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魔道同人)洋洒一世之所爱不得

作者:千戈柒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世苏韵卿长得一张粉嘟嘟的娃娃脸,母亲总说她少了几分少女的柔媚和娇俏,心上人也把她当孩子,所以她最恨那张脸。

这一世,她竟是得了一个美人胚子,一双水汪汪的水杏眼,像是一潭微波荡漾的湖水,因是病中,双颊略有些苍白,却难掩婉约妩媚之色,再加之身形窈窕,算是圆了前世的夙愿。

她望着铜镜里那张完全陌生的脸,发白的指节一寸一寸抚摸着,这样一张绝色的容颜,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老天爷让她重活一世,给了她新生的机会,却是断送了她嫁给心上人的念想。

如今,她活是活过来了,却是当今彰武侯的侯爷夫人,齐家的嫡长媳。

虽然丈夫打大婚当日,洞房还没来得及入,就奔赴战场,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年纪轻轻的章武侯长得什么模样,却是明明白白嫁了人。

她哼笑一声,讽刺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昏黄的铜镜光线微动,荡漾着她双颊的泪水。

脑海里竟是浮现起那一抹白绫,那抹由自己亲生母亲亲自递来的白绫。

如果不是她存了那样不能为人知的痴心妄想,那么疼爱自己的母亲如何舍得亲手缢死她。

在年少轻狂的她说了那样惊天动地的话后,刚毅的母亲为了保全家族,选择让她死。

她哭得泣不成声,上气不接下气,正如那日脖子被勒紧的痛楚。

既是求而不得,为何让她活过来?

听到屋子里细细的抽泣声,大丫头青环端着一个不大的红漆缠枝盘子打帘走了进来。

“夫人,您怎么又哭了?大夫说了您身子虚弱,忧思成疾,再不保重可就落下病根了,您得放宽心才是!”青环语气急切,说着眼眶一酸,又赶忙利落地将放着药汤的盘子置在一旁小案上,连忙从兜里掏出乳白色的绣帕俯身下来给苏韵卿擦泪。

声音缓和了几分,又苦口婆心劝道:“夫人,您好歹听奴婢一声劝,外人嚼舌根的话您就别放在心上了,咱们安心等侯爷回来,再做打算,且不说别的,您是老祖宗做主嫁进来的,横竖由老祖宗给您撑腰!”

“夫人,快些把药喝了,今日日头好,咱们去晒晒太阳,您病这些日子,老太太每日早晚打发人来问,您好歹是好些了,该给老人家去请安,可别让人二夫人和三夫人拿住您的话头!”青环又压低了声音嘱咐,

再亲手把药递给苏韵卿,心里暗自纳闷,以往小姐再身子不好,也总是想办法去给老太太请安,绝不肯落下一次,这次倒是奇怪,自打醒来两日,府上的事绝不过问,甚至都忘了老太太这个人般。

夫人自打进门就是个孝顺的,即便侯爷伊始就不见影,可夫人每日晨昏定省,服侍老太太十分用心,老太太也对夫人极好,给夫人撑足了场面,夫人一入门,就是侯爷夫人的位置,还主持府内中馈。

不过,也就这么一件顺心的。

“夫人,奴婢服侍您净面打扮一下吧!”青环不想自己主子被人看轻。

苏韵卿终究还是喝了药,倒不是因为青环的话,而是既然活着,那么就好好活着。

且先打起精神应付,至少还有看到他的机会不是?

青环唤来一个小丫头,打了一盆水,再亲自涅了细软的葛布给苏韵卿擦脸,再给她梳妆打扮。

本是俏丽佳人,随意挽了随云髻,带上几朵珍珠花钿,再插上一只淬金的五色宝石步摇,俏白的脸蛋上平添了几分色彩,配上一身折枝海棠细莲纹对襟粉红褙子,庄重而不失娇嫩,俏丽而不失典雅。

再带上两个小丫头,青环扶着苏韵卿就跨出了清晖园的院门,沿着曲折的抄手游廊往正院方向走去。

四月的天气,风和日丽,温暖宜人,暖暖的阳光铺洒下来,苏韵卿身上如罩了一层光,些许别人觉得天气渐热,可对于刚出病房的苏韵卿来说,却是恰恰暖和。

她从游廊出来,顺着院子里正中的道儿往上房走,既能晒晒太阳,也能感受鸟语花香。

娇艳的芍药一片片铺在脚下,几树海棠错落在几颗绿叶丛丛的桃树梨树中间,偶有晚开的梨花如落英缤纷,再有墙壁上盘旋的牵牛花露出几个湿漉漉的笑脸。

正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死过一次的人,难免珍惜这样的情景。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含笑漫步在丛花中,当她越过花丛来到上房前面那方石板桥前时,宛若花中飘出的粉红仙子。

