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列表
霸道总裁
  • 转眼,秋已过,冬己至,天空中开始飘起细碎的雪花。关于孤九渊和项少天的战斗己经很少有人去提及了,毕竟江湖是非多,新鲜之事更是一天一件。喝!城主府中,一位少年在舞剑,剑法飘逸,时若龙游,时若蛇走,时刚猛霸道,时柔软似水身体展转移腾之间转盈无比。他身着白色玄衣,面庞清秀。正是孤九渊,他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 因为袭击事件,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巨狼同山猫少年的都没有再带幼猫们去林中狩猎了。巨狼也终于后知后觉的注意到了变凉的天气,开始加固自己的木屋同幼仔们栖身的棚子。不过,巨狼捕获猎物的天赋显然没有过度到建造房屋上,看着巨狼扛着硕大的蓬叶,笨拙的将其覆盖到幼猫所住的乌棚上,苏洛如是的想到。在与墨绿色怪物的对抗
  • 当张洛尘的第一条经脉成功开辟之后,整个人似乎都更加精神了,虽然,刚才的疼痛让他浑身直冒冷汗,但成功开脉之后却是浑身疏通,不留一丝疲惫。就在张洛尘开脉成功的一瞬间,他眉心处的那枚玉珠在此刻散发出淡淡的光彩,一闪一闪的,同时,一股信息涌入张洛尘的脑海,或者说是一股信息自张洛尘的脑海与那枚玉珠产生某种奇妙
  • 我的名字叫做陈玉,在二十岁过生日的时候喝酒喝猛了,直接休克致死。但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小婴儿的身上。睁开了眼发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小姐将他捧在怀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西服英俊潇洒的男子激动得喊道:生......生了,男孩女孩?他真的很激动说话的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我想说话,面对着这个明
  • 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文化底蕴,迁校有时候也许是无奈之举。每一个学校承载着每一届师生的美好回忆,而我们只能将它们深埋心底。在从素教中心回来的路上同学们疲惫不堪,也许是因为七天的劳累训练和睡眠不足,加上大巴车内比较闷热,同学们大都在车上呼呼大睡,经过一小时的车程刘智睁开惺忪的睡眼,环视四周发现所到的地方
  • 张远说道:“说来惭愧,我当时不敢正视宫主。只是偷偷看了一眼,宫主给人的感觉就是神圣,庄严。不能用漂亮来形容,因为宫主已经超越了凡人。”庞雨笑道:“那就是很漂亮了,你们一路走来肯定遇到很多危险吧?快给我说说。”庞雨没完没了的问道?张远将一路上种种危险,以及星域海情景一一讲述出来。听得庞雨心潮滂湃,恨不
  • “慕婉优小姐?”电话那头传来叶秋带着笑意的声音。慕婉优心里有气,说话便带上了口气:“是我!你啥事?!”叶秋能够看到未来,自然知道慕婉优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然他也不会打这个电话。“慕小姐,你拿着我的手机呢,麻烦帮我送下来,我要走了!”叶秋喝光杯里的酒,听到电话那头埋怨道:“知道了,早前你怎么不说,
  • 训练完成后,李威廉回到城堡,让仆人们准备了洗澡水,他要洗掉身上的汗水。服侍他沐浴更衣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仆丽莎。丽莎负责照顾他的起居,是一名贴身女仆。以前这个工作是由詹姆斯来负责,詹姆斯升任管家之后,就由丽莎接任。丽莎自己倒没觉得怎样,反而是李威廉感觉到很不自在。“额……还是我自己来吧……”他想拒绝
  • 08节(永明殿失火)“救火啊…”“永明殿着火了。”“着火了,着火了。”人群骚乱,纷纷提水救火。宫女手忙脚乱,如炸开了的蚂蚱。乾清宫大殿外,刚批阅完奏折的帝王携李才人步出殿外。小太监风风火火单膝下跪禀告。“皇上,永明殿着火了,据说…握说明妃娘娘还在里面。”太监低声喏语。“永明殿着火了,哎呀,皇上表哥,
  • 琴声铮铮,和着风,竟似能在四周竖起一道看不见的结界,让端坐石台前的两人不受夜寒。年关将近,商逸好不容易从兵部的大小事务中抽身,前来拜访他多日未见的好友加竹马。琴曲还未终奏,奏琴的人却止不住咳嗽了几声,以手掩口。“你看你,我都说了别管什么风雅,把琴搬进屋内不还是一样的弹法。”说着就要取下自己的狐裘,往
  • 我“哦”了一声之后,我老爹看我应该也是已无大碍了,就请胡大师一起出去了。我妈问我两天没吃东西饿不饿,想不想吃点啥。如果真的是按我爸妈说的那样我已经昏迷了两天了的话,按道理来说我早就应该饿了,但是我这会儿一丝饿意都没有感觉到,我就对我妈说“妈,我还不饿,不想吃东西。”“不吃东西怎么行?你这两天光躺在这
  • 李颦儿闻言一愣,随即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李鸣谣,想起自己昨天和二姐短暂交谈的内容,她心里猜想,定时二姐跟爹娘说了她和林二哥的事。当下李颦儿俏脸一红,小身子不自在的扭了扭,“娘……”“爹娘合计了一下,虽说给人做妾说出去名声不大好听,可那李虎到底也是有些家底的人……你…”张氏牵强笑了一声,将脸撇想一边不忍
  • “什么?!!”沐阳差点没惊叫出声来。那根随着他松手而掉落的绣花针竟然直直的**到他身下的床沿上,而且只剩下一根闪着寒光的针尾还露在外面。要知道沐阳所睡的床架通体乃是号称硬度堪比经过简单打造后的寻常铁器的“乌铁木”制成的。而且刚刚他根本就没用什么力,这根绣花针仅仅是凭借着自身的锋利就几乎整根扎入了乌铁
  • “江紫薰,三十万准备好了吗?怎么到现在连个影儿都没见着!”电话那头传来继母冷冰冰地声音。即使没见面,也能够想象得出对方那张冷若冰霜拉得老长的脸。还记得将她赶出家门的那一天,继母尖酸刻薄的话:“你就是一个丧门星,遇上你真是倒了十八辈子霉,老天爷怎么就没将你和那个老不死的全都给劈死呢!劈死我就省心了!”
  • 沈麒带着马队巡逻到二道河子。正巡逻呢,就见前边来一一个人骑着一匹骡子飞一样的忘关门山方向赶。沈麒心说这是谁啊,等到离近了再一看,认识,正是山里的探马。叫李鲧,寨子都叫他驴打滚,沈麒心中纳闷,这跟火烧屁股一样这是哪一出啊,于是催马过去把李衮拦住了,刚开始李鲧没认出来沈麒,吓得好悬没从骡子上摔下来,在定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