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迷踪之殇在线阅读严厉

作者:陈代平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我们这一行,保持环境的干净,整洁是最重要的。在正当门区域一定就要摆设有钻戒,翡翠饮料,光之精灵等系列的绝对上品,只有档次上来了,才会吸引到那些行走在高端的女士与先生。你看别家的店铺有时打折,卖的售价只有我们的一半左右,甚至我们卖出去的却比他们平常还要略高一点,但这也没关系。而对于一些囊中羞涩的人,我们也不能歧视,不能做出任何显得势利的事情,要尽量做到一视同仁,这些,你明白了吗?”

几天之后的店铺内,梅恩希穿着靓丽,说的每一言每一句都包含着一个道理。她正在细心地教导着林言,一步一步地循循善诱。

这天是周一,林言站在柜台前一边擦拭着柜台,一边专心听着,他也没想到在这一行还有这些门道,不时就点了点头,同时觉得此刻的梅恩希有种不同寻常的严肃和苛刻。

“客人来了,你要及时上前,要学会行礼接待,不能怠慢了。平常可以多客人聊聊天,但不能打探人家的隐私,更不能随便拉关系,明白吗?”

梅恩希的目光如炬,神情更是一丝不苟,一番交代后,大概觉得差不多,便提步走开,回头时,双目带着明亮锋芒:“干活认真点,之前我就看见你有好几次发呆了,别再让我看见你又是发呆。”

林言当即一怔,可以听得出来,这一次的梅恩希似乎是生气了,不再是开玩笑,颇有几分疾言厉色味道在里面,不敢犹豫,当即点了点头。

看着梅恩希走开,林言心头却是暗下皱眉不解,这几天虽然偶然发呆,但自己也没干错什么吧。尤其是记得刚见面时,梅恩希可不是这样的人啊,那时候虽然外表肃穆,但却能感觉到她内心还是很善良仁慈的。怎么才几天过去,她就原形毕露了呢?不仅莫名严厉起来了,一言一行尽端着店铺老板娘的架子,还总是针对自己乱发脾气。

貌似就是从上次调制了那杯午夜阳光之后,梅恩希老板娘对自己的态度就变了,难道真的被她给误会了,认为自己对她动了心思?

不过想想觉得不应该,就是一杯饮品而已,代表的浪漫安谧的午后饮品罢了,又能说明什么,再者都不知道她有没有老公,一阵苦闷后,林言索性就不再乱想。

然而这件事情却是没完,也是被针对了几天后,林言终于知道自己一点没有多想,被老板梅恩希针对是真的,并且这仅仅是开始。

比如说,在饮料厅的陈列区与服务区之间,悬挂着一个长方形的橱柜,里面放置着各种饮品器具,每天橱柜顶部上面难免会落上一些灰尘,林言每天最细致入微的工作,便莫过于将橱柜顶部擦拭干净,虽然林言每天都会按时打扫,但偶尔难免会有打扫不到位的时候。

由于顶部的太高,打扫起来不是那么容易。林言有时候也不够那么用心,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梅恩希偏偏不这么想,林言看到,梅恩希很是会逞能,明明个子不够高,还会踩着凳子上去,用手摸着一些极其隐蔽的角落,一旦发现有灰尘,就会转过头了来疾言厉色一番。

“林言,你说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啊,那橱柜上面有灰尘你就没看到吗?就不知道打扫干净吗?来,你来看看这里,有也没有打扫干净,诺,你看看这里也有没有灰尘,你这小年轻啊,怎么天天干活还要人给盯着呐!”

这天,漂亮的梅恩希老板又开始大检查,不是弯着腰翻翻这个,就是躬这身子看看那里,站在大厅内来回走动,一旦看到了垃圾有了说辞,就会严厉训斥着。

“这里,这里,还有那里,这些地方是不是没打扫干净?”

