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太子妃翻车现场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杳杳云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高山南进去后先观察了火锅店的环境,一楼没有他们,那大概就在二楼包厢,他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说了两句话,就对服务生说:“打扰一下,刚才那位穿白色裙子挽着一个穿黑色长衫男人的女人在哪里?”

“您是?”

“我是她朋友,她叫我来的,只是懒得下来接我了。”他耸了耸肩,“她刚才说自己上来也没仔细看,让我来问你们。”

“哦,在二楼东边的那个包厢,你随我来。”

高山南笑:“不用了,我自己上去,你们忙去吧。”

打发掉服务生,高山南自在的走上楼梯,在二楼一转角他就看见李佳嘟着嘴巴亲在那个男人脸上。

“…………”

这已经不是朋友的范围了。

高山南此时没什么愤怒,他对李佳的感情还不到喜欢的地步,与她在一起也只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除了要拆散小说男女主角之外,还要让他们另外找到各自的幸福,既然这样不如他自己上阵。反正前身与李佳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只是有点别扭。

一点而已。

……嗯,皇甫轩那边的副本刷的有点慢。

在高山南表示了然准备下楼的时候,他听到李佳惊叫了一声,原来是那个黑色长衫的男人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李佳捂着脸没有动作。

就见那男人拿脚踹着李佳的肚子,一下,两下……高山南想也没想的一拳揍了过去,那个男人捂着脸骂道:“谁他妈的敢多管闲事!”

他长相还可以,五官清秀,鼻梁高挺,皮肤白皙,看起来年龄不大,只是眼中的淫/邪猥琐破坏了这份秀美。

高山南把李佳扶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没……”

那男人继续骂道:“臭女表子你他妈也真会勾人,昨天有人给你出头,今天还有,我看是不毁了你这张脸你是安分不了了!”

高山南皱了皱眉,“你嘴巴放干净点。”

“哟,老子管自己的女人关你什么事?你是看上她了?我跟你说啊她可是个人尽可夫的……”

“住嘴!别说了!”李佳大吼:“你不要说了!”随即看向高山南,“山南……我,对不起……我只是……”

李佳本来就是走柔弱路线的女人,如今红着眼眶,颤着嘴唇却偏偏要忍住眼泪的模样真是令高山南怜惜不已。

他摸了摸李佳的头发,将她紧紧抱住,轻声哄着。“有什么事回去说。”

“站住,我说让你们走了吗!”

“郑少,可是你明明说过……”

“老子说的话那么多,你指哪句啊?随手放个屁难道老子还要一个个去记?”郑少上下打量了一下高山南,“哟,你就是他的前男友?”

“我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为‘前’男友了。”

郑少也不怒,嘿嘿笑了两声,拿手指着李佳。“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你可得记住了。她给你戴了可不止一顶绿帽子,我要是你早把她给卖了当鸡!”

“收回那句话。”高山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给我收回侮辱她的话!”

“怎么着,还想……”

他的话没有说完,高山南拽着他的胳膊一个潇洒的背肩摔,郑少完全蒙了,接着高山南一拳头砸在他的鼻梁骨上,顿时鲜血直流,郑少嘴里进了不少血,抖着嘴唇,两只眼睛被吓得翻白。

“别装死!”高山南又是一拳下去,“给我道歉。”

“……对,对不起……”郑少眼泪直流,他咽了口口水,眼珠直直盯着李佳,“对不起……能,能原谅我吗……我错了,我下次绝对不会再说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你倒是会挑人。”高山南看着已经傻了的李佳,“解气了吗?”

李佳僵硬着没敢动。

高山南起身,又踹了他两脚,招招往人身上最痛的地方去,“这样呢?”

