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生之幸黎在八零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尘曦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洛杰紧紧攥着手里的鼠标,十八岁的他脸上是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挣扎和犹豫。

那个鼠标是他最重视的一个人送他的生日礼物,他一直视若珍宝,可现在被他捏在手里已经发出不堪重负的**。

电脑桌上有一张合影,照片里的他和另一个人搂的很紧,两个懵懂的孩子冲着镜头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王洛杰视线移到照片上的时候正好和楼下客厅传来的高谈阔论重叠到一起。但现在这些声音和图片离他越来越远,他好像掉进了一个黑洞,整个世界和所有的光明都被驱逐出境。

他就这样紧紧攥着鼠标,眼睛死死盯着那张照片。嘴唇倔强的抿成一条缝,身子一直颤抖,良久他深呼出一口浊气,删掉邮件,毁掉所有链接记录,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一般,颤抖着手打开另一个陌生的网站。

地狱之门在他身后打开,撒旦的翅膀似乎已经触到了他瘦削的躯体。

...

已经是第五天停电了。

夜幕下的祥和镇显出几分诡异,这四周被穷山恶水包围畸形繁华的南方小镇洗尽了白日的轻浮与躁动。取而代之的是比黑暗还见不得光的黑暗。

发廊一条街例外,华灯初上的时候,这里反而最为热闹。

涂抹的花枝招展的发廊妹在发电机的轰鸣声和霓虹灯炫目的招摇下扭动着腰肢。

有气无力的行尸走肉般的身体,配着魅惑恶俗的暧昧光线,勾勒出一副别样的诡异场景。

发廊一条街对面的破败小楼,墙上写着血红的大字‘拆’。这栋小楼早已住不得人,大腿粗的裂缝是某次强地震的产物。可二楼临街的一间窗户却有淡黄的光晕闪烁。

房间里很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制作粗糙的蜡烛放在临窗的桌子上,有风吹过,烛影乱,惹得黑暗张牙舞爪。

王洛杰就站在窗边,这个身材瘦削的男孩子从中国最北方一路辗转来到了这个闭塞阴暗的西南腹地。

已经是第五天了,他每夜都像现在这样寂寂的站在窗口,凝视着街对面那家发廊。

一站就是一整夜。

红灯笼发廊在发廊一条街并不算最有名,但论背景却是没人比得上的。

坊间传闻,发廊最大的主顾就是祥和镇的镇长,在这个闭塞的小镇,镇长大人就是天。

天蒙蒙亮,红灯笼发廊的门‘吱忸’的开了,大腹便便的镇长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身后是发廊的老板娘。

镇长在老板娘耳边说了几句话,老板娘那涂的雪白的脸郑重的点头应着。

王洛杰布满血丝的眼睛眯了一下,随手拿起窗沿上的数码相机冲着出来的一行人一阵连拍。

数码相机才伸回去,发廊里又走出四人来。

两个明显是保镖的走在后面,镇长与前面的二人握手道别,然后那二人扬长而去。

镇长待那辆价值不菲的宝马走远后,才低声咒骂了一句,钻进了自己的奔驰。

奔驰车里,镇长一改胖脸的笑颜,眯缝着的小眼睛里冒出令人心惊的寒芒。

“小六,”镇长靠在后面,眯着眼睛道,“等那些人把钱带来了,就连人带钱把他们做了!一些瓜娃子也想来分碗肉吃?龟儿子做梦!”

前面的司机小六带着棒球帽,头也不回道:“明白了!”

镇长想了想,问道:“这个电到底是怎么搞起的?已经停了五天了!格老子滴,大黄那边怎么说的?”

小六专心开车,目光直视前方,说道:“大黄回消息了,说是有人把进镇的主电缆给偷了!镇里备用的也出了岔子,要上县里拿,所以还得等两天!”

,镇长一手敲膝,缓缓道:“尽量快点儿,不知道为啥子?我这两天心里总不太踏实!”

小六看了眼后视镜,正好对上镇长那双半眯却透着一股阴冷奸诈光芒的黄豆眼,小六急忙收回目光说道:“刚才对面楼上有人在拍照,三天前我就注意到了!”

