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广陵止息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段干天成 来源:纵横中文网

纪揽月要表演的是一首很甜很可爱的歌曲——《白桃乌龙》,舞蹈不算太难,老师专门给她设计了一个动作,很有亮点。

燃炸的歌曲离开伴舞和灯光,效果会大打折扣。如果是三人以上的团还好,纪揽月仅一个人,不占便宜的。

而且繁琐的动作,很不好学。

所以最后定了这样的歌曲,很讨巧。

纪揽月身高有168cm,不算太高,也不矮,身材匀称偏瘦,腿长直好看。

编发做了新的设计,特意多了一个心形的小啾啾,还挺适合这首歌的。

— 清爽空气,

— 甜甜的风,

— 白云缠绕着天空……

纪揽月的声音纯粹干净,不是矫揉造作的甜美语调,而是自然流露出来的可爱甜蜜,像是水蜜桃,像是夏季那一口冰西瓜。

她刚一张口,台下导师便纷纷点头,全开麦没有垫音,活泼的唱跳也没有影响到她的气息。

有些人唱歌其实不错,但是加上舞蹈,会很受影响。甚至有的人静静地站着,远比他(她)边走边唱要好听许多。

纪揽月:“饮一口那清凉的白桃乌龙~”

她专注于这第一次公开表演,因为太过开心快乐,脸上的笑容愈加明亮可爱,任谁都能看出来,台上的人心情真的很好。

翟孟瞧见了,抿嘴一笑,自己也被感染了。

唱完了最后一句,定格在最后一个动作上,纪揽月微微喘着气,眼睛弯弯的,看着那么多人没有紧张,只觉得畅快喜悦。

我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了!我再也不用关在狭窄的宫室内,做着那遥不可及的梦!

没有人会跪在地上低着头,哭着说他们不敢直视。

这里很好,真的很好。

纪揽月收了动作,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话筒,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觉得这东西新奇。

然后才向前走了两步,离那导师席近了许多。

许秋珊:“揽月的歌唱得真好,特别甜,我就跟吃了一颗水蜜桃似的。”

翟孟扭头:“对对对,舞蹈动作也很好,很卡拍,没有出错的。”

四人夸了几句,然后翟孟让她做自我介绍。

纪揽月点点头,按照之前被交待的那般说辞,讲道:“大家好,各位导师好,我是来自星朗**的练习生,纪揽月。”

翟孟:“我看你的资料上显示,刚开始练习生只七天?”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桌面上的资料,轻巧地将这个颇具话题性的内容抛了出来。

果然,话音刚落,导师席身后的选手们就炸开了。

“七天?不可能!”

“她唱得真的很稳诶!vocal实力太强了!”

“七天哪里会这样啊?这是个神仙吧?”

连另外三位导师都惊讶地看着纪揽月:“不会吧?只七天吗?”

可以想见,播出后这有多热闹。

纪揽月微笑:“成为练习生是七天。”

云欣然:“但是你基本功很扎实,声乐有学过吗?”

纪揽月:“个人爱好,学过很久。”

云欣然笑了笑:“我就说嘛!这一听就是学过的。”

许秋珊:“那舞蹈应该也练过,以前是练什么的?”

纪揽月想了想:“学过一段时间的芭蕾舞,后来学了现代舞,感兴趣的比较多。”

这说的就是原本的纪揽月了。

翟孟好奇地问:“有准备个人才艺吗?”

是有的,吉他弹唱,一首民谣。

·

星朗**出来的练习生,而且是三大经纪人之一的杜仲亲自带的新人,一看就知道,纪揽月未来不可限量。

她的身份没有告知众人,却交待了节目组要多照顾。

这种事情心照不宣,早有安排。不说给助力,起码不会拖后腿和防爆。

个人才艺选择了吉他弹唱,是因为长公主很喜欢这个乐器。

原本的纪揽月跟着母亲学过小提琴,也对其他的乐器都有涉猎。有了纪揽月的记忆和个人习惯,长公主自然地有了这些技能。

那日闲暇时,她把挂在墙上的吉他拿下来,顺着记忆轻轻拨动。很快地,她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也许换成小提琴、钢琴,她会同样喜欢。但当时就是看见了吉他,第一次接触这边的乐器,总归是特殊的。

在报个人才艺的时候,长公主就直接提了这个。

民谣声调舒缓轻柔,将故事娓娓道来。纪揽月坐在高脚凳上,抱着她的吉他,调了音之后,便开始了演奏。

与刚才唱《白桃乌龙》的感觉又不一样了。

《城外青山》,一个山脚下宁静祥和的小村庄,搬个小凳子坐在门前,看大黄狗瘫在地上,看天边云卷云舒,看树荫下蚂蚁搬家,看大雁掠过天空。

简单的一分钟表演,将众人带去了另外的世界。

纪揽月停下动作,看向导师席。

翟孟不吝夸奖:“很舒雅闲适,我特别喜欢。”

