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世界线的变化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雪白的喵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九章 退守楼房

“你们从哪来,到哪去啊?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杨锋对外面的形势很是担忧,趁着米饭还没熟的间隙,忍不住问道。

坐在餐桌边的李排长犹豫了一下,看了一下坐他旁边的歪歪斜斜的累得不堪的那些士兵,似乎又有些不便,支支吾吾地,半天说不出个所以来。

“怎么了?军事机密?”杨锋笑着说道。他也不好勉强李排长,“如果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这也倒不是军事机密,只不过……”李排长看了看炉灶上冒着蒸汽的饭锅,又瞧了瞧杨锋,说道:“唉,我就实话说了吧。”

原来他们接到上级的命令,奉命跟随大部队开进上海,准备猎杀狼人,阻止狼人灾变的扩散。可是,他们情报信息有误,再加上大大低估了狼人的智商和能力,导致在行进途中,被狼人包了个“饺子”,中了圈套,结果他们大部分人被狼人残杀,只有极少数的人逃了出来,流落在这偏僻的小山村。

“是吗?有这么严重?”杨锋惊呼道。

只听得“咣”一声,倪虹手中的碗滑落了下来,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她边洗碗边竖起耳朵听着杨锋和李排长的对话,一听到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本来她还想着有了他们这群军人在,自身的生命有了保障,能安全顺利地回家,可没想到他们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从喜悦的巅峰一下到绝望的低谷,巨大的落差感,使得她心里堵得难受,想到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还不知什么时候能熬到头,她勉强扶着橱柜边沿,让身体保持平衡,忍不住轻轻地抽泣起来。

杨锋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对她的一些安慰。

“那你们有什么计划吗?”杨锋问道。李排长等人武备精良,如果他们和自己一样北上,他就跟着他们一起,至少会安全一些。如果他们不跟自己同行,可以说服倪虹跟他们一起走。他少了倪虹这个拖油瓶,倒是可以省心不少。

“饭好没?饿了。”李排长有意无意地用食指扣了一下桌面,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杨锋见此,虽然有些疑虑,但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米饭香甜的味道正从锅里飘溢出来。

杨锋走过去,端起锅,直接放在餐桌上。还没等他放好,那些战士就自发地拿了碗筷,站在他身后,准备揭锅盛饭。

杨锋给李排长盛了一碗,放在他面前。李排长也不管米饭有多烫,拿起筷子,吹了两口,就着白米饭,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厨房里响起一阵筷子碰到瓷碗的“丁当”声,用嘴吹着米饭热气的“噗噗”声,咀嚼米饭的“咂巴”声。他们当中,有的干脆就用水泡着饭,扒拉着一碗,又来一碗,只为快速填饱快已饿瘪的肚子,哪还管它要细嚼慢咽,米饭是啥滋味。有的干脆把米饭盛在盘子里,就是为了能多装一些,害怕小碗不够吃,担心再去盛时没了饭。有的不小心吃得烫伤了嘴,吞又吞不下,吐又舍不得吐,不停地咧着嘴巴,像一个专门负责逗乐搞笑的小丑,做着各种形状怪异的表情。有的因吃得太急太快,被米饭噎着,急得原地蹦蹦又达达,才想到厨房里还有水,慌忙扑到自来水龙头下,用手掬起水狂喝两口,才舒服地长吁一口气。

李排长倒还是斯文,一口接着一口地吃,没像那些人那样的狼狈不堪。

杨锋和倪虹站在一边,微微张着嘴巴,为他们奇形怪状的吃像,实在是感到有些惊讶。倪虹因为接触军人不多,在她的印象中,军人大多是温文尔雅的,哪像饿极的土匪乞丐一样的吃法?杨锋虽说在部队里服役多年,却也没见到过如此难看的吃像。

锅很快就见了底,一个个瘪着的肚皮也鼓了起来,响亮的饱嗝也打了起来,萎靡的精神也活灵活现起来。

“那你们下步的打算是去哪?”倪虹见他们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于是迫不及待地问道。

李排长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顺手拿起餐桌上的牙签,剔着牙,像一头二流子一样,说道:“什么打算?我们跟上面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往哪去?有吃有喝的,我们哪都去。嘿嘿。”

“你们没有电台、短波之类的吗?”杨锋看了倪虹一眼,问道。

“唉——”李排长一听,神情沮丧,如丧考妣,哭丧着脸,说道:“通讯兵没能出来。”

“那你们是准备待在这里?”杨锋问道。

“待在这?”李排长环顾了一下房间,哑然失笑,说道:“你们还有多少吃的喝的?”