“我看到了,”镇长挥了挥手,“叫大五他们去看看,要是上面来的记者就像原来那样子做,其他人,搞明白了处理掉。”

小六面无表情的开车,没有什么反应。

发廊一条街对面的破败小楼,二楼临街那间房门被人粗暴的撞开,一个彪形大汉倒提着铁棍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五六个同样体形的壮汉。

为首那人四下打量了几番,吩咐道:“仔细搜搜!”

他身后几人像狼一样冲进屋子里,翻箱倒柜的寻找着,室内一下子尘土飞扬。没一会儿,几张照片就被搜了出来。

为首那人看着照片愣住了,他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把照片带走!”

红灯笼发廊的人被人推开,老板娘正背对着门看电视。这个时间段本不应该有客人来才是,但她也没有感到奇怪。

十几二十年如一日,镇上那些人什么德行,她早已门清。

“老板?”稍显羞涩的叫声把老板娘吸引住了,老板娘回头上下打量了眼面前穿着明显不俗的王洛杰,眼睛就亮了:“呦,小伙子美发还是休闲啊?”

王洛杰逆光的脸红了,嗫嚅道:“我,我,我剪头发!”

老板娘看着站在面前,紧张的两手互相绞着的王洛杰,心里越发欢喜,她试探道:“小伙子不是本地人吧?”

“啊?”王洛杰脸红得要滴出血,“我,我,我是趁放假出来旅游的!”

“哦!”老板娘笑了,“那你可来对的方了,我们这儿啊!什么好玩的都有!小伙子有地方住了吗?要不要阿姨给你安排下?”

“不,不,不用了!”王洛杰结巴道:“我,我,我在游龙酒店住!”

老板娘一听‘游龙酒店’,两眼立马就放光了,她笑道:“小伙子一个人吗?以后要常来啊!阿姨这儿有很多像你这么大的姑娘,陪你聊天解闷!”

王洛杰红着脸应了。

王洛杰走出发廊的时候,原本一头飘逸的俊发已经被剪得不像样子!看来,这发廊手艺真不是一般的差啊!

他戴着棒球帽,嘴角是若有若无的笑意,围着发廊一条街饶了三圈后,已经换了一身行头,然后径直走向对面的小楼。

推开门,王洛杰对室内的狼藉视而不见,径直去对面桌子下取回手机。

手机放置的位置十分隐蔽,可以大致看到室内的所有角落。

王洛杰保存下手机正在录制的视频,从随身的包里取出假发和墨镜戴上,五分钟后,他完全变了个人般走在楼道中。迎面走来的就是那几个壮汉,王洛杰淡定的拨出一个号码,开始通话:“老妈!…嗯,我才从那里出来!……都搬了,……没人了……”

双方擦肩而过。

走出楼道后,他挂掉电话,又笑了笑。

十分钟后,王洛杰回到游龙酒店的客房。

这间客房正面对过去便是发廊一条街,房内架着高倍望远镜。

王洛杰把手机与笔记本电脑连上,仔细的看着视频。

视频很清晰,由那几人进屋的时候,谈话,动作,都完美的记录了下来。

揉了揉发僵的脖颈,又开始看数码相机里的照片。他耐心的把视频与照片里的每一个人与他自己掌握的资料一一核对。

“大五,黑狗,大黄!现在他身边就这么几个人吗?”王洛杰老成的皱着眉头,“不应该吧!就算有一部分被我引到了县里,但那几个人应该不会离开他啊?难道在山里?”

想了半天想不出来头绪,他干脆合上笔记本踱步到窗边打量着这陌生的小镇。

南方晚春热烈鲜活的朝阳迎面刺到他脸上,为他镀上一层金边。

仅仅在一周之前,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穿过半个中国来到这个变态的地方,做现在这样变态的事情!

这些畸形的建筑,扭曲的街道,病态的乡民是他做梦都不曾想到过的,这些人,甚至连出现在他梦里的资格都不会有。他本来是天上的鲲鹏,为什么要自甘堕落来沾染这些污浊。

回去吧,趁还来得及。

王洛杰麻木的看着陌生的街道,目光游离,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突然,他看到了那辆奔驰,奔驰身后紧跟着一辆宝马。

两辆车是从进山的那条路下来的,王洛杰可不相信镇长会让自己的心腹开车带一辆价值不菲的宝马去山上兜风。

那辆宝马车,昨天就和镇长的奔驰停在一起。

这五天,两辆车的距离都不远。

王洛杰两手撑在窗户上,目光追随着两辆车离开。

那个方向,是发廊一条街!

