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幻界王:我老婆是潇依依!血人

作者:打死不写原创了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一刻,我已经知道我被上身了。

因为我的身子完全不受我的控制,我居然举着刚才砍树的砍刀,将刀口向内,就要朝着自己砍来。

我的意识拼命想阻止自己,可是我的手臂一点都不听我的话,举着砍刀不断朝着我的身子靠近。

咯咯咯咯咯,我竟得意的笑起来,因为砍刀已经划破我的衣服,马上就要割刀我的肉了。

突然,头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随后,一阵银光闪过,我手上的砍刀也飞了出去,插在远处一旁的地上。

我一下腿软,跌倒在地上。

前方慢慢有血液汹涌,堆积**,看来那血人已经从我身上出去了。

感觉到身边有人,我连忙抬头望去,顿时愣住。

居然是他?

就是那天晚上出现在小黑屋里面自称是我丈夫的人。

想起我爸说他是鬼,我害怕得后退两步,拉开了距离。

我的动作似乎惹恼了他,他走上来一把搂住我的腰,让我不能乱动。

他那张冷的跟似暴风雨要到来一般,没有一点笑容。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那男鬼低头,冷声一语。

他这句话明显是对那血人说的,不过我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

血人缩了缩脖子,似乎有些害怕他,说话的声音也多了一丝恭敬,“她砍了我的本根。”

本根?指的是那棵树吗?我有些不确定,但是不敢乱开口,打算先静观其变先。

我看见那男鬼朝着那树看了一眼,然后朝着那血人扔了一小包的东西,对着血人道:“两清了。”

瞬间,血人抖了抖朝着我们的方向跪了下来,然后随着那一小包东西消失不见。

我冲上去想查看是怎么回事,却被身后的恶鬼一把抓住。他还伸手捏着我的鼻子,不让我喘气,“蠢,被人当枪使还不知道。”

他的语气依旧很冷,不过似乎柔和了些许,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我被人当枪使?被谁,我怎么不知道?

隐隐约约我看到前方大树后面好像藏着一个人,我身边的男鬼似乎也察觉到了,朝着那个方向一挥手。

一个巨大人影飞了过来倒在了面前,等地上的人翻过身我才看清他的模样,原来是威胁我的王大伯。

面对王大伯,这恶鬼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对着我是冰冷冷的,对着这王大伯却如来自地狱的恶煞,狂傲无比。

“敢动她,拿命来。”

地上的王大伯也察觉到了危险,跪着爬到了我面前,朝着我作揖求饶:“姑娘,饶命呀,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若不是你想要我的命,我怎么会想害你呢。”

我要他的命,这老家伙在乱说什么呀,明明是他要我的命陷害我好嘛。

想起刚才他用刀威胁我,我就生气,一把将他拽起,瞪着他。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谁要谁的命。”

不知道是因为我态度一下子强硬了,还是畏惧我身边的恶鬼,王大伯哆哆嗦嗦的说道:“我家是卖棺材的,这做棺材的木头买不得,全部都是上山偷得。这种事太损阴德,绝对不能让修道人知道,你既然是刘清风派来,不就是来要我的命嘛。”

我惊呆了,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呀。

刘道长根本没有跟我说这些,那就只叫我来拿木头而已。

忽然,阴风吹气,一抹异样闪过我的心头,我似乎知晓了什么。一把抱住身边的恶鬼,不让他的手有所动作,放软着声音求着他道:“放过他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察觉到恶鬼要对王大伯动手,王大伯虽然想杀我,也是被刘清风误导的。罪魁祸首是刘清风,我要去找他算账。

月光下,俊美突出的脸庞、清逸的五官混着优雅与冷酷,带着独特的魅力。那恶鬼盯着我看,眼神有些诡异。

“好。”

许久,他嘴里才吐出这么一个字来。

地上的王大伯动作飞快,男鬼话音才落,他便拔腿就跑。

现在这里就剩下我和那男鬼两个,我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有些微妙,心跳声也异常的清晰。

“喏,给你。”

男鬼突然给我递来了一个东西,我伸手接过。

他竟然给了我一块白白的骨头,上面戳了几个洞,看起来像个哨子。

“这是什么?”我抬头问那恶鬼。

“我的小尾指。”

什么?

