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十八味的甜之异宝初现(2)

作者:茴笙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青龙帝国立国至今已有千年的历史,从开国皇帝尼古拉一世立国后到现在的尼古拉韦德六世为止,青龙帝国可以说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甚至连百姓都忘却了战争的残酷。

在青龙帝国国都天澜城,皇宫庄严肃穆的矗立在天澜城的正中央。今天早朝又是与往常一样,无事就退朝。在众大臣跪拜高呼万岁后,一个个有秩序的离开。黄门太监走到三位国务大臣身边道:“三位大人,皇上请三位大人前往御书房一叙。”三位国务大臣又是一阵礼仪并遵旨,内务大臣鲁克西拉过黄门太监道:“黄公公,你知道皇上在御书房找我们有什么大事吗?可否吐露点消息。”其他两位国务大臣也是在旁边帮场:“对啊对啊,公公吐露点消息吧。”鸿胪大臣雅克勒迪趁机塞了一张银票到黄公公的袖里。黄公公先是手触摸到了银票,欣喜不已。但不一会儿又脸露难色的对着三位国务大臣道:“三位大人,洒家今天是真的不清楚皇上找三位大人有什么事,要不然凭我们的关系洒家还不告诉你们吗?”三位国务大臣见在黄公公这边套不到什么口风,变也不在说什么了。在跟黄公公去御书房的路上,鸿胪大臣雅克勒迪再次发问:“黄公公,那今天皇上的气色怎么样?”黄公公深深的看了看雅克勒迪,心想这个老狐狸真是不一般,居然想从皇上的气色中判断皇上找他们谈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便道:“今天皇上气色与往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雅克勒迪这下是没话说了,问也是白问。只有军务大臣何契夫若有深思的点了点头。

御书房,尼古拉韦德六世坐在龙椅上,看着站在下方的三位国务大臣皱了皱眉头,这些事情能和他们说吗?沉思了一下便道:“鲁克西、何契夫、雅克勒迪你们知道朕今天把你们招来干嘛吗?三位国务大臣异口同声:“臣等不知。”

“何契夫,朕安排的事情怎么样了?”尼古拉韦德六世问。

“回陛下,暴风军团的第一师团第二师团已经开赴河下镇,现在河下镇镇东安营,等候下步命令。”何契夫道。

“恩,很好!下面朕和你们讲一个故事,这是朕在宫廷秘密史料中知道的,如有谁将今天朕和你们所说的事情外传…,”说道这里,尼古拉韦德六世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臣等万死不敢泄露半句。”三位国务大臣又是一阵保证。

尼古拉韦德六世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近半柱香的时间抬起头道:“一千三百年前,先祖尼古拉一世在与对手争霸青龙帝国时,曾惜败于对手,败走到了现在的甘露郡庆丰府清河县河下镇,当时先祖的部队就在河下镇修养。先祖雄才大略,在一个满天星空的夜晚,抬头思考下步战局时,无意中发现北斗七星在那个时刻居然在往一条直线上移动,在北斗七星成一条直线时,一道微弱的光芒直射到了河下镇的落雁谷。当时谁也没发现这种荒淼的事情,但先祖却相信了,独自一人前往了那个落雁谷,在落雁谷的看到那束光芒照在一个小土丘上。先祖尼古拉一世看了看那个土丘,那个土丘上并没有什么东西,但先祖并没有放弃,而是徒手挖掘那个土丘,因为先祖尼古拉一世认为,这种天生异象是一种宝物的预兆。果不其然,先祖尼古拉一世在土丘下面挖到了一块碑,碑上三个大字显示此碑名曰玄天碑,玄天碑上记载了龙语魔法召龙术。顾名思义,召龙术就是可以召唤龙。”说道这里,三位国务大臣一阵骇然,一千多年前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尼古拉韦德六世接着说道:“先祖尼古拉一世当时也是惊呆了,但他没有忘形,而是回到了部队的营地。在接下在的战争中,先祖尼古拉一世凭借着召龙术招来了一只水系青龙打败对手,成立了帝国。为表彰自己召唤的那只青龙,故而把帝国命名为青龙帝国。”

说道这里,尼古拉韦德六世看了看三位国务大臣道:“这件事就是宫廷秘史上记载的。”

鸿胪大臣雅克勒迪道:“陛下,这件事情不可信,开国皇帝尼古拉一世陛下文韬武略,区区对手怎么可能是敌手呢?而且北斗七星怎么可能改变运行轨道呢?我认为那个当初记载这件事的史官是夸大事实了,神话了尼古拉一世陛下。”

内务大臣鲁克西道:“陛下,臣也认为此事不可信。”

军务大臣何契夫沉声不语。

尼古拉韦德六世看着何契夫道:“何爱卿,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何契夫道:“陛下,臣作为军务大臣,只懂军务。对于这种绯异的事情臣不敢妄断,但陛下让臣派遣两个师团前往河下镇,莫非?”

