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原始世界[重生]第四章

作者:酩酊大罪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幼澜家的别墅在帝都有名的富人区。

叶幼澜的母亲叶芷安是家里最受宠的小女儿,当年和穷小子结婚时,纵然家里多番反对,到底还是心疼女儿,送了这套房子给她。

后来穷小子借着叶家的关系发达了,为了感谢岳家特地让自己第一个孩子姓叶。可惜生了叶幼澜后,叶芷安身体一直不好,好不容易熬到叶幼澜初中,在她初二的时候就香消玉殒了。

何永明寒门出身,骨子里总有挥之不去的封建思想,传宗接代的观念在他心中根深蒂固,自然对外姓女儿热络不起来,后来妻子去世,仅剩的那一点慈父伪装也彻底消失殆尽。

别墅外围的欧式雕花护栏门缓缓打开,叶幼澜深吸一口气,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前院的花木都经过精心打理,此时散发着葱郁蓬勃的气息。

叶幼澜穿过花园中间的卵石小道,走到别墅大门口,指纹录入后,门锁应声而开。

今天是周末,叶幼澜意外地没有看见渣爹和后妈,倒是家里的保姆李嫂听到动静从厨房跑了出来。

李嫂看着叶幼澜长大,见到她的一瞬间眼眶就红了,“澜澜,你回来啦?”

“嗯。”叶幼澜点了点头,“他们都不在家?”

“先生和……那位早上出去了。”李嫂不自在地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不愿意提起叶幼澜继母的名字。

叶幼澜好久没回家了,李嫂围着她一个劲地嘘寒问暖。

叶幼澜无法拒绝对方的善意,言简意赅地一一答下,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今天只是回来拿点东西,很快就走,不要惊动其他人。”

话音刚落,原本安静无声的客厅里就发出了不大不小的一声动静。

客厅的真皮沙发上横躺着一个瘦长懒散的身影,对方带着耳机,仰面拿着**机打**,一双长腿一条翘在扶手上,一条随意地踩在地上。

要不是抱枕落地,叶幼澜根本注意不到家里除了她和李嫂,竟还有人在。

成功引起叶幼澜注意的少年侧头看了她一眼,一个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重新把抱枕捡起,“不好意思,意外。”

他一头金灿灿的短发十分晃目,那双眼睛分明在告诉叶幼澜,他就是故意的。

只一眼,叶幼澜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她不愿意理会这个便宜弟弟,和李嫂交代了几句后,就朝着楼梯的方向,视若无睹地从沙发旁边走过。

她经过的时候,纪明希的腿好巧不巧地伸到了她脚下。

叶幼澜往后退了一小步,警告般地看了他一眼,从他旁边绕了过去。

纪明希趴在沙发背上,紧盯着她的背影,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了拐角处,才转过了身子。

刚刚的**因为被丢在一旁,已经GAME OVER了。纪明希拿起**机,突然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致 。

……

叶幼澜回到房间,从衣柜深处找出存放贵重物品的保险柜。

打开小金库,她差点被里面的一沓存折闪瞎了眼。

她腿坐在床上,面前摞着厚厚的存折本。

清点着上面的数额,她不由得咋舌。

从初中开始,何永明每个月按时打给她一万块生活费,其余的从不过问,原主除了吃方面不苛待自己,其他地方能省则省,单是大学四年就存下了四十多万,还不包括母亲那边亲友给的红包。她不会理财,这些年的财产全部存进了银行,十几年下来数额非常可观。

叶幼澜不清楚其他豪门子弟有多少存款和零花,就她目前的情况来说,这点钱绰绰有余了。

叶幼澜挑了一个到期的,把其他的存折又放回了保险柜里。

她只身在外,带太多钱不安全,索性放在家里,何永明他们也不敢动她的东西。

叶幼澜将存折揣进内袋,又在卧室里收拾了些东西。

原主的衣柜里没有多少衣服,穿了好多年的也舍不得扔,叶幼澜挑了几件小尺码的带走,以备减肥后不时之需。

叶幼澜回来的时候背了一个空包,此时装得差不多了就背着背包走出了房间。

纪明希斜倚在楼梯口的扶手上,看见她鼓鼓囊囊的背包,嘴角弯起讥诮的弧度,“就你这样还想当明星,带这么多东西,等毕业了还不是要灰溜溜地带回来?”