这居然是他的骨头?

我第一反应就是想扔掉,可是那恶鬼猜透了我的心思,脸色一冷,“你敢。”

我缩了缩脖子,默默的将小尾指给收回。

这样恶鬼才满意,勾了勾唇角,“东西你收好,有危险就吹响,我会第一时间赶来。”

“哦。”

我点头应下,等我再抬头,眼前已经没有了那恶鬼的踪影。

手心传来一阵疼痛,非常烫,我连忙翻手凑近查看。

手掌之上不知何时被人写了七个大字。

记住,我叫慕暄澈。

看来又是那恶鬼做的好事,除了他没别人能干得出这种事情。

没心思去管太多,将骨哨收好,我得尽快赶去刘清风家里找那老道士算账才行。

从山上一路小跑到村口刘清风的家里,我几乎已经累瘫,撑着最后一口力气去拍打刘清风家的大门。

很快,便听到里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开门,就是刘清风那张笑盈盈的脸。

现在我对他只有愤怒,居然敢陷害我,今天这笔账不算清楚我就不姓顾。

“好你个刘清风呀,居然敢陷害我。”我插着腰,指着他骂道。

“顾言惜,不得无礼。”

屋里传来我爸中气十足的声音,我这才发现,原来我爸妈都在刘清风家里。

我冲过去,拉起我爸的手,委屈道:“爸,你要为我做主,这个臭道士他要害我。”

我爸怒瞪了一眼,一脸的严肃。“刘道长,是在救你。”

一看我爸妈都不站在我一边,我连忙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说完还凶狠的瞪着刘清风。

没想到,他听完还能笑盈盈的跟我说话“你的意思就是说刚才那恶鬼突然出现,救了你?”

“对。”我下意识的回答,但一下子反应过来不对,我为什么要跟着这个臭道士走,我又伸手指着他骂道:“你别装蒜了,快点说,为什么要害我。”

突然,刘清风脸色一变,一把抓过我的手,收起笑容一脸的严肃。

“你手上是怎么回事?”

被他说得有点蒙,我翻过去手查看,原本我手上的七个大字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一条从无名指指尖开始不断往上延伸的血痕。

这是怎么回事?

刘清风面色凝重的对着我爸妈说道:“看来他是不打算放过你们女儿了。”

一下子没弄清楚怎么回事,我只能问:“谁不打算放过我?”

被我爸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我爸面色凝重的朝着刘清风作揖:“刘道长,求你一定要帮我女儿,她不能被……”

我不能被怎样,为什么我爸看了一眼我之后就没有再说下去,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清风伸出手指点了点,掐指一算,然后对着我说道:“后山上的那个破庙你知道吗?”

不知道他突然提起那破庙是什么意思,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后山上那破庙谁都知道,里面供奉的不知道是什么神明,从小长辈们就告诫孩子那破庙闹鬼。走到那个破庙前面必须绕路走,绝对不能进去那破庙。

也不知道刘清风让我去哪里是要干嘛,找鬼吗?

他顿了一下,才开口跟我说道:“你到那庙里去,神像的下方有把匕首,你用那匕首偷偷割一撮那恶鬼的头发给我,这事就有办法了。”

听着他这话,我全身打哆嗦,他这意思不但是要我去闹鬼的破庙。还想让我用刀去割慕暄澈的头发,想起慕暄澈那跟冰坨一样的人,我内心忍不住发颤。

“我不去。”我弱弱的反驳。

结果,我爸一下子火冒三丈,冲过来指着我大骂:“道长在救你,你还敢不去,快点去。”

我爸边说着,边把我往外推,然后关上门将我一个人扔在门外。

黑漆漆的夜,凉风嗖嗖!

