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第100次穿越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linyas 来源:晋江文学城

“舰长。”张超敲响了舰长办公室的门,对着四号舰的舰长鞠躬,“我想请假回家一趟。”

四号舰舰长,廖昌永,从文件中抬头,“他王晰护不住蔡程昱,我倒是能护得住你的,你怕什么。“

廖昌永其人,按军衔制度,绝不需要亲自来带太空巡航任务,但他每次都主动要来带一艘战舰,说是要亲自到基层走走,看看年轻的军/人们。

“是我父亲们的意见。“张超朝廖昌永敬了个礼,”还请舰长批准。“

廖昌永沉默片刻,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嘎子和大龙的决定,我还是放心的。“

“那您看看,签了我这份请假单?“张超调出之前被拒绝的请假申请,想让廖昌永在显示屏上签名。

“不需要。“廖昌永摆摆手,”这事不要声张。“

当晚廖昌永就宣布张超因为违反纪律被关到了禁闭室里面,并下令全舰人员不得靠近禁闭室,更不得擅自与张超接触,只有值班机器人能进入禁闭室内给张超送去一日三餐。

一艘小型飞行器悄悄地脱离了四号舰的航道,朝着反方向加速而去,不一会儿就进行了时空跃迁,消失在太空里。

王后的公开信又来了,她“愤慨“地指责云家和龚子棋狼狈为奸,妄图破坏国家安全,下令在全国范围内通缉云家及龚子棋一系,并派军队进行搜查打击。

而此时龚子棋和高杨已经跟着云家降落在他们原来的家乡上。

Prometheus,是这颗小行星的主人赐予它的名字,它在母星文明中的含义,也是阿云嘎和郑云龙选择定居在这儿的原因。

普罗米修斯,为人类带来火种的普罗米修斯。

张超急匆匆地走下飞行器,梁朋杰给他开的门,一见人就扑到他怀里要红眼睛。张超哄着梁朋杰,“我回来了,没事啊,很快都会过去的。”

室内的摆设还和当年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样,角落的小木马,墙壁上的涂鸦,曾经五个小孩坐着显得无比宽敞的躺椅上现在小心翼翼地挤了四个年轻人。

家里没有称手的茶具,郑云龙也没找到合适的饮料,招呼着龚子棋和高杨随便坐着就行,和阿云嘎一起忙着往外发送加密通讯。

方书剑把王后最新的一封公开信念了出来,信里说龚子棋畏罪潜逃,现在要在全国范围内下通缉令,缉拿龚子棋一派的相关人员和云家一系,军队已经出发,揭发者重重有赏。

“什么恶心的东西。”龚子棋笑笑,“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

高杨听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用通讯器联系上陈博豪,拜托他把准备好的影片上传。陈博豪把未读消息提示划掉,最后检查了一次屋内没有物品遗漏,把帽子戴上,慢悠悠地转出拐角。

屋内的显示屏弹出定时发送成功的提醒,一撮火苗从房子的一角升起,攀上那一地的书籍,数量众多的易燃物让微弱的火苗迅速发展成了一场大火。

一段神秘的影片出现在首都星最繁华的地带中央,悬空的显示屏上,王后注射药剂的录像被循环播放。影片后期进行了局部放大,王后不自然变形的腿部,那种陌生的语言和奇怪的语调加上王后一瞬间变红的眼睛,整段影片充满了怪异的气息。

影片的最后一分钟,龚子棋出现在了显示屏上。

“亲爱的国民们,请原谅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和你们见面。”他吸了一口气,神情悲悯,“像大家在视频里看到的那样,我至今不能相信,我的母后……”

他像是说不下去了,所有的行人都在等着他的下半句话,负责当地信号接入的技术人员不断尝试截止该段影片的信号传入,却屡屡以失败告终,只得到了一个信号发出地是在南街的有效信息。

南街那间房子的火还在烧着,龚子棋像是吊足了众人的胃口,终于开口道:“是虫族。”

