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暴走的键盘之似梦非梦(5)

作者:独步生花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出道快两年了还是没有拿到一个一位,外界的质疑,同行的嘲笑,金南俊身为队长自责怀疑,那段时间真的过得很辛苦。

当爱豆一定要长得很好看吗?

他以前只会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但是听多了这种声音,心底还是有些许自己不敢承认的动摇。

尤其是在电视台里看到边伯贤和那位站在一起的画面,男俊女靓的,确实赏心悦目。

人都喜欢好看的,并不意外。

他没想到自己日后会被一副皮囊困住,甚至是错失自己最珍视的人。

被前辈为难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们公司名不见经传,他们组合也不温不火,金南俊低着头听着前辈越骂越难听,微微皱眉,护住自己的成员们,想要抬头反驳就听到转角那边传来一声轻笑。

是那位,今天来电视台估计也是来看望正在打歌的男朋友的吧,金南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一瞬间有些不甘和失落。

那位确实如传闻中所说,在关系内绝对是‘最佳女友’范本,自己有自己蒸蒸日上的事业,对男友足够上心,体贴又大方,前段时间整个电视台都被送了三星旗下一家下午茶的甜点。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不愧是那样家族出来的女孩子,举手投足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尽管说的话让人害怕,但是面上挂着的微笑却完美。

“与其在这里大放厥词污染我耳朵,不如真的干出点什么实际的成绩出来,对方好歹自己自给自足写歌编舞,不是吗?这位不知名xi。”

知道他们组合是自己参与写歌自己参与编舞就说明她是知道他们的,然后又称这位前辈为“不知名xi”,真是厉害得有些可爱。

对上她的目光,她俏皮地朝他眨眨眼然后又挂上疏离又礼貌的微笑,“请问你现在可以滚了吗?”

从那一天开始,他开始关注她的动向。

不应该这么说,他一直在默默地不自觉地关注着她,只是因为上次的巧合他仿佛有了什么理由可以倾注更多时间去关注她。

知道她顺利成为了首尔最高法院的检察官,虽然是末席,但也是最年轻的检察官了。知道她完美地打了一仗,举证成功,让逍遥法外的一个杀人犯成功被捕,说得对面一向以‘无赖’著称的律师哑口无言。知道她最近参加了法国巴黎时装周,还上了国内的NAVER热搜,‘最美名媛’。知道她和边伯贤分手了,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是看她难过了一阵又全身心投入工作,应该没有被怎么影响。知道她和GD前辈在一起了。

知道她快要分手了,因为GD前辈要入伍了。

知道自己的机会要来了。

他不再是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个拘谨的,没什么斩获的不温不火的小爱豆了,现在全世界都有他们的粉丝,而他仿佛有了敢于站在她面前的资格。

尽管这样,面对她,他还是忍不住紧张。

可能是因为太喜欢了吧。

越是关注她,越是知道她有多好,越是放不下她,她独立自信,是拥有自由的灵魂的人,同时是有柔软的心的人,越是了解他越是喜欢她。

所以鼓起勇气表白写了一首歌给她。

‘我血液中的DNA告诉我

我曾徘徊寻找的正是你

我们的相遇是数学公式

我们是命中注定’

在她打趣的微笑中,他告白了,然后他们在一起了。

她带他进入了她瑰丽的世界,带着他感受着她的美好,她的一切。

她就是他最好的缪斯女神,那段时间灵感如泉喷涌出来。

“哥,哥?起来了,一会儿我们要飞大阪了,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

金南俊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老是梦到过去。

明明已经分手了不是吗?他也有新的喜欢的女孩子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好虚无,好空洞。

金泰亨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金南俊还是呆呆地坐在床边,“哥,南俊哥,怎么还不动啊,范浩哥催了好几遍了。”

“嗯,这就来。”

坐在飞机上,金南俊戴着眼罩,再次陷入了睡眠。

元旦过了没几天,他从美国飞回韩国,约了李知瑷见面,她穿着华伦天奴的最新春季驼色大衣,戴着一顶酒红色的贝雷帽,脸蛋陷在柔软的围巾里,看着这样的李知瑷,他是心动的,但是脑海中闪过另一张脸,他又觉得心动好像并不明显了。

“欧巴,跨年表演很完美哦,美国那边太多你粉丝了啊,哎一股,情敌越来越多了呢。”李知瑷俏皮地故作失落。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忽然想到了另一个人的触感,像是触电一般收回了手,是因为心虚,又是因为逃避。

