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开学校的那些年之女娲之肠(7)

作者:江湖太妖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凤玄随手朝白嬅扔出一件法器。白嬅几乎还没看清那法器是什么,金光一闪,一层薄而透明的防护罩就罩住了她,还使她慢慢飘起来,浮在半空。

而几乎是同时,凤玄仿佛从袖中甩出一团赤火,直直烧向那些“腐烂”的神。

虽然同居神位,可凤玄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女娲之肠,尤其想到她们是由什么化成的,便只觉得更加恶心,要不是女娲作为创世神之一有极强大的神力,这些肠子又怎么可能化而为神。

不过是受了女娲遗泽的“废品”,整日无所事事专门恶心人,凤玄是一点都没办法不讨厌她们。

然而偏偏这些东西没人能“清理”,一来她们已经独立化神了不受女娲的辖制,二来她们受女娲神力惠泽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还难缠得很。

一般人对上她们,不用反抗,直接就先被熏晕了。

要不是因为她们还从未害人性命,怕是早有借口将她们消灭了。不过,她们消化的是些什么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太阳鸟虽有不灭的强悍神火,却还是没法将她们烧干净的——嗯,要是他能烧,他早就烧了!

那一团火球掠过,那些个淡粉色的头便化作了一滩新鲜的血水流淌,完美地避开飞过来的火球后再重新塑形。而凤玄的那团不灭之火则被扭曲的空间吸收,没有人知道会落往何处。

虽然那团火并没有对女娲之肠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因为这一团火,她们却完全被激怒了。

女娲之肠发出低沉的怒吼,原本安静流淌在原野之上的腥臭血水突然掀起巨浪,栗广之野瞬间变成一片海洋。

腥臭的海风铺天盖地,凤玄紧皱着眉头,嘴唇紧抿,显然快忍不住了。

那掀起的疯狂浪花扑打在透明的防护罩上,被牢牢护在其中的白嬅分毫无脏,却能很清楚地看到脚下翻涌的血浪。

凤玄早已飞在了空中,不断移动躲避恶心的浪花。

海浪之下,嚣张的笑声频频传来,尖锐刺耳,就连笑声都让人恶心。

防护罩挡不住她们的笑声,白嬅不由自主捂住了双耳。

凤玄怒了,他严重怀疑女娲之肠在嘲笑他们的狼狈。一怒之下,也不管化为原形五感更强了,在半空中怒火一烧就现出了原形。

于是,白嬅便听到一声愤怒的啸唳,一团火焰熊熊燃烧,随之那金黄鸟儿的身形便从火焰中显露,就是她捡到的那只鸟的模样,只是体积大了不少,尾羽也长了不少,其中还流动着赤红的光彩。

从那双狭长的眸中,很容易能看出他的愤怒。

可是,白嬅还是觉得,男神真是该死的俊美……

他复又长啸一声,愤怒的目光望向那一片血海,随即,双翼大开,他的周围赤火升腾,无数的火焰蔓延燃烧。

一片血海成了一片火海。

蛰伏在海浪之下的女娲之肠发出恼怒惧怕的颤抖尖叫,随即便隐去了。

原野又恢复了先前的岁月静好模样,只有空气中蒸腾的血红色蒸汽默默证实着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错觉。

女娲之肠一退,凤玄又化为了人形,几乎是化形的一瞬间,凤玄迅速抬手用袖子捂鼻。

然而,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凤玄“唔”一声,吐了。

白嬅还浮在半空,无比担心却也无能为力:“凤玄,你还好吗?我们一起待在这个罩子里面吧,就不会臭了。”

凤玄现在脸很臭。越吐越难受,越难受越想吐。

而白嬅这个聒噪的还一直喊他,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他觉得他被女娲之肠熏得都有些神志不清了。