慕子也点头:“很好很好。”

四人夸赞一番,然后低头给纪揽月打分。片刻过后,互相交谈过的几人便将结果都汇总到了翟孟那里。

翟孟作为梦想发起人,是有一个特权的——在导师有异议的时候,他可以直接做决定。

比如有人认为某个选手是A,另外的认为是B,那么翟孟可以参考他们的意见,来给出最后的结论。

就相当于一个裁判了。

翟孟嘴角的那抹笑容一直没有消散,他看着手里的四份表格,先没有宣布结果,而是问纪揽月。

翟孟:“你觉得,自己会是什么评级呢?”

后面的选手们也很紧张。如果纪揽月是A的话,那实力是够的,而且第一个上台,又是首A,可以想见节目播出的时候,她必定会被所有观众放在心上。

如果她不是A的话……那又会是什么等级呢?

纪揽月右手持着话筒,淡然道:“A。”

话一出,选手们或表演或真心,纷纷表示了惊诧。

“太敢说了吧!”

“胆子真的好大啊!”

“很有自信的!”

四位导师闻言,缓缓笑了起来。

翟孟:“很有自信嘛!这样的态度很好,那,我们来看看,纪揽月的评级到底会不会是A呢?”

他声音拖长,卖了个关子。

后面的选手紧张得要命,舞台上的纪揽月却连呼吸都没变化,依旧是那么平静。

翟孟:“是……A……吗?”

选手们:“哎呀!”

都以为他要宣布的,没想到虚晃一枪,还是拐弯抹角。提到嗓子眼里的心被拍散,选手们反应倒是比纪揽月要像本人了。

翟孟看着毫无情绪波动的纪揽月,无奈地笑了笑。好吧,这位选手的心态过于优秀了,这样都没被调动起来。

他爽快道:“恭喜纪揽月,《梦想绽放》的第一个A。”

选手们:“哇——”

一阵激烈的掌声传来,不论她们心里作何感想,表面上是肯定要祝贺的。

虽然确信自己就应该是最棒的,但真正被肯定了,纪揽月也是很开心的。

她的语气相较之前欢愉了些:“谢谢四位导师!”

再走回第一名的位置时,就更名正言顺了些。纪揽月听见路过的选手们,有在羡慕地感叹,心里不禁雀跃了少许。

看来,我还是很厉害的嘛!既然如此,以前做不到、不能做的事情,这一次我要好好把握时机,完成自己的梦想!

她转身,轻抚裙子,优雅地坐了下去。

舞台上已经在为第二个表演的女团做准备了,纪揽月认真地观看,打算学习她人的经验。

·

第二个舞台是一首快歌,很能调动气氛,舞蹈很整齐,看得出来练习了很久很久。

但美中不足的是,动作过大导致气息不稳,唱歌就不是那么的好了。最后只有一人得了B,另外四人都是C。

纪揽月听着四位导师的点评,因为他们戴着耳麦,云欣然更是把自己的专属耳麦带过来了,能很明显地听到选手们的不足。

这也更有利于他们对选手做公正有理的评级。

缺点就是,如果有人瞎唱,他们就会很难受——直入心底的那种难受。

这一点,在接下来的几个舞台里,得到了很好的表现。

现场的效果如何,是一个玄学。唱得很差劲的,自然是车祸现场;唱得一般的,会比录出来的要好一些;唱得无可挑剔的,观众享受,但要看录音设备如何。

纪揽月听得眯起了眼睛,导师还要照顾选手的情绪,不能说重话。

——你确实该好好练练了。

这并不是重话。

·

曲晴带来的是一首极其有感染力的说唱歌曲,舞蹈很有力度,演唱完美。

台风很飒,跟她日常说话的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一点是很出乎人意料的,也让人对她莫名地有了期待。

尤其是,她的个人才艺是古典舞。

慕子很喜欢她的表演,连连肯定:“你rap很棒。”

曲晴略带腼腆:“谢谢导师!”

翟孟挑眉:“从说唱到古典舞,这似乎跨度有点大。舞蹈是从小练习的吗?”