两个人在汉江边走了很久,最后他开口了。

“知瑷尼,我们分手吧。”

她好像并没有很惊讶,只是微微一笑,“我还以为欧巴今天不会开口了呢。”

金南俊一愣,然后失笑,是了,她再聪明不过了,不会感受不到最近这几周他的反常与焦躁,看着李知瑷言笑晏晏的模样,金南俊发现自己很难开口说些什么,最后只是干巴巴地说了没有什么含义的六个字,

“我很抱歉。”

李知瑷只是摇了摇头,“欧巴不需要抱歉啊,和欧巴交往的这段日子我很开心也很轻松,毕竟这段时间里欧巴确实对我很好不是吗?欧巴现在遇到喜欢的人,诚实地和我说没有隐瞒,我很满意。”

金南俊想笑一笑,却发现自己莫名地有点笑不出来。

“那,我先走了。”

他望着李知瑷离去的背影,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轻松下来,反而被怅惘席卷了全身。

分手之后,等到情人节那一天,他向朴秀泫表白了。

虽然没有得到准确的回复,但是她心里应该是有他的。

看着她那张脸,金南俊自嘲地一笑,一直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被困于皮相的肤浅男人啊。

然后在她的生日,白色情人节那一天,金南俊看着INS,看到她和SEVENTEEN的洪知秀的合照,他知道,她也有了新的男朋友。

“你愿意吗?”

“我愿意。”

画面一转,满目的纯白,却让金南俊惊醒,他摘掉眼罩大口呼吸着,不敢相信自己梦到了什么。

太过于真实,就像是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一样。

未来?

所以知瑷会和JOSHUA xi,结婚吗?

金南俊闭上眼倒回座椅上。

怎么办,只要这么一想,他就好难过好难过。

“做噩梦了。”一旁的闵玧其抿了口橙汁瞥了眼一头冷汗的金南俊淡淡地说道。

“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闵玧其嗤笑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金南俊还陷在刚刚梦里李知瑷和洪知秀的结婚典礼上,没注意到闵玧其那一瞬而逝的嘲讽和不赞同。

南俊和忙内,是时候清醒了,和那个女人不清不楚的,要早点抽身出来才行,之前还是高估了那位的下限,以为是个女孩子会注意一点,结果没想到,是他大意了。

闵玧其转头看向窗外的云层,神色莫测。

在防弹少年团飞往大阪的同一天下午,李知瑷也坐着私人飞机悄悄地飞到了大阪准备给洪知秀一个惊喜。

彩排完后洪知秀一边擦着汗一边拿着手机看着自己和李知瑷的KKT,微微蹙眉,怎么今天一直不回他的讯息,是,出了什么事吗?

权顺荣第一个回到休息室,就看见李知瑷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喝着红茶,以为自己太累了出现了幻觉,想张口说话,李知瑷微微一笑,放下茶杯伸出手指抵在唇边,权顺荣便不自觉静音了。

后面的人一个个和权顺荣一个模样,明明是吵翻了天的团一时间安静得不得了。

洪知秀有些纳闷为什么成员们都站在沙发前安静得像个假人,全圆佑跟着后面进来从侧面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裙角,眸色一变。

“当当当啷~Surprise~”

尹净汉和文俊辉自动分开,露出后面的李知瑷。

李知瑷穿着休闲的柠檬黄的短袖和白色的短裙,青春洋溢的像是高中生,哪里还有法庭上叱咤风云的模样。

洪知秀一愣,然后整个人都像是浸泡在蜂蜜里似的,甜甜一笑,甜得仿佛能拉出丝来,“知瑷尼。”

将李知瑷抱进怀里,洪知秀满足地喟叹一声,不顾自己身上还有汗便偏头蹭了蹭李知瑷的脸颊。

李知瑷又是无语又是好笑地推开洪知秀的脸,“哎一股,全是汗,脏死了。”

洪知秀不管,就是贴着李知瑷,“太久没见了,给我抱抱。”

尹净汉和文俊辉没眼看地移开了目光,两个人故作痛苦地捂着胸口,“呕。”

李硕珉坐在沙发上吃着李知瑷带过来的甜点,基本上每个人喜欢的都有,当然,洪知秀喜欢的样式是最多的。

“怒那和知秀哥真的,哎一股,以为上一秒已经够让人无法接受了,结果下一秒更过分啊。”

“爱情真可怕。”

“爱情真吓人。”

成员们你一句我一句地打趣着那一边同坐在一个沙发上的两人。

“怒那明明那么严重的洁癖,结果到了知秀哥这里,啥事也没有了。”

徐明浩挖了一块蛋糕啧啧称奇。

文俊辉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这就是爱情啊,让人变得都快认不出来了。”

李知瑷抓起身后的毛巾扔向两人,“呀,你们两个是真当我一点中文也听不懂吗?”