“你自己下来!”他完全不想理会那株弱小的白茶花。

白嬅小小委屈,她不会啊……

最后,是凤玄挥手将法器收了回来,然后白嬅便直接摔在了地上。

即使是摔在了地上,白嬅却丝毫没有介意,反而一落地白嬅就迅速跑向了凤玄,要将他扶起来。

一时着急担心,她甚至没有闻到空气里残留的腥臭恶心气味。

凤玄还气恼自己的狼狈,在一个小辈面前丢脸……脸面全都丢到西边去了!!他果然和西方相冲。

他瞥了一眼满脸紧张的白嬅,想不明白当初怎么下意识地就护着她了?反而现在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

白嬅小心翼翼地将凤玄扶起。近距离,鼻翼间,凤玄嗅到了白嬅身上的白茶花香,是清冽的淡淡的香气。可是在现在的这种环境之下,就连凤玄都忍不住深深吸了口她身上的香味,不得不说,这一股香气简直可以救了他一命……

因为女娲之肠实在是……太臭了。

可是,凤玄并不想让别人,尤其是让白嬅看出来自己现在需要他。所以,他只是尽力不着痕迹地靠近了她一小段距离,微不可查。

白嬅的的确确没有发现,更何况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凤玄是不是不舒服这一点上,根本没有去注意旁的点。

见她紧张兮兮地关照自己,凤玄不由得欣慰,这一段路以来啊,总算是没有辜负他对她的照顾,至少呢,心里还想着他。

凤玄在淡雅的白茶花香中渐渐缓了过来,而血红色的腥气也渐渐散了。

原野依旧,无风无垠。

稍微缓了缓,两人继续前进,不约而同希望着快点走出这片原野,特别是在感觉有好几双眼睛在周围注视着的时候。

白嬅要扶着他继续走,可凤玄哪里肯,先前丢了这么大脸,要是还需要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晚辈来扶着自己,那不就彻底没脸了啊?

凤玄直接诶拨开了她伸过来的手,还撇开脸不去看她流露出失落的眼睛。

“咳咳,你,跟在我身后半步,不许乱跑。”

白嬅低低应了一声。

男神还是走在前方,距离她就刚好半步的距离。白嬅仰望着他的背影,眼中缀满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凤玄突然对她特别冷淡,本来她还想揪着他的袖子,可是……现在她不敢了。

走在前方的凤玄皱眉思索:她怎么不抓我袖子了?

等,又等了一会儿。眼前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原野的边界了,凤玄也失了耐性,回头要叫白嬅安分地跟“紧”自己。

然而,凤玄只来得及对上一双惊喜又惊恐的眸子,白嬅便消失在了原地。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身后只剩下一望无际的原野,空空如也。原野上,只有稀疏的草茎。

凤玄只愣了一瞬,随即,骂出了他千万年来的第一句粗口。

也几乎就在那一瞬间,他就马上明白了女娲之肠的意图。

原野之上为什么只有稀疏的草而没有一棵灌木或乔木?

为什么一定要快到原野中心的时候女娲之肠才耍她们的把戏?

为什么原野之上翻腾血海?

为什么女娲之肠叫声尖锐?

难道是本来就这样吗?难道是看出来凤玄的身份和能力吗?难道是因为遇强则强吗?难道是因为愤怒吗?

呵,只怕都不是。女娲之肠的目标从来就不是对付凤玄。

没有一棵灌木或乔木,是因为原野上原有的树木都被她们消化了。

一定要等她们到原野的中心才攻击,是为了防止猎物能轻易逃跑。

原野之上翻腾血海是为了将浮在半空的白茶花卷入腹中。

叫声尖锐不是因为愤怒,而是面对猎物时的兴奋!

不过,的确有一点是因为凤玄的。

那就是,她们忍到了现在,才将白嬅掳走。

女娲之肠真是凤玄见过的最没脑又最狡猾的东西了。

可是,原野之上如此空旷,一眼就能看个一清二楚,女娲之肠能把白嬅带到哪里去呢?不会直接吞了吧?

凤玄垂首看着脚下的那片土地,指尖微凉。

难道在地下?

凤玄蜷了蜷手指。

他必须尽快找到白嬅,免得那朵蠢茶花直接很快就被女娲之肠消化了。

不过,这倒是一个参女娲之肠一本的好机会,再怎么说,白嬅并不是简单的没有灵智的植物,她已经化形成仙,消化有灵智的仙不就和滥杀无辜同等罪名?

