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天才de恋爱战役之二爷有请

作者:筠寓 来源:17K小说网

“苏大人这边请!”一人从塞上跑了下来。

一路无语。

“请!”那人手一抬,掀起了竹帘。

梦然低身进入,只见一位身着红装的貌美女子立于堂中,其乌黑的头发垂散在肩上,纤细的腰儿被金色的腰带衬托的更加迷人。

“在下苏孜然,求见堡主,麻烦小姐通报一声!”梦然彬彬有礼的说道。

“朝廷未免也太小看我连家堡了吧,既然派一个站都站不稳的小喽罗来。”女子傲慢的说。

小喽罗?你眼瞎了吗?以为你长的好看就了不起啊,本姑娘不吃这套,梦然在心里埋怨。

表面客气的说:“在下只是负责传话,是不是小喽罗还由不得小姐定论,朝廷自然不敢小看连家堡,但请你们也不要太嚣张,虽然连家堡势力很大,但如果愿意的话,歼灭你们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这是在威胁我连家堡吗?”

“不敢!”梦然谦逊的说。

“那么你来所谓何事?”

“这还要等你们堡主出来说!”梦然望着眼前的女子加重语气。

“我就是,有什么事快说,我不喜欢废话。”女子锐利的望着梦然。

“啊?”虽然梦然以前在电视里也看过女大当家的,但她死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女子会是杀手云集的连家堡堡主,她那纤纤玉手拿得起剑吗,她那较弱的身子上的战场吗?梦然不禁怀疑。

“看什么看,什么事快说。”女子不耐烦了。

梦然的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些许的笑声说道:“在下只是希望您可以带着您的不下在今晚之前撤离金城。”

“年龄不大,口气到不小。如果我说不呢。”

“那么恐怕就得兵刃相见了吧。”梦然语气不紧不慢,“不过这应该不是堡主大人所期望的吧!”说完,那原本微起的嘴角扬得更高了。

女子望着眼前的梦然好像失了魂似的愣一下,然后轻轻的咬了咬那红薄的嘴唇。

“堡主大人!”梦然无语的喊了一声。

“你来就是为了宣战的吗。”女子气恼的说道。

“当然不是!”

“嗯?”这时女子也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正了正声问,“那是?”

“只是劝你们退出金城而已。”

“笑话,连家堡岂是凭你一句话就能说退的。”女子扬起头满是不屑,“要是传出去了岂不要为天下豪杰说耻笑。”

“我想堡主大人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撤退不代表投降,更何况我并没有让你们投降的意思,自古黑白个持一道,井水不犯河水,宫廷也并没有攻打你们的意思,但若是你们做的太过火的话,朝廷恐怕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难。何况现在是太平盛世,圣上开明圣贤,我们是顺道而行,而你们是背道而驰,所以这仗不大则已,打的话你们是非输不可。”梦然顿了顿,“但圣上一向以和为贵,特令微臣前来通告只要你们撤出金城,看好你们的老窝,朝廷保证绝不侵犯你们,何乐而不为了?”

女子轻然的转身坐了下来,脸微侧,思索着什么。

“话我已经传到了,”梦然故意抬高声音,像是在和别的什么人似的说清脆的说了声,“告辞!”然后飘然而去。

“唉!”堂上女子像如释重负一般叹了一口气大喊道,“哥!”

“就这点事就累成这样了啊!”连成从屏障后带着讥笑走出。

“哥,那人真的是女的吗?”女子严肃的问。

连成头微微一点,端起茶细细的品着。

“怎么这样啊?”女子失望的低下头。

“怎么了?”连成笑着问。

“可惜了!”女子不好意思的说。

“哈哈,我们家妹妹长大了。改天哥给你介绍个男的。”

“你说什么呢,哥!”女子红着脸跑走了。

空荡荡的堂上留下连成一人,“比男子还能干!”他轻叹道,“能压住灭族之仇坦然的来到这里,真是了不起呢!”然后低下头望着手里的茶水出了神感叹道,“茶苦,心更苦!”