梅恩希手指了几个地方,然后语气稍稍温柔说道:“林言,今天要进行大扫除,辛苦你一下,你再泼上水重新打扫一番吧,我要出去了,这段时间里你干活认真些,别偷懒了。”

话音落下,梅恩希提着精致小包,就出了门。

林言点了点头,微微叹息一声,拿起类似于喷水的水龙头的装置,在大厅直到走廊那些地方,都浇上水,过了一会,他打开柜台底下的抽屉,只见下面摆放着许多一次性手套,还有各种清洁剂等打扫用的原料。

林言先是踱步在厅内浇水,倒下些干洁粉剂,来回走动数次,直至将厅内全部倒上干净,然后从一推器材中拿出棉布手套,半跪在地上,十分用心地拖擦着大理石地板。

从大厅的一头开始擦拭,一番功夫后来到了另一边,再调转回头再来一次。要是说起来,过程自然很是漫长枯燥,足足十几遍之后,林言才将大厅全部擦拭了一遍。

缓慢地站起身来,林言都感觉膝盖有些酸痛,不免口渴,于是放在手套,在柜台下面取出一杯饮品来,像林言现在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能喝上这么一口饮品了,而梅恩希女士珍贵的这些库存,味道也是一流,喝起来绝对有滋有味。

鼻尖轻嗅,顿时一丝丝淡淡的香味溢出。

林言轻轻抿了一小口,顿时一种清凉舒爽的感觉从舌尖蔓延至全身,砸吧下嘴唇,晃了晃脑袋,同时精神一阵恍然,舒适。

一边喝着饮品,林言就有些累了,站在柜台上小憩一会,侧过头去,透过窗户发现梅恩希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此刻正笑吟吟地和一个人交谈,那番笑容是面对林言时不曾出现过的,由于窗户的遮挡,倒是看不到另外一人的模样,但透过地面可以可以看到两道光影。

根据光影来看,被遮挡的显然也是个女人,穿着似乎是殿堂里的修女服装,应该是梅恩希的闺蜜,两人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显然是因为大厅内正在大扫除,不方便进来。

虽然距离比较远,而且是两个女人在交流,不方便偷听,但由于女性声音特有的顿挫和清脆,还是有几句零碎的声音传了过来,两人说着好像是什么饮品师大赛。

他知道,凡是有饮品师的店铺,参见这样的比赛,一旦是获得名次了,好处可谓多多。

当然,倒不是说比赛完可以获得多少多少奖金的,毕竟参加饮品师大会,人家已经给你提供各种材料,提供吃住了,即便你调饮品再好,和人家又有什么关系,人家凭什么再给你钱呢?

实际上,饮品师大会是一个互惠互利的过程,举办商利用饮品师大会扩充自己的人脉,提高自己的组织能力。参加比赛的饮品师,就可以通过这次大会,增加饮品师自己所在门店的曝光度,得到了大赛奖杯,还可以放在门店内作为一块招牌使用。

想着,这让林言一阵惆怅,梅恩希该不会让自己参加饮品师大会吧,现在店铺的生意可不是很好,正值淡季,要是能够凭借饮品师大会,倒是有助于发展店铺的业绩。

一般来说,像这种事情,门店也是要和自己的饮品师说清楚,征求自己的饮品师同意才行,毕竟饮品师是一个珍稀行业,许多饮品师在加入店铺之前都有了一定名气,若是参加比赛却不能获得名次,那将会有损于饮品师的形象。

而且说,饮品师即便是参加大赛拿奖了,最有利的还是店铺,饮品师该拿多少工资还是多少工资,影响倒不是很大。

打扫完毕,林言趴在那里,也在考虑要不要参加饮品师大会,自己作为一个新人,自然也不怕有损于形象,但作为饮品师经验自己终究是太少,虽然上次凭借活泼开朗性人格留在体内的经验,成功调制出了午夜阳光,但也是因为人格的出现,让他意识到自己和出色饮品师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要想参加正规的饮品师大赛,现在恐怕还是不行。