当下之急,是将白嬅救出来。

凤玄再一次变为原形凤鸟,羽翼一扬,便回到了原野的中心地带。

啧啧,看他飞得多快,哪里需要像她一样一步步地走?

锐利的凤眸俯首探看着下方的原野,紧紧盯着,不放过一点点风吹草动。

所有的一切都无比寂静,寂静之中,所有的感觉被统统放大。

他注意着,他观察着。

直到,下方的原野仿佛憋不住了一般,有一处蠕动了一下,仿佛一吹即破的泡泡微微鼓起。

凤玄微眯了眼睛,直接俯冲而下,毫无阻碍地撞入了地层,蠕动的地表不过是一处障眼法,地表之下是长长的垂直隧道,隧道四壁还留有女娲之肠爬行的痕迹,粉红的粘稠液体缓慢地流动,还不断散发着令人反胃的恶臭。

而在隧道样的密闭空间里,凤玄几乎要窒息了。

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闻一闻白嬅身上的茶花清香,随着深入,气味愈浓,他有预感,待飞到隧道的尽头,就能到白嬅所在之处。

他在脑海里不断回放白茶花的清香气味转移自己对恶臭的注意力。

他琢磨着,等把她救出来,是不是可以让她给自己洗个羽毛?嗯,他喜欢香香的。

作为回报,他说不定可以带她飞一飞。

延伸阅读

海珠韵化妆品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pkxl.shtml
海珠韵化妆品充分利用合浦南珠源产地丰富的珍珠资源并与欧标(广州)化妆品有限公司(英国

探虾不串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ajx.shtml
龙虾是很有营养价值的食物,一直以来在市场上都是很受大家喜爱的,制作的方法很多,是适合

美涤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gzyb.shtml
江苏泰州市美涤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为一体的洗涤产品专职制造商。公

奔和化妆品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n68k.shtml
奔和化妆品是一家集代理,销售,服务为一体的化,化妆品公司。公司成立至今,在行业中有很

牧歌KTV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b9sj.shtml
牧歌KTV加盟详情牧歌量贩KTV坚持以健康的娱乐理念,优雅的环境,超五星级的服务,低

靓鞋坊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shep.shtml
靓鞋坊皮鞋护理项目介绍我国的皮鞋市场发展十分迅速,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认识到穿着的重

玉品世家玉器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swan.shtml
玉品世家隶属天和世家(北京)珠宝有限公司,公司是以翠玉纪念章、纪念币、高档翡翠礼品和

烟脂小串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6evj.shtml
在熙攘的城市间,辟一方净土;在穿梭的人流中,觅一瞬回眸;在逼仄的小巷里,寻隐约出路;

思凡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aa7f.shtml
思凡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靠垫、抱枕、枕芯、保健枕、羽丝绒枕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Faceshower真人动画加盟  http://www.blacklesbianslut.com/xeyi.shtml
2010年是我国国产动漫大发展的一年,是我国原创动漫人不平凡的一年,也是我国动漫技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源来凯始玺欢你在线阅读第6节

    “好呀,改天便让娃儿来拜见将军和老夫人。”庄明卿嘴里应了,心里却不敢把程老夫人的话当真。程老夫人对庄明卿有好感,连带的,对她的事也上心。至晚,待程万里过来,她便把庄明卿家中的事转述了,又道:“庄大夫说她家夫婿姓程,名毕三,原是跟随在你部下的,你可得帮她查查,这位程毕三是生是死?”程万里一听庄明卿夫婿

  • 女尊之流转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发现门锁了,感觉莫名其妙,又大力拍了几下门,门外没有丽丽的回应。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门突然被推开,一下子把门后的我撞的七荤八素,进来的却是刘哥。“嚷嚷你妈呢,啊,给老子规矩点!“刘哥一把把我丢到了床上去。我缓了一下,想冒火,但一看刘哥那个豹子头大花臂,说出的话气势已经软了三分:“丽丽呢,

