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克妻狱头的填房妻孤城残败,青鬼铸剑

作者:大雨倾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色里,焚城大火炙烤着一排排房屋,留下一地断垣残壁与股股浓烟,火舌攀上四面城墙,将这座孤城隔绝。

城北已成废墟,这废墟被一道剑光蛮横地截成两段,上面散落着几十个铁浮屠的尸身,皆被一剑枭首。

有一人拄着剑,半跪在地上,衣衫凌乱,上身被人一掌洞穿,死去多时了。他拄着的剑有半截剑身都没入了地面,四方形的剑柄末端依稀可见一个恒字。

“一个离经叛道之人,不研习经文,偏以剑入武道,还以五境之身胜过六境将星境界,只可惜……还是差远了。”

一座被屠得干干净净的死城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冷笑。

“世人皆以武道六境为止境,却不知实为天地容不得六境以上武夫,所谓的“武道问鼎”,其实就是指那武道第七境,你和那帖木儿,可足足差了两个大境界。”

从封城大火里,走来一位老僧。这老僧一脸凶相,一身大红袈裟有着说不出的古怪,四周根本无风起,这大红袈裟却迎风飘扬,发出“呜呜”的啜泣声。

老僧背着双手,若无其事地从吴国恒身边走过,“可惜那帖木儿没把你头砍下来弄进他搞的那个京观里,不然会是个更大的添头。”

老僧朝着城内走去,说来也怪,他走到哪里,哪里的火势就要弱上九分不止。

“时辰到了。”老僧忽然说。

顷刻间,吞噬城池的火舌化作妖艳的青色,这些青色的火像有了意识般四散分开,化作一条条火绳,如巨大青蛇将只剩下断壁残垣的大同城牢牢勒死。

而在这座城里,一朵黑云慢慢升起,遮住了一整个大同,就像漆黑的天塌了下来。

……

一觉醒来,恍若隔世,双眼似被谁人蒙住,看不清东西。

他不是应该死了吗?

然后,慢慢有了知觉。四周很热,背上有粘稠感,很不舒服,脸上也时常被什么东西拍打,大概是下着雨吧。

雨滴在脸上的感觉很痒,特别是从脸庞滑落的时候,朱墨君想伸手挡住脸,可他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剩。

因此朱墨君记得很清楚,雨在他脸上滴了三百四十四滴后,他恢复了嗅觉。

焦臭味与血腥味争先后窜进朱墨君的鼻腔,他差点没忍住吐出来。

这是朱墨君一生中经历的最恐怖的一段时间,真的,他在城头上望见黑压压一片冲来的敌人时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血腥味持续不断地提醒他大同城被攻破了,戎人在屠城,无时无刻都有人死去。

朱墨君睁大眼睛,仿佛这样做就能看见东西似的,他想起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一幕,便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很难受。