无家可归的我,站在破庙前,看着破旧的寺庙两腿发软。

进还是不进?

嗷……

身后传来一声狼吼,我背脊瞬间窜过了一抹冷意。

早就听说山上有狼,该不会被我遇上了吧,慢慢转过头去一看,漆黑的山林里一双绿油油的眼睛贪婪的盯着我。

这下我几乎都不用想了,埋头冲进破庙,我宁愿被鬼缠着也不要被狼咬死。

我前脚才刚冲进破庙,后脚外头就是雷鸣闪电,瞬间的磅礴大雨。

吓得我腿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朝着神像的位置不断磕头。

“神仙饶命,不是故意打搅你的,饶恕了我吧……”

在我磕完第三个响头之后,我外头的电闪雷鸣瞬间停止。

小心翼翼的抬头望去,上头的神像跟平常寺庙里的神像完全不一样,不是慈眉善目的那种。

神像的脸上两把剑眉耸立,眼睛瞪得老大,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仿佛罗刹,俯视着我。

一边在心里祷告告诉自己不要怕,一边慢慢的爬起身,朝着神像慢慢靠近。

在离神像半米出的地方,我停下了脚步,伸手到刘清风告诉我的地方,快速了摸了摸。

突然,我的手传来刺痛。

“嘶。”我赶忙收回手。

我低头一看,看见我的手背上,竟有两排牙印,鲜血直流。

我心头一颤。

底下,有什么东西咬了我?

延伸阅读

野丫丫饰品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gk86.shtml
饰品饰品饰品化妆品饰品饰品专卖店

渔悦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yl2e.shtml
渔悦渔具总部是渔线、纤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东阳市六

永余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asdo.shtml
永余防锈材料是气相防锈塑料薄膜标准GB/T19532-2004制定参与者;是各地防锈

面艺世家锅盖面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6v36.shtml
面艺世家镇江锅盖面被称为“江南天下第一面”,以独特的配方、奇特的工艺、混合型的口味、

奥祥医药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neaq.shtml
奥祥医药洁净手术室具有(1)机电设备安装承包三级资质;(2)压力管道安装(GB2、G

能恩阀门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p98i.shtml
能恩阀门产品设计和制造全部应用CAD/CAM技术,依据GB、API、ANSI、BS、

前程美景瑞典式户外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uix6.shtml
从瑞典式户外到水晶品牌kosta,不管这些商业帝国的枝干延伸得有多远,它们都把根扎在

织嫁悦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ggtz.shtml

新一佳超市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sgc7.shtml
新一佳超市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深圳市民营领军标杆企业,是广东省流通龙头企业,

伯瑞英语加盟  http://www.doctormanette.com/yh4k.shtml
ABC360伯瑞英语成立于成立于2011年,旨在通过先进的云计算整合服务,提供真实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白无常第一卷:槿徽皇朝 第三章 初现端倪

    林昭君从未想过自己在吞下金丹后,会穿越到异空间。穿越后还是个金贵的主儿,槿徽皇朝二皇子夜离渊的王妃,而且这王妃与她的名一样,也唤作林昭君。不过此时的林昭君却是在美人榻上唉声叹气,身旁的丫鬟紫烟站在一旁:“我说王妃,你不是早就得知自己的命运了么?怎么还这厢愁眉苦脸的。”想起平日里,王妃可是欢快,最近几

  • 御兽王者在线阅读第10章

    走出房间后正想怎么去提出使用李峰的电脑时,李峰就从房间里出来,差点就撞个满怀。四眼相视,“啪”何敏娅就一巴掌过去。“啊!”李峰捂着被打的那侧脸:“你干嘛?很疼的。”“你…你吓着我了。”何敏娅看到李峰脸上的红印,又看了另一侧:“那个不对称,要不…”“不用,非常感谢!”李峰赶忙拒绝掉,他可不想遭罪,这叫

