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渔家女”要逆天之拆穿

作者:幽兰 来源:飞卢小说网

冯**再怎么会狡辩,可先说那银子是他们攒的,最后又道是她娘家的。这一出出的,众人哪有不明白的,再说,冯家是什么人家,大伙又不是不知道,要真有这么多银钱,也不会每年要冯**这个出嫁女贴补了。

看着众人的神色,宋添财开口道:“娘,银钱的事情谁是谁非,我想公道自在人心。你不用在多费口舌,我现在就想问问,大嫂,大哥,我宋家可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我这个做弟弟的,可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

宋进宝听着宋添财这样问,直觉不好。冯**堆起假笑道:“二弟这是什么话,我们对着公爹婆婆可从没有不敬的地方,你这样说,可要我和你大哥怎么做人啊。我知道你气我和你大哥没拿银子出来给你调养,可我和你大哥挣些银钱也不容易。你是爹娘的心头肉,家里田产地产我们也不敢指望,只能巴望着手里的这份银钱了。毕竟,谁让大宝爹无父无母,是宋家的养子。他是不敢跟你争的,即使他是长子,他也姓宋。不然,婆婆还不生吃了我们啊。”

陈桂枝上前就给冯**两个耳光,“啪啪”这两下打下去冯**的脸都要肿起来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冯**都被打傻了,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半响,才尖叫出声道:“婆婆,你就是打死我,该说的我也是要的。”

刘氏看着自己女儿被打,就要扑上陈桂枝,却被万氏拦住了。万氏冷笑道:“无父无母我小叔子弟媳可都活着呢,你家这女儿是在咒谁?宋进宝这些年吃的谁的喝的谁的,要人养的时候就认爹认娘。现在底气足了,就无父无母,看来,你们从来也没认为你们是宋家人。我小叔子和弟媳算是白养你们了,忘恩负义的东西。”

陈桂枝和万氏处不好也是因为万氏嘴巴毒,说话噎人一噎一个准。以往,她们别着劲的时候,陈桂枝可没少受她的气。可现在被说的人是冯金华,陈桂枝只觉得解气,痛快,这话都说道她心坎上了。

还未反应过来的众人,听着万氏的解释,也一脸鄙夷的看着冯**和宋进宝。那脸上的反应就三个字:打得好!

刘氏被万氏一说,表情灿灿的。只好尴尬的说道:“**心直口快,说话不禁脑子,她其实没有恶意的,只是口误,口误而已。”

众人不搭理她,都鄙夷的看着她。

宋进宝瞧出了这次事情怕是他们讨不到好了,他看着众人的表情知晓今日宋大山夫妻是狠下心要收拾他们了。于是,他噗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对着宋大山道:“爹,是儿子不孝。您和娘的养育之恩我铭记于心,从未忘记。这次**犯了错,是我这个做丈夫的没管好。可在遇到爹娘之前,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日子是在苦水里熬,怎么也不能让我自己的孩子失去娘的。**她千错万错,看着大宝的面上,您就饶她这次吧。儿子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儿子一定管好她。爹,娘,儿子求你们了。”

说完,宋进宝就“噗通”、“噗通”向着宋大山磕头。

宋大山被吓了一跳,听着宋进宝说的悲切,又下跪又磕头的的就有些坐立难安了。而众人看着宋进宝这个青年汉子跪地求饶,也都面露不忍。宋大山犹豫了一会,做了个起身的动作,好似要去扶起宋进宝。就在这个时候,宋添财却支撑着身子要站起来,结果身子一软就倒下了。把宋大山吓了一跳,转了个身赶紧扶着宋添财站起来道:“添财,你身子骨不好,站起来干啥?”