李佳还是没有反应。

高山南便踩着郑少的手使劲碾了碾,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佳甚至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郑少杀猪般的叫喊成了背景音,这么多天的难过被这个人几分钟就摆平了,她拿手背擦了擦眼泪,但是不争气的越来越多。

“真是……你这个人真是……”

周围的食客已经围在一个角落,有好热闹的拿着手机拍摄,高山南顺着镜头看过去,死死的盯着他,“只要你没把我弄死,你总有落单的一天,倒时候我会做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说着,他风轻云淡的扬了扬那全是郑少鼻血的手。

拍视频的一愣,手机也不要就跑下楼,高山南把手机拿起来放在郑少的身上。

“只要你来找我的麻烦,只要我没死,死的就一定是你,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

高山南拽着李佳的胳膊出了火锅店,风风火火的模样把皇甫轩吓了一跳,“干嘛呢?”

他不满的瞪着李佳,“刚才那男人是谁?”

李佳不知所措的看着高山南。

“皇甫轩,你今天不要回我家。”

“凭什么?!”

“…………”高山南语塞,看了看李佳,最后温柔的将李佳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发顶。“凭我带女朋友回去。”

“凭什么?!!!”皇甫轩怒极,“老子也是有脾气的!”

“那你就去发脾气吧!”高山南终于拦住一辆出租车,他把李佳塞进去后推开要跟进来的皇甫轩,“想去哪个酒吧去哪个酒吧,别跟着我们。”

车门一关,出租车绝尘而去,皇甫轩跟在后面跑了几分钟,最后还是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那是……”

“我朋友,非得拉着我跟我女朋友喝酒。”高山南撒谎不带眨眼。

李佳紧紧抓着高山南的手臂,脸上还有着茫然。高山南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道:“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

李佳重重的点了点头。

高山南重新报了个地名,不是他家,那里偏僻的连李佳都没听过。

司机嘿嘿一笑,“小伙子,你算是找对人了,这么偏的地方全x市能找到的人不超过五十个,其中四十九是住在那的居民,这剩下的一个就是我。”

高山南:“…………”

司机师傅貌似得了不吹牛会死的病,从他当年跟着太平军去闹革命开始吹起,直说他已经是个活了两百岁的老人。

高山南:呵呵。

到了地界,李佳直接被带进一个土房,李佳虽说是省长女儿,市长妹妹,可她从来也不搞特殊,当年大学实习也是睡过地下室的,但是这么简陋的房子她真的是震惊了。

“这里是哪里!”

“平安村,x市与c市的边缘,人口只有两百人的小村子。”

“不是五十人吗?”

“……你还真听进那司机胡扯啊……”

这屋里没有电,高山南从木头床底下掏出一支蜡烛,“一会天黑就靠它了……”

他摆好,看见李佳一副被雷劈的样子便蛮不好意思的,“我爸没发达之前我们全家住在这。”

“阿……”

“你不会嫌弃吧?”高山南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

“不,不不,我不会。”李佳连忙撇清,“我……恩……对不起。”

高山南笑笑,没接话,“你现在惹得事情你家里人能摆平吗?”

“不行!”李佳脱口而出。

“哦?怎么了?”高山南越发温柔,“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李佳咬着嘴唇,纠结起来,半晌之后,慢吞吞的说道:“郑少……有我爸贪污的证据。”

果然。

高山南一点也不意外,从郑少这个名字出来他也猜到这一点。

小说中李佳与高山南领完证之后,郑少就出现了。他带着一个嚣张的名字做了一堆嚣张的事情,最后窝囊的死掉了。

其中郑少因为家里是混黑道的,从小被宠的无法无天,所以在看上小白花一样的李佳后就不受控制的伸出了黑手,他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向皇甫轩下手,反而朝李佳他爸出手,能坐上省长的位置,手里面也不会多干净。正巧郑少家里以前朝李佳他爸行贿,这证据一在李佳面前晃,她就乖乖的跟着郑少走。

再差点被迷x之后(高山南:又见迷x)李佳被吓得胎位不稳,差点流产,皇甫轩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着手调查,最后成功的利用了他家里的势力摆平了这些(皇甫轩家里以前是全国黑道的领头者,只是最近十几年洗白了),郑少落得分尸的下场,李佳他爸也因为这次事情而辞职,从一线退下来之后成天逗弄孙子,颐养天年。

由此可见,总裁文里没有黑道那就不叫总裁文,总裁文里的总裁是无所不能的。

只是现在,总裁被支走了啊。

高山南沉思,郑少刚才被揍的时候眼底可没一点服气,估计过不了多久他就该带着自己的人全城搜捕。

“佳佳,我要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你的手机被我扔在火锅店门口。”

“……什么时候的事情?!”

