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清清有窗 来源:小说阅读网

一座高达千丈的山峰,到处都是苍松翠柏,飞瀑流泉,一座又一座的宫殿,耸立在山腰,山巅之间,那极高的山峰顶上,更是有一座碧波荡漾的天池,天池旁边,耸立着一座更为华丽的行宫。

仙鹤,铁翅大鹏,金冠雕,白鹿,白虎,玉兔,孔雀这些灵禽灵兽,在山上走来走去。

无数的灵芝药田,人参药田排列在山中,出产着数以万记的灵药。

“紫电宫”!

这三个大字,刻印在山巅,行宫大门口的牌匾上。

这是羽化仙山一座重要的山峰,紫电峰,是方清雪成为真传弟子之后,羽化门赏赐下来的,代表着一种身份的象征。

此时,方清雪坐在紫电宫的椅子上,看着下面足足**百人的奴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紫电峰虽然是我的产业,但我一心修炼,等下就要闭关,往往一闭关,就是几个月,甚至半年,也没有时间治家。你们这么多奴仆,我先选几个可靠的人来打理。方寒,听清薇说你养马不错,就带二百五十人,负责豢养仙鹤,白虎等那些灵兽,这是灵兽牌!你拿着这牌,滴血在上面,那些灵兽就会听你的话。自己挑选人吧!”

说话之间,一道红光,朝着方寒飞了过来。

方寒一把抓在手里,却现是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上面雕刻着各种各样蝇头大小的动物,活灵活现,好像这些动物的魂魄精神被封印在玉牌上一般。

“果然得到了大小姐的赏识,由一个养马的奴仆,一下变成大总管,直接管了两百五十人,这地位蹭磳磳的往上涨啊。”

在原来的方家,方寒是不可能一下由小家丁变成大总管的,因为方家家规森严,赏罚有度。而且关系错综复杂,方寒就算有功劳,也不可能爬到这么高的位置。

但是在羽化门紫电峰就不同,方清雪一心修炼,根本不会去太多的管理家事,直接任命,破格提拔。

“怎么回事”

“他一个小小的下等奴才,居然爬到了我们的头上。”

“不可能,不可能。”

“大小姐怎么会选他当豢养灵兽的大总管。”

方清雪这一命令下来,顿时在场的奴仆,议论纷纷,都脸上显现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来。尤其是其中几个精悍无比的奴仆,眼神立刻冒出了凶光,似乎要把方寒吃下去一般。

这几个精悍的奴仆,都是原来在方家之中地位很高的奴仆,如收租的大总管,每年秋天,带着上千人到乡下催租的,威风八面,县令都要硬接。

这些人这次跟随方清雪到羽化仙山中来,都想是捞足好处,求得个肥缺。

羽化仙山,紫电峰上的好处,比起方家的好处要大得多。

但是现在一个大好处被方寒捞走了,只怕杀人的心思都有。

不过他们却不敢闹腾,在方家本部,他们可以到处找关系,泼脏水给方寒,但是在这里,方清雪的话就是圣旨,刚刚在山前,这位大小姐斩杀八人八鹤的强横,还历历在目,哪里还敢吵闹?

方清雪也不管这些人的嘀咕,在她看来,最为重要的就是修炼,修炼,再修炼,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要麻烦她。

她对方寒有印象,就提拔。

她堂堂羽化门真传弟子,皇帝都不如她的人物,哪里还有心思天天操持家常里短?这些都是凡人做的事情。

“方蔷!你负责紫电峰的饮食和打扫,挑选三百个奴仆吧。我闭关的时候,按照食谱,每天按时把食物送到我的静室之外就可以了。”

“是!”

