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玄机宝藏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李初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两日天气已是大好,虽然还在往冷了走,中午却能出点太阳,九思早上去瞧了祖母,吃了药也不大咳了,饭也吃得多了些。

九思眼角眉梢具是笑意,刘妈妈忙前忙后指挥丫鬟又把屋里的物什全全更换了一通。

祖母年纪大了有些念旧,用习惯的东西总舍不得丢,刘妈妈摆开管家婆子的架势,“这事儿您怎么也要听我的,病了这些日东西上都染上了病气,丢了才能去去霉气咧。”

九思倒爱看刘妈妈折腾这些,以前在床榻上静太久了,看着屋里人来人往的就觉得很是有些烟火气。

底下人动作快,林氏过来的时候已经收拾干净了,她今日穿的艳丽,缎红银裹边儿的袄儿,下头一罩洒金裙,欢欢喜喜的从外间进来,尖指甲捏住帕子的一角,嗓音拉的尖尖细细:“哎呀,今儿可真是好日子。”

季候氏歪着身子唾了口浓痰到痰盂里头,抬头看她:“怎么了?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九思乖乖巧巧起身见礼,林氏微微颔首坐到春凳上,捋了捋绢帕,一双眼睛笑的眯缝:“可不是好事儿?母亲,晨早吴家托了柳叶巷子金涵家的来保媒,说的是清姐儿。”

季候氏漱完口,林氏亲递了手里的帕子过来想给她擦拭,季候氏支起身子避过去,“你那帕子我不爱使,味儿浓的像在脂粉缸里洗过的。”

林氏讪讪收回手,眼睛转两圈又笑道:“金涵家的说的是吴家大公子,就是今年年头儿入了翰林院的那个。”

季候氏点点头:“那是个踏实的哥儿,他祖母寿宴上我见过几次,人长得周正还上进。”

她这话与林氏心里想的不谋而合,林氏便亲昵的靠近了些:“母亲既然都说好,那人品自然是不会差,只是媳妇觉着他...觉着他如今十九,在翰林院做一个六品的修撰。媳妇也不大懂官场这些道道,唯一觉着不大合适的若是以后他还整日里在翰林院编书修撰什么的,这怕是没有什么好的出路了啊。”

季候氏撩茶碗的动作就有些大,语气淡淡:“你在挑些什么?吴家那是三朝的书香世家,真正的清流人家,你以为人家托媒上门是自家哥儿讨不着媳妇?那是敬我们季家的满门忠烈。”

林氏被茶碗和案几碰撞的响声惊到,心里又怪这个老虔婆当着下人面儿给她甩脸色,却只敢小声辨道:“母亲,媳妇并非此意,只是为人父母担心日后婉清在夫家的出路罢,大女儿婉容那时候就是低嫁,那小门小户的没甚么见识,整日里糟蹋婉容,我这心里也苦啊。”

季候氏摆摆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儿还是要你和宗德两人拿主意,九思还在这儿,你别当着孩子的面嘴还跟没挂葫芦嘴的瓢一样,什么都往外倒。”

林氏目光落到九思身上,论相貌论出身,这个从哪儿能和婉清比?那季候氏日日护崽儿似的只以为是什么疙瘩宝贝。

季候氏拉着九思的手,轻描淡写道:“九思的事情自有我操心,你们别想着把主意往她身上打,你和宗德什么人老老侯爷早早便与我嘱咐过。别怪我在小辈面前不给你留情面,要想体面还需得你们自己挣得来才行。”

九思垂着头贴心的给祖母捂手,撞上秋季里天冷,祖母病还未痊愈手心手背都是冰凉凉的。

林氏面上一层薄怒,却还要扭着笑,嘴角提上去又往下掉,“母亲说的哪儿的话,您能提点着便是媳妇的福分,媳妇惜福还来不及哪能呢?”

她眼神又溜回来,不动声色的弯了九思一眼:“九思我这个做伯母的自然是心疼了,怎么都是宗德的亲亲侄女儿,又在外面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回来母亲身边日后必得您亲自考究着寻一门好亲事。”

季候氏叫刘妈妈从架子上抽出一本《内训》交给林氏,“这则书从你进季家,我就让你抄过数遍,你再讲讲这都说的是些什么?”

