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我的个性只是弱小的史莱姆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胆小鬼很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傅清尘冷着脸不回应,任他自己演独角戏。聂媛红着眼眶,都有了想哭的冲动,高傲的公主何时这般落魄过。

“不知公主大驾光临寒舍,有何事?”

聂媛摇了摇头,“没甚要事,不过是过来探一探傅校尉,看他身子无碍,本宫就放心了。”

“面上是没事,不过,他受的是内伤,还需长久调养。”

“是么,那傅校尉便留在府上多休养些时日。”聂媛尴尬地笑着,“本宫还有事,先走了。”

“公主既然有事,臣就不做挽留。”纳兰瑾枢含着笑,道:“不过,公主今日所见,外人并不知晓,还请公主保密才是。”

这话中意便是若这事传了出去,那只能是聂媛传出去的。瑾阳候是连皇上都要竟让三分的人物,孤傲的公主心里气愤,面上却笑得随和,“侯爷放心,本宫不会多嘴。”

“那臣就放心了。”

聂媛大跨步离开侯府,坐上帏轿,眼泪才哗啦哗啦地流,回到寝宫里头,砸了几件瓷器,摔了几本书,还不解气。

后来,又匆匆忙忙跑到御书房,说道:“父皇,儿臣愿意嫁去怳朝!”

皇帝听后龙颜大悦,近日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皇后拉着聂媛的手,颇为欣慰道:“媛儿总算开窍了,不枉费父皇和母后这些年对你的宠爱。”

聂媛公主嫁到怳朝和亲之事尘埃落定,就只等怳朝使臣到来。

是夜,月圆,风徐。

燃着火把的洞室里,一名白衣男子盘腿坐在玉石床上,双目紧闭,双手放于膝盖,身子颤抖异常。练易寒经大半个月,借助千年寒玉体内聚集了一些阴寒之气,平日里便觉着体内阴寒之气乱窜,但今日更为严重些。

过不多久,傅清尘唇色发紫,脸上也开始变清,就如被冻伤那般。从玉床上下来,傅清尘双腿颤抖,连站都站不稳,手脚被冻得快要失去知觉。

不过才大半个月便有如此大的反噬,再练下去,若是掌控不住体内的阴寒之气,恐怕九死一生。

傅清尘眼前视线渐渐模糊,体内的寒气不断上涌,就要将他反噬。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便往前倒去,倒在地上的人根本没有力气再起来,本能地蜷缩起身子,却毫无作用。寒气是体内涌上来的,外界再怎么温暖也抑制不住。

有脚步声渐近,傅清尘睁开眼后只看到旁边一双做工精致的鞋子,然后,是一个紫色的身影。模糊之中,他能感受到有人将他扶起,再将他打横抱起。

纳兰瑾枢看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猫,有些怜惜,抖成这样必定是很冷。

初练易寒经,会因掌控不住体内聚集的阴寒之气而被反噬,平日里倒还能好掌控,可是一到月圆之夜,阴寒之气最为重时,体内的阴寒之气也会跟着跃跃欲试,这时就难以掌控。

随着练的时日变长,体内阴寒之气渐长,若是再掌控不住,反噬就会越加严重。若能掌控得好,收放自如,则体内的阴寒之气就会变为最得力的杀人武器。

纳兰瑾枢抱着傅清尘出了洞室,将他抱进了离这里最近的寝房,小猫冷得缩成了一团,脸色也异常难看。

纳兰瑾枢将他平放在榻上,顺手解他的腰带。傅清尘还有那么一丝清醒,连忙按住那只手,“你要做什么?”