宋添财虚弱笑了笑,然后一脸悲伤的对着跪在地上宋进宝问道:“大哥,你是不是特别恨我啊,觉得我占了你的父母宠爱和你的产业?要是我没了,你就能得了宋家的田地,所以,你们能狠下心来倒掉我的救命药,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

宋进宝惊骇的抬头看着宋添财,眼里满是惶恐和慌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冯**做的事情会被宋添财知道,还在众人面前说出来。他想说什么来辩解,可话却像是被掐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在场的众人瞧着宋进宝的表情已经把心底的有心怀疑去掉了,他们虽然是庄稼汉,可也活到这么大了,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宋进宝怕是真动了坏心思,这么一想,刚刚同情可怜他的众人也都收了先前一时的犹豫。

宋添财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老好人示弱,可是最让人同情的。可若是扒开了老好人的皮,剩下的也不过是不可入目的自私和懦弱罢了。宋进宝说的再动情,再可怜,被当场拆穿,效果却是双倍的。其他人先前有多同情,之后就会觉得有多失望。

冯**瞧着宋进宝吓的都说不出话了,立马一拍大腿,往地下一坐。哭喊道:“宋添财,你这是啥意思啊?我们怎么倒你药了,要是我们倒了你的药你还能站在这儿诬陷你大哥。宋添财,别以为你是秀才就能瞎说话,诬陷人。我当家的老实,你不就是不能科举了,要回来种田怕我当家的分你田地,这才要诬陷我当家。倒你药,谁看见了,就凭你一句话,就要逼死我们。你好毒的心啊!”

宋进宝也回过神来,懦懦的也跟着冯**说道:“爹,娘,我不会干真么没良心的事情的。我看弟弟也是病糊涂了,说了胡话。”

不用宋添财开口,陈桂枝就见不得宋进宝和冯**两个对着自己儿子倒打一把,颠倒是非。她开口骂道:“你们两个烂心肝的,以为倒了我儿的救命药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你们想不到,我儿把你们的话都听进去了。怕你们害他命才没敢做声,我带着陈大夫进来,就去看了你们倒药的地方。各位,你们要是不信,我这就带你们去我儿窗户下看看。那地上都是药味,我儿都下不了床了,家里就三个人,这药是谁倒的,还用问吗?你们不信我没事,陈大夫是十里八方的厚道人,他亲眼瞧见的总做不得假吧。”

万氏也跟着陈桂枝说道:“添财娘的话我是信的,添财可是秀才公,就是去做馆教书也能养活自己。犯得着为了这点小利诬陷你们,再说,旁人家兄弟相争产业我还能听听。我家添财可是老宋家的嫡亲血脉,老宋家的东西不都是他的,他还要争什么?我小叔子弟媳养着宋进宝可不是让你们来分她亲儿子的家产的,把宋进宝养大**,娶妻生子也就是菩萨心肠了。怎么,听着你冯**的口气,这宋家的田地什么时候都是你们的了?也难怪你们要害添财了,这是要害了我们老宋家的嫡亲血脉,好独占宋家的田地啊。”

万氏的话虽然粗,可理却不粗。毕竟,再怎么样,一个亲生的,一个养子,终究是要差一点的。宋添财是老宋家的亲子,再如何,宋大山和陈桂枝还能亏了他,这不是说笑吗真这样做,宋家族里的老人就得不答应,所以,宋添财怎么也不会像冯**说的那样为了田地就诬陷他们的。

冯**被万氏的话噎住,心中恨万氏多事,恼怒的骂道:“我喊你一声大伯娘是给你面子,你当你是谁啊。你做的事情多缺德,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当年你自己心狠把当家的赶出门去,现在在这充什么大爷。你不就是见不得我们过的好,怕我们记恨你,就如此的编排我们。真是再也没见过你这样的狠心的人了!”

万氏当年硬逼着宋大海把人送走确实是不占理,她被冯**这么一说,也变得气虚了。虽然恼怒冯**的胡搅蛮缠,可一时间还真找不出话来说。毕竟,当年的事情也是她做的不地道。

万氏是帮着陈桂枝说话的,陈桂枝自然不能看着万氏被冯**说道。即使心中也不满宋大海和万氏把宋进宝这样的祸头送到他们家来,可一码归一码,今天陈桂枝是怎么也不能让冯**占了上风去的。