语罢,一截目光就落到林氏头上,她矮矮蹲下身来,头顶一把刀子架着,哪里还敢乱动,支支吾吾半响什么都说不出来。

(1)季候氏面色平稳,“里面《修身》一篇有‘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又有《警戒》篇讲‘念虑有常,动则无过,思患预防,所以远祸。’这书中句句真言,你却是一点未放在心上,这一本你拿过去再抄。”

林氏垂头平展开手接下《内训》,等季候氏再叫她起身时脸上已是恼红,唇角抿的紧紧的。

老夫人虽不喜欢她,顾念她是季家的当家主母,脸面还是留足了的,从未像今日这般当着小辈的面儿就发作起来,实在是让人难堪的紧。

季候氏发落完,让她回自己院子去,专心抄写没事别出来晃。林氏不悦,出去的时候步子不轻,缎红袄子在雕屏一晃就没了影。

九思让宝珠蓄茶,端给祖母,轻声安慰:“您别气。”

季候氏心底敞亮:“我气他们做什么?季宗德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却不像我季家的人,从你父亲到你祖父哪个院子里像他?十五来岁就背着长辈成日里吃喝嫖*。也不求他德才兼备,但人品也没养好啊,朽木不可雕也罢,老婆子我早早看淡了。”

季候氏皱着眉道:“你大伯母就爱偏听偏信,赶明儿我就叫她们日日过来立规矩。清姐儿年纪够了,遇到好的人家早早定下来才是正理。”她唤来刘妈妈叮嘱着,“这府里乱的没规矩,姐儿早该请了宫里的姑姑来教规矩,你去喊丁硪拿上手信和封诰去跑一趟。”

丁硪,九思在心里念了一遍,这倒是个可用的人。

九思陪祖母坐了一早上,用完午膳才回了自己院子,听到祖母说要从宫里请教规矩和绣艺的嬷嬷来,脑门子就疼。

她这些一向都不好,倒宁愿跟祖母理管家的账本儿,也不想去摸那根细细的针,更何况那些嬷嬷规矩极严,一有错便是三从四德翻来覆去的抄;或是叫人站在原地好几个时辰。

九思在炕塌上捏着颗冬枣,想起大夫说这个清肺止咳最好,叫采锦端些去祖母屋里。

采锦正拨着熏炉里的灰,闻言笑道:“老夫人刚叫我把冬枣儿端过来,您又叫我端回去。”

九思才敲敲脑袋,果真是听到规矩、刺绣自己脑袋瓜子就木了。她虽不善这些,季婉清却是不错的,满临安都能排的上名儿的德才兼备的女子。

半拢哗啦把帘子掀开进来,气吁吁的坐在地毯上,这丫头进府来大半月了,手上动作还是没轻没重的。

采锦便回头斥了一句:“小姐还在呢,你这般焦躁做什么?”

秋季里天爽,这丫头转过身来,却先揩了一把汗,像是从哪里疯跑回来的。

九思从碟子里抓了一把冬瓜糖给她,温声道:“怎么了,这样着急跑回来。”

半拢抬起头伸手来接,九思才看到她眼角被擦得发红应该是哭过的,又问:“在外面被谁欺负了?”

半拢摇摇头,低下头闷声闷气道:“那些人好生不讲理,那日明明是齐婆子过来闹,小姐才打了她出去,崔吉竟说是您把她打死了的。”

九思吐出嘴里的枣仁,皱眉道:“什么打死了?”

半拢面上一下气愤起来:“就是齐婆子,宅子里的人都私下里偷偷讲齐婆子是被您给打死的,我听崔吉说的。他在外院马厩里给大老爷看马,早晨从西角门儿出去看到一个灰扑扑的人影倒在地上,他以为是醉酒的汉子,结果把人翻过去却是个满脸都是血的婆子,脑袋瓜都给敲碎了。”

“这是什么胡话?”芙巧从外间冲进来,手叉在腰间,小脸涨得通红,“那日明明是齐婆子来闹,把奴婢头发都拽掉了一大把,怎么打晕了她丢出去变成咱们姐儿把她给打死了?”