原文:

皇甫轩把郑少压倒,一拳又一拳的揍他,直把他揍得进气少出气多,看着还不解气,又上脚把他的脸踹的血肉模糊。

“还敢看上我的女人?”皇甫轩拽着郑少头发,逼迫他睁开眼看着前面,“看见没,你老爸和你老妈,你说是你先死,还是他们先死?”

“有种冲我来!别碰我妈!”

“咳,晚了。”皇甫轩一挥手,两个黑西装拿起枪砰砰两声,郑少眼前一片血红。

“啊啊啊啊啊!!!”

皇甫轩冷漠的看着他发疯,邪魅的笑了,他站起身,风衣被山顶的风吹得飒飒作响,“把他给我砍成八块,剁了喂狗。”

延伸阅读

Kailas凯乐石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xoz0.shtml
根据旅游局在一月召开的各省市旅游工作会议发布的消息,2010年是全面贯彻落实国务院关

诚霖金属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atlb.shtml
诚霖金属。主营有色金属合金、钨钢(硬质合金)、不锈钢材、优特钢材、很硬白钢车刀、无缝

禹开贸易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ghdk.shtml
禹开贸易于2009年初在东方之珠——上海创立。主营各种食品、及高山龙井相关商务礼品茶

天闯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arwv.shtml
天闯家纺用品总部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毛巾生产厂家,产品主要有毛巾、

雅高丽化妆品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acbx.shtml
雅高丽化妆品着眼未来,不断引进各人才,真正做到用的人做的事,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不断

淑妮美甲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bsn8.shtml
苏州淑妮美甲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淑妮美甲在自然指甲或人造甲片上彩绘各种图案的美甲图案,是

联动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d5vs.shtml
联动装饰材料产品种类齐全,现有内墙变形缝、顶棚变形缝、外墙变形缝、楼地面变形缝、屋面

申光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n027.shtml
申光金银线生产的申光牌金银线系列产品,被广泛用于抽纱、绣品、织布、编织、电脑绣品、商

东方神参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t0v.shtml
东方神参坚持“科学利用海参,造福人类健康”的企业宗旨,积极响应“半岛蓝色海洋经济”国

泉福天臣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g36u.shtml
产品说明:PC通用型耐力板采用跳高全新进口核心原材料制作,提供10年质保,具有透明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该传位给哪个儿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特警支队求救信号。地址,厢竹大道40号。人数8人。”雪莲说道。我直接拨通求救号码。电话接通时的忙音空闲,我点燃一根香烟。“你好,我是王振。”“您好王队长,我是特警支队队长汪洋,我请求与您汇合。”“汪队长,你那边情况如何。”我问道。“带我还有八名队员。”汪洋说道。“好的,雪莲,寻找下一个求救点。”“

  • 玄幻之领悟力爆表之人工智障和呆萌托尼(7)

    阿镇很慌!因为过几天就是乐乐和小月牙的生日。从那天将乐乐和小月牙带出来后,阿镇就忘记小月牙和乐乐的生日了。要不是和卤蛋局长聊天过后散步游玩的时候看到有一个餐厅里在办生日聚会,他都不记得小月牙和乐乐的生日就快到了。说起来也是很巧,乐乐和小月牙的生日竟然是和自己一样的,只不过自己因为从来没有过过生日,所

  • 脸谱人之东征(8)