杨锋摇了摇头,表示食物并没有多少。

“这里没吃没喝的,那我们待在这里干吗。”李排长说道。

“虽然我手头上没有,但现在这个季节,正是秋收时,外面的庄稼地,还是有许多果实蔬菜之类的东西可以采摘,如果计划周到,应付一段时间,没什么多大问题。”杨锋说道。

李排长想了一下,说道:“我们准备往南面去。”他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对杨锋说的,但眼神却是投向自己的兵,似乎在征询着他们的意见。

“我们就是从上海相邻的杭州来的。”李排长补充说道。杭州在上海的东南面,距离不远,但也不近。

吃饱喝足的战士,稍稍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同了李排长的说法。

“你们怎么回?走路回?”杨锋朝外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他们步战车、装甲车之类武警专属的交通工具。

“边走边想办法吧,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李排长苦笑道。

杨锋听他这么一说,倪虹的事情,倒有些犹豫起来。如果他们有交通工具,再加上精良的火力配备,把倪虹交给他们,料想也不会出现多大的问题。可是,他们如果徒步的话,要走这么长的路,这个风险就比较大了。

他看了一眼呆坐着的倪虹,平时爱说笑的她有些闷闷不乐。还是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吧,毕竟这决定权还在于她。

“倪虹?”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倪虹脸色惨白,抬起头来,打断了他的话。

杨锋像个偷吃东西而又被家长发现的小孩,脸一红,有些尴尬。这样一来,他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排长,我能跟你们一起走吗?”倪虹像*了气的小孩,气鼓鼓地问道。

“你跟我们一起走?”李排长有些惊讶,他看了看杨锋,“你们不是——”他的意思不说也明白,杨锋和倪虹在他眼里,不是家人就是恋人,最少也总应该是朋友关系。

“他要去哈尔滨,找他的老婆和小孩。”倪虹白了杨锋一眼,极为不满地说道。

“是吗?一个人,那得多远啊?”李排长敬佩地对着杨锋点了个大拇指,“那你怎么去?”

“我有一辆车。”杨锋坦诚道。

“车子?你有车子?多大的车子?”李排长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急切地问道。众多战士一听,收起了漫不经心的样子,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在这混乱的非常时期,有了车子,无疑像是给自己安插了一双飞翔的翅膀,多了一道安全防护盾,极大地增强了安全系数。

“就是那种城市SUV。”杨锋说道。

李排长眼里的亮光顿时暗淡了不少。他们这一行人有七八个人,一辆车子,显然坐不下这么多人。战士们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蔫了下来。

“她,跟着你们,成吗?”杨锋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忐忑不安地问道。

李排长看了倪虹一眼,连连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们找到大部队,是要参加战斗的,不行不行。”

倪虹说道:“可是你们如果找到大部队,那我不是更加安全了吗?”

杨锋看了一眼倪虹,说道:“如果你们有难处,那就算了。”

“我不。”倪虹倔强地说道。她自小生活优越,事事顺心,自尊心强,脸皮儿薄,见杨锋急于将她推给李排长等人,哪里还能坐得住,站起身来,朝着车库走去,准备将车上自己的行李搬下来。

“哎,你等一下,李排长还没答应呢。”杨锋伸手拉了倪虹一把,尴尬地朝李排长笑了笑,说道:“你别介意,她就这个倔脾气,别放在心上。”

李排长见俩人闹掰,犹豫了一下,只得点头同意。

杨锋见李排长应了,心头略微宽松了些,转过头,对着倪虹带着歉意说道:“唉,我要北上一千多公里,你跟着我,未知危险实在太多,保不了你的安全。你跟着他们,总比跟着我好一些。等到了他们部队,联系你的家人,把你接了回去,那就万事大吉了。”