叶幼澜绕过他径直往楼下走,他又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两步,正好挡在她面前,用自言自语的语气说:“啊……我说错了,你能不能毕业还不好说呢。”

纪明希今年高二,身量拔得飞快,叶幼澜要看他的时候,甚至还要微微仰起头。

叶幼澜不明白便宜弟弟什么毛病,她都不予理睬了,还刻意往她面前凑,生怕她不发火似的。

“怎么,被我说中,说不出话了?”

纪明希长得像他母亲,好看得带有攻击性,顶着一头浅色黄毛反而突出了五官的优势,白皙的脸上有一双漂亮得过分的黑琉璃色眼睛,看上去和那女人如出一辙的凉薄又冷漠。

“让开。”叶幼澜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语气冰冷。

他依旧靠在扶手上,丝毫没有挪动的意思。

“扣除线索人物的好感不会影响我的幸运值吧?”叶幼澜冷不防地问系统道。

666莫名哆嗦了一下说:【不、不会。】

自从拥有了系统,叶幼澜可以随时查看到周围人的好感。纪明希显示的名称是“线索人物”,说明他和她有关联。

当前纪明希的好感值是15,比沈云一的初始好感还要高上一点。

叶幼澜拨开他拦在她面前的手臂,笑了一下,“我想你大概是不知道,这幢别墅的房产证上现在是我的名字。”

“所以你最好在我面前夹着尾巴做人,否则……”叶幼澜轻飘飘地把纪明希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我不介意让黄毛狗变成丧家犬。”

纪柔和何永明再婚前,住在破旧的筒子楼里。纪明希再也不想回到那样肮脏混乱的环境里去了,叶幼澜这么说无疑是戳中了他的痛处。

纪明希眼中有一闪而过的伤痛和怨恨。

他没想到叶幼澜会有这么牙尖嘴利的一天,只能在她威胁的目光中悻悻然收回了手。

叶幼澜余光瞥见纪明希落在她面前的长腿,恶念一动。

下一秒,从容不迫地从他脚上踩了过去。

力道不重,胜在自身重量。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纪明希总觉得对方踩的时候还轻轻跳了那么一下,好把所有体重都压上来。

他错愕地站在原地,等他感到迟钝的痛意时,叶幼澜只剩下了一个嚣张的背影。

她走得不紧不慢,肥胖的身躯愣是走出了优雅雍容的意味来。

少了拦路虎,叶幼澜顺利地走到了门口。

她面带胜利的笑容,拉开门的一瞬间被门外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何永明也吓得不轻。

一张大脸猝不及防地占满了他的视野,又带着瘆人的微笑,差点没把他吓出心脏病。

何永明拍了拍心口,重新端回属于他的严肃表情,用嫌弃又埋怨的口气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话应该我问你们吧?

叶幼澜这么想着,并没有说出口,她说:“我回来拿点东西。”说完,背着背包从两个人旁边挤了出去。

她走出了一段距离,仍能听见何永明在后面怒骂。

“一点都不尊重长辈,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何永明跺脚,“丢人现眼的东西!”