内务大臣鲁克西和鸿胪大臣雅克勒迪望了望何契夫,又望了望尼古拉韦德六世齐道:“陛下,莫非那河下镇现在又有什么不妥处?”

尼古拉韦德六世看了三位国务大臣道:“前几天,宫廷星象师夜观天象,认为下月中旬北斗七星在原有轨道上将有一次变异,天枢、天璇、天玑三星已经脱离了原有的轨道,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四星也在向中靠拢。寡人认为这是北斗七星又一次降临宝物。自上次北斗七星降临玄天碑至今,正好是一千年,寡人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

三位国务大臣都惊了,想不到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军务大臣何契夫道:“陛下,那这次陈兵河下镇就是为了此事?”

尼古拉韦德六世道:“恩,这种上天降临的宝物朕必须得到,否则青龙帝国危矣。”

军务大臣何契夫道:“那两个师团在河下镇的用意?”

尼古拉韦德六世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朕本想围歼河下镇,防止奸人肆意破坏取宝。为了这次宝物的顺利取得,朕再所不惜。”

内务大臣鲁克西急忙道:“陛下不可,这种杀戮会遭天谴的,这不是战场上的拼杀。他们都是你的子民啊,望陛下三思啊。”

“陛下,能有其他办法吗?此下策不可取啊。”鸿胪大臣雅克勒迪道。

军务大臣何契夫看到两位同僚已求情,而刚才尼古拉韦德六世说话时也有点颤音,这不是陛下的一贯作风。何契夫决定不说话。

尼古拉韦德六世没有注意到何契夫此时此刻的神态,而是接着说:“朕本来是想为了帝国进行一场杀戮的,也做好了天谴的准备,为了帝国的将来不被外族的入侵,寡人知道如何取舍。但据宫廷密探报,那个所谓的江湖百晓生袁士道却提前散放了谣言,什么‘北斗一线牵,河下显玄天’。现在这种谣言已经演变成了‘得玄天者得天下’。那些江湖门派也是野心勃勃的想在此事上分杯羹,甚至连沧澜帝国和草原上的虎刹帝国都有派人前往河下镇,如今此事不好处理了。单一的杀戮杀不尽那些江湖的人,而且还有另外两个帝国的使者,造成大陆纷争就不是朕的本意了。”

鸿胪大臣雅克勒迪道:“那陛下这件事如何去做呢?宝物我们帝国必须要得到的。”

尼古拉韦德六世道:“现在要分三步走了,第一步责令在河下镇的两个师团立即疏散河下镇的原居民和在河下镇的所有人,让河下镇变成空城,对外宣城暴风军团在河下镇军事演习,妄进河下镇的无论什么是什么人一律格杀勿论。为防止那些个江湖人士捣乱,令暴风军团其他三个师团也在今日起开赴河下镇增援。第二步,令河下镇所在的甘露郡郡守三皇子志自即日起封锁甘露郡,所有人准出不准进,违者让守备军将其逮入牢狱,朕在五天后也将赶赴河下镇。第三步最为重要,立即查访那个什么江湖百晓生袁士道,这个家伙居然知道那件事情,这个人不简单。听宫廷密探说,那袁士道现在起码有近二百岁了,老而不死是为贼啊。”

尼古拉韦德六世说完这些,就有点力乏了。这件事太惊世骇俗了,要知道当年先祖尼古拉一世就是凭借着玄天碑中的龙语魔法才夺得了天下,现在异象即将再次出现,谁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夺得这次降临的宝物青龙帝国的主权将再次得到巩固,但万一得不到,尼古拉韦德六世都不敢想了。

看着下面的三位国务大臣,尼古拉韦德六世道:“三位爱卿,朕不想做亡国君啊。”

三位国务大臣听了尼古拉韦德六世的这番话,齐跪道:“我等誓死保护降临的宝物。”

尼古拉韦德六世挥挥手道:“三位爱卿退下吧,五天后随寡人一起前往河下镇。记住,任何人都不得透露,否则诛九族。”

