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系统让我当天师之松源没有追

作者:清河先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松源没有追。

他知道就算自己追上去也问不出什么,犯不着浪费时间。

可是尸体......

他依旧不相信她是自杀的,他一定要找到尸体,他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转过身去。

没想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好了一个女人。

松源认识这个女人。

这是她的小姐妹,曾经还勾引过自己,只是没有一次成功。

“我好羡慕你们,真的好羡慕,为什么你们可以那样幸福,我却不行?”

女子开口说话了,语调是那样的平静,和一个死去的人并没有什么分别。

这就象是地狱的声音。

“你还想勾引我吗,不会成功的,我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心思。”

女子摇着头。

“不,我是来说一声,她被抬走啦,埋在郊外,或许可以找到吧。”

松源不等女子说下一句话,拖着一条断腿猛冲下楼梯。

女子冷冷的看着松源消失在楼道里,转身走向红地毯的另一头。

“你要是能做我的男朋友,我就不会在这种地方了。这就是人生啊。”

郊外,这里的郊外指的就是那一个地方。

乱坟岗,专门埋葬死人的地方,埋葬没什么地位的死人的地方。

松源冲出夜总会后没有直奔郊外,他先来到了一家刀具店,抄起店里的椅子打碎厨柜,抢走一把激光剑。

随后他立刻冲进附近的一家机械公司,用激光剑威胁里面所有的人,抢走了一桶机油。

在警察赶到之前,他匆匆逃离现场,飞奔向郊外。

他跑得飞快。

断掉的腿已经不疼了,或者说是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他的心全在郊外,哪里有心情顾及自己的腿,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

她比自己更加重要。

他一口气冲到郊外的乱坟岗。

乱坟岗,乱坟林立,名不虚传。

没有墓碑,没有刻字,只有一个个的坟包。

松源看见好几座新坟,他想也没想,放下手里的机油朝其中的一座走过去。

“你来了呀,松源,又见到你了。”

松源能听见她的声音,她呼唤自己,从地狱里。

一步,一滴眼泪。

猛跑,眼泪山崩而下。

松源扑到坟包上失声痛哭。

“你为什么要哭呢,不要那样,男孩子是不该流眼泪的。”

松源猛站起来,止住哭声,可却止不住眼泪。

他四下看了看,发现被扔在不远处的一把铁锹,上前捡起来。

铁锹**进泥土,松源要把尸体挖出来。

泥土被一锹一锹的运走,坟包渐渐小了下去,露出了她那张熟悉的脸。

脸上竟全是血污,再没有了之前的美丽。

松源一把丢掉铁锹,扑进泥土里,跪在大地上,抱起她的头,再一次失声痛哭。

她不是自杀的!

是谁?

松源在心里不停的狂吼着。

是谁把最爱的她的头上开了一枪!

“呜,是我不好,我没用,还有什么遗言吗,说给我听,我要知道,我要知道,说话吧!”

松源咬着牙齿,咬着zui唇,恨不得把自己吞进肚子里去。

“松源呀,不要哭,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其他的女孩子吧,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不要再戴着面具,压抑自己活着了。”

遥远的来自地狱的声音再次传入松源的耳朵。

松源痛苦的把自己的头在地下乱撞,悔恨和愧疚在瞬间涌上心头。

妈妈到底是谁!

“呦,怎么有个小鬼?”

远处出现三个人。

两个竖着,一个横着。

他们是来埋葬尸体的。

“小子,你那铁锹用不用,不用的话我要用了。”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人希望借用松源的铁锹。

松源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流着泪。

个子稍矮的人摇着头,走过来,捡起铁锹,看了一眼松源和松源抱着的她。

“呀,这个不是昨天我们埋下去的人么?”

个子稍矮的人大吃一惊,但也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惊讶,立刻去干活了。

松源从悲伤中震醒,朝远处的两个正在干活的人奔过去。

“你们认识她吗,她是怎么死的?”