    数日后,新绛城。飘飘扬扬的一场雪染白了整个城池,晋候宫邸大殿内熊熊燃烧的炭火却是让屋子里温暖如春,房顶上的雪都要被烤化了。晋悼公满面病容斜倚在君位上,群臣侍立两侧,栾盈一身丧服立在其中。悼公示意于他,懒洋洋的问道:“卿父丧事可办妥了乎?”栾盈躬身施礼道:“谢君上关怀,已然办理停当。”悼公缓缓地道:“

  • 情艰不拆在线阅读第10章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去,隋便也不知道那天的话,江澄听进去了多少。嗯,他也不是很想知道……在那次对话之后,一切如常。隋便该干嘛干嘛,江澄依旧绷着那张脸。隋便虽然考虑过,离开云梦——因为那些糟心的熟悉感。但也没打算付出行动,先不说江澄那放不放人,就说他走了,人生地不熟的,去哪?人是要屈从于物质现实的,

  • 木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瞬间,那团跳动的火焰便来到了方恒的面前。眼看着便要击中方恒。这短暂的一秒,方恒想到了父亲的音容笑貌、想到了师父的循循教诲。眼前甚至出现了虎子哥的身影。虎子哥!?只见那团火焰被一片厚重的才气团挡住,在才气团后出现了王小虎的身影。看到王小虎出现,方恒瞬间便从临死的迷茫中挣脱,眼神恢复了清明。在劫后余生的

  • 狩魔天问之前进 向西方(6)

    巴格达的这次屠杀极大的震憾了阿拨斯王朝的居民,蒙古兵威一时无两,以致于蒙古兵在出动小队骑兵攻击周边小城时,无一抵抗。刘一凡还听到了几个蒙古兵劫掠回来吹牛说,一个村子只要一个蒙古骑兵过去,独自杀了几十人,无一人敢于反抗,村中男人任他砍杀,女人随他挑选,还有主动献上来的,更有厉害的,有一十夫长刀忘带了,

  • 职业恶魔在线阅读第2章

    薛诗听得目瞪口呆:“……所以温家豪的其实是你?”“当然不是呀。”温沅咬着筷子,“大家说的温家,一般是指我伯父他们家,确实是豪门来着。我养父温茂才其实是温家私生子,分不了太多家产的。他又不太有商业头脑,手头赚钱的公司也就剩微影一个了吧。”“总之,”温沅温温柔柔地安慰薛诗,“你别担心呀,我不会没钱吃饭的

  • (修真)土包子进化论在线阅读第2章

    在酒精的作用下,周若雪慵懒的倚靠在宽大的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杨天一和王大雄二人。心中不由暗想,这位邪意帅气的服务员口气很大嘛!我周若雪是那种花痴女么?!可笑!今天就不点你上钟!打定主意后,周若雪便微微挺直了腰杆,杨天一已经走了过来。无比自信的一张脸带着淡淡邪意的微笑由远及近的印入眼帘,周若雪的心头

  • 男神都是潜力股在线阅读我想他干嘛!

    这食堂里的座位还没坐热,南风和宇文卿丹、宋晓晓三人的话题就已经在整个表演系传开了。“嘿,你们看,你们看,南风竟然在和宇文卿丹还有宋晓晓一起吃饭,这面子够大的啊。”女生们一个劲儿地羡慕嫉妒恨。看到周围异样的眼光,宇文卿丹浑身不自在,暗自提醒宋晓晓借机离开。可是这好闺蜜不但花痴,还是个吃货呀,压根没注意

  • love!莨柚春之恋在线阅读第3章

    “帝释天,交出你身上的东西,姑且饶你不死!”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对着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年轻人道,年轻人身上浑身伤口,显然受伤颇重。帝释天发觉自己身上的真元,只有全盛时期的一成不到,看了看说话的道长,发出一丝冷笑“交出东西,饶我不死,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脑袋有问题?你当我是白痴吗?恐怕我交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