曲晴:“初中时候开始学的,那会儿特别羡慕班上去学舞蹈的同学,我父母就说,那你喜欢的话,我送你去,但你别叫苦。”

练舞蹈是很苦,没有什么是不付出就能收获的。

这里的人都懂这种感受。

曲晴:“中途有想放弃,尤其是老师压着我的背,那滋味太难受了。”

翟孟适时接话:“但你还是坚持下来了。”

曲晴点点头:“嗯!我的梦想一定要坚持!它一定会有绽放的一天!所以今天我来到了这里。”

一问一答间,还点了节目主题。

翟孟:“舞台交给你,请开始你的表演。”

纪揽月一点都不小瞧这里的人,相反,不论是完美表演,还是唱歌或跳舞失误,她都很认真地在看。

摄像机扫过来的时候,不论何时,她总是聚精会神的,让人能感觉到这个人的态度。

就连导师都会因为重复和过长的时间,而感到疲惫,在某一时刻显露疲态。

其他的选手,因为人数太多了,摄像机总有管不到的地方,后期剪辑也会对镜头进行筛选,所以不少人都有些不太好的表现。

可是纪揽月没有,她见到任何一场表演,都像是极其感兴趣一般,格外地专注。

某一个摄像师不信邪,他镜头本没有固定哪个位置,只是大片横扫,后期做补充的。自从注意到纪揽月,他便时不时要扫过来。

摄像师:我就是想抓一下,三十多个舞台呢,还经常有人单独表演,时间线拉得这么长,我就不信了,她还会一直这样!

纪揽月并不知道有一个摄像师已经盯上她了,除了休息的时间里她会扫视四周认认东西以外,正式录制的时候,她如同随着阿弟念书般,一丝一毫都不跑神。

在看到曲晴简单穿了件长袖外衫时,纪揽月眨了眨眼。虽然不懂这边的服饰,但估计就是舞衣了。

曲晴的衣服不适合跳古典舞,重新梳妆换衣服又会很耽误时间,而且个人才艺展示,只需要向导师和选手以及观众,呈现出她具备的特色技巧就可以了。

纪揽月提了提心神,想要看一看这个文中的女主,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本事。

——刚才那个舞台,说实话,很亮眼,但并不比自己的要好到哪里去。

若没有猜错,所谓的“古典舞”,想必就是古代的舞蹈,也就是她自己那时候的。

纪揽月很想看看,这时候的古典舞是什么样子的,曲晴又会跳成什么样子。

延伸阅读

驸马是刺客GL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mm.cn/6yd1.shtml
陆文和孙小剑都饿坏了,离开剧组先找了一家重庆饭馆。点完菜,陆文看详细的拍摄通告,明天

七玄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mm.cn/6nvo.shtml
刚出二门,就见几个人与看门的易老头、筛子推搡。领头的锦衣华服、神色倨傲,恨不得满脸写

开局天才锻造师之006九尾之乱·四代目的落幕(6)  http://www.5hmm.cn/smyl.shtml
“真是难看啊四代火影!”时间回到几分钟前“呜哇……”“呜哇……”波风水门楞在原地“生

娇宠美人如歌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mm.cn/6ysg.shtml
宋煜在高二6班待了两天,班主任李老师将她和另一位被分到重点班的同学叫回一班:“小姑娘

不是什么正经校草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mm.cn/s6z2.shtml
“你们怎么了?”陈安刚好换完衣服走了出来,然后就看到节目组的人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不

都市邪瞳之吃吃吃了大乔……(求收藏!)(7)  http://www.5hmm.cn/ga7a.shtml
(嫩苗求呵护!!求打赏!!!!求收藏!!!!求鲜花!!!!)叶唐和小乔两个人沉默了好

诸天至尊皇帝系统在线阅读怒打鬼差  http://www.5hmm.cn/sya7.shtml
那女鬼依旧面不改色:“我?这地府的鬼都叫我三娘。”“三娘?”我口里一直念叨着“三娘,

用尽小女的一切奔向卿之捉虫去框框)(3)  http://www.5hmm.cn/bfnu.shtml
“Traveltothemoon君は眠り梦を解く谁もいない星の光操りながら强くなるた

祸乱沧澜之真香  http://www.5hmm.cn/n4t6.shtml
按照戚维珅的指示,纪方然把身上仅剩的两瓶止疼药分给了戚维珅和2号,自己则找了一块石头

叶罗丽精灵梦之金星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mm.cn/s163.shtml
“赢了就行,下播!”王道笑了笑,直接关播了。换做普通主播,在这样一场百万大PK引流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下嫁以后之命运中的共同目标竟然是野猪王

    “我想喝酒,有半壶也行。”三人看着满身血迹,口中还不时吐出鲜血的年迈矮人,正疲于如何治疗这位老人的三人听到这话也是一阵的无语,将死之人却还想向三人讨要酒水,钟鸣则在一旁马上掏出早上向商队购买的药剂涂抹在老人的*露的伤口上,并加以用绷带包扎。“老爷子,你都这样了还喝酒,而且你怎么一身重伤,前面有什么东