“她啊,被杀的啊,青冈的老大,昨天跑夜总会去叫这个妞陪了一次,很爽,想把她带回去,结果她不愿意,就给杀了,真可怜呢。”

“是啊,你不知道么,小子,就是青冈的白风雷大老,黑道上很有名的。”

松源明白了,转身回来,默默的走到她的尸体旁边,打开机油桶盖。

“我明白了。”

机油从桶里倾泻而出,撒在她的身上,冲开她身上的泥土。

“卡察。”

打火机在松源的手中被点燃,划着弧线落下去。

火起!

她在大火中慢慢化成灰烬。

远处两个人看见松源的古怪举动,都很不理解,可他们也不想管这么多,干完活后径直离去了。

他们错过了最离奇的一幕。

她的骨灰在风中飘散,滚过松源的脚边。

松源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血管爆裂的声音。

一头白发从发根到发梢,好像被浇了一大滩血。

他的头发变红了,血红血红。

“妈妈,青冈的白风雷。你敢动我的女人,你以为我是谁!”

“我可是格瑞斯华尔德.松源!”

松源的眼睛在说完这一句话后,黑色的眼珠一下子变成白色,泛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他一脚踢翻机油桶,往家里走去。

冷竣的脸庞,血红色的头发,白色的眼珠,挂在zui角的淡淡微笑。

松源走在路上,神采焕发,这个钢铁丛林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他再不想融进这个丛林,因为丛林里最值得他留恋的已经不在了。

就在这一刻,松源回来了。

既然从未有离去过,怎么能回来?

那个松源不是自己。

是压抑了自己的本性,戴上面具的松源,为了走进这个钢铁丛林而努力,变成不是松源的松源。

现在他回来了。

明白了。

明白什么?

明白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寄人篱下还不如自成一派。

明白了自己自从没父没母的诞生在山顶湖里,自己就注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嘿,这不是那个小子吗,让他跑掉的那个,他果然没死。”

两个追债的人偶然的发现了松源,抢上前来。

“臭小子,你真的没死,命可真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都死不掉。”

“大哥问你,什么时候还钱?呦,还把头发染成红色了,你以为我们不认识你吗?”

其中一个很瘦的家伙不停用手指戳着松源的前面口,态度嚣张。

松源瞪了这家伙一眼,哈哈大笑。

“是吗,你当然认识我,我也认识你,可我为什么要还钱?”

没等瘦子讲话,抄起街边的一根铁杆。

铁杆横挥过来。

瘦子头上鲜血四溅,颓然倒地。

“医药费自己出,出不起说一声,我现在就让你去死。”

松源微笑着,对着地下的瘦子讲话,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听得见。

剩下那个见面前这个小子转性了,大吃一惊,扭头就跑,回去叫人。

松源丢下手里的铁杆,朝逃跑那家伙叫了一声。

“告诉他们,我在自己家里,想死的就来。”

从瘦子身上踩过去,继续行程。

好强,这才是松源的本性。

嚣张,极为张扬,老子天下第一,老子就是神,谁敢废话就灭谁。

他终于从沉默中爆发了。

他把手往路边的墙上一抹,在墙上留下一道鲜红的痕迹,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毫不在意的离去。

他回到家里,踢开大门,把整块门板踩在脚下。

大堆的杂物从门里飞出来,松源把家里清理的干干净净。

只留下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桌子摆放在屋子中央,椅子正对着大门。

右侧的墙壁被撬开,露出一个大方洞。

里面放着一个金属盒子。

松源吹去盒子上的灰,把它取了出来,拍了几下见没有动静,有些奇怪。

“不会死了吧?”

盒子被放在桌上,打开来。

两把枪安静的卧在那里。

左面一把是银灰色的师漠之鹰。

右面的则是一把银白色的长管左轮。

这种火药枪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很难找到,军队里用的全部是大出力的激光枪,一个能量包能发射数百次,比这些只能打几发的火药枪好多了。

“卑鄙,刘立,哥哥看你们了。”

晕。

这两把枪还有名字,一把叫卑鄙,一把叫刘立。

松源把师鹰拿出来,轻轻擦拭。

“卑鄙,你死了吗,还是生气了不说话?”

