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列表
穿越小说
  • 李半鬼盘坐在墓室的石台上,自己面前摆着人皮。“老弟,这是怎么回事?这要真是前朝的墓室,起码也有三四百年了吧。”黄大富端起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器。“我也不知道啊。”李半鬼从石台上跃下,一把抓住黄大富手中的铁器,翻来覆去看了好几圈,有些奇怪的问:“胖子,你说这个东西怎么有点像虎符啊?”黄大富仔细看了几眼铁器
  • 去县城要搭班车,班车站离蔡村有点距离,步行需要个把小时,蔡小花抱着包袱连走带跑,走了一段路在路上遇到了一辆牛车。蔡小花还没来得及靠近牛车,车上一个黑黝黝的青年就叫出了她的名字:“小花!”蔡小花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国字脸男青年笑盈盈地望着她,眼底透着欣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蔡小花认识他,这是她以前的
  • “到底怎么回事?”李占堂勃然变色道。李绍伟叹了一口气,踌躇了片刻,幽幽地道出了真相。原来,李绍伟和杜彩彩是小坡妈介绍认识的。双方见面对彼此都很满意,两家商定好今年六月结婚,李家已经给了杜家八万八的彩礼。如果事情发展顺利的话,李绍伟和杜彩彩再有两个月就要结婚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李绍伟妈妈忽然出了意
  • 像他这样有能力的人,如果不被那个“神秘组织”重用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但能力什么的都不是最重要的,或者说,他早已过了这一阶段的考核了,才会来到这里。对这个组织来说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对“组织”有着绝对的“自发热爱”的男人!一艘排水量达到26.6万吨,漂浮在深蓝色公海上的邮轮正在游弋着。暗金色的夕阳投
  • 萧晓想着用皂角子瓦焙为末,加米糊合成丸子,如梧子大。她揉了好些丸子,又向胖大婶子讨了写陈茶。就往破庙赶了回去!她原先在乡下,也是吃坏了肚子,她老爸就是用这个治好她的。萧晓虽然不是太精通中医,但她好歹是中医世家出来的,有些本事。萧靖轩吃了萧晓送过来的药,却是好了不少!萧晓也没有去胖大婶子家,她留在这里
  • “九名年轻一辈的医手相继落败!”“只剩下最后一个希望!”“今夜,中医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身穿灰色职业装套装的女主持人一脸灰白色的对着镜头,她的眉头如同是被拧紧的缰绳般,看起来相当的紧张。在她身后的玻璃窗外,中海市六星级酒店——四季酒店的霓虹灯正闪耀在一百五十米高的夜空中。“朴世熙,可以开始?”宇
  • “好累啊……”佐助躺在草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穿越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是穿越成了佐助!?这让我想偷懒都不行啊……”佐助很是不爽。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人逼着学习一样。而且,是用死亡逼着他学习的!“往近了说,大蛇丸就要来木叶了。到时候他一定会咬我,然后想要将我的身体据为己有……呕……好恶心……如果我拒
  • 夜色渐浓,不同于白天里的冷清,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一天的生活才刚开始。酒吧就像是一个情绪收集站。所有的烦恼、压力与孤独等等隐藏的情绪,在平静生活所裹挟下摇曳前行,只有在这里才得以放肆。此时,酒吧三楼VIP套房内。“你怎么了?”许少卿收起翘起的二郎腿,伸出手肘撞了撞身旁的陈慕白,颔首,看着坐在角落里喝着
  • 刚刚还噤若寒蝉的众人纷纷抬起头,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唐东。有人愿意帮他们承受导演的怒火,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李导皱眉看着唐东,眼神里满是审视:“你会玩枪?”唐东点了点头,从呆滞的金岩手里拿过长枪,人群自发的空出一片空地。长枪入手,一种如臂指挥的感觉瞬间席上心头。唐东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下一刻,
  • 夏轩这毫不客气地话语,也是让得夏荒脸色微微一沉,不过随即他又是冷笑了起来。“夏轩少爷嘴皮果然厉害,只是可惜,你的实力却是没有你嘴皮一半厉害呀。”淡淡地瞟了少年一眼,夏轩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再多说什么,这样的口舌之争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他来这里,不是和别人浪费时间的。当下,他迈步继续向着丹药阁
  • 闵御诗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头顶有一张漂亮的脸蛋来上下打量着她。这个人倒是还挺好看的,比较符合她的审美。但是,她可没忘记自己现在好像是一个婴儿的状态,这样看着她,必然不是因为她的风采,那是因为什么呢。想不通的闵御诗便随着男人的目光移动而移动。没错,正在上上下下打量着闵御诗的人,正是她的好三叔,闵
  • 几人继续前行,在街上见到一个卖糖葫芦的人在叫卖,他扛着根竹竿上面插满了一串串色泽鲜红的糖葫芦让人望见直流口水。一妇人给儿子买了一串,那儿子又舔又咬吃得津津有味。玉儿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睁睁地看着。“你想吃吗?”段熙云见状问。“不是的,只是我不知道这冰糖葫芦是什么味道?”可能是因为做豆腐生意利润微薄的原因
  • 森严的皇宫一般漂亮的大门,高高的门柱上想着镀金的大字——圣悠高等贵族学院,几个字被初夏的太阳晒得刺人眼睛,学校被尊贵的黑色石柱围起来,在外面只能看到学院外层的森林区,门前的马路上是清一色的黑色轿车,每辆轿车间隔2、3米左右吧……中间都会各一位西服着装的保安……汗……这排场……简直就像是国家首脑所受的
  • “诅咒?!”我惊讶的喊道。“高人!”而远处的两位爷爷看到宋天后也不顾伤势,朝着宋天跑了过来。“高人,对不起,是我教导无方,让白起跑了出来。”爷爷先一步对着宋天说道,双腿一弯,作势要朝他下跪。“无妨,早晚都要出来的,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宋天抬起手将准备下跪的爷爷抬了起来。“高人?”我一脸懵逼的看了
  • “叮咚!功德点+十万!”此言一出,虎敬晖真的是震惊不已,不过稍一思索,他便明白了。突厥跟大周战火连连,双方百姓民不聊生,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身为突厥可汗,这一切,都是算在始毕可汗头上的,杀了他,获得十万功德点,可以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微笑,虎敬晖玩味的说道。“十万点功德点吗?距离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