三位国务大臣都一颤,齐道:“遵旨。”

且说,那日唐俊被唐老爷子领回家后,唐老爷子就开始苦口婆心的教导起唐俊:“俊儿啊,你现在还小,不要去想那个翠花了,我看那个翠花也就长的一般,而且那丫头的老爹还是一个老鸨龟公,以你以后的出息,找个比她强的那是随便找,不要因为此事而荒废了学业啊。”

唐俊郁闷的很,我什么时候说我看上翠花了,就那丫头的长相我还真看不上呢,这个便宜老爹可真会联想啊。便道:“老爹,我怎么可能会看上翠花呢,我以前就不认识她的,不过是看她被濑头二欺负了,就上前帮她一把而已。”

唐老爷子看唐俊这么说,想了想也对啊,我家俊儿以前没单独出去过啊,怎么可能认识那翠花呢。突然脑海里弹出了一个词‘一见钟情’,因为当年他自己和三夫人也就是唐俊的娘就是一见钟情的。便道:“俊儿啊,你今天真的是第一次见那个翠花?”

“真的,这还骗你吗?哎呀,老爹,你怎么啦?”唐俊道。

第一见就帮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何况对方还是镇上无人敢惹的无赖濑头二,绝对有问题,肯定是一见钟情,哎,我怎么把一见钟情这种事情都遗传给了俊儿啊。要是别的姑娘还好点,但这个翠花本来名声就不太好,何况她老爹还是个龟公。不行,为了俊儿的将来,不能让他把这段情愫发展下去了,我要挽救我这个陷入早恋的儿子。

想了想便道:“俊儿啊,你现在功夫可了不得啊,你什么时候学的啊?我怎么都不知道你学过功夫啊?”

唐俊道:“老爹你不是知道吗?我天天都在门前举石锁,我就是是力气大点,没什么功夫的。”

唐老爷子道:“俊儿啊,你现在都能打得过濑头二了,以后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啊。你武的方面我不操心了,但文的方面还是不行啊,明天我给你找个老师就在家里教你。

唐俊一听,这怎么行呢?我还要他们交吗?就八岁的小孩能学什么知识啊?但提早暴露了我本来应该所拥有的学识并不好,怎么办呢?哎!

老爹,我看书头就疼,你就放了我吧,我不是那块料啊。唐俊只好如是说。

不行,我唐家人必须要文武全才,我是老了,现在只能靠你了,你要给我争气啊。”唐老爷子大言不惭道。

唐俊心里都倒翻了,你就吹吧,还文武全才呢,你怎么不会功夫啊。但这话又不能对着唐老爷子说,便道:“老爹,要不我上午学习,下午玩可以吧?”

“不行,你现在不能离开家半步,免得和那个翠花又见面了,旧情复燃。”唐老爷子道。

“老爹,我服你了,我都说了,我和那个翠花没什么啊,你怎么不信呢?”唐俊苦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要敢走出就这个门我就打断你的腿,以后你也不是我唐家的儿子。”唐老爷子为了儿子可是煞费苦心啊。

“哎,不出去就不出去,但我不要找老师。我练石锁总可以吧。”知道了老爹不让自己出去的原因后,唐俊也就释然了,这个便宜老爹还真是没的说。

如此唐俊等于在家禁足了,出不了门了。只好在家举石锁恢复力气,打打军体拳。

唐老爷子知道自己儿子前途一片光明以后,人都显的年轻多了,现在经常跑三夫人房里去找三夫人亲热,美名曰:共同探讨调教儿子。唐俊知道此事后,鄙视不已。怎么自己有了这个顽童老爹啊!

三夫人对儿子这么小就有出息自然是开心不已,每天脸上都是笑容满面。

镇上的陌生人也是越来越多,什么帝国的密探、暴风军团的斥候、邻国的间谍、江湖人士、吟游诗人等等,总之是鱼龙混杂。镇上的人们也开始有感觉不对劲了,平时鸟不拉屎的地方突然出现这么多陌生人,就连属驴的都知道,暴风雨要来临了。