  • 红尘入道之迷你型地铁站

    在香岛城漂亮的步行街道的两边,一路走来有很多造型新颖别致的公用电话亭,奇怪的是电话亭里没有电话只有一个小巧漂亮的液晶屏就和银行的ATM自动柜员机一般大小。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银行ATM自动柜员机式样的公用电话亭”竟然就是紫香特有的迷你型地铁站。杜禅渺耐心的教我怎样使用迷你型地铁站。原来那个小巧漂亮的液

  • 葛利斯的异变出军

    江南月色乌夜啼,烟雨蒙蒙落细雨。可怜村家佰仟户,尽是垂髫与孩提!天公不作美,细雨绵绵,许是因为刚刚消停的十多年的土地上,又要发生战火的缘故吧。齐晨率领着大军沿着大路行进,沿途百姓无不纷纷避让,唯恐沾染上硝烟的气息。齐晨今年已经十六岁了,本应在王府举行及冠大礼,但由于各种原因,这件事被放在了一边。如今

  • 重生之宠你一生之还有别人

    候佐挠挠头,“你这是啥意思?谁还不想走啊?你以为来旅游啊?”姜毅没有搭理候佐,转过头看着我说:“你的意思,是有人让我们到这个岛上来?”我看了看大家的反应,又想了想说:“这么说太过武断,只能说电话的丢失不可能是意外,一定是有人带走了它!”大叔不耐烦的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谁还不想走了?谁缺那玩意

  • 英雄联盟之崛起时代之天阙接引决(3)

    夜幕逐渐褪去,林叶自入定状态中醒来,缓缓地吐出口里的浊气,“时间真快,一个晚上就过去了,修仙真是没有时间概念啊!”只是林叶没有发现,一个晚上过后,现在的他看起来有股脱俗的感觉。林叶一个起身,一个圆形的瓶子自林叶身上掉了下来。林叶捡起一看,“洗经易骨”几个字映入眼帘。林叶不经一喜,“好东西啊!器灵真是

  • 侯门娇宠:重生农家小辣妃第三章在线阅读

    自江南的诺爵府搬至京城的诺爵府已有数日。诺爵府的布局设计大致相同。已经身在京城,奴仆侍婢都不同了,温思璇却仍时有还身在江南的错觉。这段日子,她一直生活在等待与听说中。侍女吹熄了房内正中央的烛火,独留下角落里的一簇小火苗。温思璇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爹的事……她该信他吗?是的,她信他,一直信他。所

  • 玄幻‖我能从鸿蒙制霸混沌第7章在线阅读

    旁边妇人拉她袖子:“楼家老二房里的。”顿时几人看向她的眼神就充满了好奇和…同情?这村里的人谁不知道楼少意和县令千金不清不楚,偏的楼家家小业小,又配不上人家,这才只能娶了别人。看着尤雅那瘦胳膊瘦腿的,看着像个可怜孩子,这嫁进去怕也是得不了夫君的心。尤雅本就是想出来走走,结果这些人当着她的面议论纷纷,眼

  • boss大人别惹我在线阅读第二章

    吕少爷出世后的第二天吕府上下都在忙着给少爷办流水席。“恭喜吕兄喜得贵子啊!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吕兄笑纳!”,然后就只见一群韩府下人就抬着满满一箱子礼物放在了吕府的大堂内,一大清早韩家家主韩嵩就登门拜访。“韩兄太客气啦!那老弟就先代犬子道谢了。”吕老爷在厅堂内大声的答谢道。“吕安,上座,上茶。”“

  • 谨以此生来爱你在线阅读第九节

    啥?想骑人?安行天满头黑线,诧异的望着自己的儿子,最后他心里想到:“飞儿从小痴呆,虽然沉睡这五年在梦中学到了东西,但对于世俗风气,不懂也是正常的,罢了…既然这孩子想骑人,就让他骑吧!”在安宇飞期待的目光中,只见自己的父王一拍手,高声道:“将府中的侍女都叫来!”“哇!父王,你真好!”安宇飞乐坏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