龚子棋此话一出,广场上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惊呼。龚子棋接着列举了一系列的证据,将亚伦公爵和王后勾结的事实摆在了公众面前。

“我将以生命起誓,我势必保障我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尽我全力讨伐虫族,还我国民家园安宁。”

影片的最后,龚子棋说了这样一段话,并向观众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而在一段无言的沉默后,购物广场马上陷入了骚乱。

接着这阵骚乱开始蔓延,由中心城市向外围城镇扩散,由首都星向全国范围内的行星飞速传播,局势大乱。

王宫,议事大殿。

王后早就没了平日的优雅模样,她随意地坐在王座上,手里将国王的印章上下抛着当玩具一般。

亚伦公爵就站在她的身边,台阶下的长桌上坐着的都是反对派的人员。

侍女从侧门进来,毫不在意有多少人在场,直接和王后用那种神秘语言——现在我们可以称之为虫族语,进行沟通。

长桌上的人们无所事事,大多在胡乱翻着手上的文件,少数人目光闪烁,丝毫不敢往王后那看一眼。

王后终于是和侍女交流完了,转过脸来看向议事大殿里的众人,开口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清了清嗓子,用通用语说的话。

“那个关于我的视频,相信大家都看过了。”她坐在王座上,目光扫视过每一个人。

“我需要向大家坦白,”她顿了顿,捕捉到一些人身体的微颤,按下嘴角的笑意继续说道,“我的确是虫族没错。”

纸张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有些明显,议事大殿内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个失手把文件摔到地上的糊涂鬼身上。

“怎么了吗,盖恩子爵?”王后的问话很温柔,被叫到名字的人却控制不住自己发抖的双手。

“没,没什么事,陛下。”盖恩子爵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您请继续。”

王后笑笑,议事大殿的侧门有什么东西挨着墙根进来了,无声无息。

“您的反应在我意料之内。”王后把玩着手上的印章,那个象征着这个国家最高权力的印章,“我现在需要各位公开表态,愿意继续支持我的人请留下,如果想要再慎重思考一下,也可以随时离开,我们时刻欢迎新朋友的加入。”

盖恩子爵咽了口唾沫,信了王后话里的善意,站了起来,向王后鞠躬,“陛下,请允许我先告辞。”

王后看着他,笑而不语。

长桌上的气氛有些许扭曲,盖恩子爵看着身边同伴们担忧或看好戏的表情,颤着腿又想要坐下。

冰冷的触感从后颈传来,盖恩子爵还没来得及转头,他的身子便向旁边一侧。

有什么被搅碎的声音。

片刻后,“盖恩子爵”再次睁开了眼睛,说出了一句虫族语。

“永远对母亲忠诚。”

那些还抱着希望能离开这里的人一下僵硬起来,王后鼓起了掌,嘴角的笑意仍未散去,“忘了告诉大家,离开的话,也需要我同意呢。”

“永远对母亲忠诚!”王后身边的亚伦公爵带头喊出这句话,议事大殿内响起了同样嘶哑,低沉的声音。

少数几个不会念这句话的,也学着他们的腔调喊了起来,议事大殿里的压抑的气氛还持续着。

“我和大龙试着联系了一下,能明确支持你的人不多,他们都在等着王后的消息才敢决定自己的站位。”阿云嘎拍拍龚子棋的肩膀,把他漫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们也要等。”郑云龙耸耸肩,“不会太久的,他们忍不了。”

龚子棋应了声,思索着这个“他们”是指驻守在自己领地里的亲王还是以王后和亚伦公爵为首的反对派。

高杨低呼了一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博豪说首都星的通讯变得很奇怪。”高杨看着陈博豪的通讯界面一点点变暗,随后完全暗淡下去,说明对方所在区域陷入了信号瘫痪。