方清雪不断的吩咐着,一个叫做方蔷的女子走了出来。这位方蔷,原来就是方府之中丫鬟头目,被任命为负责饮食和打扫,倒也和原来的地位相当。

“方满,你带两百人负责这紫电峰上下,八十片药田,水晶香米,紫电奇花的种植,收割。”

“是!”一个极其精悍,双眼凌厉的男子站了出来,这个男子正是刚才对方寒充满杀机人之一。

“方锐,你带两百人,负责管理衣物,财货,出山采购各种所需的东西。好了,我就定下来规矩,你们各自去办吧。”

衣食住行,这四件大事安排好之后,方清雪身体一动,直接消失,闭关修行,与此同时,这座紫电宫主宫的大门,也缓缓的关上,就留下**百人的奴仆在广场上准备各就各位。

而方家原来的几个嫡系,二小姐方清薇却没有在场。因为他们是外门弟子,已经到更深的山中学艺去了。

羽化仙山的弟子,分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真传弟子,然后就是执掌刑法,功法长老等诸多长老,还有副门主,最后是掌教。

方寒这些奴仆,其实还不算羽化门的人。

其中外门弟子相互之间有争斗,想晋升为内门弟子,而内门弟子争斗想晋升为真传弟子。

真传弟子相互争斗,想晋升为门派长老。

长老之间,也相互争斗,窥视掌教大位。

弟子地位最高的,就是真传弟子,每位真传弟子,都有独立的山峰,地位崇高。有些真传弟子的神通,甚至可以堪比长老。只是没有为门派立下大功,得不到晋升。

刚刚方清雪在山前击杀的八个骑鹤道人,就是外门弟子,属于另外一座山峰,碧焰峰的人。碧焰峰的真传弟子,就是金石台。

方清雪击杀他们,就是立威,刚刚成为真传弟子的她,许多人不服,如果被人挑事还咽下气去,日后很多行动不便,这样强横击杀,威名立刻确立。

虽然事后有些麻烦,但是方清雪相信自己抗得下来。

“这万兽牌,滴血之后,可以控制仙鹤白虎,我得尝试一下,骑鹤上天的滋味。不过,先挑选一下奴仆再说,二百五十人听我使唤,不错不错。”

方清雪关上紫电宫的大门,闭关去了。方寒立刻抚摸万兽牌,就想滴血在上面,然后去控制仙鹤飞行,上天飞行的滋味,是每一个人都无法抵挡的。

同时,他还要挑选奴仆

“小子!把万兽牌拿来吧。”

一声狞笑,传自身后。

方寒急忙回头,就看见了一个身穿上等丝绸,脸狭长的中年人,狞笑之间,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迫而来,同时这个中年人身体上的筋骨,噼里啪啦作响,好像一头猛虎在盯着小白兔。

与此同时,那方满,方锐,都抱着手臂,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

“方烈,你要干什么?妹的,居然有人敢打劫到我身上来”方寒知道,这缓缓逼迫过来的中年人,他知道这中年人是方府之中,地位极高的一个人,叫做方烈,是护卫总管。

这次管理灵兽的肥差没有落大他的头上,当然是极度不满。

方烈原来在方府之中的地位,根本不是方寒能够比拟得了的,就算是方家一些庶出的弟子,都要对他恭恭敬敬。

“自然是让你把万兽牌教出来,你当我的手下吧。怎么,你不愿意教出来?”方烈看见方寒的模样,脸色更加寒冷起来。

“这可是大小姐吩咐的。”方寒舔了舔嘴唇。

“哈哈哈哈哈,就算是大小姐吩咐的,但是你以为,你一介下等奴才,就能够指挥得动下面的人?在场的人,哪一个在方府之中,地位不比你高?你指挥一个看看?看他们听不听你的?方大富,这小子让你在他手下干活,你答应不答应?”

就在这时,方满说话了,他是原来方府之中收租大总管,这次虽然被方清雪任命为管理药田,仙稻的总管,也是肥缺,但哪里看得起方寒,立刻就推波助澜,对着奴仆之中一个叫做方大富的道。

“笑话,一个养马的下等奴才,还想使唤我?毛都没有长齐,回家吃两年奶吧!”