倪虹眼眶一红,似要哭了出来。这两天来的朝夕相处,相濡以沫,竟使得她有些恋恋不舍。可杨锋说得也是合情合理,他去哈尔滨找老婆小孩,她一个女孩跟着他,又能干什么呢。她用力一甩,挣脱开杨锋的手,理也没理杨锋,径直跑到车库,整理自己的行李去了。

一行人,整理好行装,挥手道别。

小山村的田野里,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黄色的不知名的小花竞相怒放,吸引着几只色彩鲜艳的蝴蝶,在它们怀中亲昵地蹭来蹭去。一池小水塘里,一汪碧绿色的水,簇拥着成片的水葫芦。这水葫芦,生命力极强,一遇水,便不分水质好坏,如同施了催化剂一般,野蛮疯长。池塘上空,低飞着几只动作敏捷的小蜻蜓,在追逐着,嬉戏着,打闹着,一派悠然自得的景像。

一个黑黑瘦瘦的士兵,嘴里叼着一根小草,悠闲地走在山村的小道上。他的身后,跟着同样有些晕晕欲睡的李排长一行人。

忽地,一阵“嗷唔”的长声,一只高大的黑色的身影,从路边房顶一跃而下,从黑瘦的士兵身旁掠过。

那士兵猝不及防,大声惨叫着,被黑影叼在嘴里,鲜血直流,不停地挣扎着。那黑影纵身一跃,跳上了房顶,居高临下地用绿油油的凶猛的目光,一动不动盯着地上的人。忽地,它獠牙一用力,便将嘴中的身体一咬两断。那士兵惨叫声戛然而止,两截血淋淋的身体,挂着血红的内脏,掉在了地上。

众人被突如其来的狼人吓得目瞪口呆,愣在原地。

“狼人!射击!”李排长最先反应了过来,大声惊叫着,端起手中的***,便向那头狼人一顿扫射。

众人这才清醒了过来,纷纷找了一个掩体,或趴着,或蹲着,或站着,端着枪,对准那头狼人,一股脑地将子弹射将出去。

倪虹本来走在队伍的中间,一见狼人的出现,惊呼一声,慌不择路,跑向一栋打开房门房子的门口,钻了进去。

那头狼人,在屋顶上左腾右闪,动作敏捷,如同一阵黑风一般,一下子跳下了屋顶,消失不见。

“赶紧退回房子去!”李排长惊骇不已,大声呼喊着同伴。他已经和狼人打过数回交道,清楚狼人的狡诈凶残,其智商似乎经过人类基因的变异,似乎变得更加聪明,更加狡猾。

众人听得李排长的呼喊声,跌跌撞撞,连滚带爬,一路后撤。

忽听得“砰”一声清脆的枪响,一头在屋顶的狼人发出了凄厉的声音,从屋顶上翻滚掉落了下来,掉在了李排长他们的前面。李排长回过头,见到站立在二楼的杨锋,手中端着的猎枪徐徐地冒着青烟。

狼人掉落在地,一动不动。战士们似乎不解恨,举起枪,朝着狼人狠狠地扣动着扳机。

那头狼人顷刻间,头上、身上被打得像筛子一般,到处都是洞眼,蓝黑色的血,爆得到处都是,溅了战士们的一身。

杨锋与李排长他们道过别,又整理了一下所剩下的食物。刚才他给李排长他们煮了米饭,让他们饱餐了一顿,临别时,他又送给他们一些。现在车上的米和面,已然不多。

应该可以撑个两三天吧。他看着这些剩下的食物,喟然叹了一口气,心里想道。既然已经慷慨给了别人,再心痛也无济于事了。

他到厨房里,又找了些塑料袋,把剩下的食物,按照他每餐的用量,又分成了五六份,每一份都整整齐齐地码在后备箱中。他又想了一下,把码好的米和面,打开来,又匀了些,变成了十份。

整理好了东西,他关上后备箱,坐了车,规划好路线,准备出发。

这时,他清楚地听到一声狼人的叫声。他心里一惊,正待循声辨认方位。紧接又传来人类的连连的惨叫声,李排长的呼喊声,枪支的射击声。他听了,心下大骇,知是李排长他遇到了狼人,赶紧把车子熄了火,拿起了猎枪,往楼上跑去。