早有守候在上房外面的等传唤的婆子丫头瞧见,都完全不相信那是平日低调柔善的侯爷夫人。

苏韵卿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进入了黎徽园。

黎徽园处在侯府后院中轴线正中,正是章武侯齐少天的祖母所居,齐少天父母早逝,府中长辈唯有一个老祖母,好在父亲膝下生了三个儿子,如今府里有三房,也不算太冷清。

齐少天因常年在外征战,婚事虽早定下来,结婚却迟,当时老祖宗担心耽误底下两个孙子的婚姻,奏请皇帝准许下面两个孙子先成婚。

故而二夫人贺氏,三夫人姚氏,比苏韵卿都先过门。

只是苏韵卿因占着侯府夫人的名头,父母又曾是已故祖父的救命恩人,一过门,老夫人就把中馈权交到了她手上。

这让原先掌着中馈的贺氏暗自嫉妒了好久。

苏韵卿进去时,贺氏和姚氏一左一右在伺候老夫人用膳。

老夫人到底是祖母,与三位孙儿媳不是婆媳关系,对哪个都是极好的,只因苏韵卿性子柔善,丈夫不在身边,老夫人偏疼几分。

“老祖宗,大夫人来给您请安了!”婆子知道老夫人的喜好,扶着苏韵卿进来,立马笑眯眯的通报。

老夫人一抬头看到身着俏丽的苏韵卿一下子还愣住了。

“卿儿….”她神色间难掩诧异,以往苏韵卿打扮十分素净,很少有这么鲜艳的时候,端的是低调内敛,更何况是生病才好,

再细看苏韵卿的神色,觉得她神情不似往日那般的柔和乖巧,反而是有些冷冰冰的。

再联想她生病的原因,老夫人神色一暗,心头不住怅然。

这孩子终究还是冷了心吧!

“给祖母请安!”苏韵卿不卑不亢地行了礼。

“快过来坐着,先养好身子,急着给老婆子请安作甚!”老夫人心疼地朝她招了右手。

站在右手边的贺氏忍不住暗暗翘了翘嘴角,心不甘情不愿地往旁边退了几步,给苏韵卿让路。

她手上端着一碗银耳红豆粥,神色有些僵硬。

苏韵卿倒是没功夫搭理这些陌生人,她径自走到老夫人身边,挨着她坐下了。

面前这个银发和蔼的老夫人是这个世上除了父母对原主最好的人。

于情于理,她都不该怠慢。

“回老祖宗的话,儿媳身体好多了,几日没过来给老祖宗请安,倒是让您牵挂了!”苏韵卿乖巧地笑着,还扶住了老夫人的手臂,扭身从小案上的盘子里拿起一块热帕给老夫人净手。

老夫人立马和颜悦色来。

还以为她内心存了芥蒂呢,见她如往日乖巧,心情舒畅了不少。

“你身子好了就好,府上的事到底得你来打理,这几日辛苦了老二家的,她还有孩子要带,里里外外脚不沾地。”老夫人笑意融融地看了几眼贺氏。

贺氏垂下头,神色愈发难看了。

老夫人把她当什么了,她凭什么给苏韵卿让路,她没过门前,府里事事都是她打理,过门后不过三日,就全交到苏韵卿手上,再后来每当她生病,她就得出来给她收拾烂摊子,这一好,就把中馈权收回去。

当她好欺负的嘛,凭什么她要为人做嫁衣裳!