很害怕。

很愤怒。

又过片刻,朱墨君慢慢能看清东西了,那时他才发现或许自己还是就此瞎了更好。

他被搬到了老巷门口的槐树底下,而一抬起头,那颗头颅被挂在树上,眼睛瞪得老大,仿佛没有亲眼看到朱墨君活过来,就永远不会闭上一般。

说书先生们饮茶一口,诉说百年前妖魔肆掠北方时的凄惨情景,都没有朱墨君此刻所见所闻要来得恐怖。

大同城里的这棵老槐树,听说活了有一千多年,还遭雷劈过,老一辈都说这是老槐树在渡劫,被雷劈一次,修为就蹭蹭往上涨。

夏天的时候,老槐树下很热闹,有说书的,有下棋的,人数颇多,可老槐树的绿荫总能遮的住。有谁中了署,只要靠着老槐树那么一放,也都能慢慢好起来。

可现在这棵老槐树死了。

从树根到树尖,一个巨型京观傍着老槐树立起。

老槐树的枯枝上绑着数不清的头颅,黑发被绕着树枝缠了一圈又一圈,往下滴血。若不是那些戎人觉得已经挂不下了,恐怕此刻墨君的脑袋也会被挂在上面。

人间炼狱,不过如此,此般奇然怪哉之世界,魑魅魍魉横行于世,妖魔食人,人亦吃人。

天上的黑云下着血雨,浇不灭渗人的青色火焰,反倒让这诡异的火焰更加旺盛,偌大一个大同城,没有一处不在哭泣。

这里只剩下了鬼哭声。

黑云之下,群魔乱舞。大同城曾有百姓一万户,现在有厉鬼七万只。

朱墨君伸出手,却怎么也够不到树上,不能为记忆里的那个糙汉子合上眼睛。

然后——

滚滚黑烟就像是朱墨君的愤怒,从脚底蔓到他的胸口,再从那里爬到他的头上。

他的一头黑发被这黑烟拉的老长,披散在地上,黑色的妖火在上面熊熊燃烧。

“铛——铛——铛——”

几声巨响震耳欲聋。

“我……恨……”

有人在恨恨地呢喃,声音笼罩了整个大同。

朱墨君从老槐树下走开,双眼无神地望着天空,那里,如同血色幕布一样遮蔽了天空的厉鬼忽然哀鸣着四散逃去,却始终无法穿过青色的火焰,逃不出这一方执念之地。

一只巨手,从更高处伸下,厉鬼们避之不及,被这只巨手抓住。

青色巨(hexie)物,出现在朱墨君的视野里,那东西只剩半身,雾气环绕着他魁梧的身躯。

这鬼物右手高举着铁锤,敲打着什么,发出轰然巨响。

“铛!”

一声巨响过后,这头巨大的鬼物又把左手抓住的一群红衣厉鬼扔到他面前燃烧正旺的青色鬼火里。

“我恨!”鬼物张开巨口,嘴中冒出青雾。

城池上空有个黑色条状物,在青幽色的鬼火中被铁锤反复敲打,那些被巨大鬼物抓来的厉鬼们都被他扔进这团火里,一锤接着一锤,把这些冤死的魂魄凿进黑条中。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这片死地,阴风来回吹拂,吹散了笼罩鬼物脸庞的雾气,他的面容狰狞不堪,却依然保留着人的模样。

这座孤城,即是他的铸剑炉。

“死!”

这一锤比以往更重,不知又将多少魂魄砸进黑色剑胚里,连片的焚城火焰,都在这一锤的浩大声势下弱了几分。

剑胚已经成型,先前巨大的黑色铁条,经历千锤百炼后,竟然成了寻常大小。

“还不够。”

巨大鬼物呢喃着俯瞰大同全境,一双凶厉眼瞳打着转。

“那是贫僧花了六十年,才好不容易用怨气喂养的鬼神,我请他为贫僧铸一口剑,杀一个人。”

那声音显得突兀,告诉朱墨君这城里居然还有一个活人。

朱墨君朝后望去,那里站着一个手握骨制念珠,穿一身大红袈裟的年迈老僧。

“可是……你又是什么东西呢?”

这老僧笑的很是灿烂。

你笑个屁啊?

老僧似乎读懂了朱墨君满含恨意的眼神,笑着说:“为了这一刻,贫僧足足等了六十年,六十年呐……”

恶僧抬眼望向半空被青色鬼神捶打千万遍的黑色剑胚,嘴角不禁扬了又杨,这可是封住七万厉鬼的绝世凶剑,就算不能破去北方的结界长城,也能血洗京师,一剑刺死那狐狸。

一瞬间,老僧就像换了一张脸,无比狰狞地说道:“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这用七万厉鬼魂魄铸成的剑就该出炉了!”

焦虑躁动的心情就像毒蛇一般,咬住朱墨君的心脏。朱墨君从未这般愤怒过,在城头厮杀时,他的脑子里完全就是一团浆糊,挥动武器只是不想自己被杀而已,但现在的他,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

这里的人本就足够惨了,为什么死后都不能落个安宁?