枪会说话?

这是不是太离谱了!

或者是松源的脑子太激动烧坏了。

突然。

盒子里的刘立卡察一声弹出了弹仓,卸出六颗子弹,弹仓不停转动着,还一晃一晃的。

“呜,松源哥哥你总算出现了,呜,我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们了,呜哇,刘立好高兴,哥哥好,哥哥好。”

昏死哦,枪还真的会讲话!

“你理他干什么呀,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把和他一起出生的我们放在看不见阳光的地方,害我都不能发育。”

卑鄙也弹出自己的弹夹,弹夹里的子弹一颗一颗的自动蹦出来。

松源拿起刘立,笑了。

“你们两个小妹妹真是的,不要生气,我这不是来看你们了。”

“只是看看,还要再放回去?”

卑鄙说起话来很不客气,声音也比刘立要成熟,看起来该是刘立的姐姐。

“不要,人家不要,在那个地方我长不大,呜,松源哥哥不要再把我放回去啊。卑鄙姐姐你说两句啊,我想哥哥。”

还就真是。

松源笑得更加厉害,举起双枪对着大门口。

“不会了,你们以后就跟着我,想说话就说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哈哈哈,向你们道歉了。”

卑鄙卡的一声把弹夹填满,声音稍微有点激动。

延伸阅读

宜曼斯汽车保养设备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p0r7.shtml
广州市白云区宜曼斯汽车保养设备厂是一家综合性的从事引进意大利、德国和美国出众汽保设备

车丽爽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ynyj.shtml
汽车遮阳已经成为爱车一族每年夏天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而市场上捉襟见肘的汽车遮阳产品却

车旅魔方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pehv.shtml
车旅魔方汽车用品总部是座垫、座套、脚垫、后备箱垫、方向盘套、汽车内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

王九正牌黑膏药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bjwz.shtml
安徽九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股份制企业,公司坐落于环境优美、交通便捷的安徽省合

前丁汽车摩托车钢索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p78f.shtml
前丁汽车摩托车钢索是汽车软轴、拉线、拉索、汽车拉线、汽车拉索、汽车操纵线、汽车拉线总

松桂坊湘菜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sux5.shtml
湖南松桂坊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创建于2010年,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主要从事湘

华之吉服饰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nsem.shtml
华之吉服饰可根据客户需求,承接贴牌加工。我们本着“客户,诚信至上”的原则,不仅对客户

思婷化妆品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ntvp.shtml
思婷化妆品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化妆品公司公司旗下三大品牌:娅迪娜(

蒙娜丽莎国际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umcz.shtml
蒙娜丽莎(国际)干洗连锁经过多年对中国市场的考察,携百年完美洗涤技术与纯熟经营理念,

登喜鸟家纺加盟  http://www.kamciogluvillas.com/66sm.shtml
登喜鸟家纺隶属于南通登喜鸟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位于南通,创始于2004年,登喜鸟家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情令之离殇之叮,你是圣地之主!(1)

    “少爷!不好了,玉衡圣地的人打过来了,要将我们灭族啊!”“啥?”刚刚穿越过来的夏风一脸懵逼,看着眼前的仆人。“我怎么这么倒霉,一穿越过来就要被灭族?”夏风脑海中,有着这辈子的记忆。在之前,他得罪了一个人,没想到那个小子转眼间拜入了玉衡圣地,并且成为了玉衡圣子!然后夏风就倒霉了,那个玉衡圣子心狠手辣,

  • 风散云恒第九章在线阅读

    周日,万里晴空。原本皆川幸打算约小黑和研磨去新开的游乐场玩。但昨晚一直失眠到凌晨三点,第二天她睡到正中午才起来,这个时候再去约人已经为时已晚。不过比起出去玩,她现在还满脑子回想着研磨的问话。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回想,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喜欢小黑的。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却只要想起小黑就觉得

  • 开怀畅饮的异世生活在线阅读第六节

    三只迅猛龙跳上三角龙的背部不停地撕咬,而其他五个则是围着三角龙时不时地骚扰,趁着三角龙不防御其中一边的时候另一边的迅猛龙就进行攻击。迫使三角龙停止攻击,又防止了三角龙背部的三只迅猛龙被甩下。典型的狼群战术,这样几个来回,迅猛龙就直接将三角龙活活地消耗到扑在了地上,很快就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要步入死亡

  • 耿耿余淮高岚!(三更求收藏!)

