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那几年我们玩传奇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凝霜 来源:17K小说网

摇风目送着花雅出了客栈,自己也离开了。

行到无人处时,花雅便从白狐的身体里脱离了出来。

那白狐终于找回自己肉身的控制权,第一件事便是对着摇风破口大骂。

“丫的,遭天杀的,不是说好了等那小子醒了就离开我的身子吗,你这言而无信的混蛋,强占我的身子就罢了……”唔,感觉哪里怪怪的!白狐突然顿了顿,但是很快又将后面的话接了下去。“竟然还敢给我施禁身咒,你丫就是想憋死小爷,然后继承小爷这幅俊美无匹的身子!”

摇风道:“抱歉,是我失言了。”

“抱歉,一句抱歉就完事儿了吗?”白狐听着他清清淡淡的语气,火气更是蹭蹭蹭往脑门上蹿,当即跳起身子就要去撕咬摇风的身体,奈何摇风只是一缕精魂立在那儿,任这白狐如何张牙舞爪,也是无济于事。

摇风默然而立,也不反驳什么,直等它自己冷静下来,方开口说道:“我会补偿你的。”

“如何补偿?凡人话说身无长物,你这家伙却是连真身也无,又那什么补偿我啊?”白狐不屑的抬着下巴。

摇风想了想,道:“我能助你化形。”

白狐瞬间呆住了,好半晌,它才回过神来。

但是很显然,它并不相信摇风所言:“我姓你个鬼,小爷我修了五百年都没修**,你能有这本事。”

摇风淡淡道:“信不信由你。”

“艹!”白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当即恨不得转身就走,但最终,它还是没有抵住那可能化形的诱惑,半晌迟疑着问道,“你真的有办法,能让我……修**身吗?”

“嗯。”摇风笃定的应了一声。

白狐道:“但你拿什么做保证,我又缘何信你?”

摇风想了想,道:“你可与我立下誓生之咒。”

誓生咒是盘灵大陆修者之间订立约定的一种方式,双方一旦立下此咒,若是违誓,轻则灵魂日夜饱受反噬折磨,重则走火入魔,修为尽毁。

白狐一听这话,原本轻蔑的态度瞬间变了,他上上下下打量过摇风,语气磕磕巴巴的道:“你……你来真的啊?”

摇风道:“骗你于我并无好处。”

白狐沉默半晌,当即前脚往地上一蹬:“好,就定下誓生之咒……这可是你自愿的,小爷我可未曾逼你!”

摇风道:“但有两件事要你应我,一是关于我与尊上之间,不论你听见或是看到了什么,均不可对外人提起;二是你这肉身,还需借我一用。”摇风之所以提出与这白狐立下这等誓约,其实最终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封住这白狐之口。

——他与尊上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虽说要让这白狐闭口,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斩草除根,但摇风现在还需要用到它这副躯壳,故而并不愿如此。

白狐一听这话,顿时浑身的毛都立了起来:“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原来你竟打的是这主意,哼——你丫休想再占我的身子!”

摇风道:“只是暂借而已,若你应下,十年之内,我必助你成功化形。”

白狐一听“十年”这个词,那张牙舞爪的警惕姿态瞬间又委顿了下去。

十年,他没听错吧,十年就可化形,这是真实存在的事情吗?

“你可别欺负我乡下人读书少,十年怎么可能!”

摇风道:“你可曾听过‘堕天龙尊’的名号?”

白狐怔了怔,叫道:“废话,谁不认识他老人家,那可是咋们兽族的开山始祖!”

摇风见它毫不掩饰露出了一脸的崇拜和向往,心下却是无由漫上几分难掩的悲凉之意来:“连一个数百年修为的小狐狸,都能感念尊上,而当年那些受过尊上道法的人,却是一齐将他推入了地狱!”

“你说什么?”白狐听他低声的喃喃自语,忍不住问道,又接着说,“你这人好端端的,为何突然提起老祖来了?”

摇风道:“若我说那助你化形之法,便是从尊上手中得来,你可信了?”

白狐愣了愣,恍惚意识到什么:“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知道的太多,对你并无益处。”

白狐咽了咽唾沫,一双狐目中满是震惊:“你到底是谁?”

摇风突然沉声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白狐被那眼神看的心头猝起一阵寒意,忍不住又咽下一口口水:“你……你不说就算了,以为我稀得听啊!让我答应你也不是不成,但是你也得应我一个条件。”

分明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嘴脸,但是摇风却并不在意,只道:“你说。”

此时此刻,白狐的心情就好像得了一张心愿券,但是想实现的愿望又太多,这个也想要,那个也想要,思来想去,如何也确定不下来,最后他烦躁的在土地里挠了几下,苦恼道,“我还未想好,待想好了再说。”

“不行。”这种条件,是个有脑子的都不可能答应——一旦立下誓生咒,便没有转圜余地,摇风此时果真依了它,届时这白狐若让摇风摘星采月,他又当如何?