出身那样的家庭,不会几国语言确实有些不正常了。占有更好的资源,理应当学习更多才是。

徐明浩和文俊辉讨好地朝李知瑷笑笑,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不说话了。

全圆佑向来是不怎么说话的,今天也是静静地一个人坐在后面看着成员们。或许说是他看着一边镜子里的李知瑷和洪知秀,看了好一会儿后慢慢低下了头,也错过了尹净汉若有所思的打量。

演唱会结束后回到酒店,洪知秀心疼地看着李知瑷眼底的青色,“最近法院那边很忙吧,又没有好好睡觉。”

李知瑷好笑地看了眼洪知秀,“那我们知秀尼你自己有好到哪里去吗?”

洪知秀亲了亲李知瑷的眼窝,“我知道,但还是心疼。”

李知瑷揉了揉洪知秀的头发,“我也是啊。”

但是没办法,身在其位谋其职,做好本职是应该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李知瑷捏了捏洪知秀没什么肉的脸颊转移了话题,好不容易见一面,宝贵的时间还是别浪费在悲伤秋月上面了。

两个人穿着和服,最近正好是夏日祭,戴着手绘的面具,两个人和普通的日本情侣没有什么差别。

“南俊哥,一会儿我们去吃和牛吧,听说大阪的黑市和牛是一绝,我们去要吃吧!”

金泰亨早早地做好了攻略,之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没办法去品尝,这次好不容易有了自由活动的时间,他当然希望把自己的to do list上的小项目勾掉。

“行啊,我觉得可以,之前我看了攻略上也一直在说这一家呢,盒盒盒,我也很期待来着。”金硕珍想想那入口即化的和牛口感不自觉地盒盒笑了起来。

“金南俊。”

闵玧其难得这么冷着声音叫他们的队长大人,是出什么事了吗?

走在前面的成员这才发现金南俊并没有跟上他们的步伐,而是看着一个方向没有回神。

闵玧其在心里一顿哔——,手上不算礼貌地一把扯过金南俊的袖子,“我说,走了。”

金南俊对上闵玧其了然又带着嘲讽的眼神,脸一白,仓皇地移开了视线,“啊,内,刚刚走神了,不好意思。”

郑号锡看了看闵玧其和金南俊,仔细回想了下最近会在日本活动的艺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南俊他是看到知瑷了啊。

早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放手,干什么当初要和知瑷分手呢?

郑号锡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位IQ148的亲故是怎么想的。当初说分手的是他,现在后悔的也是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知瑷一看就不是那种会愿意接受复合的人啊,她走出来了,放下了,就是真真正正地和过去说再见了,南俊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她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了,那为什么要放任自己去想那毫不实际的东西?

月色下,李知瑷站在寺庙的大钟前,第一次虔诚地许下愿望,发丝从她脸颊旁滑落,勾勒出温柔的轮廓。

洪知秀睁开眼微微侧头看着一脸认真诚恳的李知瑷,神色不自觉地变得柔软,更柔软,他的李知瑷是个难取悦又很容易取悦的小姑娘。

因为主动权在她的手上。

她不愿意被你取悦,就算做得再好,也只是感动了自己,她就像是个旁观者,冷静地看着你然后转身离去。

但一旦她把钥匙交给了你,你不用做什么,你的存在就是让她开心的理由。

真是任性到让人放不下的人。

许是因为洪知秀的眼神过于炽热直接,李知瑷感受到后睁开眼睛偏头对上他的目光,微微挑眉,“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许了什么愿望?”

洪知秀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出来就不灵了。”

李知瑷小小地‘切’了一声起身,“走吧,我们去吃点什么,今晚我都没有吃饱。”

洪知秀知道她是在担心他,因为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刚刚晚餐的时候他没什么胃口,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哎一股,他的知瑷尼这一害羞就口是心非的毛病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微微弯下腰在她眼睑上留下轻柔的吻,“有饭后甜点吗?”