这天唐俊还在家练拳时,镇长带着几个衙役来到了唐老爷子家,找到唐老爷子并对唐老爷子宣读了帝国的军令:暴风军团要在河下镇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军事演习,所有河下镇原居民全部遣散到庆丰府,当然每户领发二十两银子作为遣散费。唐老爷子可不是那些原居民不懂世事,他老人家可是在京为官近三十年的老江湖了,虽说是芝麻大的官,但场面还是见过的。演习个屁,暴风军团本来驻扎在帝国的边界新安郡,现在连边界都不守了,来这个内陆甘露郡搞什么演习,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但这不是我所操心的事情,我现在的精力就是全心全意的培养我家的俊儿。

“谢谢镇长啊,谢谢帝国对我们这些居民的安抚,军事演习就是强化军队的战斗力,我理解。为了帝国的军队能打胜战,我愿意离开河下镇前往庆丰府。”唐老爷子虚伪的客气道。

这个老狐狸,就你会拍马屁,镇长对唐老爷此时的言语很是不屑,但人家可是员外郎啊,县太爷看到他还要低头问好呢。便客气道:“唐老爷子,客气了。为了帝国你能抛家弃舍,实等我等之楷模,唐老爷子境界之高那是无与伦比的啊。”

唐老爷子气的真想抽死这个镇长,你丫的比我还会拍马屁,当镇长可惜了,要是在朝堂上起码也是侍郎级别的人物啊。

唐老爷子道:“客气客气,那镇长你忙吧,我现在就收拾家里的东西,明早就前往庆丰府。”

镇长道:“那员外郎你慢慢收拾,我这就走了,还要赶到下一家去呢。”

送走镇长,唐老爷子也不含糊,立马叫仆人四喜收拾行囊,准备搬家。别看军令上写的好,还每家发放遣散费,这是先礼后兵,你要是逾期不走的话,那你就去地府找阎罗老哥喝酒吧。唐老爷子可是在京城朝堂上打过滚的老狐狸了,这一任皇帝尼古拉韦德六世可是个铁血领导人,他这次还有遣散费发放,肯定是有猫腻了。想当年唐老爷子在户部任职时,钱江郡发生洪涝灾害尼古拉韦德六世都舍不得动用国库钱粮,说是战备储资,不能用。令钱江郡自筹钱粮赈灾,那时唐老爷子就看清尼古拉韦德六世的面目了。

唐俊在听到老爹说要搬到庆丰府去,原因是暴风军团将在河下镇进行军事演习,也懵了一下,这是唱哪门子戏啊。好歹上个时代在部队待过,知道军方举行军事演习只有三种原因,一是部队确实要演练一番,以提高战斗力。二是要威慑某个国家或地区,在其边境组织大规模的练兵活动,并且不阻止别人来参观与观赏,本来就是威慑他人,你不要别人来看,那怎么去威慑啊。三是某个地方因为要做一些不见光的事情,怕别人知晓而功亏一篑,就借军事演习之名封锁该地区。暴风军团常年在边境驻守,虽说现在边境没有战争,但一些什么强盗啊山贼啊还是有的,部队也是经常去打击的。青龙帝国边境和沧澜帝国接洽,近三百年没有战争了,也不可能现在发生什么危机,就算和沧澜帝国不和,想威慑沧澜帝国那也是在边境演习啊。现在看来前两个原因都不对,那就是第三那个原因了。要在我河下镇做见不得光的事情?会是什么呢?莫非我河下镇有前朝秘密宝藏?唐俊百思不得其解。

在唐俊还在思考时,河下镇已经乱了。因为帝国军令,所有人都必须离开河下镇,那些个江湖游侠们可不理会你什么军令,本来千里迢迢的就是来河下镇的寻找那个叫什么‘玄天’的。现在你说在此搞什么军事演习就叫我们走,这可能吗?总有先来后到的顺序吧,我就不走,看你们暴风军团能拿我们怎么样?

暴风军团的士兵可不是像镇长那么好讲话,你不走那好啊。兄弟们,上!现在就是谁的拳头硬谁牛逼了。

江湖人士顿时和暴风军团的干上了,论单打独斗暴风军团的士兵可能不是这么个江湖人士的对手,但现在这些个士兵接的上级命令是‘劝其离开,否则格杀勿论’。一群士兵蜂拥而上,打的江湖人士措手不及。武林人士在小股士兵的攻击下越打越顺,毕竟功夫不是白练的。在暴风军团士兵被杀了几个后,那个带队的联队长(少将或准将军衔,四品)喝令手下士兵退下,弓箭手准备。

双方对峙,一方武林人士个个都有点功夫,另一方近百个弓箭手已经做好放箭准备。那个暴风军团的联队长走上前道:“你们这些江湖人士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出手伤我的士兵,不给你们些颜色看看你不知马王爷是长了三只眼的。”

武林人士那边有个貌似带头的老者站了出来,朝暴风军团的联队长拱拱手道:“刚才是你们士兵首先攻击我们的,我们是自卫而已,别说的那么吓人。”

暴风军团的联队长道:“我们暴风军团接帝国军务大臣大人的命令在此演习,帝国皇帝陛下批准的。为怕伤及无辜,特提前疏散人群,你们不走反而反抗?莫非想谋反?