贺氏心口烧着一团烈火。

往常都忍着,今日却是不想忍了。

她将那碗粥递给丫头,往前走了几步,朝老夫人施礼。

挤出几丝笑容道:“老祖宗这么说,孙媳倒是不好意思了,论理帮着大嫂是应该的,只是孙媳确实手头事务繁杂,不说别的,光是嫁妆铺子都够我累得,而大嫂恰恰三天两头生病,孙媳瞧着,老祖宗是不是得拿出个章法来,不然府上管事的都不知道听谁的,每日一个章程也是不行的,又或者干脆把庶务交给三弟妹行了,三弟妹现如今一身轻,正好管事。”

贺氏雍容的笑着,干脆来了一招以退为进。

她这席话可谓是伤了两个妯娌的面子。

苏韵卿母家世代为官,十分清贵,嫁妆之类的还真比不上祖上经商起家的贺氏。

而贺氏呢,入府后就生下一子一女,奠定了她在齐家的位置,苏韵卿没过门前,她是春风得意,没有横着走不到的地方。

而三夫人姚氏,恰恰没有子嗣,就连通房丫头都怀了孕,她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她的心病。

贺氏一席话,再次戳了她的内心。

她脸上的笑容尽失,神色不自然起来,也连忙敛衽施礼:

“老祖宗,二嫂这说的哪儿的话,平日您老总说我笨手笨脚,只堪偷闲玩乐,不会理家,孙媳瞧着,二嫂这是故意排喧我呢,我看大嫂掌家惯了,性子又温厚,府里的管事都敬重大嫂,还是大嫂掌吧。”

姚氏可不会让贺氏借着她的名头得逞。

与其让贺氏拿捏自己,还不如在温和柔顺的大嫂底下讨活。

贺氏暗自气急,姚氏说话还真不给面子,刚刚就是因为知道姚氏是个伸手不沾阳春水的娇滴滴小姐,老夫人知道她没能力打理家务,她才故意说了这话。

老夫人神色一凛,她虽和气,可并不代表她看不透这两个孙媳。

意思她自然都听明白了。

都怪她偏袒苏韵卿。

她绷着脸没说话。

屋子里鸦雀无声,伺候的丫鬟婆子大气不敢出,纷纷垂着头,不看这大鬼吵架。

老夫人心下叹气,倘若苏韵卿性子强硬一点,她倒也不用给她挡在前面,可惜她太柔善了,柔善被人欺。

这个府到底以章武侯为荣,怎么都得交到她手上。即便现在她和大孙子还没圆房,可老夫人还是选择毫不保留地支持她。

不把苏韵卿培养起来,她死不瞑目。

于是她看向苏韵卿,等着她发话。

只可惜苏韵卿一开口,差点让她失手丢了茶。

延伸阅读

我,人间兵器!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202164.cn/ukkd.shtml
夜色渐浓,雨夜喧嚣和吵闹,不仅听到雨滴重重拍打路灯的声音,伴着风声直击人心。雨夜迷离

漂亮的女配GL[快穿]之始末  http://www.202164.cn/xeo4.shtml
乍然听到这个声音,沈天柏几乎要以为是有人意图算计他故意引他上当。就譬如族中长辈们讲述

强嫁在线阅读解救公主(上)  http://www.202164.cn/gejn.shtml
军营的士兵此时已经不能再平静的熟睡了,那震天的马蹄声已经将他们全部震醒了,大多数刚醒

带着手机去修真之强敌(7)  http://www.202164.cn/py97.shtml
一见大块头那势头,安凝明白动得了李复的,就是眼前此人,与其交接的目光,顷刻燃起怒火。

侠骨柔肠剑客情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202164.cn/agb9.shtml
在**世界里好好的发泄了一下,骆琦虽然学习一般,但是不论什么**都能很快上手,平时也

卡拉狄亚第一女皇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202164.cn/g6z2.shtml
晚八点,C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内正在举行一场公司年会。即便窗外已不知在何时下起了磅礴

帝妃凰图坠崖  http://www.202164.cn/plk.shtml
“好吧,你赢啦!我可以把你们送出城。但是明天估计不行,最少要后天。你知道的,现在全世

我是一个兵(士兵突击)回国  http://www.202164.cn/nkfa.shtml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我照例在实验室登记这几天的数据,手机突然亮了一下。是扈沫在家族群

国之崛起:神级初中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202164.cn/xy0q.shtml
他拉着张秋葵便准备离开,这时两人的身后突然走出了一个白衣少年。白衣少年抬手说道:“两

邪龙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202164.cn/gf2z.shtml
傅任苒一坐下,便有服务员上前询问喝什么,她要了一杯白开水。傅任苒坐在休息区里,挺直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花面具在线阅读第5节

    程麟按倒了回鹘将官抬头一看,张千身子灵敏,引得一个兵士追他,抽冷子就打人家一下,给那兵士气的大叫,奈何追不上他;李万力大,早就把一个兵士压在身下,用那兵士自己的腰带捆他。其余的回鹘兵,大部分都被打倒抓住了,因为回鹘兵们大都喝的醉醺醺的,而且人数也比百姓们少的多。只有少数几个人,还靠在一起跟百姓们相持