他咽了口口水,转身合起了窗帘。

发廊的门被人推开,老板娘一看到来人,脸上就堆满了笑。

“呦,小伙子!来了?来,来来,过来坐,我去找个姐姐来陪你聊天!”

说完,也不待王洛杰开口,便拉着他坐下,对着里屋喊道:“珍珠?珍珠啊!快出来!”

没一会儿,一名打扮妖艳的发廊妹走了出来。

老板娘一见她,马上吩咐道:“珍珠啊!你陪这弟弟好好聊会儿天,一定要招待好了。”

珍珠轻轻抬眼,向王洛杰的方向甩了一眼,就看到了王洛杰左手上的玉佩,右手上的名表。

她马上坐到王洛杰身边,王洛杰鼻子立马传来了一股刺鼻的香味。

他敏感的揉了揉鼻子,眼中一闪而过一抹鄙夷。

“第一次来这种的方吧!”珍珠看了他两眼,笑道。

王洛杰局促不安的搓着手,汗水涔涔而下。

珍珠笑着用手揩了揩王洛杰额头的汗,她的手指很长很白,指甲修剪的很漂亮,抹着艳丽的大红色指甲油。

真是一双很好看的手,青白分明,惹人怜惜。

王洛杰触电般弹开。一半是真的吓了一跳,一半是本性,他反胃的差点吐了。

珍珠笑了:“呦!还是个处!”

老板娘见状也笑了,自己扭着屁股进去了。

“别紧张,”珍珠笑笑,“到这儿来了,就别把自己当人看!别看外面那些人整天多么的光鲜,到了这里还不如一条狗!也别把姐姐当人,就当一工具就得了!”

王洛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偷偷看了珍珠一眼,又马上收回目光。

珍珠一下子笑喷了,乐不可支道:“像你这样的还真少见啊,你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王洛杰心中一紧,面上却更红了,动了半天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珍珠不在意的笑笑,说道:“别在意,我也就随便问问,姐姐在这种的方待的久了,什么人没见过。镇长都是姐姐的常客!”

王洛杰心中一动,脑子飞速转动,那些他从各路渠道获得的资料轮番从脑海深处滚过,他马上就知道了眼前这个人的底细,也知道了该怎么对付。

他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眼里却是明显的不信。

珍珠看着他的脸色,有些不愉道:“不信?姐姐有必要骗你吗?你去打听打听,这条街谁不知道姐姐的名号?”

王洛杰心底暗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忐忑不安道:“姐...姐姐,姐你...你别介意,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珍珠脸上明显写着不快。

王洛杰窘的满头大汗,取下手上戴的玉,说道:“这是,这是,我在泰,泰山,开过光的,很灵验的,就当给姐姐...姐姐赔罪了!”

珍珠接过玉一看,脸就笑烂了。还要再说些什么,门又打开了。

当先进来的正是小六,跟在他身后的就是坐宝马车的人。

王洛杰藏在阴暗角落中的眼睛一亮,小六一看到还有外人,眼睛一瞪,怒道:“哪来的小杂种,给老子滚!”

王洛杰骇的打了个哆嗦,慌不择路的逃了出去。

门外站着的两人正准备往里走,果然是王洛杰心中怀疑去向的几人之一。

老板娘一看到小六把王洛杰撵走了,脸就垮了下来,抱怨道:“六爷,您发的什么火啊?把我的财神爷都吓跑了!”

小六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厌恶道:“别废话,老规矩。这两个人你知道的,要是出了差错,你自己和镇长解释去。”

“好啦!好啦!”老板娘强推出一脸笑,说道,“二位大哥里面请吧!”

小六看着二人一脸淫笑的跟着老板娘进去,对着身后进来的二人说道:“盯紧了!”

那二人不说话,也进去了。

小六径直推门出去,阳光有些刺眼。

他走到车前左右看了看,不觉得有什么异常,打开车门开车走了。

镇长看着桌子上的照片陷入了深思,这就是大五他们找到的,都是些发廊妹的照片。

照片拍的角度极好,显然是个偷窥老手。这怎么看都像是有偷窥癖的人干的。

但不知为何,镇长心里总有心惊肉跳的感觉!镇长这个位置他已经坐了20年,不是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只是他放弃了。与其再去宦海搏得血肉模糊,不如在这儿当一方土皇帝的好!