半拢往上撸了袖子,露出一段结实的小臂要往外去,“这些人就是欺负小姐是从外面回来的,等我去打他们一顿满地找牙,看谁还敢乱说。”

采锦忙拦住她,“你们一个个急窜什么?你这样去不是给小姐惹麻烦吗?齐婆子是几天前立着从咱们院儿走出去的,府里大把人瞧见。况且那老婆子死在东角门,早晨才被牵马的小厮看到,要是胡同里有其他人看见早就闹起来了,这死人还掐着点来算,就只有我们府里的人做得出来。”

九思意外的看她一眼点点头,采锦是能担大用的。

“那怎么办?”芙巧往前两步,心里发急得很,“总不能让他们平白就坏咱们小姐的名声。”

九思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莫急,这院子是祖母把持着,要不然这些人也不是背地里嚼舌了。”

芙巧和半拢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乱晃,瞧着小姐还是悠哉悠哉不甚在意的模样只能干着急。

采锦却明白,明日老夫人要给收拾大夫人立规矩,齐婆子的死必然和富春居离不开;只是现下那边的人怎么还敢让消息散开,闹得最后收不住场被老夫人知道,倒霉的必然还是她们。

延伸阅读

[快穿]平生憾宣传二  http://www.zklif.cn/i6w.shtml
“呵呵!我就说嘛,一亿冠名费这事,中间肯定存在着猫腻!怎么样,事实果然没出我所料吧?

艾德大陆之第二章(2)  http://www.zklif.cn/pl3r.shtml
02陈非对颜值的挑剔,大家不仅耳闻还很目睹。什么脸能入他的眼,那得全国海选三年。但好

[香蜜同人]生而为龙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zklif.cn/umi3.shtml
像这样每日必有的趣话,南梦溪听听就过。之后是照常的工作和辅导。有前一天的经验在,南梦

[综]辅助英雄跳槽录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zklif.cn/bvi2.shtml
这一觉池钥没有睡太久,毕竟不是在自己床上,而是枕着某个陌生人的大腿,就睡着的那个姿势

自的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zklif.cn/p7v4.shtml
刘景按照算命的指示,走了好长时间,才找到那所谓士子的家。这是一个破旧的院落,院墙有一

大周武帝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zklif.cn/dtcw.shtml
“你家在哪里,我现在给你叫车。”夏兮若站着,双手无处安放。“家?我没有。我不想坐车,

星际男神我前夫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zklif.cn/ydm.shtml
我叫如夏,从小就住在这个破院子里,之桃说我们是躲在这里的,不能出去,也不可能出去。之

DNF:掉线城与虚弱士在线阅读踢馆  http://www.zklif.cn/pv1h.shtml
“下面,我将要宣布一则消息,”王世滔一脸平淡地对着排位席上突然紧张起来的一百多名女孩

原谅我,我只是只猫尾随的大老虎 求鲜花!  http://www.zklif.cn/gq30.shtml
“GOOD!现在我们的凡凡先生已经交了手机,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下面该你们的了。”看

静默的喧嚣(伪·家教剧场版)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zklif.cn/ym9q.shtml
“叮铃铃……”“考试时间到,请各位考生放下手中的笔,离开座位。”叶昭蹭的跑出考场,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派对我求而不得[穿书]第二十九章 罪恶之镰!

    瑟瑟寒冰箭-20无减速效果。僵尸王镰刀举起来泛着金光,情毒死守举起盾牌已经闭上了眼睛。+200-20-20,丢丢极限的加了次血接上阵法!暗影步,这会开启暗影步不是为了跑,我要的是暗影步的暴击!一箭过去。-117“旱魃会替我报仇的!““叮,恭喜玩家荆棘夜杀、丢丶③落四、夜雨瑟、红尘无妄、情毒完成僵尸谷

  • 地球魔法纪在线阅读翻供

    说完这一切,李老六沉默了许久,看着眼前可口的饭菜,心中甚至酸楚,父亲早亡,想着老母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养大**,其中各种滋味就不必多说了,原本想着再攒着几个月的银子,过年后好讨个孝顺媳妇回家照顾老娘,可如今一来自己连性命都不一定能够保住,更别谈娶妻生子孝顺老娘了……想到此处,李老六不由得觉得悲从中来,哭