  • 神路之学园默示录在线阅读第七节

    “小飞,这是当年爷爷捡到你的时候,在你身上找到仅有的物件。或许这就是你家人给你的信物,你要好好保管,以后才能凭借这东西找到你的家人。”在迷茫中,李云飞想起下午在店里,爷爷将这枚戒指交给他的时候所说的话。爷爷是李云飞心中唯一的亲人,他是爷爷十多年前捡来的,他也是倚靠爷爷做木工养大的。其实在李云飞自己看

  • [兄战]情绪调解师之卫国夫人、绍哥儿及玉莲(5)

    每一个长得漂亮却过得不好的红颜背后,通常不是一段简单的经历,玉莲也不例外。若不是从小被卖进李守贞府上,也许玉莲会在某次旱灾蝗灾饥荒中饿死,甚至被人当作食物也有可能;又或幸运一些,长大**嫁到门当户对的穷困之家、过着与以前一样贫穷无知逆来顺受的日子。总之她自从成了李府的婢女,便见识到了与出身环境完全不

  • 终极修真高手在线阅读第8章

    “霞之丘同学,不要打扰新客人用餐。”一个温润的声音在一脸幻想的黑长直少女身后响起,端着两个盘子的老板一脸无奈的站在她身后。霞之丘诗羽吐了吐舌头,对昱空耸了耸肩,“呐呐,新的世界啊,肯定好奇嘛。啊,英梨梨,那块蛋糕是我的!”艾丝因为一心为了某个目标而努力,所以在人情世故上总是显得冷淡和迷惑。对于这个新

  • 重生之春风词笔之侏儒症!(4)

    “那现在换我当鬼咯”男子看着夏弘十分猥琐地笑了下。“额~!”夏弘捂着胸口,哭丧着脸说道:“走开,我可不是背背山,而且我还只是一个孩子,你怎么就忍心对我下手!”“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一旁路过的**学都对着男子指指点点的。“就是说啊!连小孩都不放过,**野!要不我们报警吧!”男子头上冒出一个井字。“算

  • 洪荒之我燃灯在线阅读第2节

    “我的事情需要你来过问?要不你去问问我家老头子愿不愿意?”此话一出将那些上前欲跃一试的狗仔们吓退一步。夏天朗睥睨被子下的女孩瑟瑟发抖,昨晚是他纵欲了些,谁让她味道这么好吃,食髓知味,一遍根本不过瘾,可当他吃第二遍的时候反而更上瘾,这样一夜索求无度。眼神扫向那些无动于衷的狗仔门锋芒毕露,再次冷脸下逐客

  • 守护甜心之结冻的心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为一个小正太,一个养尊处优的太子爷,蝎还是第一次五点钟就被喊起来。“嗯?啊——”蝎伸了个懒腰,昨天晚上就没睡好:“怎么这么早?”“当然要早起了,你以为训练是要睡到八九点吗?”叶仓边穿衣服边训斥:“那种临时的拼死训练根本毫无作用,一旦松懈就失去效果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每天按时训练。”蝎看着舒展柔韧身躯

  • 平凡学生的修仙故事初次下山

    自从给云天青送过一回吃的,云天青出来后就常常跑来找夙秋,夙秋一开始还躲着,但每次被他找到不是被他掐脸就是揪小辫儿,最后夙秋也懒得躲了,你问她为毛不躲了?她翻了个白眼:云天青那幼稚鬼,总以为我在和他玩儿,妈蛋!你是有多幼稚?!躲?再躲,头发都被扯没了!云天青不但幼稚,还是个话唠,嘀嘀咕咕个没完,一般情

  • 绝地求生之骇客归来在线阅读第2章

    此时桌上的冷盘已经摆上,见苏小冉回来,周到的服务员立马开始上热菜。也就是苏小冉全然被美食吸引了注意力,否则就会察觉到服务员对叶陵彻的态度不一样。也许,就能改变什么。可惜,她并没有。“我开动了!”对于一个美食家来说,眼前的美食已经超过了所有的一切,苏小冉再次送给叶陵彻一个笑容,就大快朵颐起来。完全没想

  • 狱囚万界第9章在线阅读

    “卡洛琳?”“表姐,怎么了?”“杰比现在在我家,我妈妈说你可以过来住两天!”“什么?姑母知道了?你告诉她了?”“嗯,我告诉她了!”“那好吧,我坐明天的车过来,那个地方挺偏僻的,纽约不怎么好通车!”“那好吧,明天见!”“好的,明天见!”打完电话我就走过去看了看杰比怎么样了,看起来像是安逸的睡了,似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