于是,陈桂枝冷笑道:“幸好大嫂当年没要你当家的进门,不然,现在受罪的就不是添财而是添金了。如你们这般忘恩负义的玩意,谁养谁倒霉。冯**,你说的多委屈,可我们宋家可不欠你们的。你当家的是我生的还是大嫂生的,他和我们屁关系也没有,只不过是我们心善,养他一遭。可到头来,还被你们怨上了。真是好人不能做,你要怨,可怨不得我们。他亲生父母生而不养,欠了他的,有本事你们去找他们去。别在我们这撒泼,我们家不欠你的。”

一直没做声的宋进宝听了陈桂枝的话抬起了头,眼睛里尽是难堪和愤恨。他心中是怨怪宋大海的,收留他,却又不要他。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结,他一直都是出于受害人的一方,可今天陈桂枝的话就像打在他脸上一样,明明白白的告诉众人,当年,宋大海一家做的没有错。

宋进宝心中的难堪,气愤,恼怒交杂在一起。他站起身来。对着宋大山直直的看过去,眼睛里都要充血了。

宋大山避开了宋进宝的眼神,并没有出声阻止陈桂枝的话。瞧着宋添财虚弱的模样,宋大山心中何尝不在懊恼,委屈了妻儿多年,最后养出这么个白眼狼,要害自己最亲的儿子,这样的事情若是还能不在意,那他就不配为人父了。

冯**一直注意着宋进宝和宋大山之间的互动,瞧着连一向最好说话的宋大山都不站在他们这边了。心中恨急,拉过一直躲在冯大成身后的宋立平,打着他的屁股骂道:“你个小没良心的,你爹娘都要给欺负死了,也不知道去求求你爷爷。你是宋家的大孙子,你爷爷最疼你的,是我这个做娘的连累了你和你爹,你爹多孝顺,都是我不好,我害了他。”避重就轻的把话题带过,只道自己不好,显得无奈又委曲求全。

宋立平被这么一掐一吓,当场就哭了。他已经六岁了,平时娘宠着,爹捧着,身为家里的第一个孙子辈就是陈桂枝也对他宠爱有加。所以,他一直是家里的小霸王,直到近年来宋添财有了儿子,才稍稍的分了一些他的宠爱。

现在虎头虎脑的他一哭,就把宋大山哭心疼了,毕竟是养了这么久的大孙子,他爹娘再怎么不好,可稚子无辜,宋大山还做不出迁怒孩子的行为。他的为难的看向众人,征求意见。而其他的人也年岁也不小了,家里大部分都有孙子了。

看着宋立平哭的厉害,他们一个个脸上闪过尴尬,也有点坐立难安。冯**拉着宋立平越哭越厉害,宋进宝也一脸悲伤的站在她们母子两个身边。宋添财嘴角闪过讽刺,冯**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连孩子都用上了。

这么一哭,倒是把他们一家三口衬成了小白菜了。显得自己这一边咄咄逼人,欺负他们一家了。人心都是偏向弱者的,冯**再如何,这么闹出一出,她抱着孩子哭成一团,再对他们如何,怕是就有人要出来劝家和万事兴了。

宋添财下了这么大力气,到了这个局面再让冯**翻了盘,就真是笑话了。

他对着陈桂枝喊道:“娘,你快把大宝拉起了吧。大人的事情是大人的,怎么能把个孩子牵扯进来。若是传出去,你和爹临老临老了,还得落个不慈的名声,我做儿子的被人委屈了就委屈了,可就看不得爹娘坏了名声,连带着小宝也得受人糟践了。”

陈桂枝并不是什么硬心肠的妇人,宋立平这个在她身边养大的孩子哭的凄惨,她的心肠也就软下来了。可一听宋添财的话,这才醒了过来,她同情宋立平,原谅了宋进宝夫妻,可谁来同情她的亲孙子,要是自己的儿子真没了,那他孙子可就无依无靠,要受这对白眼狼欺辱了。到时候,就是她孙子哭死了,也换不回这对白眼狼的半点心软。