白狐爪子又在地上挠了两把,划拉出长长的抓印来:“我又不叫你杀人放火,伦常之内,要你力所能及,这样总成了吧?”

摇风听他这么说,觉得也算合理,终究应了下来。

待谈妥这一切之后,摇风问白狐:“你本名唤做什么?”

白狐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小爷姓白,双字坼生。”

摇风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满口粗言横语的小狐狸,倒是有个文雅名字,只是这“坼生”二字,多少有些不吉罢了!

……

当日来时,只因没有肉身束缚,又托灵契牵引,漫漫长途不过转瞬,但是现下摇风借这白狐坼生的身体赶路,既不能瞬移,也无法腾云驾雾,便只能靠着那四只肉腿。

连着行了一日,到近黄昏,白坼生一直吵嚷着要休息,摇风无奈,便在一条河边停下,任其俯身在河里饮水。

涓涓细流,澄澈见底,白坼生刚饮了一口,却突然大叫起来。

“啊,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它死死的盯着水面,声音颤抖道,“我我我……我毁容了!”

摇风几乎习惯了他的大惊小怪,平静道:“被火焰燎了些须毛而已,不日便会长回来的。”

白坼生看着小溪里自己狼狈的倒影,对摇风骂骂咧咧了一会儿,待发泄完怒气之后,满心忧伤道:“这绷带谁缠的,难看死了,唉,伤成这样,到时候肯定要留疤的,我怎么就这般倒霉,遇上你这家伙。”

他说完了,见半晌没人应,郁闷的一爪子拍在水面上,将那溪水里的身影拍的一瞬破碎。

-

下午的修炼结束后,月枢去后山打了包子回来,坐在锁灵塔前的台阶上双手捧着啃。

“公子他,已经离开十日了……”月枢咽下一口包子皮儿,低垂着脑袋落寞的说。

突然,头顶覆下一片黑色的阴影。

月枢愣了愣,缓缓抬起头来,待看清来人面容时,他瞬间脸色一变。

“怎么,本座生得很吓人?”

来人身穿一袭青色锦袍,衣上用金线绣着五爪飞龙,威风凛凛,栩栩如生。

他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一手负于身后,面色白皙,五官俊美,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似有无限风情,但是眼中淡漠的神情却又拒人千里。

不说颠倒众生,但也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好相貌,可月枢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却吓的连手里半只没啃完的肉包子都掉在了地上。

眼前这人,正是公子口中的那条青龙,他……他又来了,可是公子现在不在,怎么办,他该怎么办……对了,昭灵符!

青策看着月枢站在自己面前抖抖索索,只道他是害怕自己,心下一时有些不耐,挥了挥手,淡道:“去将塔门打开。”

月枢伸往怀里的手一顿。

青策瞥见他的动作,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你在做什么?”他抓住月枢的手,就要往外拉。

月枢被他手上那与外表完全不符的强悍力道捏的手腕一阵剧痛,当即吓的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有意思!”青策突然停下动作,盯着那张脸审视了一会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回仙长,小人名叫月枢!”

青策又问:“你刚刚想做什么?”

“没有,没什么?”月枢忙道。

“不听话的孩子,可不讨人喜欢呢!”青策语气悠悠的说,松了攥住月枢腕部的手,但是下一秒,他却猛然一用力,竟是直接将少年胸前的衣裳撕了开来。

月枢一只手还维持着插在怀中的动作,掌中紧紧的捏着张金色的符纸。

他双眼大睁的看着眼前高挑的男子,眼里满是惊愕,心下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龙尊好雅兴,这天还未黑,就迫不及待做出这种事来!”却在这时,一个略带冷意的身音传来。

月枢下意识抬头去看,只见一个身穿玄衣的高大男子从远处缓步行来,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硬朗的面部轮廓棱角分明,恍如刀削斧凿而出的一般。

青策看见那人,眼中闪过一丝凝滞,随即下意识松开了攥住月枢的手。

“墨长老,你来此作甚?”

“随便走走而已,不想就瞧见这一出。”墨执面无表情的说。

月枢来不及细想黑衣男子口中那句“龙尊”的含义,情急之下一把将手里的昭灵符塞进口中咽了下去。

青策面色一僵,随即冷声道:“本座的事,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尊上之事,墨执自不敢多言,只是这位小修士,乃是吾之旧识,还请龙尊放过他。”

“呵……长老何时有了这样的旧识,本座怎么不知?”

