自沉浸在被一个垃圾私生子驳了面子的懊恼中,气急败坏的说:“我联系其他学校让他走,可以了吧!”

“呵,就怕现在人家根本不听你的。”季东擎不客气的嘲笑:“我看那杂种那德行,恐怕不是三哥你能管得了的。”

“你什么意思?”季东城面色一沉:“你是说我还管不了他了?”

季东擎无奈的一耸肩:“那你去管。”

季东城闻言咬了咬牙,不自觉的把本来就抓紧的方向盘攥的更紧。

……

“忻忻!忻忻!”

从办公室出来后,汪忻本来和颜悦色的小脸就一沉,完全不理几个少年,头也不回的离开。季家的三个少年都吓了一跳,由于眼看着快要上课,初三的两个哥哥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也只能回去班级。只有季明言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追了上去,边追边叫:“你等等我啊!”

少年到底是个高腿长,三两步就追上汪忻挡在她面前。结果就看到小姑娘后退两步,眼眶红红的瞪着他——

“忻、忻忻。”季明言吓的心头‘咯噔’一声,磕磕巴巴的问:“你、你怎么了?”

汪忻两只小手握成拳,忍无可忍的大吼:“明言哥!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人!!!”

“欺负人?”这还是乖巧可爱的汪忻从小到大第一次跟他发火,季明言一愣:“你是说那个杂种?”

“明言哥,你比我还大一岁,整天杂种杂种的在嘴边叫着,不觉得很幼稚么?!”汪忻一双大眼睛瞪着他,冒着火光的亮晶晶让季明言莫名有些惶恐,呆呆的听着他说:“在课堂上打架,欺负同学觉得很光荣么?!”

“他、他也打我了!”季明言委屈巴巴的伸出手给汪忻看他手上血迹干涸的伤口,不服气的说:“这还是他用圆规给我划的呢!再说了!大哥说他是破坏我们家名誉的污点,我们打他又怎么了?!”

男孩子比女孩子成熟懂事的稍晚一些是真的,十三岁的姑娘已经明白事理了,十四岁的男孩还以欺负别人为豪。

汪忻被季明言理直气壮的言论气的直跺脚,藏在心里的话噼里啪啦的脱口而出:“什么污点!出生在哪里是他可以自己选择的么?你为什么不去怪三叔叔?!”

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季明言说这样的话,一向桀骜惯了的天之骄子完全被喊蒙了,呆呆的看着汪忻。他从小到大被灌输的思想都是季明玦母亲勾引三叔,给他们赫赫有名的季家制造了一个被外人鄙视,嘲笑的赫赫有名的污点。

所有人都讨厌污点,讨厌那个垃圾。他也不会例外,自小就跟着哥哥们一起欺负季明玦,辱骂嘲笑他,在他们季家人看来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还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他们季家的污点跟季明玦无关。

“明言哥哥。”汪忻深吸一口气,勉强平静下来:“你如果再随便欺负别人的话,我就再也不跟你玩了!”

汪忻说完,扔下一脸懵逼的呆站在原地的季明言,转身就原路跑了回去。

汪忻两条细长的腿跑起来很快,只感觉脸颊两侧都有被她迅速的动作带起来的微风徐徐飘过,暂时抚慰了她因为急躁和愤怒微红的脸蛋。

快,再快点。汪忻只想赶紧找到季明玦,‘蹬蹬’的跑上去刚刚走下来的楼梯,结果才走到拐弯处就差点撞上一道修长的人影——

“啊!”汪忻叫了一声,球鞋和光洁的地面立刻来了个急刹车,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小姑娘下意识的向后倒,腰间立刻被一只大手严严实实的搂住,差点被她撞到的男生牢牢的把她扶了起来。汪忻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一双黑眼睛,小嘴不自觉的张开,呆呆的说:“明玦哥哥。”

两个人的碰触转瞬即逝,季明玦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就放开了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挡脸上的伤——

“别碰!”手腕却被小姑娘柔软的手抓住,汪忻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别碰伤口!等我给你找个创口贴。”

季明玦喉头微微滚动了一下,声音喑哑:“你不是走了么?”

她不是跟着季家那群少爷一起走了么......她说她是来找季明言的。季明玦心里猛的又翻滚上来一阵灼烧感,跟刚才见到她那一刻的感觉一样刺痛发麻。

一年没见到汪忻,季明玦发现自己自认为冷硬的心脏还是很容易被她的一举一动所影响,还来不及欣喜,转念就失魂落魄。

“明言哥哥他们骂你,我就把他们骗出去了。”汪忻皱了皱鼻子,歪头娇俏的一笑:“小哥哥,咱们终于可以在一个学校一起上学啦!”