“给你宽衣。”纳兰瑾枢移开他颤抖的手,继续为他宽衣。

被寒气反噬的人牙齿打着架,说话变得艰难,“别,别碰我……”

身上的衣裳被剥了个干净,纳兰瑾枢扯过被子盖住他的身子,开始着手解自己的衣裳。把衣裳除了,放下床帘,再掀开被子,压上他的身。

傅清尘感受到有人压了上来,扭动着身子,口中断断续续地道:“别碰我……”

都冻成这样了,还在反抗。纳兰瑾枢轻叹一声,在他眉心落下一吻,“乖,别动,抱紧我。”

纳兰瑾枢的身子就像一个暖炉,源源不断地向他体内输送热量,将他体内不断涌上来的阴寒之气压制住。纳兰瑾枢将他抱紧,动用了内力压制他体内的阴寒之气。

纳兰瑾枢练的功夫属阳,只要他动用内力,便能将傅清尘体内的阴寒之气抑制住。

过了半个时辰,傅清尘脸色渐渐有了血色,身子也渐渐停止颤抖。

不知不觉中,傅清尘已经紧紧搂住了那个温暖他的人。

大抵是人的本能,人在寒冷之时总会下意识搂住能给自己温暖的物体。

翌日晨光乍现之时,窗外莺啼鸟鸣,一派生机。

傅清尘渐渐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截白皙的脖颈,自己的双手正缠绕在身边这人的身上。回想昨日种种模糊画面,像是受了惊的小猫,傅清尘立即就松开了手。

身旁的人也缓缓睁开眼睛,“怎么不多睡会?”抬起手臂要抚一抚自己心爱的小猫,却被无情地拍开手。昨日还紧紧搂着他不放的小猫此时又恢复原样。

“下流!”傅清尘扯着被子盖住自己□□的坐起来,往床内侧移了移,纳兰瑾枢身上的被子被他带走,同样□□的身子露出了一半。

他倒也不觉着羞耻,露了半个身子也毫无动容。

傅清尘下意识在他身上扫了一眼,脸上一红,没好气地移开视线,“你给我滚!”

纳兰瑾枢道:“这床是我的。”

傅清尘抓紧身下的被褥,死活不肯再看他的身子,头扭向一边,“快出去。”

纳兰瑾枢轻笑一声,“你这是害羞了?”

“没有。”

“那为何不敢看我?”纳兰瑾枢幽幽道:“还是说,你怕我把持不住,把你吃了?”

傅清尘紧抿着唇不说话,每每都会被他气得无话可说,似乎开始习惯。

“若要吃,昨天就该趁人之危吃干抹净,何必等到今日。”

侧脸一湿,傅清尘警觉地回头,纳兰瑾枢衣冠整齐地撑在床上,方才是在他侧脸落下了一吻。

“越看越讨人喜欢。”他天生含笑的眉目在柔和的晨曦中带了几分难以言喻的美,一时之间,让还在炸毛中的小猫有些无措。

傅清尘再次回到宫中是半个月后,聂媛公主再有几日便要随怳朝使臣前往怳国,怕是日后再难以回来。平日里心高气傲的公主也收敛了些性子,整日陪着皇后身边说是要尽一份做女儿的孝心,毕竟是亲生骨肉,这一分离便是终身,自然多有不舍。

傅清尘假意在宫中巡视,靠着小时候模糊的记忆潜到冷宫。纳兰瑾枢昨日说过,下朝后会在冷宫前等他。

傅清尘抵达时,纳兰瑾枢已经在候着。

傅清尘环视一周,见无人把守,便问:“来这作甚?”

“带你见一个人。”

“谁?”

“这世上你最想见到的。”转身提步跨进冷宫,傅清尘心中狐疑会是谁,随在他身后跟了上去。

冷宫里头的妃子向来呆不久,有些在这里住了几个月便疯疯癫癫,也有些受不住寂寞自我了断的。而有一个人却在这冷宫里头住了十个年头。一身整齐的素衣,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虽上了些年岁,却还能看得出几分姿色。

她坐在桌旁,一针一线地绣着花纹繁复的牡丹,神情十分祥和。

傅清尘第一眼见到她,便怔愣住,一双平日里泛着冰渣子的眼睛也化作一汪清泉。专注刺绣的中年女人偏头,对上傅清尘的眼睛,显然为突然有人闯进来而感到诧异,“你是……?”

傅清尘良久才动了动嘴唇,“母妃……”

中年女人似更加诧异,刺绣的动作停了下来,“你,方才唤我母妃?”