墨执淡淡道:“尊上日理万机,岂会连这等涓埃之事也一清二楚。”

青策冷哼了一声,突然转过身去。

他伸出一只白皙到有些透明的手,缓缓抬起月枢的下巴,面颊凑的离月枢极近:“若本座今日,非要了这小修士,长老又待如何?”

月枢感觉到男子灼热的气息喷撒在自己面上,顿时浑身僵硬。

他他他,他没听错吧,这青龙刚刚说……要,要要了自己?

月枢一时吓的脚都软了。

墨执突然上前一步,抬手攥住了青策的手腕:“若尊上执意如此,就休怪墨执……不敬了。”

话落,他手上一用力,直接拽的青策往后退了两步。

青策面上原本玩味的笑意一瞬间凝固,继而转为极大的愤怒:“墨执,你竟然为了个牛童走马的小修士违逆本座!”

墨执沉默的看着青策,没说话。

青策看到他眼中分明的轻蔑,一时更是怒极,他狠狠的挣了一下,竟是没能挣开墨执攥住自己的手,当即历声呵斥道,“放肆,墨执,你莫非想造反不成?”

他话音刚落,周身突然现出数个身着青色劲装,青铜面具掩面的男子,一齐祭起灵力朝着墨执袭来。

墨执连看也未看那几人一眼,反手疾挥了一下衣袍的广袖,便将那些攻击全数挡了回去。

这群青衣男子,一共七人,名为青衣使,是专为保护青策安危而设,所以自身修为并不低,那一击不中之后,当即又祭起更猛烈的攻势朝着墨执而来。

双方很快缠斗到一起,你来我往之间,快的几乎只能看见一道道散发着青墨疾影的劲光。

场中一时飞沙走石,花折叶落,就连护塔的栏杆都被催断了数根。

青策站到一旁,抬手理了理略微凌乱的衣摆,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场以多欺少的搏斗。

眼见着墨执在自己那些护法合力的攻击之下渐渐落到下风,他形状漂亮的嘴角,不由噙起一抹略带愉悦的浅笑。

但是那笑意并未维持多久,青策一张欺霜赛雪的面容又渐渐沉了下来。

他的这群青衣使,若是单个拎出来,或许远不是墨执的对手,但配合在一起的杀伤力,就是数千年修为的高阶修士,只怕都落不到好来,

可此时,青策却发现,青衣使每一次祭出的杀招,墨执都能有惊无险的避开,而且他虽然看起来是落了下风,但分明并不吃力。

既能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之下不伤分毫,那么他的实力绝对不会在青衣使之下,那又为何缠斗至此……他在拖延时间!

延伸阅读

与君一世沉醉[润玉锦觅]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free-forums.cn/6qwk.shtml
夏鸣婵一下午都玩的很开心,吃过晚饭跟着乐队一起去广场表演。下车想要帮着抬鼓,却被塞了

恶无可恕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free-forums.cn/bkxh.shtml
焦小蔓趁着在国外,不用翻墙,网速还贼快的大好机会,抓着贺玉儿他们一起搜罗了大量国内封

繁衍大陆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free-forums.cn/pous.shtml
砖厂,狗娃下了班,便匆匆的往家赶。他走到五斗冲。见他爹还在地里,便去了地头。“爹!地

重生民国之外室第六章  http://www.free-forums.cn/nf7p.shtml
虞无忌和虞兰舟前脚刚走,后脚周氏就连忙探起帘子走入内室。虞瑶见她进来,从美人榻上支起

无限蚁民之击之五百万的诱惑(2)  http://www.free-forums.cn/uaib.shtml
齐小悦认识她,于莉莉,沈青城的老妈,挤掉原配上位的小三,以前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三线明星

赤道与北极星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free-forums.cn/p4on.shtml
从炼药房中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段闽在郭十一的指导下炼出了很多极纯的药材。“太不

捂紧我二婚夫君的小马甲红天生物科技公司  http://www.free-forums.cn/dbrz.shtml
维和部队的人撤走了,让徐连生感慨无比,这是一群真正在执行任务的汉子!装甲车内还有三个

综漫:无限征服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free-forums.cn/u1s5.shtml
少年们虽知道后果不会太好,但是他们就是不服,即使撞得头破血流,也要咬牙试一试。万一成

龙起于渊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free-forums.cn/6m3x.shtml
洁白无瑕、妍美芬芳的白山茶被搬到了女孩居住在塔楼之上,那是千山万水从西南的成都运来的

与夏三滥同居的日常之第三章(3)  http://www.free-forums.cn/6kg1.shtml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小树苗只能长成大树苗,连身都不能翻的婴儿却能满地跑,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限定承诺在线阅读第八节