“你别把谋反那帽子扣到我们头上,我们什么时候说要谋反了,只不过你现在搞什么军事演习我看是别有用意啊。”那个貌似带头的老者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们不用管我们为什么现在在此演习,我们是军人,我们只遵从上级的命令。

刚才你们已经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了,现在也该我们尝尝腥味了。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是束手就擒还是等我们拿你?”那个联队长已经动了杀机,沉声道。

“笑话,束手就擒?就凭你们?”那貌似带头老者道。

“放箭”。

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何况是飞箭呢!江湖人士那边已经被飞箭射杀了好几个,其他的都是拼命的用武器在格挡。

暴风军团作为帝国的四大军团之一,其战斗力在帝国内那是佼佼者,对付这帮子江湖人士虽说不怎么称手,但还是不含糊的。江湖人士那边到现在已经死了近一半了,看大势一去,那老者喊了声撤。便带领余下的那群人仓皇的逃跑了,暴风军团也没追,穷寇莫追啊,何况人家单兵作战能力高,离开弓箭手追上还不够人家砍呢。

至于那些个什么吟游诗人,愿意走的立刻走,不愿意走的就地处决。

对于邻国的所谓的特使,暴风军团将他们全部遣散到庆丰府,令庆丰府知府大人好酒好菜招待他们,但不准他们离开府衙。变相的软禁了。

可以说暴风军团的这些政策还是成功的,第二天河下镇真的没有什么‘外人’了。

与赶赴前来的其他三个师团合兵一处,军团长大人责令第一师团第二师团第三师团将河下镇围的水泄不通,第四师团四五师团策应。

甘露郡的郡守三皇子志也立即启动了应急措施,所有郡国兵守备军全部被派上城墙巡逻。只出不进!违者杀!

PS:看书不收藏,石灰要刷墙。看书不投票,石灰要上吊。

延伸阅读

迷你洗衣机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xukg.shtml
这么低价格的——洗衣机!!!好生意、、、小本招网店代理、经销,欢迎咨询QQ58455

万口香鸡公煲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gmy.shtml
万口香鸡公煲聚人才,兴技术,制标准,在传统美食的基础上不断研发,承火锅、川菜之优,博

PAPPAP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p7au.shtml
PAPPAP男鞋总部是一家集男鞋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型鞋类企业。公司从

漫炫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xldu.shtml
漫炫家具总部针对重量级家居市场提供高品位板式家具。系列家具提供私人化家具订制,将家具

麦诚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ahn1.shtml
麦诚环保设备总部自创业以来,一直致力于实验室设备、办公家具、酒店学校家具设计、生产、

VENUS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xby4.shtml
VENUS微洗衣项目介绍:源自法国的VENUS,以法国出众的洗涤技术、高标准的植物洗

和庆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awt9.shtml
和庆照明以做专做精做深的产品理念,致力于LED工矿灯、LED投光灯、LED泛光灯、L

思达特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dd0z.shtml
各省市思达特英语连锁培训管理中心(北京金迪书雅文化发展中心),从事教育项目研发、推广

优乐购便利店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n4m.shtml
中国便利店的发展刚起步,今后随着中国经济生活水平提高,便利店将必有大作为,对购物便利

安汇加盟  http://www.abreuvoirturckheim.com/ycm8.shtml
安汇汽车用品具有现代化的管理机制,雄厚的技术力量,高科技的加工设备和检验手段,为赢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种兵王在线阅读第三节

    “你们几个小子,出手吧!”“抱歉老师,请恕我赵钧难以从命,且不说学校禁止私斗,您一个老师,竟然想和学生比拼功力,真是荒唐,你根本不配做老师!”赵钧死死的盯着姜老师“你小子……”姜老师一拳向赵钧打了过来。拳风凌厉,却又在要打到赵钧的时候停住了。“你小子说的对,是我太冲动了。”“哎呀,气氛有点尴尬呢。”

