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异世界吃播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键设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武陵王竟也没穿朝服,一身蓍草纹绣滚边的霜白袍子,金冠束发,长身玉立。偏偏这等悠闲自得之态,腰间还佩着柄长剑。

皇帝真是偏心地过分啊,居然还允许他佩剑行走宫中。谢殊刚刚腹诽完,武陵王已将剑收起,转头看了过来,她微微一怔。

人道武陵王卫屹之自幼便被称作玉人,原本在她这里也只是个说法,此时见到真人才当真有此感受。

眸如点漆、眉似远黛已不足以形容,他只是这般站着,便有叫人移不开眼的本事。衣带当风,广袖鼓舞,自有一番风流气韵,只一记眼神也叫人从心底蜿蜒出诸多遐思来。

据说建康曾有人赞其“远山出岫之姿,皎月出云之貌”,果真是当得起的。

“谢相有礼。”卫屹之抬手行礼,举止端雅。

谢殊的视线在他脸上扫了一圈,忍痛推翻了沐白对他的评价,回了半礼:“武陵王有礼。”

一旁的九皇子看得很不爽,冲过来拉卫屹之:“仲卿哥哥,你做什么帮他?此等奸臣……”

“殿下还是快些去见陛下吧。”卫屹之朝身边宫人使了个眼色,九皇子立即被哄走了。

他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谢殊的衣摆,和颜悦色:“方才本王也是无奈之举,谢相莫怪。不知谢相可备了衣裳,本王车驾上倒是有一套,只是怕谢相嫌弃。”

“怎么会呢?”谢殊皮笑肉不笑,“只要武陵王不嫌弃本相就好了。”

“哪里的话,谢相太客气了。”卫屹之始终笑眯眯的,立即吩咐宫人请谢殊去自己的马车上更衣。

谢殊道谢离开,一副坦然受之的模样。

她自己的车舆气派豪华,没想到卫屹之如今身为武陵王兼大司马,座驾却才只是一个五品官的档次。

啧,若不是真的品性高尚,便是故意做出来跟她对比,一个贤王一个佞臣,高下立分。

狡猾啊!

谢殊命宫人守在车外,登上车去换衣。车内果然备了衣裳,还是崭新的,不过料子着实普通。但即使如此,比起她还未进谢家大门时所穿的也要好多了。

她微微一笑,毫不迟疑地换上。

到了设宴的通光殿,唱名的小太监险些没认出谢殊来。

卫屹之比她高了半个头,肩膀也比她宽阔,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越发宽松,反倒更显风流。不过这料子和做工,分明是庶民的衣服吧?

谢殊并未理会,径自迈入殿内。

这一番耽搁,先前落在她后面的官员们已从别门入殿,纷纷落座。此时见她进来,个个都大张着嘴震惊凌乱了。

谢殊不慌不忙,右手轻抬,拢着朱唇轻轻一咳,左右立即惊醒,个个起身向她行礼。

帝王端坐上方,见她这般装束,皱眉道:“谢相,你来迟也便罢了,怎的着装如此不庄重?武陵王刚刚归都,你是百官之首,这便是待客之道?”

谢殊自然明白他是在挑拨,盈盈一笑,双眸璀璨,扫向卫屹之。他也自案后抬眸看她,笑意盎然,丝毫看不出敌意。他身旁坐着的九皇子却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笑容,就差放声大笑了。

“陛下恕罪,微臣入宫途中遇着些事情,不慎刮破了衣裳,这才耽搁了。这身衣裳还是武陵王所赠,微臣那个感动啊……”谢殊摇头晃脑,“武陵王如今身兼大司马,位高权重,竟然生活如此朴素,不仅马车造的普通,连衣裳也与庶民无异,不愧是我大晋良臣,微臣真是越想越钦佩,深觉陛下当赐其黄金千两以示嘉许。”

皇帝莫名其妙,明明是她钦佩,怎么要他出钱?