想到这儿,陈桂枝就收了她心中的那点不忍,忽然扑到宋大山身上,哭喊道:“走,老头子,我们现在就一道跳井去。我孙子才两岁,儿子病怏怏的,你要是今天留下这两个敢害人命的白眼狼,我就带着你一道死了算了。省的你老糊涂,害了我孙儿。他们连我儿子的救命药都敢倒,一个两岁的孩子,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给他们害了。你当年好心,做好人,认养了宋进宝,可换来的却是养老银子被偷,亲生儿子被害。当年我就错了,就是凭着被你休也不该让这孩子进门。错了一次,就差点害了我的儿,这次我就是拼了命也不能再留下他们了。你可怜大宝,谁可怜我的儿子,我的孙子。与其留着被你的好养子祸害添财和小宝,不如我拉着你一块去了,还能给宋家留条根。”

说着,陈桂枝就要拉着宋大山往院子里去。那拼命的模样,让众人立马没了先前的犹豫。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冯**用孩子来博同情,可知道是知道,被五六岁孩子凄惨的哭着,他们也软了下来。

可陈桂枝这么一闹,都要出人命了,这还了得。一个个赶紧上前来劝,宋大山看着老妻疯狂的模样,心中酸涩难当,都是他的错,逼的自己一贯贤良的妻子都要拼命了。他这些年为了宋进宝已经对不住妻儿良多,这次,是绝对不能在糊涂了。不然,他真的是可以和老妻去了,省的给儿子添麻烦。

于是,宋大山开口道:“桂枝,我还不至于老糊涂至此。再心疼大宝,也不能就这么轻轻放过要祸害添财的人,你这是干啥。拼死拼活的,也太没轻重了,都是有孙子的人了,看着可要给人笑的。”

陈桂枝算是豁出脸面了,敢害她儿子,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就这么轻飘飘的把事情揭过去。冯**会闹,她也会,看谁拼的过谁。今天,她要宋进宝夫妻滚出宋家,再也害不了自己的儿孙半点。

延伸阅读

中联国际零售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uoaw.shtml
中联国际商城如何?中联国际网上购物商城是一项非常有市场发展前景、投资价值的潜力加盟项

中国状元学习网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xmu7.shtml
中国状元网介绍中国状元学习网是专为中小学组织的远程教育网络,信息来自各省市多所重点名

谷米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xyqk.shtml
暂无

白沟箱包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nhjh.shtml
白沟箱包网公司于2006年创立,是各省市出众的网上箱包批发与少售市场。我们提供有效可

智慧源教育机构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sjmi.shtml
智慧源教育机构创建于2006年,于2009年开始启动早教加盟代理项目,目前已发展壮大

郁姿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nj6h.shtml
郁姿家纺布艺总部是家纺布艺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石家庄

盘龙江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dp25.shtml
盘龙江广告纸杯价格170克9安价格0.070元;190克9安价格0.075元210克

博德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ndj5.shtml
博德祈福饰品主营菩提子、小叶紫檀、老山檀香、沉香、非洲紫檀、红檀、绿檀、酸枝、红豆杉

青海铭爵138号会员单位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gwu2.shtml
焦作金南方商贸有限公司》青海铭爵138会员单位——金南方商贸,位于美丽的城市河南焦作

关公福佑加盟  http://www.lawebmedia.com/gvb7.shtml
项目介绍我国有悠久的文化和历史,晋绣属于我国民间一项非常伟大的艺术,关公福佑艺术品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宫婢见闻录选兵器

    “赵国的国库居然如此充盈,这么多金子,至少足够五十万大军的五年军饷。”冉闵看着堆积成山的金饼,并不是被金饼所吸引,而是被其中的价值所惊,更能看出这些金饼存在这国库的阴暗。在这五胡乱华时期,胡人肆掠的混乱年代,中原汉家百姓是过得极为艰苦的,不说燕国,晋国,单单说着赵国。在开创后赵的石勒当权时,还懂得宽

  • priest小说同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试镜的日子来得很快。到的时候已经有两三个女演员在那等着了,似乎是闲来无聊,开始咬起耳朵:“听说还有一个人来试镜,叫什么沈烟……”为首的女星扬起下巴:“呵,新人而已,没什么威胁。”坐在旁边的小姑娘谨慎道:“施蕾姐,沈烟在《离人歌》里的表现还是挺好的。”“名导加持的光环罢了。让她来演这种都市剧,肯定演不