傅清尘一步一步靠近,这眼前的人就是他的生母,他绝不会认错。当年孟芳尘为报仇,只身化作舞姬混入宫中,后行刺不成被诛杀。傅清尘以为她早已不在世上,却没想到她还没死。

傅清尘走到她面前,他一字一句试图唤起她的记忆,“我姓聂名卿言。”

孟芳尘脸上浮起一丝笑,“你姓聂,莫非是宫里头的哪位皇子?”

傅清尘怔住,她的娘亲又怎会不记得自己孩子的名字?还是说,他认错人了?

纳兰瑾枢在他耳边低声道:“她失忆了,以前的事早已不记得。”

傅清尘身子一颤,握紧拳头,看着纳兰瑾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纳兰瑾枢未答,孟芳尘便开口道:“这位殿下可是认错人了。”

傅清尘看着她,“我……”

孟芳尘温和一笑,“我进宫不到半年便来了这,未曾有过子嗣。”

方才还因见到生母而欣喜不已的傅清尘此时又心痛不已,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他的娘亲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忘了?

傅清尘看着她,低头艰涩开口,“是我认错了。”

孟芳尘抿唇一笑,“殿下既然能将我和你的母妃错认,想必样貌上必有几分相似。”

“嗯,十分相似。”

“世间之大,既有两个长得十分相似的人,算来都是缘分。”孟芳尘她在此地孤独了十余年,难得见到外人,今日见到傅清尘显然十分欢喜,她起身取出一块绣了孔雀的丝帕,“我这没甚东西可赠,一点薄礼,算作是见面礼,你莫要嫌弃。”

傅清尘接过她手上的丝帕,语气温柔道:“很好看。”

孟芳尘脸上的笑意更深,“都是平日里闲得无事消磨光阴的,手艺比不上宫里头的绣娘。”

纳兰瑾枢倚在门边看着里面两母子相处的画面,傅清尘虽脸上还是不多表情,眼神却是无比温柔的。卸下冷漠的伪装,这样的傅清尘,才是本尊。

延伸阅读

国大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6mgk.shtml
河北国大连锁商业有限公司现有连锁便利店200余家,5家中型超市和2家综合商场,1家食

三华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p35z.shtml
三华儿童玩具成功开发了溜溜球,悠悠球,婴儿爬行垫,婴儿隔尿垫,户外垫,沙滩垫,野餐垫

新繁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y2mn.shtml
新繁牛肉豆花特色小吃,黑芝麻水饺、牛肉豆花、豆瓣抄手是这一家的招牌美食,一定不能错过

启晟睿智能电话机器人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g9ox.shtml
暂无

H&M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u7n0.shtml
HM(海恩斯莫里斯Hennes&MauritzAB0)于1947年由尔林·派尔森(E

车马炮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ugeo.shtml
车马炮汽车美容拥有一大批专业的汽车工程师及高等汽修技师,能为广大车主提供“美容、养护

征服者电子狗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6uos.shtml
征服者电子狗隶属于厦门瑞忆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研发及生产汽车雷达安全警示器、GPS卫星

樊登书店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usm9.shtml
樊登书店加盟樊登书店是基于樊登读书会新零售模式下复合业态的社区书店,我们秉承“一间樊

迦勒刺绣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u0tw.shtml
迦勒刺绣招商加盟优势杭州迦勒绣品有限公司位于美丽的钱塘江南岸,素有“全国十大经济强县

新饰加盟  http://www.astralgrouponline.com/yysy.shtml
新饰工作服总部在服装服饰-制服、工作服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秉承“支持创新质量,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华夏之超能侠客第一章

    胡宁醒来的时候,入眼的先是掉渣的土坯墙,大炕旁边的是一张磕掉角的八仙桌,上面孤零零的摆放着一只茶缸。胡宁心里晃起一丝涟漪,这次穿过来的原主,看起来日子很贫困啊,不过贫困好,在1958年,越穷越根红苗正,她安慰自己。系统065已经把原主的情况通过脑电波扫描输入给她,胡宁稍稍安心,能够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