20年来,他把镇子治理得井井有条,号称“内陆小**”!GDP指数在全省都排的上号,他也是全省有名的模范镇长。

这些都是表面上的,暗地里呢?

祥和镇的地理环境极为特殊,四周山叠山,在那深山里,全部种着最来钱的东西——罂粟!

生意越大,镇长的心也就越黑!

20年的经营,祥和镇早已形成了集种植,生产,销售一条龙似的产业链。外人很难插进来,当然,这么大的肥肉觊觎的人自不在少数。于是,20年来,这四周的山沟里不知多添了多少的亡魂。

镇长紧紧盯着照片,似乎想看出花来。

这个偷窥客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或许和那两个人是一路的!就是他们的后路,毕竟想吃肉,没有一口好牙是不行的!想到这一点,镇长明显松了一口气!只要了解了对方的来历,那他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镇长!”门外传来小六的声音。

“进来!”镇长向后仰在椅子上,眯着眼。

小六走了进来,站在办公桌前。

“那两个家伙又去了?”镇长问道。

“嗯!”小六闷闷的应了一声。

“这两个家伙来历应该不小!”镇长说道,“一来就全镇断电,估计也是大行家,你再去查查他们的来历,查仔细点。”

小六点头应了。

镇长睨着目光上下打量了小六一圈,小六恭顺的垂着头,一副等候吩咐的样子。

“好了,”镇长挥挥手,“你下去吧!我要休息会儿!”

小六转身离开了。

镇长看着小六的背影眉头深深的皱起,小六太沉默了,沉默的人都很可怕!所以他没办法像信任其他人一样信任他。

但小六跟他也有一年了,做的事情都很‘干净’。

他在考虑要不要找时间让小六‘消失’。

毕竟,他不是心腹,知道的又的确有些多了。

在等一段时间吧...等解决了眼前这件事再说。

镇长想着,闭上了眼睛。

延伸阅读

深宫娇宠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onu.cn/avav.shtml
昏暗的石洞内,跳跃的火焰照耀出铁岚等人脸上的冰冷。“小子,你这是找死!”铁蛮子怪笑。

(家教)剑兰草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woonu.cn/sn2t.shtml
上个月,二十四岁的李合绪成功被评选为熊猫省省级优秀教师,教育生涯前途一片光明!了解李

神魂大陆成神记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woonu.cn/g39p.shtml
“那里,三楼楼梯有人。”顺利清理完四楼的众人这时候也休息了一会,不过观察这校园的平野

都市之我女儿是千年尸王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woonu.cn/6dit.shtml
2120年,这是平常却又特殊的一年。平常的是,地球一如既往46亿年那般平常地公转与自

文飞启示录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woonu.cn/bl5w.shtml
“轰~”黄昏时分,赤木林中,突然爆发一道炸响,惊走无数刚刚归来的飞鸟。只见,一名少年

小甜橙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woonu.cn/6ku1.shtml
容不得白天多想,他立即在附近找到尖锐锋利的石头,准备开膛破肚,解救小生命。只是白天没

身怀诡胎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woonu.cn/u971.shtml
“时小姐,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像我这么优秀还愿意出来跟你相亲的男人已经不多了!你得好好

巫承帝国明清宫苑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woonu.cn/spr1.shtml
Chapter09授课“沢田君,你要记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儿戏。”

五好学生穿成三流学渣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woonu.cn/yqx0.shtml
且说青曰类召出化身之一,名唤林甫,会五雷正法,拘出本方土地与山神,利诱他两个阴神为自

报复性恋爱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onu.cn/prag.shtml
004报名(二)十方学院大门前排列着一列列队伍,家长带着孩子有条不紊地在等待着。十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胆小鬼直播捉鬼第8章在线阅读

    在门外偷看的东方老师,捂住嘴咬着唇,另一支手激动的拿不住手机了,“咔嚓”一声,画面定格,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被发现了。教室两人分开,李铭脸红红喘着气瞪乐浩石,被瞪房则是坏笑,一脸欠抽的说:“哎呀,奸情曝光了!”李铭磨牙,“你故意的吧你?”乐浩石伸出食指摆了摆,“你觉得有必要在这里争论这个问题,还是

  • 岿然独存者之雷克斯·公爵的琐事(10)