梦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呈报给圣上后便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在回家的路上,门外,梦然抚着门心想,不知道银狐又会干什么,烦死了,连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都没有。

正在这时门从里面被推开了,“站在外面干什么,还不进来。”这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身着白衫,盘着黑色的头发,加上天生的端正容颜,而且也完全看不出尾巴痕迹的银狐。

“你是谁?”梦然无力的问。

“你发烧了!”银狐走到她面前,手放在她脑门上试探。

“是啊,我发烧了才会收留你这个吃白饭的。”

“哈哈,院子都收拾好了,进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银狐一边推开大门一边说。

“哇!”虽已傍晚可院子里却毫无昨日的阴森,园中种满了花花草草,中央放置了一个大石桌和四个小型的石凳,屋前也被挑上了灯笼,处处透着温馨,别致极了。

“怎么样!”银狐得意的问。

“比我想像的要好。”

“啊?”

“怎么表扬你还不高兴啊?”梦然不解的问。

“你就那么看低我啊。”

“哈哈!”梦然为银狐此时的可爱不禁的大笑了起来,使她的心情舒畅了许多,自从她来到这里就没有能好好的笑过,“我问你,怎么想通的。”

“拜托,我也不傻。住你这要吃有吃要穿有穿,没事还能捞点零用钱,就是每天做点事有什么不好的。”银狐调皮的说。

“那就好。”梦然伸了个懒腰,“我先去休息了。”

“小丫头,你不吃饭啊。”

“不吃了,还有以后要叫我大人。”

“切,想得美。”

梦然瞟了瞟眼前的银狐打*似的说:“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叫我‘大人’!”然后上楼去了。

镜前梦然摘下发髻,拿起梳子抚摸着自己的头发,看着镜中人儿悲伤的脸庞。

“你是苏孜然?”门突然被推开,银狐的脑袋从外面探进来。

“你不知道敲门吗?”梦然怒斥。

“敲你个头啊,来不及了。”银狐嚷道。

“什么。”

“快把头发扎起来,有人来了。”

“你在说什么,哪有人?”

“要来了就晚了,你相信我的耳朵好不好?”银狐不耐烦的说。

虽然梦然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乖乖的扎起了发髻,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冯将军,您怎么来了,快请进。”梦然打开门,恭敬的说。

“不必了,燕王有请,不知道方不方便?”冯浩杰生硬的说,这哪是询问的态度啊,明明是在说,燕王让你去,不去试试看。

“当然。”说完,梦然扭头对身后的银狐说,“今天我可能晚点回来,看好家。”

“是!”银狐还是识相的,在外人面前也不敢放肆。

车上,“不知道燕王怎么晚了叫微臣有何事?”梦然试探性的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冯浩杰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到了!”

“怎么是这里?”梦然不解的望着冯浩杰。

“不走吗,燕王还在里面等着呢。”冯浩杰有用那种超有磁性却超无感情的声音说道。

“嗳。”梦然无奈的跟在冯浩杰的身后。

“微臣给燕王请安!”梦然看着眼前被美女缠身的燕王说道。

“不必多礼。”

“不知燕王此时要微臣来有何事?”梦然严肃的问,她觉得这么晚了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才对。

“不必如此拘束,不过是给你庆祝而已。”燕王傲慢地说。

“下官愚钝,不知燕王所言何事。”梦然小心的回答。

“‘连家堡’方才已退离金城。”冯浩杰在一旁解释说。

“这等小事何须庆祝?”梦然假装不在意。

“嗯?”从刚才一直没有正眼瞧梦然一眼的燕王抬起了他那高傲的头,饶有兴趣的说,“此话怎讲?”