  • 团子奈时间节点在线阅读第5节

    这年玉无殇十七岁,已是翩翩少年,枕雨眠十八岁,犹如出水芙蓉,仙姿幽放,一双碧玉,各家各户无不羡慕,老两口一听别人称颂笑的合不拢嘴。然而也传到了洛城。洛城有一官商,姓王,这一代家主名字叫王天行儿子叫做王耀虎。掌管洛城半个经商产业,外善内奸,仗着大舅子是洛城兵马总督,门面上施粥救苦,建庙烧香,做好事,给

  • 众生唯上加好友啦

    “做什么呢?”南拾不知道易芮萩到底要做什么,但是她敢保证是她不接受的事情。“做完你就懂了。”易芮萩笑眯眯地看着南拾,总觉得有些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停下!”南拾终于明白易芮萩的意思了,不顾形象想要把手机抢过来,“加什么好友,又不熟!”“终于承认了,是去幽会的对不对?”易芮萩诈出了南拾守口如瓶的“奸情

  • 混迹仙魔界在线阅读第1章

    沉睡了千年的魔女重出江湖啦!六界一片哗然。传闻这个魔女非常的狠,连自己的手下犯了一个小错误都能被抽筋扒皮。“不好了,魔女杀人了,杀了十六名算卦的。”有人道。听闻至此,人界也是一片唏嘘。天雪山山头,有一个红衣女子赤足而立,呼啸的北风将那一头长发吹得凌乱不堪,她手上的伶月剑正在滴着血。身旁还跟着一条毛色

  • [综英美]神生艰难怎么破亲人团聚

    远看翠烟袅袅,房屋成片,眼前村口一棵大槐树。“爹,十三年了村子还是老样子”杜未看向父亲杜庭。“走那年你才五岁,你姑姑就是在这里和我们分手的,村子前排添了几所青瓦房,其它确实还是老样子!”杜庭说着紧了紧背上斜挎着的包袋,看了看杜未道:“我们进村吧!”正走着迎面来了个女人,左手腕上挎着个藤条编织的空吊篮

  • 那些年那些回不去的日子恶狼眼中善良的女神

    萧瑶一路走,一路救,她的‘哈士奇’大军逐渐正在逐步壮大,好在新手村并没有什么玩家,不然看到这一幕还不被惊掉了下巴。萧瑶救到最后,直接是来到了狼王的老窝。此时的狼王正在缓步的逼近一只可爱的小狼崽,或者说是小狗崽...超萌哈士奇!森冷的獠牙已经闪烁出渗人的寒光,看的小狼崽瑟瑟发抖。狼王此时也是心里已经是

  • 米虫记事本(空间)在线阅读第九章

    花开花谢中,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青瑶已经六岁了,这三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练武的原因,她的个头很是往上串了一大截,已经有一米二左右了,而且已经比宋青书还要高一点儿。为了长高,宋青书在青瑶的忽悠下,噎着鼻子,很是喝了些牛奶,当然,他是不知道女孩子一般都比男孩发育早的。微风吹过竹林,带起了一阵哗哗声,清淡

  • 开局干翻核航母第四章在线阅读

    在秦天明突然咆哮般的怒吼之下,站在餐台前,玩弄手机的服务员甚至他被吓的虎躯一震,手机从手中脱落,掉落到地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服务员赶忙蹲下身子将其捡起,好在手机是背部落地,所以至少在第一眼看去的时候没有察觉有任何异样,手机握在手中,女孩擦拭这屏幕,抬头看着秦天明,眼中带着满是幽怨!秦天明因为转头

  • 玄天神帝别赶我走

    随后他们又一起回家,刘华推着车子,李泉另一只手牵着小狗跟在刘华的旁边,突然他开口说:你都不问我刚才的事吗?“我在等你告诉我”刘华显得很淡定。“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爹从小就不懂我内心的想法,只一味的让我按照他规划的路走,于是我就拿了家里的一些贵重物品,想换钱自己出来奋斗,实现我自己的梦想。对了,

  • 我好像看了假神话在线阅读第二章

    在陈奕然和织田作回去的路上,陈奕然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嗯……横滨这个词怎么这么眼熟?我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它?嗯……想不起来。但我一定见过。”“这周围的街道怎么?这么奇异?!好像是在动漫里一样……”“……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织田作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孩。被幸助他们看见了。“大叔,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