    第003章高岚!(三更求收藏!)“我说高岚,你居然又偷改我的手机铃声!”接通了电话,方天风的第一要义就是得批评一下她,神特么的歌词,“我要分手”“我不再爱你了”“我是个渣男”,先不说这会让女孩子敬而远之,就是这品味也不够格。而且还是她自己唱的,她可是五音不全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你有说什么话么?

  • 怡然自得的时光在线阅读第四节

    李小凡身子虚,刚跑了几步就喘起了气,听闻身后骂骂咧咧的声音,赶忙加快了速度,那铁铲子打在身上可不是好玩的马家的女人彪悍,见李小凡跑了起来,那女人也不甘示弱,一边哭喊着叫乡亲们帮忙,一边加紧了追人的速度众人听闻,有老者捶胸顿足,有游手好闲的人叫好助威,有妇人睁大眼睛去看,有女子遮住了脸,却不遮眼睛,也

  • 风华绝代之我家男主是反派在线阅读第6章

    次日一早,陈玄礼和武崇操就出门去了冯氏武馆。宗明成怕他们惹事,特地让流云跟过去照应。自己则去了致远堂。昨晚散得早,还没好好跟锦夫人道声谢。没想到刚到致远堂门口,就见里面乌压压坐了七八个人。宗明成见他们有事商议,想要避开却被辛似锦发现。谷雨听辛似锦的吩咐,将他请到了花厅,送上茶水点心,请他稍候。“夫人

  • 老九门之二月花红绕指柔在线阅读第1章

    今日,龙非傲受邀前去参加当今武林盟主女儿的葬礼。江湖中人,恩怨情仇不可避免,死在他人手下本是常见。盟主为其举办葬礼无可厚非,可邀众武林高手前去祭奠一无名女子便是小题大做。但是那女子先被人挑断了手脚经脉,再拿内力震碎了手腿骨头,这才一剑划破了喉咙断了她气。此人好生!好恶毒此等如此十恶不赦又无良之人,龙

  • 黑色高跟鞋戏弄她

    惊魂未定的唐水心,吓得赶紧从胸口将钥匙掏了出来。她恼怒跑到电梯口,对着即将关上的电梯门,用力的嘶吼着:“你变态!”然而,就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擎邵宇打开了手机里的视频,对着门,让唐水心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内容。“擎邵宇——”唐水心吓得赶紧去按电梯按钮,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来不及细想,朝着一旁的消防通

  • 在星星降临之前在线阅读第5章

    万般皆破败,万般皆荒芜。景海市这里依旧嘶吼声不绝,夹杂着人类绝望的哭喊,夹杂着人类对末日的无奈,对世界深深的留恋……学校图书馆内,一名长发及腰,重瞳紫眸,面洁如玉的男子侧靠于大柱上,手中拿着两块白色结晶。“就是这东西吧!”江擎尘眼神中的野性毫无遮拦,但苍白无力的表情却表明他此刻的危险。pong,po

  • 龙殇[戬心]第2章在线阅读

    连叫的机会都没有,她明显感觉到一枚药丸塞入她嘴巴。她死死地咬住唇瓣,但因对方力气太大,最终,她被迫吞下这枚药丸。“烈药,有你好受的。”对方发出一记嘲讽的笑,随后趁乱将她往人群中一推。脚踩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安柔一下子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倒在地。黑暗中,不过几秒的时间,她已经浑身燥热起来。该死的,那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