待他跑上窗户,往外一瞧。只见李排长和他的手下,边打边撤,交替掩护着向他这边跑来。

他举着猎枪,眼光如雷达,眼神如火炬,紧张地为他们警戒着。

在他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头狼人。它静悄悄地爬上他们必经之路的一个房顶,吐着长舌,露着绿光,轻手蹑脚地踩着屋檐,欣赏着脚下的猎物,就像一只捕食经验丰富的老猫等待着脚下胆小的老鼠自投罗网一般,淡定地矗立着,随时准备给予他们致命的一击。

他在窗户边上,清晰地看到那头狼人,咧了一下嘴巴,眼睛眯了起来,似乎是在嘲笑着底下奔跑逃命的人类。

他身上寒毛一下倒竖了起来,觉得从未有过的寒意从心底慢慢地升腾了起来,遍布了全身,像是刚刚掉进了一个零下几十度的冰窖。狼人居然能够像人一样的聪明,一样布设陷阱,真是太令人恐怖了。刚开始,他听说李排长他们的大部队,被狼人包围、消灭,他还半信半疑。那时他还对他们的能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认为是他们自己的领导指挥失误,上下协调不力而造成了伤亡。但是,从这头狼人的设伏、诱捕等行动来看,显然,已远远超出了普通狼人的智商,接近了人类的脑力。

他大惊之余,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有失。他把猎枪架窗台边上,摒弃杂念,稳定情绪,调匀呼吸,将猎枪上的球形准星套住狼人丑恶的头部,慢慢地扣着扳机。

就在那头狼人蓄势准备一纵跃下的时候,他果断地将扳机扣了下去。

“砰”的一声,那头狼人随着枪响,一头扎了下去。

他看到李排长他们举枪一顿乱射。

正当他长吁一口气,准备收枪起立的时候,他看到了小山村不远的山坡上,矗立着比刚才那头更加高大、更加凶猛的狼人,徐徐地、胜似闲庭信步似地走来。

就在杨锋惊诧它的高大、威猛之时,它的身后,忽地又冒出了大大小小的一群狼头来。

“快跑,狼人!”杨锋向李排长焦急地挥着手。

李排长他们终于撤回到了楼房里。他指挥着手下,忙乱地把楼房里的门窗全部关上,然后又搬了一些凳子、椅子、桌子等一些沉重的家具堵在门窗边上,试图阻止狼人的进攻,恨不得把所有与外界联系的孔都堵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忙完之后,他又指派人手,在各个楼层里巡逻警戒,以防狼人的突袭。

杨锋见到脸色惨白、惊魂未定,仍留着满脸恐惧、坐二楼房间里地上的李排长,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掏出一根烟,给他点上。

李排长接过烟,抽了几口。他显得有些木然,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

烟烧到烟蒂根上,白色的烟灰掉了下来,烟头的高温刺痛了李排长的手指,他这才惊醒过来,“这,这他妈的,太吓人——”他回想起刚才的画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下,被那头狼人叼在嘴上,一咬两断,惊恐地喊道,“这些狼人从哪里来冒出来的?”

杨锋默默地抽完了一支烟,紧蹙着眉头。狼人从哪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如此多的狼人中,如何突围出去,免得葬身狼嘴,或者是变成像它们一样的狼人。

“接下来怎么办?”杨锋焦急地问李排长。他可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他还有远在哈尔滨的老婆小孩等着他去团聚。如果自己单枪匹马地闯出去,势必死无葬身之地,活着出去的机会等于零。要想安全地突围出去,必须倚靠李排长他们。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李排长极其沮丧地说道。他们一行本来有八个人,一个刚才当场挂了。现在就算加上杨锋,也只有八个人。他们八个人凭借充足的火力、坚固的楼房,对付几头狼人倒还可能应付得过来。但如果对付十几头,要想突围出去,那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排长,你最好过来看一下。”一个年轻的小战士,跑了过来,慌里慌张向李排长报告着。

李排长看了杨锋一眼,强打着精神,站了起来,说道:“走,我们一起去看一下。”

杨锋默默地站了起来,跟着李排长随小战士而去。他们走到三楼的一个房间窗边。窗户已经被他们用床板遮挡了起来,只留下一道类似于观察孔的小细缝。

小战士指着那窗户说道,“排长,你看窗外。”