她在季明玦面前总是想笑,一是因为开心,二是因为季明玦的表情总是太冷酷,太生硬。那双眼睛里永远是亘古不变的冷漠,但偶尔看向她的时候泛起的丝丝涟漪让汪忻知道——其实小哥哥是个好人。

他只是......生活的太委屈了。于是汪忻不自觉的就笑,希望能感染他让他开心一点,哪怕一点点也好。

初一初二的午休时间不像初三那么短,还有半个小时才到上课时间。汪忻拉着季明玦去了学校旁边的小超市买了创口贴,还细心的带上了消毒水和棉签。

“小哥哥,可能有点疼。”坐在超市门口的长椅上,汪忻拿着蘸着消毒水后变紫的面前,有些忐忑的提醒着面无表情的少年:“你忍忍哦。”

她馨香的呼吸近在咫尺的打在脸上,季明玦觉得有点痒,他不自觉的咳嗽了一下,硬生生的点了点头:“嗯。”

其实蘸着消毒水的棉签被小姑娘轻柔的涂在脸上一点点也不疼,对于季明玦这种一向能忍疼痛的人,甚至连麻麻的刺感都没有感觉到。但是汪忻紧张自己的神色却让季明玦极为受用,看着小姑娘长长的睫毛都紧张的发颤,季明玦不自觉的心中一暖。

“呼,终于好了。”汪忻细致的帮季明玦嘴角的伤消过毒后,如释重负的贴上创口贴,侧头欣赏了脸上负伤的季明玦半晌她才笑眯眯的说:“小哥哥,你这样也很帅!”

季明玦忍不住微微动了下嘴角,弧度却不像是在笑——所有人都怕他,怕他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在季家兄弟的带领下嘲笑他是个脸上有疤的怪物。也只有汪忻这种小傻瓜,才会总是说他帅。

“小哥哥。”汪忻想起季明言给自己展示的伤口,忍不住问:“你和明言哥哥为什么要打架呀?”

季明玦神色一僵,简短的答:“没什么原因。”

其实真的没什么,他一年前入学的第一天,在发现同班级学生里有季明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三年来过的不会消停了。在季家几个兄弟的带领下,很快的,大多数学生包括老师都知道他是个私生子的传言了。

在班级里,他被所有人孤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季明玦无聊到只能学习,一不小心学成了年级第一,也要被所有人针对。去公共洗手间,会被幼稚的学生堵在厕所,走在路上,甚至还会被陌生的人扔纸团。就连去食堂,都会被人弄脏了饭菜。

季家那几个少爷的手段仿佛一下子扩散到了全校,季明玦恍惚间觉得一下子又回到了七年前那段暗无天日的生活。被无休无止的谩骂毒打,像是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一样。

只是这次,就连妈妈也不在他身边了。

但季明玦用来反抗的拳头,却早就不像六七岁的时候那么稚弱。谁敢欺负他,他只会让对方更疼。和季明言的打架,在班级里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这次也只不过是他再一次面对季明言的挑衅,面无表情的用圆规划破了他手背,听着季明言的大叫痛呼声,季明玦觉得非常爽快。

延伸阅读

施恩《趣味科学DIY》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nk7b.shtml
这是一项由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的老师,在幼儿教育导师、科学教育工作者的支持、

宝贝儿女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xve5.shtml
宝贝儿女家具生产与销售婴幼儿用品及玩具。公司在广州市越秀区一德西路国内外玩具城三楼设

远一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a0eb.shtml
远一汗蒸房是一家多年从事蒸汽桑拿浴箱、远红外线汗蒸房、桑拿蒸足桶、熏蒸机等系列汗蒸健

呈展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nwz2.shtml
呈展榨油机,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慈溪市呈展电器厂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

靓洁橱柜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u5he.shtml
靓洁橱柜成立于2004年3月,工厂占地面积为6660平方米,现有工人50多人。靓洁橱

宏象干洗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pi06.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醉爱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x2p7.shtml
杭州醉爱家纺有限公司坐落在素有“丝绸之府”美誉的浙江省杭州市,专职销售蚕丝被,现有冬

嬉游记汽车服务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i3z.shtml
嬉游记汽车服务是一家以直营店为大本营,以连锁加盟为主要发展模式的综合性汽车服务连锁机

意大利vk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b1h1.shtml
意大利vk加盟_公司简介从事时尚饰品设计的vincent和karina是一对情侣,1

益康林海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gt87.shtml
保健茶代理加盟招商【桦褐菌精粉茶】盒装是由“青岛益康草本茶业有限公司”生产,是保健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角色模板系统之遭罪的脖子

    “咦?人呢?”明明看到他转弯进了这个小巷,怎么忽然就不见踪影了呢?正东张西望着,忽然脖颈上一凉,黎叶脑袋纹丝不动,只努力转动眼珠往下看。好家伙,明晃晃的刀光差点亮废了她的眼。黎叶欲哭无泪,却只瞪着地面没敢抬头,生怕自己和对方四目相对的瞬间,自己的气势先弱了下来。那架刀的人逼近她,低声喝道:“什么人?