“黄金千两就不必了,陛下厚爱,微臣早已铭记在心。”卫屹之接过话,立时宽了皇帝的心。他上下打量一番谢殊,眉眼间笑意愈深:“这身衣裳穿在谢相身上倒也适合,尤为贴合谢相的气质。”

四下一片寂静,九皇子却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官员里也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很快又生生压了下去。

谢殊早就知道自己出任丞相不仅惹了皇帝和几大世家不满,就连谢铭光那些心腹当中也有人不满,所以卫屹之这一回来,立即就有人开始动摇观望。

身份的确是个问题,但她连女扮男装都敢,这点血统问题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了。

“此话当真?”她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很兴奋,“谁人不知我大晋朝风流名士,除了琅邪王敬之便是您武陵王。如今我穿着您的衣裳被您本人夸赞若斯,当真是受宠若惊。不想本相俗陋至此,竟还能入得了您的眼,惭愧啊惭愧。”

众人再不好取笑。

谢殊说完便朝左首位置走去,缓步款款,不似处在庙堂,倒似走在十丈竹林,周遭落英缤纷,她却不沾红尘,似一介世外过客。

卫屹之幼负盛名,眼比天高,此时也不禁多看了她几眼。待她在位置前停下,忽而侧目看来,手中折扇轻展,遮了轻勾的唇角,只露出一双粼波隐隐的双眼,竟叫他微微失神。

不愧是陈留谢氏之后。他敛眸望进酒盏,唇边带笑。

酒过三巡,皇帝却还记着谢殊要套他黄金的仇,便提议要找个乐子,这事就由丞相出头。

这厢九皇子也没放过谢殊呢,他与卫屹之交好,认定谢殊方才是得了卫屹之的好处还卖乖,有意替他出气,便提议道:“父皇前日不是还说起朝臣年年都讲政绩?依儿臣看,还得讲一讲风评。今日百官在列,武陵王又恰好归都,我们不妨来评一评这朝中最当得起‘好’字的大臣是哪位,如何?”

这话要是皇帝或者任何一个官员提都不合适,但九皇子年纪小,又一向受宠,在座众人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官员们也有数,今日的主角是武陵王,他的名声好的很,届时只管推举他准没错。

不过面前还坐着个谢丞相呢,事情不太好办啊。

谢殊心里只觉好笑,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她是奸佞之后,如今行的也是奸佞作风,“好”字还真的是跟她八竿子也打不着。九皇子这是欺负她上瘾了呢。

偏生皇帝也不让她省心,头一个就问她:“谢相既是百官之首,便由你来说说,这满朝之中,何人当得起一个‘好’字啊?”

百官齐齐松了口气,这种事谁开口谁倒霉,还是让丞相自己说好。

谢殊也不起身,朝皇帝拱了拱手,一本正经道:“微臣觉得这满朝之中,当得起如此风评的人,只有微臣自己。”

“噗!”九皇子一口酒水全喷了出来,一张脸青红皂白好不精彩。

卫屹之却仍旧只是微笑,手中酒杯搁了下来,仔细盯着她,似乎来了兴趣。

皇帝被她的厚颜无耻震惊了一下:“怎么说?”

谢殊撩袖执了折扇在手中,神情坦然自若:“陛下也知道微臣身份低微,自入朝以来不知遭了多少白眼。可是微臣呢?不仅没被流言蜚语打倒,还时刻秉持丞相之责尽忠职守。微臣难道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励志典型么?如何当不起这个‘好’字?”她说的甚是动情,眼波一转,隐隐含泪,差点叫皇帝也心生恻隐。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皇帝一时间也哑口无言了。

谢殊霍然起身道:“为防有人说本相狡辩,今日不妨来个票选。诸位大人也不用写上姓名,觉得谁当得起这个‘好’字便将他的大名写在纸上就是,届时由九殿下亲自唱票,陛下亲自公布结果,也算公平不是?”

大家都不敢吱声,卫屹之倒开了口:“听起来倒是很有意思,陛下以为如何?”