  • 未来天主院子走水

    “怎么会这样?”楚卿染好看的眉头不由的皱起,按常理来说,没有哪个女孩子听到自己的未婚夫是个破相的会高兴的起来吧!楚倩倩很满意楚卿染这反应,心里也很鄙视楚卿染的肤浅。独孤袁就算真的破相了又如何,麟王府可是有一支独立的军队在手的,只要能嫁给独孤袁为妻,将来就是麟王妃!一个有兵权的异姓王爷的王妃,地位可是

  • 叫我神王大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知道无法和身边几个家伙解释,所以他也没有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反而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起这些家伙来。不过这几个家伙知道的并不比若曦知道的多多少,唯一了解到的一点新的情况就是,这个世界修炼的都是道法,最初级的就是李家荣几人所达到的引气境,共分为九层,基本属于梳理身体的阶段。而达到三层以后,就可以通

  • 武侠世界大抽奖孬种,以一敌五

    魏青苦笑一声,他或许能跑得掉,但是慕曼心穿着细高跟怎么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也不可能将女孩子单独扔下的。“你先躲好,我没事。”魏青对着慕曼心喊了一声,自己则迎了上去。“好胆,就是蠢!”虎子冷笑,明知道打不过还不跑,那不是有勇气,而是愚蠢!不仅自己讨不了好,可能还会连累别人。“你也上!”虎子看向早就躲

  • 剑四玄云在线阅读第1节

    被支离破碎的空间,颜色各异光线交错,一个男子在其中。男子长相十分的平凡,但却说不出的迷人。乌黑的头发,暇白的肤色,矛盾而对称。恰好的身材,均匀的体格,简单却完美。空间,光线,男子,一切都显得那么神秘。突然男子颤抖了起来。随着男子的颤抖,空间不安的震动,光线变的忽明忽暗,更加恐怖的是男子的身体竟然出现

  • 武侠:我有七种人格在线阅读第三章

    叶枫在主城里领取金币后,就向着那个大叔那里走去。“大叔,我回来了。”叶枫道。“哦,领取到**币了啊。”“嗯,这个**下载要多少金币啊?”叶枫问道。“50金币下载,这是对新手照顾,怕新手买不起。”大叔看了叶枫一眼道。“呃,谢谢,那个我下载吧。”“把你的手表给我。”“这个?”叶枫指了指手表后摘下来道“给

  • 蜀山之第四章

    齐子墨却没有莫笑笑这么激动,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走自己的路。事情过去了两年,但他却觉得已经过去了许久许久,久到他似乎已经认了命。所以面对莫笑笑发自肺腑的骂声反而只是扯了一下嘴唇,说道:“无所谓,只要能活下去,能继续上学,这些都无所谓。”莫笑笑听着却怎么都感觉不太对劲,这话不就是圣父的标配吗

  • 神话之朕的大唐能发系统之女儿

    一直到战祁离开了店里,站在原地的三个女人都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最惊愕的,自然也当属宋清歌了。他果真是兑现了自己的话,到最后还是买了那套衣服,只不过却故意点名把提成记到了别人的名下。苏欣早就已经惊喜的大呼小叫,连声嚷嚷着自己今天遇到了男神,激动地话都说不利索了。而宋清歌则是一脸惊诧,他始终都以

  • 浴血蛮神在线阅读第九节

    他沉着脸毫不留情,一刀一刀解决了这六个人,沉静得就连崔雪都看得有些发怔。她在树上暗自吞咽了口唾沫,还生怕吞咽声音过大被发现,见了这样的左煜,更是遍体生寒,她……她居然觉得这样的左煜有些可怕。男主现在就有这份魄力,以后怕是把她千刀万剐做成酱肉饼,眼睛都不会眨一下……靠,她这么帮她,以后还逃不过不得好死

  • 光影骑士第四章

    “唐三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看着面前放下茶杯微微叹息的玉小刚,白纱女人面无表情地抬起眼:“你想与我抢人?”她捉摸不定的表情让玉小刚下意识地提起了心,声音不由僵直了稍许:“自然不是……我只是惜才罢了。”“选取带有毒性的魂兽作为第一魂环是吗?你对他的爱惜我已经了解了,如果不放心我,你可以亲自带他去猎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