叶幼澜挑了挑嘴角,头也没回地出了别墅。

回到学校,叶幼澜不顾顾菀推拒,先还了她垫付的医药费。

现在她的卡里大概有两万块钱,可身处周围这样的圈子里,两万块钱不过买些大牌化妆品和衣服就没了。

她没有收入来源,何永明掌握着她每个月的经济命脉,这才是她顾忌着没有撕破脸的原因。

只有经济独立,她才有打翻身牌的底气。

顾菀背后签了一个小经纪公司,现在陆陆续续地接一些戏贴补零用,周围的同学也大多有网红、模特之类的身份加身,只有她身材臃肿一无是处。

原主选择这条路,就注定了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心血。

叶幼澜捏了捏肚子上松松垮垮的肥肉,一筹莫展。想到原主之前报名歌唱选秀的事情,她决定顺从原主的意愿,再去报名点碰碰运气。

-

那是一档大热的歌唱选秀活动,连办了好几年,虽然这两年来热度有所下降,但也阻挡不了选手和观众如火的热情,去年选出的冠军,今年还能在大街小巷看到她的宣传海报。

这个区的海选报名点正巧就在戏剧学院里面。

报名工作已近尾声,只有零星的人进进出出,报名处的人无聊得昏昏欲睡,见到有人来了,机械化地把报名表推出来说:“填报名表吧……”

一大片阴影笼罩在他面前,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在见到叶幼澜后,动作敏捷地抢回了报名表:“你怎么又来了?”

“都说了你不符合要求,你走吧。”工作人员不屑地扭过头,对叶幼澜连连摆手。

眼前的这个胖妞上次报名时,紧张得结巴,让唱两句也支支吾吾放不开,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来报名。

见叶幼澜还稳如磐石地站在他面前,工作人员不耐烦了。

“你这么胖,还谎称自己帝都戏剧学院表演系,你不会是故意来砸场子的吧?”

叶幼澜目光飘向了报名点后方,没有听见工作人员的讥讽。

不远处有一个醒目的巨大广告牌引了她的注意,上面的四个大字让她忍不住喃喃地念出了声:“女神改造……”

延伸阅读

凯歌贝贝早教中心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3qf.shtml
凯歌贝贝创始人龙先生对婴幼儿早教市场非常感兴趣,参加了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举办的儿童

鲁豪板材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ytg8.shtml
鲁豪板材的产品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

匠鱼翁我家酸菜鱼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unr6.shtml
匠鱼翁我家酸菜鱼历时3年,经过市场调研以及与传统鱼火锅对比升级研发的特色潮流新项目,

衣乐干洗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4f9.shtml
由于市场的急剧扩大,衣乐干洗的“阳光、活力、时尚”的品牌形象和专业规范高质量的服务,

吉丽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nomr.shtml
暂无

钓鱼王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d44x.shtml
钓鱼王钓具在中国渔具界树立了良好的市场信誉和口碑,受到了钓鱼人的普遍喜爱。目前公司拥

德工漆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plj5.shtml
德国德工化工集团位于德国的化学之州——黑森州,于1857年创建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德工

miaomiao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yvrc.shtml
miaomiao毛绒公仔总部拥有出众的设备和的技术人员,现拥有员工多人。在质量上有严

三多窗帘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6ooo.shtml
三多窗帘隶属于杭州三多窗帘布艺有限公司前身为杭州市华虹窗帘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设计、

易经洗髓功养生加盟  http://www.valleogra.com/uup0.shtml
河南省易筋经健康管理咨询研究院,由创始人张拓多次拜访少林禅宗联合少林寺高僧和习练易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爆笑王妃之王爷你别跑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们就是这样远离青春的,从时光的一端辗转到时光的另一端,很多东西改变,包括态度,包括脾性。三十岁以前,从来都是男人殷勤地约袁淑蓓的,她任性地挑剔着时间地点,如果那时候遇到张咏,估计根本就不会见第二次。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主动点也没什么关系,如果对方是真诚的,无论谁主动约谁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她不在乎所

  • TFBOYS之错在爱你第六章在线阅读

    ----王五降落到一片大草原上,对着四周说道:“什么人,出来吧!”一道倩影飘然落下,发出一道清雅的娇笑声。“咯咯咯,总算是愿意停下来了吗?”只见来人棕色的长发微微有点波浪状盘落在腰间,明眸皓齿,一双迷人的乌黑色眼眸,高挺的鼻梁和绝美的嘴唇,无不散发着魅惑的气息。她身形修长,穿着一身米白色的长袍,长袍