  • 香菲龙珊羽味不尽之清香浮夕盏,你是人间至味清欢

    十月里,空气中已经带上了寒意,三四点的阳光算是舒服的时候。但是角落里阳光关照不到,好在店里开了空调。其实和肖战约定的是六点,他要等工作完坐航班回来。不过池乔漫在宿舍呆着也是坐立不安,今天算是空闲,索性早点来等着。早点来店里有个好处就是空位多随便选,特意选个有隔断的角落位置,旁边还有一个大盆栽遮挡。混

  • 神奇宝贝冒险物语在线阅读第4节

    当千佳子从洗漱间出来之后——[你有心悦的对象了吗?]恋爱教程平淡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什么?”千佳子闻言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么问。[世界上的种族都是一样的,当心目中有了想要取悦的目标时,就会开始花费精力打扮自己,使自身能在求偶的过程中更加具有吸引力]它如此解释道。通过几天的观察下来,恋爱教

  • 最强神壕之第一章(1)

    云孟则原本觉得,此战必胜。早在上一次讨魔之征,他就已经能跟月长空打成平手,这几十年借助上古神器邪王鼎修炼,怎么也该比月长空进境更快才是。没想到,终究还是输了。云孟则咽下口中血沫,往后蹭了蹭,靠在山壁上。此山名为无顶山,因无人能够登顶而得名。山间灵气充沛,却草木不生,只因山周罡风环绕,万物摧折,非修仙

  • 武侠:我的师父是女帝第七章在线阅读

    林正豪的离开,使李雪以为是陈宇的计划成功了。所以他们两个人也在一起了,林正豪实现了他的承诺。在六月十八日的那天,林正豪离开了他一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来到了前世读书所来过的成市。现在的成市远远不是后世那个三环内占地一万两千三百九十公里的那个成市,想要达到后世的面积起码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林正豪从汽车

  • 重生后师尊成了白月光密道危机(二)

    等我和大个刘赶回去的时候,萧风也已经向我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这时萧风看到我们之后说道:“你们怎么回来了。”我看到萧风之后说道:“我们不放心,所以回来看看。”这时萧风说道:“一个黑僵而已,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再来一个也没问题,我们走吧。”这时边走我边问道:“哪个黑僵死了吗。”萧风说道:“应该死了,它的头

  • [创造营]红玫瑰在线阅读第六章

    翌日醒来,屋内陈设已经焕然一新,好吧,习惯了,不会再懵圈的以为自己睡差了地方,定是相望又怕我与个什么玩意儿日久生情,又将所有的物件儿都换了个遍!我哼着小曲,来到了仙丹灵物阁,这蛇胆可是好东西,定能卖个好价钱;可……门一推开,脸色骤变,心痛的捡起这满地的瓶瓶罐罐,泪流满面“哪个混蛋干的?敢挡我的财路,

  • 嚣张在线阅读第三章

    做好了被秒杀的准备,秦夜可是不想死前还被妹子觉得懦弱。不过就在秦夜看着最前面的虚影一拳头挥向自己的时候,身后雷雅着急的声音传来。“秦夜,赶紧后退!”少女声音中充满紧张,连同学二字都来不及加了。秦夜听到雷雅的声音,微微一愣,却终于还是后退了几步。毕竟,没有人愿意死的那么没价值。而就在秦夜刚刚后退完的瞬

  • 唤醒寂静在线阅读,诡异的尸体。

    这死者的年纪应该很大了,但满口的牙却结结实实,而曹实给我看的,是尸体的一颗门牙。因为事先就得到了曹实的提示,所以我看的相当清楚,尸体的左门牙缺了一半。这看似是个毫不起眼的细节,但对于我们来说其意义截然不同。曹实又扳开尸体僵硬的大腿,指着上面一块三角形的黑色胎记给我看,我身上的寒意更重了,虽然顶着大太

  • 穿越笑傲江湖再见到熊若(求收藏)

    第二天林若风穿着虽然破旧,但洗的很干净的学院亚麻白布长袍,来到了自己的班级。绿洲学院是整个沙国最好的学院,沙国建国的时候就建立了绿洲学院,两千年的历史中,为沙国培养出了无数人才。当然林若风所在的班级是绿洲学院魔法系最垫底的班级,尽管班级最垫底,但魔法师的身份在哪里放着,所以这些黑铁级别的班级在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