方大富是个中年人,一脸油滑,是方府之中的老油条家丁了,闻言立刻哄笑起来,轻蔑的看着方寒。

“小子,你有什么威风?当豢养灵兽的大总管?”又一个家丁叫了起来。

“身上的奶气都还没有断掉,还想使唤我们?烈总管,给他一个教训吧!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更有家丁起哄。

“小子,记住了,方府之中,你始终是下等奴才,不可能翻身的。今天就折断你一根骨头,让你知道知道教训吧。以后招子放亮一点,大小姐不会治家,我们自然替她管理好紫电峰。”

方烈狞笑着:“对了,本总管以前有一个外号,叫做裂骨手。好久没有裂人骨头了,手倒还真有点痒痒。”

“是吗?”方寒把万兽牌往自己怀里一揣,空手一指,法力从金丹中出来。

“不好!”

裂骨手方烈刚刚要动手,忽然之间,觉得眼前一花。

“才修炼到四重刚柔的境界而已,也敢在我面前狂?”方寒一指指出直接击杀。

众人震惊了!

在场的人,包括方满,方锐几个精悍的高手,也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料到,一个小小的,养马的奴才,居然可以这样。

方寒心里想着,“可惜啊,我身体里空有一颗金丹,却是没有神通,连法力也只能这样运用,遇到了方清雪这样的,也就只有被击杀的分了,不过有了可金丹以后结丹就不用了,原著里方寒结丹是很麻烦的啊。虽然不知道这颗金丹是哪来的,但是有了总是要比没有的好啊。”

延伸阅读

穿成反派男主亲姐姐(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sybxwkn.cn/61ux.shtml
第二天醒来,花语安梳洗过后,柳轻歌已经在客厅了,她还没有上妆,也还没有换衣服,却已经

支配世界的修真者之小女子可能有点柔弱  http://www.sybxwkn.cn/pv8k.shtml
车外炎奕脸都气绿了,讲泥妹!这女的是不是有病!燕无痕手中拿着一本书,黑灯瞎火却好像对

金领捞尸工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sybxwkn.cn/xrlw.shtml
“此乃祖师,见礼便可无需叩拜。”我心中奇怪但没有多问,恭恭敬敬作揖行礼。“师弟,来一

一墨修行录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sybxwkn.cn/g0xa.shtml
“各位水友,今天第一次直播,完全不知道要直播什么,你们说说要直播什么?”:跳舞,我要

[少年歌行]无萧之开局只能活一天  http://www.sybxwkn.cn/yhsz.shtml
叶辰睁开双眸,发现眼前一片漆黑!他依稀记得,自己在穿马路的时候,被一辆超速行驶的卡车

刺客列传同人之王的诱惑沐心语  http://www.sybxwkn.cn/620f.shtml
修炼了一晚上,第二天反而更精神了,有一股使不完的力。徐寒坐在窗口,喝着青果酒,看着酒

开天寻天登天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ybxwkn.cn/st3c.shtml
一家面馆里两个年轻人面对面的坐着。她低头吃的津津有味,他则安静的看着她吃。察觉的异样

西游:百岁老人去取经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ybxwkn.cn/yix0.shtml
布莱克家族的画像们面临着的问题是对于一个活的年头不少甚至是其中一些画像的叔父辈的继承

有美人兮窥东墙之solo吗?那就来吧(2/6)(8)  http://www.sybxwkn.cn/gnfm.shtml
“嘭——”一声蘑菇炸响的声音响起。卡莉斯塔脚下一滞,速度放缓。UZI反应很快,迅速丢

(快穿)修仙女配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ybxwkn.cn/axct.shtml
翌日,沈宜吩咐他们都到街上去查探消息,吃过早饭之后,一群少年们热热闹闹地往范府门口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哥不要跟那货组队在线阅读第6章

    李若愚如今已经位列蜕凡境界的顶峰,便想着尝试是否可以更进一步步入化胎之境,化胎之境是一个神异的境界,化己身为一个神胎,将己身在蜕凡所祭炼的秩序神链初步化成术,将自身根基推向一个更高的点。李若愚知道想要光靠自身苦修步入化胎之境是不太可能了,在蜕凡境界虽是由于由于万物母气进行了猛烈的蜕变,根基也由于星辰

  • 缚爱成朽血光之灾【求花求收】

    【今百度了一下,发现这任老爷原来是有名字的,他的名字叫任发,以后就用任发称呼吧,给大家通知一下】江晨故意卖了个关子,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了。而听了这话的任婷婷,心中近乎直觉般的生出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便是那任老爷任发心中也生出了一种好奇,想要听听江晨到底是看出了什么事情。“小晨你不用有什么顾虑,