“当圣上交给我这个任务时我就觉得奇怪,如此重要的任务为何会交给我这个即没有经验,又没有背景的人,不过当我到‘连家堡’营阵时便知道这一切只是在考验我罢了,‘连家堡’退却是必然之势,既然如此又何须庆祝。”梦然斩钉截铁地说。

“我倒要听听是怎样个‘必然之势’。”燕王推开身边的美女,端起一杯清茶瞧着梦然。

“‘连家堡’的阵营处在西郊的小山丘上,旁边只有一条小溪,我想问问冯将军若战的话,且不论兵力,哪方的胜算高些。”

“此地势易攻难守,若兵力相当的话,我方若采取围攻的方式则有九成的把握取胜。”冯浩杰果断的分析道。

“所以,‘连家堡’选则在这既无高山悬崖相阻,又无江流河川相隔之地扎营用意在明显不过了。”梦然接着说,“就是让朝廷安心,他们并无造反之意,恐怕是有什么不得已的事非来金城不可,等事情办完后就会撤离。”

啪!啪!燕王轻轻的拍着手:“既然如此,那我倒要问你,你可知道父王为何让你走这趟。”

“除了考验微臣外,下官再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但……”梦然思索着。

“继续说。”燕王命令道。

“但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如果只是想单纯的考验微臣的话未免也太大题小作了,而且我这趟去办得好则好,办不好说不定会影响朝廷和江湖的关系而因小失大。”

“哈哈!”燕王大笑,“赐座!”

“谢燕王!”

“以后叫本王‘二爷’便是。”燕王严肃的说。

“是,二爷!”梦然微微一笑,她明白这声“二爷”的含义,他们已把自己当做自己人对待了。

冯浩杰也顺势退散了屋中的歌妓,此时屋内只有燕王,冯浩杰,苏梦然三人。

延伸阅读

南瓜头童装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uhi.shtml
做服装当然要做原创、个性、性感的,自问世以来,南瓜头童装就以其变色炫彩、原创单独、个

纯源酵素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gwh0.shtml
1、专职产品,日本原装进口纯源酵素:创立于昭和51年(公元1976年)距今有39年。

萝利安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ahiw.shtml
萝利安家纺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开饭啦奇味面把把烧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s5lq.shtml
太原开饭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独立性集团化食品技术有限公司,公司下设企划中心、研发

爱车汉彩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arf8.shtml
爱车汉彩汽车清凉罩不仅能够抵挡高温,同时,还能够净化车厢内的空气,夏日汽车降温神器。

巧艺坊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dxt5.shtml
巧艺坊十字绣是一家经营有6年的经营各种品牌十字绣的代理公司。办公地点位于合肥市潜山北

若家母婴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d2r.shtml
若家母婴用品,产品种类涵盖婴幼食品、保健品、防尿用品、日用洗护品、服装鞋帽、床上用品

华夏春天机床制造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ya1k.shtml
我公司是生产铸铁、花岗石量具、机床附件的厂家。主要产品:平板量具系列(平台量具);平

龙强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dt8x.shtml
龙强婴儿车秉承顾客至上,互利互惠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好的服务。期

吉吉象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pker.shtml
吉吉象眼镜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李氏江山在线阅读第9章

    阳光很美,刻映的画面也一样,没有什么时候,更怀念从前,那道金色的阳光,照在了两个人脸上,也正是因为那样,所以才有了后来。-章节致语太阳,似乎很眷恋白天的美,早早的便升起了,照亮了大地。一缕金色的阳光偷溜进了宫心的房里,照在了她的脸上,她被阳光的到来,恍醒了。她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揉了揉额头,看了一眼

  • 武炼仙尊之纸灵车

    林泽拉住李胖子。李胖子发现林泽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循着林泽的视线望过去,瞬时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车身侧面破了一洞,冷风透过小洞,呼呼地吹进来。观那小洞厚度,似一张薄纸。李胖子颤抖地伸出手指,舔了下唾沫,对着车身一戳,一个新的小洞出现。车后坐的人很不高兴,“你们接二连三戳破我的车,得赔偿我。”“多少