他嗓音有点闷闷的低沉,李知瑷哪里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推开洪知秀,微微一笑,“没有。”

他吃了所谓的饭后甜点,她明天绝对赶不上飞机,所以,没可能。

洪知秀可惜地叹了口气,“这样啊,那只能回家吃了。”

李知瑷身形一顿,拧了一下洪知秀的腰然后踩着木屐下了台阶。

然后就遇上了防弹七人。

李知瑷:……

洪知秀站在李知瑷身后,朝七人微微鞠躬,挂着和李知瑷如出一辙的笑容,“前辈们彩排结束了吗?”

金泰亨一愣,一下明白了今天金南俊不在状态的原因,忍住回头去看金南俊的冲动。

金硕珍也是一愣,上前微微挡住身后的金南俊,微笑着打招呼,“内,结束了,然后便想着在大阪四处逛逛,好巧在这里遇到你们。”

李知瑷只是淡淡地勾了下唇角,明显不想和他们多说些什么。

金泰亨见李知瑷这距离感十足的样子,干涩地扯了扯嘴角,最后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们就不打扰了,先走一步了前辈们。”

洪知秀揽着李知瑷走过青石板路,只剩下夏日的蝉鸣和渐行渐远的木屐踏在青石板上的声音。

闵玧其见人走远了,嗤笑出声,“回去吧。”

当晚回去,他又做梦了。

他望见李知瑷婷婷袅袅地穿着和服站在寺庙前,缓缓摘下了面具,朝他微微一笑。

他加快了步伐朝她走去。

仿佛像是穿越过了一片迷雾森林,他慢慢走向他的阳光。

他身上的疲惫和阴霾缓缓蒸发消散掉了。

站在她面前,仅仅剩下他余留雾霭的双眸。

她的双唇张张合合。

“回不去了,我和你。”

他眼里的雾霭化为泪水夺眶而出。

再没有比现在更清楚地意识到,他和李知瑷之间不再存在什么“我们”了。

延伸阅读

风雪长歌之送路遥回家  http://www.ckie.cn/be0h.shtml
今晚天气比以往还要冷,路瑶通红的脸蛋冻得发紫,两只眼睛在顺滑的刘海下调皮的眨巴着她时

英雄成长手册[综英美]之乡间武试(上)  http://www.ckie.cn/ul1d.shtml
这个月的武试终于到,对于那些想要在同村中脱颖而出的学徒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

星域天下宗门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kie.cn/an26.shtml
很多事情,看起来觉得很容易,可是实际做起来的时候,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此时此刻,

天涯万一见温柔(女尊)之第五章  http://www.ckie.cn/aj1j.shtml
“你到底是什么人!”橙发少年皱着眉头大声质问。不是人的闪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划掉

民安天下第七章  http://www.ckie.cn/gf7u.shtml
灰蒙蒙的天空终于有了一丝破晓的痕迹。现在刚刚临近初夏,清晨的空气里还夹杂着薄薄的冷意

我的修真确实有点强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ckie.cn/gh7j.shtml
叶寒星先是沉默了一下,接着嘴角浮现出笑意:“很失望么?”秋梦边想起来,这三天之前,她

[西游]大圣,你有多少个妖精女朋友呀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ckie.cn/xjm2.shtml
不知过了多久,彦昆终于又有了意识,他想起来却发现浑身酸痛,动弹不得,就连眼皮都好像挂

涅槃纪元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ckie.cn/xsff.shtml
“总裁,欧小姐出来了。”闻言,坐在他身后的男人敷衍地应了一声。那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

都市神级公子集合【求收藏】  http://www.ckie.cn/sx9r.shtml
现在社会上多半还是普通人较多,如果成功变成一名能力者,便以出入副本,获得奇珍异宝,从

不死者在末世泪流  http://www.ckie.cn/ua9q.shtml
刘胜斌这边却碰了壁,他赶去上海的时候已经联系不上连翘,她不再接电话,后来还关了机,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情劫胜过红霞的红晕

    影风堂来报:红琰已死。青宛七只微微点了点头,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才是个开头呢,她想要的,可不是这红琰的死,这最后的点睛之笔,她还得静待些时日。赤岭峰。萧启钧回到赤岭峰后,便招人来将赤炎堂中人带来细细盘问。凡与那红琰有过交往之人,不问缘由,一律斩杀!整个赤炎堂如今已经不剩什么人了。他虽知可能误杀了不