皇帝干咳一声,武陵王的面子多少要卖,便点了点头:“那便这么办吧。”

宫人们端着笔墨纸砚鱼贯而入,倒也迅速,很快便有了结果。

九皇子站在皇帝面前一个个唱名,皇帝身边的祥公公负责记录,最后一清点,出乎意料,还真的是谢殊,堪堪多出武陵王一票。

“不可能!”九皇子气得甩袖下了台阶,皇帝也皱起眉头,只有卫屹之和谢殊二人面不改色,仿若现在讨论的不是他们俩人。

这下气氛变得很是微妙,皇帝渐渐感到了无趣,一场宴会没讨到好处,还让谢殊大出风头,龙心不悦,很快便借口头晕提前离席了。

谢殊见状也立即告辞。她是丞相,要摆谱也叫人无可奈何,只是惹得九皇子愈发不快。

“庶民之后就是不懂规矩!”

卫屹之端着酒盏抬眸望了一眼她急匆匆离去的背影,但笑不语。

谢殊一路疾走,连宫女们抛的媚眼也顾不上,刚出宫门,沐白迎了上来,她急急吩咐道:“笔墨伺候。”

“是。”沐白毫不拖沓,扶她上了车舆,点亮灯笼,找出笔墨纸砚。

谢殊将折扇一展,将纸铺在扇面上又描又画,时不时停下回忆一番,忙了好一会儿才停了笔。

“喏,将这上面我写出来的名字誊抄下来。”

沐白接过来,这才敢问:“公子这么着急,写下的是什么?”

“倒不是着急,只是时间仓促,怕把记下的东西给忘了。”她展开折扇扇了扇风,一颗提着的心才缓缓落回去。

今日顺着九皇子的杆子提出这票选的主意,无非就是想试试底。她在宴席上记下了官员们的座位,而宫女是按顺序收的众人的提名,九皇子唱名也是按顺序来的,只要对号入座,便可知道哪些人选了她,哪些人没选她。

如果本就不是谢家的人,倒也无可厚非,但若是谢家的人却没选她,那便该有所动作了。

她闭着眼睛在心里仔细盘算,忽而一愣,将沐白手里的纸接过来看了又看,嘴角一抽:“不会吧……”

卫屹之竟也选了她!

这……一定是她自己记岔了吧?

延伸阅读

滔锐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aoo4.shtml
滔锐钻石画总部集开发设计、规模生产、品牌营销于一体的现代化企业。淄博滔锐商贸有限公司

圣路罗纳男装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ys8u.shtml
圣路罗纳男装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服饰企业。现旗下拥有东莞亚泰服饰工业

格兰仕小家电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s2x6.shtml
格兰仕小家电加盟_公司简介格兰仕集团是一家世界级综合性白色家电品牌企业。自1978年

topman男装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yv79.shtml
暂无

铭雕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a6ph.shtml
铭雕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华集流水港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2ha.shtml
北京华集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服务于中小型企业,实体经济,帮助他们在新三板融资上市

品锐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pr6l.shtml
品锐传动机械是开发、销售减速机的单位,品锐传动机械公司通过将现代电子商务模式与传统商

读努门教育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vow.shtml

花琪宝贝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rx0.shtml
项目简介:花琪宝贝婴儿纸尿裤减少刺激,提供多重呵护,花琪宝贝婴儿纸尿裤上等很柔亲水亲

贝一教育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sesn.shtml
辽宁贝一教育集团,由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硕士研究生、国际注册职业园长(ICPD)、中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邻居是龙傲天[重生]在线阅读第三章

    山洞里,篝火燃了起来。达闻西和燕双鹰坐在旁边烤火,燕双鹰这才开始处理伤口。他前后各中一弹,不过都是贯穿伤,子弹没有卡在里面。他用烧红的飞刀,直接烙在伤口上。皮肤发出‘滋滋’的声音,冒出一股焦糊味。达闻西看得眼皮直打颤。真男人啊!直播间里,观众们也开始接受达闻西穿越的事实,最关键的是,直播平台发现事情

  • 海贼之战争公司在线阅读第2章

    李逼王看着底下跃跃欲试的程咬金,他又何曾不知道程咬金心中所想。这么多年来,程咬金等一行武将替他,替整个大唐立下了汗马功劳,对于他们,李世民是万分感激的。同时也十分爱惜。他知道程咬金这个人一直想回到战场上去。之所以没让他去,完完全全是李世民想保护他们,当年程咬金身先士卒,身上不知道受了多少刀剑之伤,他