李排长凑了上去,看了一眼,大惊失色,脸上冷汗直流。

“怎么了?”杨锋问道。

李排长铁青着脸,退后了两步,把位置让了出来。杨锋走上前,凑在窗户的小细缝上一看,也惊得目瞪口呆。

窗外大大小小的屋顶上,站立着一两头的狼人,小山村通往外界的主要路口,亦有狼人分兵把守着,把他们这栋房子围得像水桶一般,水泄不通。

这些狼人或蹲或站,或骚首或挠痒,或吐着长舌静静地等待,或夹着尾巴在原地转着圈溜达。而其中杨锋刚才看到过那头高大威猛的狼人,看上去一脸的悠然自得,蹲坐屋顶上,并不急于进攻。

杨锋默默地退了回来。

“看来,它们吃定我们了。”李排长苦笑着道。

杨锋默然不语。他可不想在这里就把自己交待了。他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在脑海中,他冷静把当前敌我之优劣情况,又回放了几遍,极力地思考着脱身的对策。

“你别转了,转了我头晕。”李排长看了他一会,无奈地说道。

杨锋停下了脚步,瞅着李排长,欲言又止。

李排长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不悦地说道:“你看着我干吗。”

杨锋犹豫了一下,说道:“李排长,有几个建议,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别婆婆妈妈的。”

杨锋把刚才他所想的几个问题一一向李排长细述了一遍。他向李排长建议了兵力部署的问题,应当把人员集中在一楼,以免被狼人一一击破。同时他还建议把人员的装备集中检查一遍,连发改为单发,瞄准狼人的头部射击。狼人自身修复功能极强,打中其它部位,并不能使其伤亡。

李排长闻言,沉默了良久,沉声问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以前在特种部队当过兵。”

“难怪你的枪法这么准。”李排长对杨锋肃然起敬,采纳了他的意见,转过身,边下楼边叫那个年轻的战士把人员都收拢到一楼来。

延伸阅读

正唐庄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6v6v.shtml
公司运行总部位于厦门经济特区发祥地湖里区湖里大道,现有职工87人,其中,高、中级管理

吉味家火锅食材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6yu6.shtml
吉味家火锅烧烤食材为广大食客推出了丰富的火锅食材,已经上市,就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喜爱

洋河迎宾酒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bdq5.shtml
如果我在苏酒遇见你,那么,我们一定要走遍这些场景。年份与数字成为它们最有力的表达方式

自然之谜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nk9g.shtml
在环保成为时尚的背后,却是环境日益恶化的现实。而以有机环保护肤为品牌核心理念的MN自

纽卡斯皮革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nlam.shtml
墙面、吊顶软包设计、移门皮革,创新家居行业皮革、布艺面料应用趋势。兼营皮革、布艺面中

艾尔文网咖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6aux.shtml
艾尔文网咖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普通网吧,艾尔文网咖在为顾客提供上网和游戏服务的同时还兼

绿缘之韵工艺品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a4x7.shtml
绿缘之韵工艺品一家集设计、生产、加工及销售为一体的工艺品企业,主要有贝壳工艺品、贝壳

Joymaker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pv64.shtml
Joymaker婴儿用品总部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基于客户需求持续创新,赢

双钳客肉蟹煲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lhl.shtml
双钳客肉蟹煲美食规格极高为现代人倾情奉上的是古代宫廷的御膳,历史底蕴深厚,菜品滋味绝

柔飞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gkal.shtml
柔飞--中国婴童家纺品牌的引航者.中国婴童家纺品牌公司产品展示可爱小枕头和蚊帐代理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御姐神探和咸鱼队长在线阅读第三章

    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卿舟手上变戏法似的多了跟麻绳,灵活地打了个结,挨着桌子捆住了女掌柜。站着欣赏了一会,对自己的手艺甚是满意。苏叶愣了愣,眼一闭心一横不拖后腿得上前踩住了掌柜的蝎子尾巴:“和谐社会,打打杀杀多不好!”掌柜扭头呵她:“住手!”“尾巴是真的啊!!”苏叶大呼一声,忍不住反胃,她从没见过人身上还