“可是他还没说完。”高杨皱着眉头,尝试着重启和陈博豪的通讯,却始终没办法得到回复。

“信号瘫痪,信号瘫痪发生在……”黄子弘凡尝试着去搜索答案,他还没把问题输入完就听见龚子棋的回答。

“强烈的空间扰动会导致通讯信号的瘫痪,首都星附近可能进行了大型的时空跃迁。”龚子棋脸色也不太好,“基本在每颗行星周围都有一个禁止带,跃迁范围一般是不能超过这个范围的,为的就是保证行星内通讯信号的运行良好。”

“这么说首都星……”梁朋杰拉着张超的袖子,小声在他耳边说话,怕自己这种不好的猜测给旁人听到了引起恐慌。

张超倒是不觉得有规避这种可能性的必要,拍拍梁朋杰的手背示意他放松,自己说出了那种猜测。

“虫族在边界线找到的缺口扩大了,在进入我国领地范围后直接启用时空跃迁抵达首都星。”

“他们要先拿下首都星,再慢慢地打下整个王国。”

龚子棋面色凝重,尽管早有预测,但在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之后,他还是不愿去面对。

虫族母舰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首都星的上空,数以万计的虫族生物被母舰释出,街道上到处是血迹,建筑轰然倒下的声音和人们的惨叫混合在一起,曾经繁华又美丽的首都星,已然变成了人间地狱。

王后站在王宫最高处的露台上,面朝着虫族母舰跪下,看向虫族母舰的眼神痴迷而又狂热。

“伟大的母亲。”她的声音听上去快要哭了,“清洗开始了,我们终于等来了今天!”

远处的虫族母舰发出了一声鸣叫,像是对她的回应。

龚子棋依着阿云嘎和郑云龙所说,向在外驻守的亲王和所有军方防线都发了消息,请求他们和自己一起出战首都星,但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收到答复。

郑云龙让他不要灰心,把他带到院子里去,龚子棋跟在郑云龙身后,看见了一大群整齐有序的军/队。

“先说明,我和嘎子没干那种私藏军/队的事啊。”郑云龙笑着,把他推向前。

“是来抓你的,现在都变成了你的人了,放心。”阿云嘎点点头,让龚子棋赶紧讲两句。

龚子棋看着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开始敬礼的将士们,心中百味杂陈,只得缓缓抬手,回了一个沉重的军/礼。

“感谢各位。”龚子棋的视线往远处看去,是无尽的山丘,是万里以外的家园。

阿云嘎看着他,忽然觉得眼前龚子棋的背影和蔡程昱是那么相像。

在他们成婚后蔡程昱曾给阿云嘎和郑云龙发过一则消息,让两位家长真的不用担心,他和龚子棋相处得很好。

“嘎爸,龙爸,不用担心。我和子棋的生活很顺利,我们这个新的小家庭也很幸福,我长大啦,可以照顾自己了,你们放心。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很幸运的人,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那么多爱我的家人,遇上子棋也是我的幸运之一。

我和子棋是一样的人,我们都明白对方想要什么,我们都愿意为对方去献出全部的自己。我相信我和子棋这份信任和爱,是可以一直维持下去的。”

阿云嘎忽然觉得嘴里发涩,他嘴角扬了起来,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子棋和蔡蔡,都是勇敢的孩子啊。

“为荣光而战!”由龚子棋带头,这句口号响彻了普罗米修斯星的上空。

方书剑从室内跑过来,拉着郑云龙的袖子要他去看龚子棋刚用来发消息的加密通讯器,显示屏上挤了一堆未读消息,里面的内容大多相似。

愿接受王子的领导,为保卫家园而战,为荣光而战。

潜伏在各地的虫族卧底开始行动,不止是首都星,还有很多附属行星陷入了动乱,龚子棋带领着援军进行反击,战火燃遍了每一个角落。

陈博豪藏身在一堆建筑废墟里,透过砖瓦间的缝隙往外张望,屏息静气,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动静来,吸引了外面的虫族。但是看着那只手部呈镰刀状,血口大张,利齿还往下滴着血,眼睛泛红光的虫族一步步向自己靠近,陈博豪还是没忍住,往后退了退,没想到踩上了半段破碎的桌脚,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完了,陈博豪双眼紧闭,开始祈祷自己死亡的过程不会太痛苦。虫族的粗喘就在耳边,从它嘴里传出的腐肉的腥臭让陈博豪忍不住想吐,但是想象中身体被撕裂的剧痛没有发生,陈博豪,把眼睛稍稍张开一条缝,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那只虫族在他面前静止了,陈博豪正打算赶紧起身逃跑,却见面前的虫族在下一秒变成了一地粉末,他透过空中飞扬的粉末,看清了那个举着枪的小个子。