  • 全职·叶橙·通关奖励之变态跟踪狂【求鲜花、评价票、打赏】

    “啊!我杀了你!”鸡脸怪人惨嚎一声后迅速后退,贴着假睫毛的斗鸡眼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喂,你喜不喜欢打篮球,哈哈哈!”穿着修身忍者服,遮住半张脸的短发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小姑娘身前,手中拿着一把水果刀抛来抛去,看起来十分悠闲的样子。“混蛋,你跟踪我!”鸡脸怪人听到忍者的话后又往后退了一步,

  • 科举入官途在线阅读第八节

    “道织,你好菜啊~”柳莳葙从出网吧开始到周一上学就一直在嘲讽张道织。面对面的,发qq的,发短信的。“うるさい!(烦死了!)我菜啊!我知道了别讲了啊!”但异常的是,这时候尚迢却是乖乖的坐着,不像平常一样用怨念的眼神盯着张道织,嘴里念叨着“现充去死”的话。石狼好像也很失落的趴在自己的桌子上,不过来一起疯

  • 洪荒:东方佛门第一圣之独一无二的宠爱(9)

    17.有最崎岖的峰峦成全过你我张狂黑云压城城欲摧。上午万里无云日光汹涌的天,下午便狂风大作不见天日。眼看就要下雨了,还好出门前怕太阳晒带了伞。有几滴雨滴砸在脸上,轻微的疼。不一会,倾盆大雨哗啦哗啦如瀑布般冲刷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简一和乔易在教学楼的屋檐下躲雨,待雨势小些再打伞回去。乔易没有带伞,所以

  • 都市之无敌魔尊之第六章(6)

    迎亲的日子定在了五月初六,据天象师和运数师熬了几个通宵算出来的说法,那一天可谓是前头五百年,后头五百年都不可能再遇上的好日子。绝对的风和日丽天公作美,父慈子孝民心鼓舞等等一切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撇开云王对这些江湖术士的说辞一向保持左耳听右耳出的态度不说,单单就是那两个长的一脸刀疤样的御用国师,压根就

  • (柯南)我在酒厂逮捕了一瓶假酒冷血无情的男人

    一辆黑色限量版劳斯莱斯停在了“麒麟”公司的门前。后面四辆跑车的十几名保镖马上下车,并打开了劳斯莱斯车的车门,恭迎里面的人。一双修长的腿还有一双名贵的黑色皮鞋出现在大家面前,随后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下了车。他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暗的眼底充满了平静,英俊的面庞不得不使

  • 都市之痞子天王大火特火(求收藏)

    第8章大火特火(求收藏)“宇哥……”小手被苏宇握在手中,赵丽影顿时脸颊绯~红,心脏也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的狂跳。“丽影,做我女朋友吧。”苏宇看着一脸娇~羞的赵丽影,鼓起勇气说道。宇哥向我表白了!赵丽影脑海一片空白,反复的在回荡这句话,然后就情不自禁的傻笑起来。苏宇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到底什么意思?前世,苏

  • 无限之极致数据在线阅读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我心里一惊,这谁啊,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让这么多人为他厮杀,也太有范了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认识认识,不不不,还是算了吧,看这架势,怕是有牵连的话没好果子吃,可别认识了,我还是安安心心敲代码吧,毕竟生活里有的代码里都有,代码就是我老婆啊。正是此时,最后一个黑衣人突然洒出一把暗器,看不清是什么,但是好

  • 海贼之无敌大反派在线阅读第五节

    ps:求收藏啊,兄弟们暴走更新!每天不低于4更。在此立下毒誓:三天破千十更!做不到木有小丁丁!——————秦伯伸出手,搭了秦一楼一把两人便双双越上了东京塔。在东京塔不仅能俯视整个东京的景致,更是因为高耸入云的感觉距离那苍穹更近了一份。扬起头来,秦一楼都感觉自己是在看一串红色的瀑布一般,脑子里竟然不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