  • 网游之我的积分有BUG第2章在线阅读

    夏日天长,酉时过半,日头仍旧高挂不落,西天洒满云霞,将屋瓦也染上了颜色,天地间一片金光灿烂,倒比正午的阳光更让人无法直视。俞馥仪叫人搬了贵妃榻到廊下,明间的门窗统统打开,边享受着穿堂风,边等便宜儿子过来用膳。司马琰寅时便要到上书房早读,赶不及给太后、皇后请安,因此每日酉时下学后要先去两宫走一趟,然后

  • 墓之谜之卖身(4)

    凤千羽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她只觉得浑身的骨头像是摔碎了一样,连起床都很费劲。但好像……体内那股烈火焚烧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了?“我这是熬过去了?”凤千羽稍稍感应了一下体内涌动的力量。“真气?难道是月无痕给我输了真气我才脱离危险的?”除了她恐怕这九霄殿也没有别人敢这么做了吧,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不

  • 化麟九天在线阅读新的任务开始

    茂密的森林中,一道白光不时从这里跑过,白光的速度早,已经超越了音速,向着更快的速度前进着,而这道白光,真正的身份就是楚恒。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楚恒已经真正的掌握了自己,在没有变身之后的所有力量了,他也在训练中逐步的将自己的能力提升着,就比如说他拥有了超越音速的速度,还有这在不变身的情况下就能够使用

  • 海贼:开局88件神圣衣第七章在线阅读

    林风宁确认订单后,出了房间。池若岚给祝枝使了个眼色:“老实交代吧,什么情况?”池若岚就差把八卦两个字写脸上了,祝枝一看就知道这瞎操心的人问的是她和叶声晚。祝枝说:“能有什么情况。”池若岚和祝枝多年互怼惯了,这会也没客气:“别演了,我可是第一次听说你安利饭店还要连续吃一周的啊,怎么脑子忽然开了光大发善

  • 倚剑听风雨在线阅读第8章

    2009年2月2日,农历正月初八,宜开市交易、忌婚丧嫁娶。陈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经纪人李影开着车,正在赶往青影厂摄影棚。没有媒体采访、没有新闻报道、没有开机发布会,这就是《活埋》即将开拍的现状,但陈昆却满意的不行,独立电影就该有独立电影的气质。当然他的内心戏要是被林奇知道一定大叫冤枉,他也想有媒体采

  • 枪神纪:神话基因帝级功法

    风雪大陆上的功法分为,凡王皇帝,四大级别!凡级功法,在大陆上是比较常见的,至于王级功法,在一些大的家族,也是有不少的存货,但是皇级功法,每一部的出世,都会在整个大陆掀起腥风血雨,更别说帝级功法了,那只存在传说中,所以难免让宇枫听到帝级功法的时候,出现意识上的混乱!听着宇枫结巴的声音老妖怪,就像看一个

  • 足球:神级签到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路迷迷糊糊被老爹强行带着跑了回去……柏杨?“……”回到家里柏煌终于心有余悸放开了柏杨骂道;“你小子是不是有病?”柏杨一脸郁闷看着亲爹暗中想到;这幸亏你是我亲老爹,不然你信不信我直接一个八极;顶心肘,将你送到千里之外!柏煌看到柏杨这小子一脸遗憾表情就更来气道;“你小子还有脸看我,告诉你要不是你老爹我

  • 漫威:神豪军工霸主之最牛杂役(7)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学院招生处不远的树林中,在树上如蝙蝠一般倒挂了一夜的牧天一睁开了双眼。对于牧天一来说,睡觉也是一种修炼,能够做到静止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不仅是修炼《万象衍生决》的基础,更是一种保命的手段。许多次从高端妖兽手下死里逃生都是靠着这一技能,如今的牧天一,若他想隐藏,即使是他爷爷

  • 绝地求生之全民公敌第3章在线阅读

    对于伊鲁卡而言,春野樱是一个有时让人喜欢,有时也让人头疼的神奇存在。一个女孩子,说她让人头疼并不是说她不够乖巧。事实上,春野樱小姑娘待人有礼,处事公正,为人温和,细细说起来简直浑身上下都是优点……至少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优秀的孩子而已。结果自从伊鲁卡有一次看到娇小可爱的春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