“我叫李文豹,老师让我来救你的,跟我走吧。”李文豹笑着,如果忽略他身上沾到的血迹和手里的枪,或许陈博豪会把他当成和自己一样的普通少年。

“老,老师是谁?”陈博豪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紧张得喉头发涩,虽然这个叫李文豹的人救了自己一命,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警备。

“是哦,你不认识我老师。”李文豹这才想起来,于是他换了个说辞,“是云家,云家让我来救你的。”

“可是我又不认识云家的人,他们为什么要救我?”陈博豪还是不敢相信一个陌生人,尤其是他知道虫族能够伪装**类,他更不敢就这么跟着李文豹走了。

“你好烦。”李文豹砸吧砸吧嘴,“高杨行了吧?高杨让我来救你的。”

陈博豪沉默了会,真诚发问,“你其实是虫族吧?我们打个商量,等下吃我的时候轻一点,好吗?”

李文豹气得直接把人打晕了搬走,不想再跟他废话。

延伸阅读

蓝猫童鞋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6djt.shtml
蓝猫童鞋,创建于1987年,隶属于蓝猫(福建)鞋服有限公司,专注于三岁到十二岁鞋服产

中建教育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gav1.shtml
中建教育成立于2002年6月是由建设行业主管单位、建筑行业协会、全国建筑类院校及其科

欧意智能厨房|全屋定制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b421.shtml

哈哈庆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xq9b.shtml
哈哈庆的成就,终于他的观点:产品有大小,市场无大小,哈哈庆胸怀天下,放眼国内外,产品

现货白银、原油、铜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g3cr.shtml
江阴周庄金属合约交易中心前身为江阴周庄金属交易所,是2011年3月经江苏省工商行政管

阔展汽车零部件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a21o.shtml
本公司主要经营汽车燃油泵总成燃油压力调节器节油齿轮,化油器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

快乐源餐饮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u9nw.shtml
快乐源餐饮总部“为打造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Zui受人尊敬的餐饮连锁品牌而奋斗不息”的

昌腾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nlzt.shtml
近年来,公司在上海市各部委的大力支持下连获“二手工程机械实力”奖、“二手工程机械诚信

几米佳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xmzr.shtml
几米佳窗帘是窗帘、窗纱、窗帘布、窗帘成品、窗帘定制、窗帘配饰、印花窗帘、遮光布等产品

思俪雅加盟  http://www.cuscoairport.com/xk3c.shtml
爱美的你可以从思俪雅产品中找到美的真谛。“她”可以为你营造令你心旷神怡的美妙感受,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男友是校渣在线阅读第三节

    南宫璟等人到了此处便分开去寻各自的势力了,毕竟在天阶灵药面前,都是敌人。况且对墨倾染而言,这样也更加方便自己行动。正当墨倾染在角落内细细规划自己的小阴谋时,一个熟悉的名字却闯入了她的耳中。“我道是誰,原来是墨倾雪,墨大小姐啊,难道你们云华宗就是指望着她来给你们夺得清心莲吗。”一阵略带嘲讽的嚣张声音在

  • 女尊:清浅流年四时录在线阅读第5章

    第5章“呕~!”一辆中型大巴上,范天雷率领着何晨光等人,往训练基地赶回去。期间,王滟兵等人,在车上拿着黑色的塑料袋,在狂吐不已。“去……去特么的豆……豆腐脑!呕~!”王滟兵刚想吐槽,就再次忍不住,弯腰狂吐。“俺……俺再也不想吃……吃豆腐脑了,呕~!”憨厚的李二牛,此时也是脸色发青,拿着塑料袋狂吐。“