  • 冰上的琳琅(冰上的尤里、黑篮、网王综漫)在线阅读受伤

    雷捕头初进客栈时,全身精力都在擒凶缉盗上,因此没有留意这位少年的形容,听到少年说及要请县令亲自来的话语,哑然失笑,道:“你是什么身份,也敢说这样的大话?”他口中说着话,目光自然而然向少年脸上移了过去。只看了一眼,雷捕头全身一震,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浑身就像凝固了似的,嘴巴半张,却说不出话来。原来雷捕

  • 我老婆是华山三圣母在线阅读第三章

    听得一声“轮回道崩”,司徒霄鹏暗道不好。侧身看去,果然,锺离逸已经不见踪迹了。“该死的!”司徒霄鹏一边抱怨着,一边脚不停地向还在不停地震动开裂的地方飞去。等他好不容易到了崩塌范围,瞄到了前方有一模糊的白影,正欣喜奔去时突然被人挡住了道路。定睛一看,除了那穿得花里胡哨的度骁还能有谁,司徒霄鹏火大地冲度

  • 萌虎饲养日常[穿书]姐姐等等我

    当庞茹燕拎着裙摆走过正厅时,只听得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叫住了自己,“姐姐,等等我!”庞茹燕转过身看去,原来是比她小两岁的妹妹庞茹芸,只见她穿了一身粉色绢纱金丝绣花长裙,头上斜插着几支粉色点翠珠钗,手上还佩戴着孔雀绿翡翠珠链,颇有大户小家的华贵。这个妹妹,看来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却不知她是不是要跟自己一起去

  • 穿梭在无尽世界在线阅读第8节

    青越很快就把地下一层超市自己能拿的走拿走了,她拿的主要是那些有保质期的,香烟和酒茶叶也拿了不少。二楼三楼四楼都是是服装区,她这次收集了不少的服装和鞋子,这些都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能多一些就多一些。之后几个楼层都是各种门面的店铺,有吃的有玩的,她简单的搜刮了一边就走了。青越主要的目的是超市存放肉类的仓库

  • 我怎么还没死[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时间缓缓在我平静的人鱼生活中流过。我习惯了自己的鱼尾巴。虽然,内心里,我始终不愿放弃那个有朝一日,可以变回人类的希望。如果按照人类的时间算,只怕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就这样平静无波地过去了。每一次入眠,妈妈的那一阕《钗头凤》都会出现在我梦中,每一个梦的情节都不同,可是,每一个梦的结局永远是那令我无法呼吸

  • 海贼:在红发船上当实习生在线阅读第四节

    ——南宫铭一把搂过张兰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只听一句娇、喘,怀中的女人顿时软了下来。南宫铭冷冷的看着女子脸色潮红,眼神溃散。虽然不太可口,但聊胜于无,这么想着,他动手解开了女子的衣带……封炎:……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封炎看着金色书页无比正直一个字不落的显示出来的小黄、书内容,有些惊讶,没想到剧情已经到

  • 虐文女主转职虐文写手第6章在线阅读

    苏未望着夏也离去的方向,有些出神。那张面容,似曾相识。为什么,你会等了我两百年?苏未看着手中的云谲,眉头紧锁。片刻后,一个中年男子领着两女一男走了进来。那个中年男子苏未认识,叫乔铭,是老师的同事。“乔叔。”苏未对着乔铭点了点头,将云谲收起来套在手腕上,站到一旁。“小凡他没事吧?”乔铭进门后便匆匆蹲到

  • 穿到异界当驸马女老师

    下课铃声一响,方一渺再也再也待不下去了,逃似的离开了高三八班,跟以前每次趾高气扬的跨着大步离开有着天壤之别。同学们对之前发生的事情议论纷纷,对方一渺这个死板无比的老学究,大部分同学敢怒不敢言,所以大家都乐的看他出丑时的样子。一时间,罗雷所处的那个角落成了同学们目光交汇的地点,就连以冷艳著称的校花黎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