  • 听说你是重生的在线阅读第六章

    一周过去了,叶恒每天跟随师傅炼器,笔录早已倒背如流,自己现在已经能熟练炼制出人阶法器了,虽然还未参加过考核,但也算是个人阶炼器师了。体内的星辰之力也比刚入聚灵境的时候要强上很多,只是还不清楚什么时候踏入淬魂境。到了傍晚的时候叶恒就去看望一下钟素素,顺便在内门之中打探一下情报。这些时间里,叶恒也认识了

  • 独家专宠之死亡门(4)

    秦孤只犹豫了三秒钟,便下不了手,脸色一沉,刀尖对准胖子的咽喉处,好心的劝道:“我不杀你,就看你自己的一身修炼的功夫了,从吊桥上跳下去,是生还是死?全靠你关杰的本事。”全身惊恐中的胖子,再次看了一眼冷峻的秦孤,他知道自己多说并无意义,出于不杀之恩,也就是说秦孤给了他一个全尸,流泪了,还叩了几个响头。“

  • 你的人设不太对在线阅读第8章

    我冷汗直流现在我的手可谓是真正的湿答答的。胖子大叫一声,接下来我听到了什么东西被踹飞的声音。然后就听到胖子骂娘的声音。“妈的来呀小爷我今天弄死你丫的。唐大神搭把手。”之后就是火拼。我急忙打了一支火折子,这是什么东西!庞大的身躯,正前方一个硕大的肉球一样的脸。有数十只手,我刚才握的就是这些手。它就像一

  • 主播,你盒饭到了力量觉醒

    杀1级兔子的地方,人山人海,我不屑走过。杀5级猴子的地方,人们为患,我不屑走过。但是,当我走到杀6级狼的树林里时,发现根本没有人,我眼前一亮,就是这里了!我决定,只使用战士的技能,除非保命,绝对不用别的职业的技能。就在我准备开打时,一只狼向我跑来,一抓。一个“32”从我的头上跳起,瞬间,我的血量只剩

  • 黑客大佬爱上我[gl]在线阅读第五节

    葵在12号场的边上来回走着,慢慢的做着热身。站在一旁看着他的入江面带微笑,摇摇头没说话。“真是开心哎~”葵跑到入江身边,“我都好久没和小景打了,不知道他有多强了。小时候,小景就一直是个骄傲的小鬼~哈哈”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葵大笑起来,“老是‘本大爷’‘本大爷’的自称,但是那时候的小景又长的白嫩嫩水灵灵

  • 抗战之超级山寨工厂第9章在线阅读

    “连地皮都买了?!”小辣椒这一下差点被吓成了红辣椒了。地皮都买下来了是什么概念?自己这八百万在人家眼里那就相当于零花钱了啊!“不可能!地盘连带房产,一起买下来的话差不多要接近百亿!”小辣椒道:“他家里再有钱,他爸妈会给他这么花?而且我绝对不相信他们家里有百亿资产!”“你爱信不信,关我屁事。”林凡道:

  • 【中娱】爱恋在线阅读第一节

    雪花一片片从天空中飘落。雪很大,不多时,跪在矮坟东南方,身穿黑袍的少年,便被积雪覆盖了两肩和头顶。少年并不理会这些白色的精灵,只是默默地将一炉香点好,摆上几碟小菜,将一杯白酒洒在面前的矮坟之上。“接下来,应该烧纸了……”少年从破旧的黑色皮包里拿出一摞纸钱放在面前,用一块石头压着,用左手挡住凛冽的西北

  • ABC幻想在线阅读第二章

    消息一经发布,微书上炸开了锅。【啊啊啊啊!我鱼翅终于要上综艺了吗?追追追!】【优质偶像?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向然不A不O的很讨厌吗?】【博什么存在感,长得A怎么了?搞性别歧视啊?有些Omega天天嚷着平权,结果自己先戴上有色眼镜】【路人就不要出来搅浑水了好吗?小烟火都明白怎么回事,我们这么多年一直盼着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