  • 成为天道养殖小龙虾第5章在线阅读

    接到上回,江凡不太满意刘备对于志向的回答,故而面色有些难看,自然也不想答话。刘备沉思一番后,又看向江凡说道:“先生希望备成为什么?”江凡先是默然不语,想到自己的处境、经历,多思索一阵后,又侃侃而谈:“玄德公,在下本来只是一个寒门子弟,琅琊郡下苟且活命的人罢了。并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如今父母皆死在曹军对

  • 男神请接招之有个少女在求救(2)

    “恭喜宿主等级提升到:出源境一重,获得1出源境大礼包”系统的声音响起。袁泽尘收起手中的巨人之握,指着眼前的一只源兽说道“付出代价。”“代价付出成功,获得5代价币。”系统的声音又响起。这一整天,袁泽尘都在这个魔月树林里猎杀源兽,以此来提升实力。源兽,顾名思义,修炼出源力的动物,实力划分与其他种族一样。

  • 犯罪心理之大叔真好吃在线阅读第二章

    都说风雨交加,自从大雨出现后,却一直没有刮过风,真是怪哉。而且虽然湿气很重,却没有给人一种凉爽的感觉,只觉得心中发闷,长时间的压抑感更是导致每个人的心中都揪着一口闷气。“各位,各位,请赶紧排好队伍,各小组的负责人请尽快整理好队伍,清点人数,马上准备上车出发。重复一遍,各小组负责人请尽快整理好队伍,清

  • 猎人同人之哥是天然呆之莲心如佛心

    这是梦?我身在梦中?凌寂望着眼前的一片荒原,心中升起阵阵疑惑。一眼望去,四处都是荒凉的景象,干涸的大地,一脚踩在前面,灼热感穿透了凌寂的鞋子,由脚底板传到全身上下。萧瑟的北风,幽幽的吹拂着凌寂那光秃秃的头颅,头顶的戒疤,此刻滚烫无比。一颗老树,生长在干裂的土地上,树叶早已经落得精光。每一根枝桠,都像

  • 打脸女神[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孟里的脚终归还是在慢慢的变好,她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再过不久就可以拆掉钢板,因为恢复的情况良好,估计距离脱离拐杖,不剩几天的时间了。脱离拐杖那天,孟里的情绪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因为是周末的缘故不用去上课,她盘坐在床上,打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发呆。大概发呆了有半个小时吧,孟里突然道:“阿啾,你去

  • 眉间心上唯此一人之冰激凌遭殃

    “下课”陈女士一声令下,同学们同步的扣扣耳朵,然后各做各的事了,“于诠,你给我出来一下”说完陈女士踩着小高跟,噔噔的走了。“于哥,保重,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张凯之语气悲伤,要是不看他的表情一定都感动的要死,可惜,于哥是何许人,直接送他一根中指,长腿一迈,消失在茫茫人海。于诠跟着陈女士穿过走廊,目光往高

  • [综我英]本文设定有些怪之门(4)

    放下昏睡的卢克之后,莱特从房子里面出来,在门口看见了两个阴魂不散的小脑袋。在看见他之后,他们飞快地堵在了他的前面。莱特强忍住用触手将他们抽飞的想法,心平气和地问:“你们来干什么?”“先生,真的不考虑采纳一下我们的提议吗?”其中一个小孩问。另一个小孩赶忙补充:“先生,以您的身份,为什么要听那个人的话?

  • 初恋有毒第9章在线阅读

    我是刘备。惊呼着向屋子跑去,却和张飞撞个满怀。“乱喊乱叫什么!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张飞睁着惺松的眼睛朝家丁嚷道。看来他是没有听清家丁叫喊的内容,不然早就找鞭子去了。张飞一看是我,急忙堆笑道:“对不住,大哥。俺……俺没看到是你。”悬着的心一下子就释然了。定是家丁见张飞睁着眼睛,又叫不醒,才认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