脑袋痛得要炸开,火焰的青色、满地的嫣红、恶僧脸上的枯黄色,黑暗中串成线的红雨……眼里所有的色彩,不知被谁慢慢剥去,几乎是在一息之间,朱墨君的视野里只剩下了黑白两种颜色。

很快就连白色也不剩了。

黑色吞没了一切——

老僧微一皱眉,阴沉着脸往后退了几步。

以朱墨君为中心持续向外扩散的黑炎并不是火,而是某种特殊的妖气,这些妖气算不上多,但直觉告诉恶僧这东西比天上那一团几万怨气凝聚形成的黑云更加霸道。

“……不对劲。”恶僧一字一顿,警惕地看着那股直冲云霄的黑色妖气。

这股妖气陡然撕开了黑云,月光还没来得及照下,大同城这一方天地又随即被这股磅礴的妖气罩住,四面八方全被堵死。

青色鬼神依旧专心致志地抓来为数不多的厉鬼魂魄铸剑,即使这股妖气能够威胁到他,他仍是无动于衷。

“瘴气——”

恶僧再也笑不出来,一口凉气只能往肚子里咽。要知道,寻常妖物身上的妖气至多能慢慢将人折磨致死——这还是在吸入大量妖气的情况下,而如此庞大的妖气,已经可以称之为瘴了。

妖怪并无明确的境界划分,通常都以能否单独形成瘴气来区分妖与大妖,想要单独除掉一只大妖,可谓难上加难,毕竟大妖汇聚妖气成瘴,本就占尽地利。

中州三教九流,上三教即为儒释道。被誉为道教祖地的天河山人才辈出,天下第一寺大佛寺,亦不输分毫,可当年随太宗皇帝北伐群妖,收复失地至燕云,途遇凶狠大妖时,两宗修士唯剩一个惨字能够形容。

修道之人,分五个大境界,五个大境界中,又细分出十二个小境界,谓之“五城十二楼”。

入道境中,分筑基、六识二境。入道境以上,是上德境,又细分为十方、朝元、重玄三境。

接着是第三境——大成,分承负、无我和清明。多数修道者究其一生,都止步于这三境中的某一境界,无缘第四境。

这第四境,便是守一。其中三境:抱朴、无量、大衍,无论修至哪一境界,都会被世人尊称一声仙师或活佛。

而最后一境,归一境,更像是中州大地上遥不可及的传说,据闻一旦修成,便可羽化登仙,从此脱离凡尘,位列仙班。

除非三境以上的修道人与武夫,在出入瘴气后都得修养好些时日,少则十数天多则几个月,体质弱些的,还可能没办法活着从瘴气里走出去。

在恶僧失神之余,一声狂吼炸响,恶僧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裹着一身黑气,看不清模样的朱墨君死死掐住了脖子,他的脖子被抓得渗出血来,那些黑色火焰还贪婪地啃食着他的身体。

“为什么……”

恶僧的声音沙哑又虚弱,可眼神中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恐惧,他下意识地想要抓住朱墨君的手,却被火焰一样的妖气炙烤着双掌,即便咬牙忍受,不多时这双手也一样会废掉。

“为什么……不再给……一些时间?”

恶僧脸上尽显疯狂之色,身上的大红袈裟诡异地摆动,似要从他身上逃走。

咔——

掉在地上的骨制念珠炸开了一颗。

狂吼声中,被掐住脖子的恶僧被重重摔在地上,地面都凹陷了一个坑,朱墨君还是死抓不放手。

咔咔咔——

一串念珠接连爆响,噼里啪啦,很是吵闹。

待那串念珠全数爆开后,本应死去的恶僧猛然张开嘴,一身皮囊瘫软下去,嘴里却冒出个雕像来。

这是一尊无面佛,无口无鼻无耳,唯有一颗眼珠被雕刻在额头处。

佛门中哪里供奉着这样一尊邪佛?