  • 直播之最强租赁第五章在线阅读

    托尼史塔克的讲座绝对令人印象深刻,事实上他迟到半个小时带着一身酒气到场,甚至脸上还留着鲜艳的口红唇印,引起全场哗然。这样“特别”的开场完全出乎尼尔的意料,不少感觉被耍的学生都愤然起身离场。教师前排的几位学院领导也都脸色难看到极点,让坐在他们身后第二排位置的尼尔顿时感觉压力山大。但很快史塔克就用事实证

  • 风流劫**陪玩,在线杀人

    程然玩的**叫王者荣耀,目前段位荣耀王者,巅峰赛也是一千□□百分数左右。“小燃哥,燃哥!救救我,救救我!”一道声嘶力竭的稚嫩声音从语音里传来。程然沉着冷静的看着操作着**人物,左拉,右跳,横拉。伴随着**击杀声,他看了一眼小学生大佬的血量,又看到敌方英雄朝大佬释放的子弹,程然果断放弃拿四杀,一个闪现

  • 窗外千纸鹤在线阅读第6章

    林枫发现自己倒在“恶魔”怀里,那个“恶魔”极度温和的目光让林枫倍感温暖他说:“没有一个人一直和厄运握手,也没有一个人一直和好运交朋友,属于你的世界会到来的....”他轻轻挥手乌云退去,升起万丈虹光。这就像经历暴雨后的小草会变的更绿,更坚强!我把母亲交给月暗荷和月依荷,让她们帮我看着。而林枫则松了一口

  • 诸天魔尊第1章在线阅读

    天茫出,乱世起,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纷乱了年华几许?天茫令已经现世三次,它的每一次出现必将卷起整个天茫的改朝换代!战火,燃遍苍生!传说,天茫令。就连万万年不问世事的老怪,都要疯狂出手抢夺的本源至宝!若能将其练化,生命本源将进入另一个至高层次。至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层次,便不可言喻了!这天茫令,可遇不可求

  • [综英美]反派她是万人迷在线阅读第九章

    穆渔微微侧过头,想了片刻,笑道:“算是吧。”雷立泽沉默了,许久后才点点头,也不知是什么情绪,说:“我知道了。”三人正相对无言间,有人推开门道:“雷老师,有人看中了那幅《听流云深处》。”雷立泽应了一声,回头道:“阿穆,我先去了,你自便。”穆渔点点头,随后几乎是有些刻意地说:“立泽,谢谢。”雷立泽正在关

  • 重生之黑天鹅在线阅读第七章

    纪空手默然无语,心中更生失落,只觉得自己的一腔豪情最终只能随流水而去,始终只能混迹于市井,成天为衣食奔波,庸庸碌碌地了却一生。丁衡看在眼里,悠然道:“如果説玄铁龟此刻就在我的手里,你会不会相信?”“当然不信!”纪空手脱口而出,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是么?那么你看,这是什么?”丁衡的手微微在空中一晃,

  • 永无尽头之初试2(10)

    孔若刚跳进散兵坑,便听到袁朗懒洋洋的声音,尽管,那声音听着藏着几丝波动。“现在可视条件较刚才好,不占你们的便宜,孔若——”这是袁朗第一次叫孔若全名。我该说你这是信任我,还是孤注一掷?这压力大的。。。。孔若跨过那堆“残骸”,面对众人半蹲,帽檐向下一拉,整张脸都快罩了进去。齐桓开始记时,对于孔若来说,9

  • 大神住在我隔壁在线阅读第8章

    他们很快到了双煞阵的上空,冷子辰说:“哥,你在这里等我吧,你的功法多为水属性,我怕双煞阵会攻击你。”冷子轩说:“那你小心些,快去快回。”冷子辰点点头朝着大阵飞去。进入大阵之后他发现阵中一片漆黑,他点燃修为,周围亮了起来。但另他惊讶的是这个阵中什么都没有,他不相信,在周围找了几圈也没有找到,但是在他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