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列表
都市小说
  • 霍妍着急,手指在沈致掌心挣扎了半天也没有打开,不甘心的在空中晃着。“你松手呀!赶紧把校徽给我!”沈致目光上下打量着霍妍,冷声问:“给你干嘛?去救韩景行?我有病?救韩景行?!”尹天笑左看看沈致,右看看霍妍,又左看看沈致,最后无奈仰头看着天花板。“救救孩子!他们在讲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了?”·全北礼都知道沈
  • 不管他了,自己就当是正常的交流就好了,刘梓骅暗暗心想。还有时间可以考虑一下。“之前有交过男朋友吗?”林米阳再次询问到。“啊?”这是什么怪问题,刘梓骅的思绪再次被震到九霄云外去了。这实在太魔幻了,自己奉了十来年的偶像在还不认识的时候突然问自己有没有交过男朋友,虽然听起来应该开心一点,毕竟偶像关心自己嘛
  • 太阳一下山,刮在身上的风立刻就硬了。施云缩了缩脖子,趁着夜色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喝了酒的脑子有点晕,好在还能辨的出归途。天上挂着圆盘般皎洁的月亮,照在远处的山近处的路,泛着水银般的光泽,空寂辽远。晕陶陶的脑子突然闪现出上午临出门时候魏叔的叮嘱:早些回来,别贪晚,这边有狼,再碰着狼群,可是会尸骨无存
  • 之后,重伤的“云芷汐”怀着满腔屈辱离开了云家,不想路与劫杀,逃跑中晕倒在周家寨附近,被周正的手下带回山寨,于是有了后来发生的事……难怪在她附魂的时候,“云芷汐”就算死了,那股执念依旧不散。真是个骄傲的少女,可惜命比纸薄啊——“放心吧,我会让‘云芷汐’骄傲的活下去,会为你报仇雪恨!”云芷汐心中叹了一句
  • 香菇扁豆材料扁豆300克,香菇50克,白砂糖、植物油、精盐各适量。步骤1、扁豆洗净,放沸水中煮熟,捞出加入精盐拌匀,腌20分钟。2、香菇洗净泡软,切细丝。3、起油锅倒入香菇煸炒几下,加入精盐、白砂糖炒匀,在放入扁豆炒匀即可。制作要点烹调前应用冷水浸泡扁豆再炒食。健康提示香菇有很好的抗癌功效,而且助消
  • 云卿回转山中仙药谷不提。单说这独孤梦带回这重伤之人入了这一草堂。在正堂中放定,叫来居士夫人。夫人亦为之把脉检查后说:“暂无生命之忧。”独孤梦点头,说:“与我判断一致。”夫人接着说:“却也伤势严重,需赶紧医治。”遂至药柜之中取出保心丸放入口中,却不见下咽。不得不将丸药用水化开了,拿小碗盛了,用汤勺一小
  • 秋叶原不愧是日本购物圣地,逛了一上午加一下午后,仁王就把“男生为毛要逛街”的抱怨扔到了脑后,轻而易举的买到了想买的一切。包括但不仅限于给赤也的护腕、给弟弟的**、给姐姐的半年前定制的刺绣和服配的素色半幅带,还有布剪锥子等手工缝纫工具。当然仁王是打死也不会承认这些缝纫用具是自己要用的。“我……我家大姐
  • 第10章迦尔纳岛的遗迹杰斯和格雷一起降落在迦尔纳岛的海滩边,两人一眼就看到岸边有一艘被海浪撞毁的小船,想必这就是纳兹和露西还有哈比搭乘的小船。要知道迦尔纳岛海域周围常年都是浪涛汹涌,时不时就会掀起一阵阵大浪,看着被冲毁的小船,杰斯真的是一点都不感到惊讶,这两人一猫肯定没有做任何事前调查就冒冒然的跑来
  • 容迟说,‘桑桑’是他给她起的假名字,有外人在的时候,她就叫‘桑桑’,而‘鱼九’才是她的真名字,只有她们两个才能知道的那种。所以,街头巷尾的老爷爷老奶奶,平日里也是桑桑长桑桑短的喊她。鱼九不知道容迟为什么要给自己取两个名字,不过这对她来说影响并不大,只要能跟容迟在一起,她都觉得无所谓。鱼九更没有因为容
  • 满宠冲着赵元生行礼:“臣已彻底查清秦桧一等人,具体贪污、作恶之事项。”赵元生冲着他微微一点头:“说。”满宠转过身,看着满朝百官,弯腰打开箱子,从其中取出一本册子来:“秦桧者,江宁人,政和五年进士及第,任太学学正,以不法手段,任大宋宰相。”“其罪有如下几条,其一者,伪造信笺,污蔑岳飞谋反;其二者,以莫
  • 离羽嘴上说要好好学习,实际上早自习做题拿起笔十分钟,扭头问隔一条走廊的东芸借小说。躲在书堆后面吃东西的东芸从书包里随便抽了本言情小说递给离羽,接过小说的离羽略带嫌弃地看了眼书名,还是翻开小说悠哉游哉地看了起来。杨拓见此忍不住凑过去,小声:“羽哥,不是说要好好学习吗?怎么又在看小说了?”“学累了。”离
  • “来人。”苏茕支起身,不急不缓地喊了一声。随即,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身穿浅葱色宫裙的少女袅袅婷婷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太后。”少女福了福身,恭恭敬敬地应道。苏茕毫不客气地打量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女——她是原主的贴身侍女文鸳,因为是当初入宫时候的陪嫁侍女,所以原主对她尤其信任。可惜,是个心大的。苏茕模仿着原
  • 运动会结束的那天,正好是周五。中午举行完颁奖典礼后,全校师生便作鸟兽散了。尹乡雪身体还很疲累,没有吃饭的胃口,但向西一直嚷嚷着饿了,将她拖去一家饭店随意吃了点什么。吃完之后,她们便回到寝室收拾要带回家的东西。“呀,等等。”尹乡雪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小西,英语作业是不是那个练习册?”“是呀。你没带?”
  • “请回去吧!”菲利亚娜锁上车门,定定地看着安德烈,目光温柔却坚决。安德烈恋恋不舍地望着她,蓝眼睛熠熠闪光,在月光中,他脸部的坚硬线条变得很柔软。“我还是想送你到家门口……”也许意识的不能出口的欲望写在脸上,他的声音低下去了,同时掩饰地垂下眼帘,“这一小段路也并不总是安全的……真的……”菲利亚娜没有说
  • 虽然这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一剑,但也足以让云太初三人只能防御,硝烟过后,只剩下夕彻孤身一人躺在地上,毫无生气,身边是平静无华的君长剑。“宫主,我现在就去追夕吴子。”“不用了河洛,他活不久,我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云太初提起了君长剑,将自身真气灌注在了剑柄上,一并光芒万丈的剑身便直冲云霄。云太初知道这是上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