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列表
悬疑灵异
  •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喔喔喔!!!!!”……远山如黛,薄雾氤氲,风景优美的的古代乡村,在陈听雲怀里抱着的大公鸡高昂的鸣叫声中醒来了。随着鸡鸣声响起,村里每家每户都起来做早饭了,炊烟袅袅升起,古朴的乡村风气让陈听雲更加呆滞。她穿过来这里已经第三天了。第一天被原主爹妈
  • 日光模拟灯在天花板上安静地散发着温暖的灯光。这种灯是下层区民众赖以生存的东西,严格按照阳光运行的规律。给下层区人民带来一种莫名的心安,就好像早上真的是被太阳先生所叫醒一般。苏小青缓缓地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随时都有可能消失。“我真的从那里出来了吗?”苏小青的眼眶渐渐湿
  • “何老师,我下次睡这么香的时候,就先别叫醒我了。”叶辰没好气道。就在刚刚,他裤子都已经脱了,结果就这样被拍醒了。这尼玛……不是让他很难受吗?没错,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何迥,也是《向往的生活》的主持人之一。“哈哈,你这小子,脾气果然一点都没变啊。”何迥笑着说道。“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叶辰
  • 下午一点正,她坐着夏炎的车到达了约定好的地方,从车窗看进里面能够看见陈晓晓已经在等他们了,她紧张的回头看看他,生呼吸鼓起勇气便打开了车门下车。由于她包得像个粽子的关系,她没认出她来,但却迎来了很多人的注目,大热天的穿成这样能不迎来注目就奇怪了。一下车她立刻就僵在了那不敢向前走,心里瞬间出现了各种各样
  • “星野未来,苇中学园一年级生,双亲在迦具都事件中丧生,是拥有类似镇定特性能力的权外者。”出羽将臣敲了敲笔记本,总结出未来供词中的要点。“我说啊……对一位小美女这么粗暴可不是合适的行为。”千岁洋摇摇头,不赞同地说。“搞清楚!那女人可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八田美咲不满道。尽管他加入吠舞罗时日不久,但
  • 盛华国际酒店。赵怀东和柳眉进入到了包厢里面。包厢里差不多有十六七个人,****都有,足足坐了两桌,见赵怀东跟柳眉来了,立马就有人开始起哄了。“吆喝,这不是咱们的赵大老板么?这么些年,一直单身着,也不见你找女人,原来是盯着咱们的大校花柳眉呢!”坐在角落里的赵斌立马就乐呵地笑了起来。赵怀东轻轻笑着:“瞎
  • 当丁一终于决定要参加之后,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导演王恬更是如此,他其实心里头对丁一的到来非常的头疼。这个小子突然冒出来,还被台里钦定为必须参加节目的素人,挤掉了本来定好的人选。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每个导演最反感的事情之一了。当黄小鸣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差点没发飙,还是赵蔚给他劝了下来。更重要的是,王恬
  • 啊,我头好疼呀!“”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你是谁?“宇维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清秀的女孩问道。”我叫洛小雅,昨晚多亏了你的帮助我的包才没有被人抢走。真是十分感谢,哦你放心医药费我已经去交了,你只需要好好的养伤。”“哦,现在是什么时间了”“现在是7月12日9点15分。哎,你干什么?”“我要回家,你不要拉
  • 穿过一栋接一栋高得离谱的居民楼,电车沿着轨道不断前行着,像一条游弋在高草丛中的青蛇。巴巴勒斯空岛的电车是统一制式的,长方形合金制的车身,浅绿色的涂装,敞亮的车窗和并不狭窄的车门,以及印有教会标识的宣传栏。巴巴勒斯空岛沿用了地表文明大部分的科技,但也因为地域限制,很多技术被合并或舍弃了,这种电车,便是
  • 吕洞宾心头一震,忽然明白过来李时雨之前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拖延时间,没有仙术的李时雨已成了强弩之末,而自己居然被他唬住了。吕洞宾叹口气,想当年李时雨修为突飞猛进,挨个挑战师兄们的时候,绝对称得上是拼命三郎,当初与他硬撼,休养了一个月才恢复过来,没想到那个阴影一直留到了现在。不过此刻明白也为时晚矣,
  • “而找到小至尊令,也可以成为天源神宫的执事,千万不要小看这个执事,就算一些圣宫和几大家族的长老见了,也要行礼的。”…………“可是,就算我得到这枚至尊令,也只对自己有益,怎么对家族也有益呢?”炎辉不解的说。“因为它决定着下一任天源灵界的掌舵者是谁!”黑袍老人抬起头颅,缓缓开口道。“什么!?怎么可能!”
  • 夜晚海边,银色的月光笼罩着海水和沙滩,好唯美的景色,这是天界难以看到的景色,天界没有沙滩,更没有海水,蓝汐樱站在那里,这景色好似一幅唯美的风景画。这时一个男生跳了下来,她又惊又慌,她赶紧跳上去,抱住了他。月色如水皎洁的月光给整个大地披上了一层柔柔的白纱,深蓝色天空也与大海连成一线.蓝汐樱测过脸看着昏
  • “你的同桌好像很有趣啊!”格温·史黛西看着彼得·帕克的反应,忍不住咯咯的笑着说道。“唔,大概是因为你能够叫出他的名字吧!你可是我们学校里的校花,很多男生都在偷偷地暗恋你,彼得就是其中一个!”西门吹雪想到彼得的表情,也的确是有几分的可笑。“那么你呢?很多男生里面也包括你吗?”格温·史黛西那双mi人的眼
  • 唐小羽从高空掉下去,失重带来的恶心和惊恐感让她眼眶和鼻子都开始酸起来。她咽下快要不由自主涌出的泪水,努力睁大眼睛寻找周围能挂上飞爪,权作缓冲的岩石——以及将千机匣瞄准山顶上那个蓄意谋杀她的混蛋道士,打算若是自己非得死在这儿,一定要让这家伙先到黄泉路上给她垫个脚去。然后她就看见整座山顶边缘,还有她先前
  • 正题:第五章宋韦相见两人一见如故攻城略地重远扩张领土宋重远听到萧无敌大败被杀时,有些许的惊讶,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众人摆宴席为宋重远接风,白鹤自称是宋重远的媳妇,名曰白柔奴。宋重远也没管她,随便她乱说。宴罢,宋重远跟众人告别,说要去邯郸大镇见韦行孝。众人欢送宋重远,白柔奴也跟着宋重远同去。“我很快就回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