  • 盛宠娇妻不好惹在线阅读第二节

    萧万钧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深思,他并不想被仇恨牵绊一生,只是父亲……他瞥了身边冷笑的赵之平一眼,也叹了口气,将剑向前一送,道:“好。”话音刚落,两人便战在一处,没有任何预兆,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便展开,血腥,喊杀,剑鸣,寒光……地下密室里,顾夫人搂紧了怀中的儿女,神色担忧却不得不故作镇定。外间的声音传不

  • 24小时宠物医院之典礼一

    枯燥的审讯已经开始,莫离醒的时候,只听见这么一句:“是我。”她一点一点把内心的掏出来,冰冷又突兀。“真是……够了……还记得吧,在病房里,我和你讲过我的故事。虽然说轮回晷这种东西对娘没有用,但如果这世上有办法可以救她,不牺一切代价,就算是……魂魄散尽我也会去做。离仙宗的洗炼池都过来了,还怕什么呢?”“

  • 重生之黑客第5章在线阅读

    赵韵此时也才十八岁,正值芳华,顾醒知道,这是女孩子最美好的年纪。“那我们一同回去吧。”顾醒提议,赵韵应了,两人一路上说着话。顾醒将人送到了赵府门口,赵韵笑着让他回去,顾醒嗯了一声,走了两步,又倒转回来,冲赵韵说:“皇后近几日要办赏荷会,你千万记得别去,在家待着就好。”赏荷会这事赵韵是知道的,但也仅限

  • 男主他沉迷灭世不可自拔在线阅读第3章

    自从那一次摸屁股给钱事件之后,小魔女再也不在黄小威的教室门口闹了,但是黄小威每次被罚站的时候总能在门口遇见小魔女路过,黄小威一周被罚站的次数平均在三次,而这三次都可以看到小魔女“刚上完体育课从他的门口路过”~~~看着眼前的小魔女,不得不说,她长得很漂亮,说是小魔女,但她却一点都不小,身高近一米七,只

  • 若你安好便是天晴第1章在线阅读

    三十五岁。三十五岁是一个什么样的年纪?年轻的时候总以为青春没有终点,谁料到时光易逝,转眼就青丝白发。苏绝已经三十五岁了,她成了家,有了孩子,有了工作,在为房子车子票子努力,成天忙着没有时间多想,唯一放松的时刻就是夜深人静码字。网络上,谁也不知道对面的是人还是狗,苏绝可以尽情的放松,假装自己还是年轻的

  • 漫夜里的救赎是兄弟,就背了这锅

    看到这一幕的郭华暗道不妙,因为按照他的稿子。还需要这三位亲自去军训的操场上配合自己。要是他们不来的话,这表演的效果估计会狠狠的打一个折扣。想到这里,郭华一个小碎步助跑,然后用尽全身力气的来了一个十厘米高小跳跃猛的来到了三人的面前高声大喝道:“完蛋了,兄弟们。我们的事情暴露了。”三人顿时被这一生‘平地

  • 重生荣耀时代在线阅读红色警报

    当你觉得不幸的时候,很快你就会明白,这只是一个开始,你还会更加不幸下去……前两天叶涟还在唉声叹气自己活得没意思,这两天他就缠绵病榻了。一个个猪头医生围着他的病床唉声叹气。范榴很为叶涟担心:“我老弟到底怎么样啊?医生你们别光叹气,说句话啊。”叶涟拽了拽范榴的衣服,虚弱的说:“范哥,对大夫们态度好点,我

  • 魔卡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温小茉,你家哥哥,昨天折腾你的。”简安喋喋不休的说道。“你家哥哥,昨晚床上功夫怎么样。”“简安安,你不当狗仔可惜了,你怎么不说说你家蒋天床上怎么样。”简安立刻双手举高做投降状。温茉刚想说话,手机又震动起来,看了眼手机屏幕,温茉把它扔在一边。“谁呀,不打算接吗?”简安问。“陆靳年。”面对好友的不解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