    名为雷克斯的现任公爵,从一开始便是以追求某一事物的尽头为目的而接触斯欧勒。话虽如此,不过当斯欧勒完全无视其套路,直接将公爵之位交给他的时候,他便已经明白自己的计算全部被看破了。任何有迹可循的逻辑与成套路的计划,在斯欧勒的眼中仿若无所遁形。自己唯一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暂时不使其了解到自己真正的目的,而是

  • [综武侠]妖女手札之由鸽子引发的血案

    走在乾云城的大街上,纪轩帅气的面庞,加上蹲在他肩膀的鸽鸽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虽然东神州的修士也有不少捕捉妖兽的法子,但带着七彩幻翎鸽这种全大陆皆知的妖兽,足以引人注目了。七彩幻翎鸽的地位,打个比方说,就如同地球上的某个憨憨生物一样,算得上是东神州的国宝了。所以纪轩刚进城没一会儿,就被有心人给盯上了。

  • 玄幻:绝境无赖在线阅读第9节

    当高元看到高绍全的时候,他几乎有点认不出自己这个侄儿了,非但是他,连何炯都是一脸茫然,一向喜欢白衣的高绍全,一袭白衣早已污浊不堪,灰白的似乎是在大漠里行了十几日的旅人,眼眶发红,一向喜欢整洁的他,发髻整个都披散着,甚而连两鬓都渐渐有些斑白,短短两夜之间,高绍全似乎老了十多岁,只是那双眸子,曾经的骄傲

  • 狐妖:我乃剑仙李白误会

    轻尘冷冷地看着若杏。“对啊,我就是看不惯你们在一起。特别是,你!”若杏也没想到轻尘会那么直白地说出来,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她原本以为轻尘会愤怒地直接转头离开。“小尘!”若杏也没愣着,垂着眼角,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你……”她伸出嫩藕般雪白的手,捂住漂亮的大眼睛,抽抽搭搭地哭了起

  • 神奇宝贝:我的精灵来自万界在线阅读第9章

    余邯把自行车上了锁,放在了巷子里的小角落里,这破车有些年头了,锈迹显眼,花纹是大字母,色彩鲜明,丑的一逼,看着像是西学东渐时期的老牌自行车。他踩上了石梯,上了楼,懒洋洋得推开班级门。班级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出门前余邯还特意看了看时间,赶着踩点前十分钟出门,余邯掏出手机看看,二点上课,还有四分钟。余邯把

  • 我为阴阳在线阅读有钱就任性

    不知不觉天亮了,村里的广播响了:“喂喂,重要通知,各位村民听到广播后,速到村部召开村民大会……”是村长的乌鸦嘴在叫。唐小川想:大清早的村长就喊广播,也不知道要传达什么。不管了,先去村部看看再说。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三万元放在家里不安全,唐小川干脆用一张发黄的报纸包好,揣进衣兜,然后赶往村部。村部坐落在

  • 梦回明末奇怪的癖好

    交往之后的两人相处模式可以用相敬如宾这个的成语来形容。那天纪承安在答应她的特殊交往提议之后便让人送她回家,车的后座放着遗落在酒吧的大衣和皮包。乔汐转个身想找开车的人,看到门的角落边蹲着一个人,身材高大,黑发短黑,手里拿着个手机正在玩切水果,切啊切啊,突然他把**暂停,手上可能因为有汗在衣服上蹭来蹭去

  • 一帘幽梦之落花成冢在线阅读第九节

    “珊珊,怎么还不睡?”白珊珊此时哪有睡的心情,她其实早就躺下了,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脑子回想着白苒雪对她的冷嘲热讽,以及那狠狠的一巴掌,心中就有一团火在烧,胸口更是闷得很。“爷爷,你不是也没睡吗?是不是在想白苒雪这个野丫头呢?”白珊珊虽然娇蛮任性,但她不也不笨,白兆国大晚上坐在书房,肯定是在想白苒

  • 亡国者联盟在线阅读第2章

    常磐森林,意喻着树木常青的意思。常磐森林很大,完全不像**里面那么一点路程,放眼望去,几乎延绵不绝,这里也算是关东的特色了,更是成为了联盟的保护对象。无他,这里每隔十年都有几率诞生出一种神奇的人,他们能够和神奇宝贝正常的交流,更为强大的是,可以为神奇宝贝们治疗,跟超能力等神奇的力量并列。诸如波导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