    “没事,你先下去吧。”张伟努力憋住不让自己也跟着手下吐,他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和善地让小二出去。“行,那客官您慢慢品尝美味。”看着面带职业微笑、脸色和眼神都不变的小二慢慢离开,张伟终于离开位置,跑到小角落里把一个手下踢开,抱着还干净的痰盂哇哇大吐起来。边吐边想,这家店能做到如此有名望也是有道理的。一个

  • [火影]一眼误终生在线阅读第8节

    郑英雄要累死了。女子的笔筒果然不凡!眼看“十步剑”马上就要刺破她的衣襟,就被那小团扇化为的锄头挡住。而女子笔筒上雕刻的瓣瓣梅花在鸦叫声中落地生根,紧接着又结出十一顶流苏喜轿。“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随着女子丢出小团扇吟出这句,每个喜轿轿帘内又分别扑出一名身着秀禾嫁服的新娘杀向郑英雄。男人

  • 凰逆之录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二天醒来时头脑发晕。我不记得昨天坐在地上以后做了什么,只知道第二天我得到了发呆的报应,发烧。叹气,好不容易出门,却生病了。爬山,也不行了吧。魏瑾来敲我的门,我起身打开时看到魏瑾惊讶的眼。“葛小幺,你怎么了?”魏瑾说着便伸手过来想抚我的额头,我躲开她的手,转身回到床上躺好。这时才发现整个床都透着湿气

  • 一遇男神许终生之时空连接器

    日,这个秘密没人知道啊,当时大腿内侧疼了好几天,一走就疼,但他硬是忍着没出声,太丢人了,结果伤口发炎了,半个月之后才好,然后就留下了一个疤,说来也巧,是一个特别规则的圆形。但是,今天这个人怎么知道。金云飞心里开始没底了:“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他在想,难道是自己哪次喝醉酒或者说梦话把这个秘

  • 青龙传纪第1章在线阅读

    本来今天是一个非常好的日子,他正好省了一个月的钱充值在**里面要升级自己的**角色的时候突然地震了导致他的房子都塌了,而他也被埋在了房子下面,当他失去知觉之后,他的血染红了一颗珠子,这个珠子是他在小摊上看到的觉得和崩玉ting像的就买了回来,当这颗珠子被染红后发出了一个红光带着他的灵魂消失了。他死了

  • 洪荒:开局指点女娲成圣在线阅读第5章

    “呵……”一声轻笑,原本苏玥在过的山岩上凭空腾起数道紫色雾气,在黑暗的山洞中逐渐变化**的形态,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位身量较高、有些消瘦的青年男子。他如灵魂般飘浮在半空中,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后,举手投足间尽显王者霸气。太一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眼前这人,虽是幽魂状态,可从他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强大压迫力来看

  • 今天又卖了我的辅助(电竞)第五章在线阅读

    “啊!啊!啊!”尖叫声不停的回荡在空荡的体育馆里。一个面如死灰的女人呆呆地站在泳池旁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水面上飘着的人形物体,双腿不停地瑟瑟发抖。听到惨烈的尖叫声,泳池里的****纷纷游向池边,爬上岸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赶来。闻讯首先赶到的是安全救生员,救生员拿着一张毛毯给惊慌过度的女人披上,然后询问

  • [综]我的父亲是库洛里多在线阅读第八章

    “你哥?”梦琉年眼里流光一闪,唐沫柒只顾着生气并没有注意。“就是齐展延!”“哦?”“不是说未婚夫妻的么?”他面上露出的惊讶恰到好处,让人无法生疑。“呃……”唐沫柒一窒,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身子前倾,伸手抓着梦琉年的衣领:“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哥也是你故意调走的?”梦琉年笑了,笑的云淡风轻,笑的唐

  • [HP/GS]露酒之约在线阅读第7节

    “潮汐”现象会在这里停留三天,这三天他哪儿也不能去,厨房里有足够的食物可以帮助他挨到“汐退”。下午14:25的时候,终于有影鬼踏入了三楼的走廊。这是一只落单的影鬼。它的造型与大街上那些飘来荡去的同伴们没什么区别,麻杆一样的四肢与两米高的身体,在破旧的老式居民楼里行走时,显得颇为费力。方自明时刻关注着

  • [我的英雄学院]Fearlessness在线阅读第一节

    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烘炉中。——王毂《苦日行》冬在三九,夏在三伏。白浔帝国南方各州郡如同置身于火炉之中,何况此时正值午后,高悬的烈日使得地上的人们无力动弹。而在帝国的东南方,一个叫做廖南村的小村落。村口的凉棚里农闲的男人和小孩都聚在这儿,一段脍炙人口的评书,是这炎炎午后打发时间的良药。庐州,位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