瞥头看去,发现了梅恩希和那名修女两人聊的差不多了,正笑盈盈地和那位修女摆手,然后就看见梅恩希转身进来了,林言也在想,待会她会不会过来,邀请自己参加饮品师大赛。

不过想想应该也不可能,要是之前两人关系还不错时候还有可能,但以现在两人的关系嘛,早就走向了破裂的边缘了吧,她应该也没脸再求着自己去参加饮品师大赛了。

果然,进来之后,梅恩希脸上虽然还有没收敛的笑容,但笑容已经缓了许多,转了转眼珠说道:“门口打扫干净了吗,怎么就歇着了,不知道今天周四,要彻底大扫除吗?”由于刚才正聊着高兴的事情,她现在说话倒是细声细语。

林言知道她不会让自己参加饮品师大赛,也就收起了心思,乖乖的拿去拖把前去干活。说起来,在阿努迪亚的周四属于不吉利的一天,由于四同死同音,所以在这一天里,所有店铺都进行休息一天,都要进行一次大扫除。

只是梅恩希为什么这几天,又会这么严厉呢?他知道,女性的生理结构和男人不同,她们往往更细腻,不冲动,理性,善于思考,每一月都有几天暴躁的时候,这样想想,仿佛也就情有可原。

“那个……你有女朋友吗?说媳妇了吗?”

梅恩希忽然声音有些颤动地问道,然后又想竭力表现地不在意,转了转眼珠说道:“你别误会,我…我有一个表妹,相中你的,觉得还挺不错的,可以的话…我给你说媒。”

延伸阅读

景杨护肤品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ad7k.shtml
景杨护肤品是一家集中医养生、生活美容、医疗美容、营销策划、教育培训、品牌代理、咨询顾

十分利连锁便利超市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sil1.shtml
十分利连锁便利超市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重庆十分利商行连锁有限公司总部座落在重庆南岸区南

荣昌伊尔萨洗衣连锁店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szh7.shtml
荣昌伊尔萨干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荣昌伊尔萨洗衣连锁集团初创于1990年,是一家专门从

叁学苑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gxax.shtml
公司产品分三个系列:软件系列:学习资源库、教学资源库、亲子教育资源库、国内外华文教育

凌鑫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dqxx.shtml
公司经营多功能表/复费率表/谐波表/智能操控装置/电动机保护器/微机综保/电流互感器

贝自在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y8yv.shtml
贝自在纸尿裤以妇幼卫生用品为主,逐渐研发新品,丰富产品线,今年来公司新增纸巾设备,生

滕西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xjl8.shtml
上海滕西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本着“以人为本、科技先导、顾客满意、持续改进”的工作方针,致

爱来衣国际洗衣连锁机构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g3bh.shtml
健康洗衣新典范:爱来衣,是香港爱来衣洗衣国内外和上海爱来衣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洗衣

粤色茶颜奶茶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bktq.shtml
广州瑾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餐饮业态分析,市场调研、项目开发,品牌管理、产品

百灵加盟  http://www.bathroomcabinetseller.com/a62k.shtml
东之鸣生物发展科技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食品添加剂、食品添加剂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们的8090在线阅读第3章

    如同撕裂般的感觉在胸口迸发出来,沙无心闷哼一声,自沉睡中缓缓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袭淡紫色的屏风。他心神一紧,本能地握住藏于身后的的’长歌‘,匕首柄冰冷的金属触感给了他一丝安慰。他小心翼翼地用‘长歌’锋利的尖刃挑破屏风一角,凝神向其中望去。眼前是一处女子的闺房,淡紫色的风铃摇曳在靛青色的帷帐边,房中简

  • 听说你要吃掉我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二天,考试如约而来,考的内容并不难,孟春把每道题的空隙都写得满满的,及格应该没有问题,每道题都有记忆,都知道如何回答,这些记忆重生前绝对没有,应该完整的继承了雷古勒斯的记忆,不过一些记忆用的时候还要翻翻雷古勒斯的记忆。重生后的记忆以孟春的为主,但雷古勒斯的记忆像一部视频一样存在脑子里,只是这部视频