  • 认错四个爸爸后[穿书] [参赛作品]之第十章(10)

    “快点儿!没吃饱饭呐!”膀大腰圆的婆子一巴掌拍在提水的小丫头背上,把她打了一个踉跄,就连桶里的水都泼出来不少,这婆子更加恼火,“好啊,你居然敢把水泼在我脚上!看我不.......”“住手!”岳盈天一声断喝,人也跑了过去拦在小丫头前面,“你不准打人!”婆子看着几个孩子衣着光鲜,也不敢轻举妄动,便问道:

  • 重开地府不良反应

    俞渐歌默默地等韩续吃完饭,然后收拾了收拾餐桌,就去厨房洗碗。韩续环抱着双臂,倚在厨房门框,目光看向穿着黑白格围裙,低头认真洗碗的俞渐歌,动作那么熟练,仿佛练过无数次。还记得当初让俞渐歌洗碗时,她那一脸抗拒的表情,眉心紧皱,拧巴着小脸,尤其厌烦。——韩续,你让我擦桌子,扫地都可以,就是别让我洗碗,神烦

  • 天庭越狱计划在线阅读第8节

    徐天在张管事的引领下,领取了1000万的金币后,便回到了住处。值得高兴的是,家族这一次给了他一个乾坤袋,据说这东西是独有一片空间,小小的布袋之内可以容纳十几立方平米的东西。把玩了手中的乾坤袋一会后,徐天便开始观察起来脑海中的面板。【炼丹】技能总览魂力:2002点丹技:无丹方:无悟性:无职称:无总资产

  • 穿越之二货火线在线阅读第6节

    叶昭一僵,惊讶地望向怀中的人。无论是这挑逗的动作还是轻佻的话语,似乎都不是表妹应该具有的。“表妹,你喝醉了!”他不能够表妹说出她对自己的心意,否则一切都将不由自己控制。“原来是这样啊!”惜音仿佛接受了这荒诞的说法,“其实阿昭,这是我第一次喝酒呢!”“明明不会,为什么要勉强自己?”“那是胡大哥敬的酒啊

  • [快穿韩剧]炮灰大作战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们几个女生,在外面租房子干嘛。”签完合同,一年房租也已经打到账上,陆铭随口问了一句。“要你管!”董晴雪现在恨透了陆铭,没好气瞪他一眼。“根据她们最近的上网信息,以及购物情况来看,她们正在进行,不,是准备进行英雄活动。而这个房子,就是她们的秘密基地。”这个时候,贾维斯的声音再次响起。“英雄活动?”

  • 念念不忘亦回想在线阅读第10节

    林鸿此时有点蛋疼,玩家都已经把魔界迫害成这样了,那人妖两界遭受迫害,还会远吗?你们当然打不过玩家,这TM无限复活,充钱买极品装备,你们哪头打!磨都磨得死你。林鸿现在已经逐渐接受了自己成为这个世界中的一部分这个事实,如果玩家把三界都屠干净,那他还玩个屁?如果说其他的都是小兵,那他就是最后的BOSS!上

  • 极接近却又极遥远的世界第九章在线阅读

    “小希儿,收拾好了吗?”孔令泽刚进院门就看到一个粉色的小身影举着比她人还大上一圈的石锁在扎马步。“三爷爷等我一下,马上就能好啦。”小希儿招呼着来人。最近这石锁带来的压力已经减轻不少了,看来是时候去找爷爷换一块更重的了。“好,你慢慢来,不着急啊。”孔令泽感觉自己回应得有点艰难。这孔家是不是祖宅风水不好

  • 唐末五代风云录在线阅读第3节

    阿诺……她们怎么还没回来?奈绪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看着完成大半,只剩下数学和读书笔记的春假作业,深感自豪。决定出去借《哈姆雷特》,顺便找找两个很久都没回来的小姑娘。临走之前,奈绪没忍住再看了看小樱的包。又动了,不是错觉啊。奈绪朝包走了两步,犹豫再三还是转身离开了卡座——小姑娘不想说就算了,估计也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