  • 笑东方在线阅读换他保护她

    预知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贺珊珊看着身边这个英姿笔挺的男人,他面对眼前的局势,冷静自若。“杜峰你要干什么!对一个女人动手不觉得很没品吗?”林余生对他姐夫斥责。杜峰看着他,眸光暗了暗,说:“少在我面前充大尾巴狼!U盘快拿来!”贺珊珊抓住林余生的衣角说:“这U盘绝不能给他,对你非常不利!”林余生向她张开手掌

  • 我在艾泽拉斯卖装备在线阅读第5节

    于是1482年的圣厄斯塔舍纪念日那天,一早,卡西莫多就跑去了韦德莱街,那里位于巴黎老城区,过去曾是总督府所在的地方,现在则被他们市长用来招待那些有一定地位和体面、却不怎么受欢迎的外宾。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现在就住在那儿,这倒是自小酒馆一别之后他首次前去拜访。说来两人也是有缘,此前哥伦布无意中闯入奇迹宫

  • 总裁新婚,甜蜜蜜之第三章(3)

    放学后,季暖慢悠悠地收拾着自己的书包,已经收拾好的丁小雨站在一旁看着她。这会儿,汪大东上前勾住丁小雨的脖子,“学校附近开了一家摊子,看起来还不错,我们一会儿去尝尝怎么样?”“嗯。”丁小雨轻轻点头,然后对季暖道,“一起去吧。”季暖皱眉,“不太好吧?”他们三个大男生,她一个女生去不太合适吧?“怕什么!我

  • 天途之启天录在线阅读第1章

    正午时分,太阳高悬。乔眉将手里拿着的两本证书随意的扔进了行李箱,和她的被收拾的乱七八糟的衣服一同被乔眉打包发了快递。没错,她毕业了,同时,她也失业了。她学的是国际经济与贸易,这个对普通人来说宛如鸡肋一般的专业。你问她为什么选它?她会特别诚恳朴实简单的回答你:为了赚钱。贸易两字看起来就像能挣钱的,更别

  • 重生圣尊之第 3 章(3)

    趴在窗边看着薛种走出院子,曲星抒马上站了起来跳下床,腹部伤口还隐隐作痛,又饿又累的他真想再睡一会,不过他怕这古怪道长对自己不利,待在芙蓉院中,总觉得提心吊胆,于是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刚走到门边,院外传来大群人的脚步声,有说有笑而来,他赶快又踉踉跄跄的走回房间,钻进被窝瑟瑟发抖。谁来了?一个大黑熊直立着

  • 影视:正义公敌第1章在线阅读

    “青春有你?”“对,这次爱奇艺另加了20个女选手,争取最后的一个出道位。”顿了顿,林郁看着姚洛的眼睛,道:“如果这次你能出道,我会继续是你的经纪人。”姚洛98年生,今年已经20了。儿时的梦想一直没变,为了这个少年时候还被爸爸托关系送去S.M当了四年练习生。虽然回国后机缘巧合下得以演员身份出道,几年间

  • 西游:开局娶了白骨精第三章在线阅读

    恢复曾经无比荣耀的记忆后,星魂还获得了“枭雄系统”。据系统所说,东皇太一传授给他的《龙兮星魂诀》虽然是阴阳家精妙无比的功法,但是残缺版,他就是天赋再好,修炼再刻苦,也永远不可能是东皇太一的对手。而且修炼这残缺不全的功法,他会越来越迷失心智,越来越嗜杀如命。作为“新手大礼”,系统赠予他完整版的《龙兮星

  • [综]我有两个龙傲天男朋友离婚

    站在穿衣镜前,谈倾拧起一件白色长裙对着身上比划了一下,这是前往美国前买的裙子,那时的她对待感情就如裙子的颜色一样,纯白如斯。然而今天再次穿上,裙子还是那样的白,可她的感情却已经黑白相间,黑色的笔迹浓浓的写下三个字,宋思远。出门没有选择快速又简便的出租车,而是选择了这时不算拥挤的公交,或许内心里还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