  • 终极一班之遇见你的人生第一章在线阅读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伴随着漫天黄沙向四周散开。隐约中一位蓝衫男子轻松地倒退几步,随手一挥,强悍的脉气将身边的黄沙震开。而另一边,也可看到两道身影倒飞而出,退了数百米才勉强稳定身形,但仍显出些许狼狈。“聂游乐,你这个混蛋!”那两名倒飞而出的人中,一名灰衣灰瞳的男子忍不住骂道。而另一名银发银衣男

  • 刺情背后的仇家

    胡老倌虎着脸才要出门,家里养的一条黑狗,长得油黑铮亮,突然扒着门槛“汪汪汪!”地狂吠起来,胡老倌喝了一声:“锅黑子,你他妈消停点行不?”锅黑子挣不开狗链汪汪地叫个不停,嗓音撕裂般发紧,不像平时的叫声,胡老倌心里暗自一惊,赶紧出了大门掀开门帘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高喊一声:“二倌,撞仙了。”撩下门

  • 她与反派大佬的互撩日常之原小爷委屈(6)

    正说着话,原野从河里钻出来,踉踉跄跄地跑上来。秦临笑着,“嘿,小子,过来!”“大人,怎么了?”原野跑到秦临身边。秦临捏起他的下巴,让他张开嘴,又翻了翻他的眼皮,说道:“把上衣脱了。”原野手忙脚乱地把自己湿透的衣服解开,小心翼翼问道:“大人,这是怎么了?”秦临拎起自己的剑在原野面前晃了晃,眯着眼笑:“

  • 风雨煜城在线阅读第7章

    路上的交通状况不太理想,但好在只是缓行,没有陷入直接堵死的地步。经历了差不多五十分钟的车程后,两人到了目的地。等他们下了车,司机便先回去了,刘易菲已经安排完毕,等吃完饭如果有需要,会提前联系他。虽然下车的地方远远就可以看到刘易菲家那栋豪华独立别墅,但实际上走过去还有一段距离,当然,不是车辆过不去,而

  • 今生只为你第四章

    租住的房子在三楼。刁思思在前,解博文在后,两人慢慢拾级而上。走廊里有声控灯,灯光昏黄,照着两人上行的路面。老楼,墙面上有斑驳的广告,楼梯也是陈旧的,但还算洁净。解博文落后刁思思两、三级台阶,目光淡淡的追随着她的身影。裁剪得体的红色改良旗袍,紧紧的束缚着刁思思妩媚妖娆的身体,穿着尖头高跟鞋的她,走得不

  • 超神学院中的异类第四章

    吃完早饭后,林时收拾了碗筷进厨房,想到以后每天要洗碗眉头紧皱得厉害。他虽然非常喜欢做美食,但真的不爱洗碗筷,手上油腻腻的感到有些不适。还有就是洗碗液用多是很伤害手上的皮肤,手上容易长细纹。原主家里洗碗手套也没有,林时只能认命地将碗筷默默洗完。他又整理好厨房后,看到两个儿子坐在沙发看动漫,林时走过去坐

  • 异兽界遭遇兔女郎

    第五章:遭遇兔女郎作者每章一语:人生就如同果子,等足够成熟了,也就离冬天不远了,所以我们根本等不起。白澈穿上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服,对着镜子自夸道:“谁家的靓仔!这不是迷死人不偿命么?”白澈刚牛叉闪闪出门,眼见一辆马车横在门前。爸爸(穿越后的)白山跳下马车喊他:“上哪去?别走了,把几捆铁网卸到棚子里!

  • 重生雷欧奥特曼之全能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六章交战那位裹着黑衣的女子忽然停住了脚步,看着面前两个陌生的年轻男人,眼神中露出意外之色。这也难怪,任随大半夜见了这么两个男人,都会感到意外吧:一个看似望着你实则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一个则是用尖锐的眼神打量着你,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把你全身上下都看穿。“翎羽,不至于吧,你怎么连眼睛都看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