  • 流浪者的星际冒险指南[哨兵向导]在线阅读第四章

    此刻的杜洛月,还在温馨的小窝酣睡中,突然被手机震醒了,她迷迷糊糊接到了好友瑶晴的来电,大约是叫她去开门。她在睡梦中把门打开,“Surprise你看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你最爱吃的豆浆、小笼包。”“大早上的,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好吗?我今天好不容易给自己奢侈的放个假。”杜洛月一边打哈欠,一边扑向沙发,刚想躺下

  • 梦之晚在线阅读古月圣人

    “啊,”一声惊叫,却是苏瑜突然从黑暗中苏醒,他睁开双眼,还未看清周遭景象便大声呼喊道:“父亲,母亲。”声音悲怆,听之让人心碎。正护在苏瑜身旁的瑾兮听见他的呼喊,眼角一红,紧紧握住他的手臂,在他耳边低声道:“瑜哥哥,你醒了?”。声音中带着几分欣喜,几分害怕,几分不安。苏瑜一愣,反手拉住瑾兮的双肩忙道:

  • 蓝光之蓝光计划李美美的对策

    网路上的消息愈演愈烈。随着两个人的拥wen图出现,这件事几乎都实锤了。无数的人来到了吴才律的微博下面留言,大概的内容就是“要坚强”!还有一些什么“头带一点绿,生活有**”的安慰话。吴才律今天早上照常去参加一个访谈类节目,在节目上谈笑风生,说儿子,说老婆。其中主持人也是提及到李美美出.轨的事情,吴才律

  • history越界之夏与秋杀意

    刷!杀气倒卷冲云霄,以天狗为中心,一浪高过一浪地朝湿地中心怒卷而去。蹲在草地上发怔的猴子,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缓缓回过头来。“嗷呜——!大大……大……大圣爷?”那张迟疑回望的脸,让黑狗精看得分明。它惊得寒毛炸立,一蹦三尺高,一紧张就结巴的毛病,自然如影随形。但它唠嗑那一嗓子,却让周围的小妖全听了去

  • 奇门宝师第8章在线阅读

    当秦廷朝着教育局门口走过去的时候,立刻被保安给喊住了。“什么人?”由于天色太晚,所以保安也看不清从远处走来的人到底是谁。等到走进了之后,他发现居然是郝洲。“郝局长,你怎么又回来了?”这个保安急忙问道。他并不知道这个郝洲并非刚才出去的郝洲,而是秦廷伪装成的郝洲。“我钥匙忘记拿了。”秦廷用郝洲的声音回答

  • 重生之回档震撼吧少女

    “呀啊——!”“啊啊啊啊啊——!”“忍足加油——!”“小田切前辈上啊!”才接近网球场,一阵高过一阵的呐喊声如海浪拍打礁崖般壮观,令第一次体验这种事的花梨姑娘震惊不已。“好厉害!”然而,这般发自内心的感叹并未得到好友们的共鸣。尤其是一向不知矜持为何物的宫田祥子也一副习以为常的淡定模样平静的说道,“这根

  • 一切为了马尔福在线阅读第8章

    容晏呼吸微不可察的一滞,冷意和防备瞬间寸寸延满心底,抬眸正对上秦裘那双锋利如刀的豹眼,闪着眸光顺着他视线一瞧,只见浸血袍袖刀口破处,临绾千当夜为自己包扎的月白裙裾顺着裂开的绸布恰暴露在秦裘目光下,不由心下一松,摆手笑道:“秦当家果然明察秋毫。”秦裘复笑了两声:“公子果如传闻俊秀非常,若换了秦某这样的

  • 我在特种兵捡属性在线阅读第三章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彭易走出教室门,龙音竹起身追了出去。“你等下。”龙音竹叫道。彭易停下脚步,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有事吗?”他第一眼看见龙音竹便认了出来,只是戒指已拿,并不想再有什么交集。“谢……谢谢你昨天救了我。”龙音竹脸色微红,然后指着彭易手上的戒指:“不过这个是我奶奶留下的遗物,你能不能还

  • [综英美]攻略超英后世界融合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无意间的那句话,如果当时不与L玩笑,那,又会是怎样的场景?也许他们还只是他们,而我也只还是我……我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书房醒来的,我不记得我是谁,也不记得我在哪里来,只是依稀记得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叫着——小温。是在……叫我么?小温……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个名叫蓝忘机的大冰块,他总是一身白衣