这邪佛佛像的眼珠居然是会动的,它直直盯着被妖气覆盖的朱墨君,第一时间便选择逃离,一蹦一跳地从恶僧尸体上逃开。

它跳得极远,转瞬间就跃到十丈开外,黑色妖气顿时追了上去,死死咬住佛像身躯。

除了裹住朱墨君身躯的妖气,笼罩了大同废墟的妖气也从四面八方涌来,就像一道道带着火焰的锁链,缠着无面佛像绕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把它全部吞掉。

血雨已经停了,青色鬼神还在铸剑——

嘭地一声,朱墨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目怆然。猛然之间生出的杂乱长发慢慢褪去,掉在地上,成了无根的火苗,挣扎几下便熄灭了。

瘴气开始崩塌,就像大同城的城墙那样。

妖气退散,那尊被困住的无面佛像倒在地上,额头处已没了那只渗人的眼睛,周身崩坏。

本该就此归于寂静的死地,仍不时传来震耳欲聋的锤声,只是每一锤落下,青色的火就要小上一些。

这柄绝世凶剑,就要出炉了。

青色鬼神的嘴角冒出滚滚白烟,它酝酿着下一锤的力道。

那一锤就要定音了。

延伸阅读

[综]我就是富江,怎样?之红包初显威(修)  http://www.cnmachine.cn/60qj.shtml
成念一直都知道她很够义气,不过陆单羽一直靠奖学金过活,这么一搞今年铁定没戏了。看了眼

双子记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machine.cn/ycer.shtml
云椋动弹不得,只感觉身上沉甸甸的,而且这感觉分外熟悉,让他不禁想起了刚分别不久的那个

安琪罗曼史之地底世界  http://www.cnmachine.cn/sxoh.shtml
白擎已经许久没有过波动的内心一阵酸楚,万年前那个叫石敢的男子临死时诀别的话语仿佛又出

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cnmachine.cn/awsk.shtml
霍温秀最近很烦,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每天的电话想不停,并且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秀

千万别得罪女主大人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cnmachine.cn/66nr.shtml
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小,渐渐只剩下兵刃声和喘息声。逃走的乡民们渐渐远去,在屋内吃饭的远

这天这地之废话太多了  http://www.cnmachine.cn/g3kx.shtml
求收藏-----------------------求收藏-------------

子不语[恐怖之书]桃色  http://www.cnmachine.cn/a56a.shtml
孟声帮她写了一周的软糖情书,手都快废了,得知陆时云都是直接扔掉的消息时,他面无表情地

以宠为名之北荒青川(5)  http://www.cnmachine.cn/44y.shtml
月城的北方天际,随着兽潮的平静,五道流光迅速地闪过,其中一道身影落下之时,风声渐息,

穿越红楼之淡定宝钗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cnmachine.cn/pmjj.shtml
看着眼前这个温馨的两层小别墅,随着河妈妈按了门铃,然后打开,接着进入房间,河恩智努力

墨长歌之战斗(2)  http://www.cnmachine.cn/gbgv.shtml
第二章战斗“住手!?你谁啊?”阿拉尔不屑的看着钟崞玹,见他没尾没角没翅膀更没尖牙,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神帝重生第1章在线阅读

    “还真是个糟糕的天气啊。”纪灵打开客厅的窗户,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飘落的细雨,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很痛,便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当他准备关上窗户的时候,看到街道上那些因为忘记带伞而不停的在街道上奔跑的路人,想起一个多月前的自己也碰上过这种情况,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关上了窗户,

  • 无尽头进化之手链

    他成功了。伏地魔没有防备地向后仰去。哈利用力往旁边一滚,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他原本呆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冒着白烟的窟窿。哈利退到墙边,一些还未干涸的血液顺着他的发丝从脑后流向脖子里——那当然不是他的。他看着伏地魔站了起来——那双猩红的眼睛阴狠的望着自己。哈利习惯性的摸了摸内衣,这才想起来如今他根本没有魔杖

