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列表
古代言情
  • 门外几个人还在吃着饭,江岸冬笑嘻嘻的入席:“闯荡江湖可要分辨是非,屎臭它永远臭,肉香它永远香。”归雀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后,放下筷子,看着同样放下筷子的那二人,说不出话来。“得了嫂子,我们也该睡了,麻烦收拾几间屋子,那啥,饭的话也不能没个头的吃,您一个人也不容易,给您省点……”“什么嫂子?”浦玉皱着眉头
  • 用完膳食,周六领着她到一间屋子里,说让他好好休息休息,等到晚上周铭大人会来看望他。待到周六出去后,她拿着手中精致的小手炉跺了跺脚,挪到床上后暗自腹诽到,这个周六,简直就是个二愣子。说话还带着一股子浓浓的地方口音儿,让胡萝听了只觉得搞笑的很。安静下来,胡萝这才有空整理自己纷乱的思绪和脑子里多出来的那段
  • 竟然是女子的声音。发现对方不是男人,阿梅不自觉地松了口气。她躲在景善若后面,不服气地说:“我家少夫人与你并不相识,什么逗不逗的!懂事不啊?”“阿梅!”景善若喝止她,“怎么如此无礼!”“少夫人……”阿梅委屈地应了一声。景善若转头看着拦路的女人。虽然有月光,又有积雪反光,可在黑夜里看人仍是看不真切的,尤
  • 修苍宇和夏兮跟着红发来到了他所说的藏身点,这里没有夏兮想的那么大,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想一个地窖一样,但是却比地窖要稍微大一些,红发走到一个灯烛跟前,按了一下灯便有一面墙上出现了一个门,红发又领着修苍宇和夏兮右拐右拐拐进了一个小小的房间,不大的房间里蜷缩着两个孩子,他们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了看修苍宇和
  • 那天晚上九点三十二分,顾梦之带着严荷芷,王诗琪带着吴凉芯顺利在某小旅馆会面。订了两个最便宜的小房间后,王诗琪和顾梦之一间,吴凉芯和严荷芷一间就这么住下了。316号房【顾&王】走进房间,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霉味,一向爱干净的王诗琪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至于顾梦之......反正她从小就野惯了,也不在乎环境问
  • “嗝......,搞定了!”柯笑毫无包袱地打了个饱嗝,终于将冒尖儿的饭菜消灭干净,像孕妇一样挺着个肚子,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咦~真是够了!让我等你那么久,收拾盘子,赶紧走。”女孩子不好哄的理由千千万,总有一个要你心甘情愿。惠敏满脸嫌弃,不忍直视。柯笑无奈,只好化身食堂服务员,屁颠屁颠的把餐盘拿到放
  • 特护回来以后,我就对特护说道:“这个小女孩好像迷路了,麻烦你带着她去找他爸爸妈妈把.”特护疑惑看了看我,刚才他出去就在门口不远处抽烟,也没看见什么小女孩啊,也没看见有人进我这个病房,于是问道我:“刘瑞,你说那个小女孩在那了?”我震惊了,那个小女孩明显就在那个特护的旁边看着我,特护居然说看不见那个小女
  • 开完会休息两天后,郭超按照常规去走访市场,先是到了平西客户那儿,他这次一到那儿,就发现气氛不对,客户生硬的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主题的问:“刘经理!我这边还有4000多块钱广宣费用,公司一直拖着没给处理,你看咋办?”“就是!好长时间了,你赶紧催下公司给报了,马老板可是公司元老级客户,和咱们老板都很熟!”
  • 邬桑要从这第十八层出去,走向那第十七层,这可是一层比一层的敌人强啊,能在第十七层的就都是第十八层出去的,都是现在邬桑无法想想的强敌,十六层就更加可怕了,想想第一层,邬桑知道了,他的路还有好长要走,他在这第十八层地狱稳固实力,他要走出这十八层地狱,回到人间,能进入十八层地狱也是好的,每上一层地狱都会有
  • 唐舜见凌兮尘一副不准拒绝的表情,只能答应对方,丢下一句“你小心”后就往西离开了。凌兮尘在唐舜离开后,就布下阵法,然后手中引来一缕阴气,朝着北边和西边、南边挥去。这种迷阵使得后来追上来的凌家人摸不着两人到底往那边逃走。只能选择阴气最多的西边飞去。但凌兮尘没有往西走,而是去了西南边的风罗庄。会去风罗庄是
  • 顾望后悔答应顾盼的请求了。麦也他们几个居然真的陪顾盼玩起过家家,他们几个在那因为谁是爸爸和孩子而争吵不休。顾望心如死灰的在一旁打水漂,水面荡起一层层涟漪,一个念头也在顾望心里悄悄萌芽。顾望回头看他们围成一圈集中讨论,谁也没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顾望先是极其小心的挪了几步,然后猫着腰缓缓移动,一下子就蹿
  • 此时的中心楼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最中间的位置是冰火城大统领左边是空云洞主、妖灭禅师、二统领王铭、三统领甘柏坤、五统领呼延百里以及第一将军梁宽等十几位将军,右边开始是炽火师太、千机大师、四统领上官云阙、六统领岳焉、灵风部部长医雪和副部长钟离等十几位大将军。甘柏海看来看在座的人后道:“各位都到齐了!那么我
  • 一个中等身高,略显消瘦的身影从昏暗的灯光中缓缓走来。当这道身影从黑暗中显露出全部样貌时,李黑才发现,这是一名身穿高中校服的学生。原本紧张的心情一下放松,随即哈哈一笑,摇头道:“玛的,原来是个学生,学生同志,叔叔们在这里办事,快走开,以后那些脑残电视剧别看太多。”其余小弟看清楚之后,也是一阵哄笑,“玛
  • 在路明非把衣服换完之后,就走出了角落,在他刚刚走出了角落就看到古德里安教授站在那里,突然一道声音响彻场地,“谁干的?”一个人在拉着嗓子大喊。古德里安教授清醒过来,去停车场上捡回了那个有核标志的手提箱,紧紧地抱在胸口,皱着眉头,“这东西也拿出来了,学生们难道不知道玩闹是有限度的么?”“该死!要汇报给校
  • 杜之愧打着哈欠走进了自己的宿舍。看来自己玩的有点过火了,老师都叫自己去收拾包袱了,看了这次是非走不可了。他走进了宿舍,其他三个人都在里面睡午觉,但杜之愧进来后都一溜烟的爬了起来:“怎么样,老师怎么说。”“没怎么说,不知道是什么事,只叫我收拾东西。”杜之愧耸了耸肩。“该不会是上次老杜去网吧被人举报了吧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