  • 我的鲲999级了在线阅读第5章

    思绪从遥远的回忆中回归,如果此时还能控制身体的话,苏式感觉自己的面部一定抽动的很厉害,我的天,我该不会因为这样被当成真正的尸体活活冻死了吧!不不不,也有可能我并没有被冻死,只是身体组织全部被冻坏了,所以大脑还活着,这也是目前唯一能解释我这种情况的。但是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个房间呢?一个疑问的暂时解决,

  • 化龙记同人 之 醉星眸在线阅读挑衅

    “警钟?发生了什么事情?”灵灵望着钟声传来的方向好奇的问道。刘夏摇了摇头道:“不清楚。灵灵,我是掌教弟子,警钟一响,我得去凌云大殿集合,不然别人要说我闲话。”灵灵嘟着嘴可怜巴巴的道:“好吧,那人家回去等你。明天你可一定要带我去钓鱼,天天吃青菜,吃的人家都瘦了。”刘夏不以为然的撇了她有一眼,目光刚好落

  • 巫毒侵入第六章在线阅读

    “咚咚咚。”傍晚时分客栈店小二在敲打着灵萱的房门。灵萱被敲门声惊醒。“谁啊!吵死了!”灵萱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双眼。穿好鞋后就去开门。“打扰了姑娘,楼下有人说给你送衣服来了。”店小二解释到。“哦,现在几点了?”灵萱打了个哈欠。“啊?几点?不知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店小二挠了挠头。“哦,不好意思,我的

  • [综]每天都想策反黑手党精英之重生未来

    作为职业玩家的徐浩在圈子里还是很有名气的,技术虽算不算顶尖但也是排的上号的。徐浩现在玩的这款**是已经公测三年的【命运】。人气还是很火爆也应此狠狠的赚了一笔。【队伍】:“等这个boss打完,把号和东西一起卖了,就退出**找份正经工作。”徐浩嘴里说着话手也没停,不停的在键盘按,霹雳吧啦响着不停。【队伍

  • 和尚下山在线阅读第十节

    为她盖被子,正准备转身,却发现白伊然正睁着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由于刚刚哭过的原因,这个时候的眼睛就像小鹿一样,水水的萌萌的。“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你说什么?”冷奕琛显然没有想到白伊然会这样说话。白伊然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他,“你真的好帅啊!”“丫头,你喝醉了,把手放开。”冷奕琛有些无奈。“不!”白

  • 华夏纪在线阅读第7章

    裂痕消失在天地间,随之消失的还有那颗懵懂的心。“小兔崽子,要想早日与你的小女友相见,那就快去提升你的实力,别见面时连人家都赶不上,让人家小瞧你。”邋遢老者说完一席话,喝了口酒便晃晃悠悠的哼着小曲向着小木屋走去。“对!我变强!”华天辰抚摸着胸前的玉佩坚定道。心动不如行动,华天辰立即向着瀑布奔袭而去,开

  • 口袋里的相公在线阅读第7章

    金兀术所率领的大军即要从白衫少年所在的树旁经过,白衫少年拳头握的咯咯作响,就要飞身下树向金军首领攻去。张天海拉住了白衫男子,一副关切的语气,说:“你就赤手空拳吗?你没兵器吗?”“我的兵器是数万惨死在金军手里的亡魂,我的兵器是满腔的怒火与仇恨。”撇下这一句话,白衫少年便毅然决然的向金兀术攻击而去。金兀

  • 乱世大领主之 开天(2)

    在混沌中出现了一个青色的光晕,在灰蒙蒙的世界里,这个颜色甚是好看。散发这光晕的是一朵莲花,莲花中间站着一个龙首蛇身的神魔。神魔脚踩莲花,头顶玉碟,手持石斧,煞是威风。此时这个神魔沉默不语,冷漠的看向向他奔来的神魔们。慢慢的举起她手中的石斧,劈了下去。只听一声巨响,不少的神魔死在斧下。又是一斧子,劈在

  • 请温柔一点吧阴影中的战士

    他勉强坐起来,看到山坡下面,刚才踢球的那群孩子们,正围绕着另一群人。听了一会,这才明白原来是他们两队人踢球一不小心把足球踢进了王婆婆的破旧房子,因为害怕,结果没人敢去捡,所以才吵了起来。这时候自然应该由踢出去的那个人去捡球,可是,那个看起来高高的初中生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随后大声说:“我不玩了。”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