  • 集合!保护我方仙君[快穿]再次相遇

    “谁啊?松手!”朱小球正在气头上,手腕被人牢牢的抓住,也没看清来人就恼火的喊出来。当她扭过头看去的时候,整个人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除了叶雨兮以外,所有的人同时倒吸一口气,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男人。刚才这里的骚动成为全班焦点,谁也没有发现夜少居然来了!可恶,怎么又是他,真是阴魂不散。叶雨兮看到他那张脸就

  • HP之迷途与灯塔镖(1)

    现在的情况是……帅气的蝙蝠镖大人正享受某人两根手指的抚摸,并稍微有那么点飘飘然找不着北(不是——简单来讲就是被夹在两根手指里动弹不得。生活就像**,无法挣扎就要享受。作为一个线条完美流畅、颜色深沉有内涵、锋利坚固攻击力强的蝙蝠镖,她绝不承认自己无法挣脱。她只是不想割伤大蝙蝠的手指而已,对,就是这样:

  • 综武:藏剑叶英在线阅读情意绵绵012

    第二天早晨,江曼起床洗了个澡,整理心情,把那条裙子和床单装在了一个塑料袋里,上班下楼的时候顺便扔掉。早饭桌上,陈如和丈夫江征都在。“妈,我中暑已经好了。”“那也再喝一碗,巩固巩固。”江曼无语,端起一碗解暑汤慢慢地喝光。陈如说:“小曼,你跟妈说,你是不是失恋了?”江曼低头吃饭,不说话。陈如拉下了脸:“

  • 猛虎下山在线阅读第4章

    然后西园寺冷静地订了飞加州的机票。小野松平惊恐地在电话里乱叫:“你冷静啊,越境杀人罪加一等啊!”“教练,你又跟着师母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视剧了。我像是那种人吗?”“你是啊!”西园寺一梗,有点想挂电话。“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队内体检结果显示你非常健康,只需要维持体重就好,你干嘛还非得跑一趟加州?”小

  • 都市之败家神豪之再次见面亦是离别

    姜丽锦让出了自己的王妃头衔,玲珑最终被禁足三个月,那个丫鬟也保住了双手……表面上,王府的一切照常运行,但人们心中的齿轮却在发生着变化,没人再敢对姜丽锦指手画脚。姜丽锦回到她的柴房,小翠早在门口等候,看到姜丽锦,她跪下来哭着说:“都是小翠不好,让小姐为我去冒险,当不成王妃。”姜丽锦蹲下来,对小翠说:“

  • 五百年后回地球给他系领带

    “给我弄一下。”季封见莫尔无语的看着他一动不动,只得再说一遍。莫尔微微抬眼,季封的眼神可以确定他是真的不会,于是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莫尔有几分无奈的扯过季封手中的领带。莫尔大概从没想过自己会有给别人系领带的一天,更没想过他会这么主动去靠近别人,一个男人。季封很高,莫尔只得抬起双手绕过他的头,好在季封很

  • 阙尘阁在线阅读第2章

    林昊天原本就怒火中烧,又看周艺此刻正搂抱着徐雅婷,再看徐雅婷脸上并没有一点嫌弃的样子,还一副娇滴滴官人好坏的表情。头顶绿油油的林昊天顿时没忍住,一拳干在了周艺脸上。“你特么敢打我,老子是公司的大客户,一句话能让你丢了工作,最好现在给我磕头认错,不然……。”周艺捂着脸,掏出手机说道。徐雅婷看周艺被打,

  • 女权世界的日常在线阅读第二章

    一碗面已经见底了,许意随手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看向坐在对面似乎跟自己有着深仇大恨的男人。“冒昧的问一下,请问,我们认识吗?”不要问许意为什么来了两个月都不知道项墨长什么样。她也曾试图在X度上查看这个男人的资料,但除了最基础人尽皆知的那种性别为男,名字叫项墨以外,其他东西都是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